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晋江唯一正版 ...

  •   晋江独家发表-作者林不欢

      第一章

      永宁十九年,腊月初八。
      大宴国北境,冰封雪盖。

      遍野的素白中,只两军厮杀过的战场,血迹斑斑,尸体横陈。

      天寒地冻,若尸首不尽快收敛,一场大雪便会踪迹尽没。但溃败的一方却无暇理会,他们连活人都顾不过来,遑论已死之人?

      敌国残兵狼狈溃逃,慌乱之际连跌落马下的同袍都来不及拉一把,任其被己方马蹄践踏而死。然而大宴军却没打算罢休,年轻的先锋将军带着一队兵马追击了一个日夜,终将敌国主帅斩落马下。

      至此,两国战事方歇。
      呈给朝廷的军报无论怎么写,都必是漂亮的一仗。

      唯一的缺憾是,那斩了敌国主帅的年轻将军没能回来,只留下了一顶染血的战盔……

      江寒之心口中箭时,整个人都是木的。此前厮杀数日,又经过了一个昼夜的追击,连日积累的疲惫,随着这一箭奔涌而来,将他瞬间淹没。

      他只觉视线中的天地一个倒转,仿佛灵魂被人揪住扯了出来。没有疼痛,没有恐惧,甚至没有话本里说的走马灯,只有那么一丁点遗憾在最后一刻浮上心头:

      他还没来得及看到祁燃的表情。
      那家伙得知他斩了敌军主帅的脑袋,肯定要挫败不已。

      可惜,他看不到了……

      江寒之的死讯,是被他的亲兵带回大营的。

      彼时祁燃刚被副将押着包扎完伤口,连外袍都没来得及穿。他听到来报后,穿着单衣站在营帐里,仿佛被寒风冻住了一般,好半晌都没反应。

      直到副将忍不住又唤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开口问了句什么。只不知为何,他嗓子忽然哑得厉害,这一句竟是没问出声来。

      随即,祁燃大步出了营帐。
      副将一怔,忙取过外袍跟上。

      军中人人都知道,江寒之和祁燃不对付,吃饭从来不坐一桌,冲锋也从来不在一阵,路上碰见都要用眼神过上几招。不过他们具体有什么恩怨,就没人知道了,副将也曾问过祁燃,但祁燃的回答是:“谁传的闲话?我和寒之关系好着呢。”

      寒之……

      江洄,字寒之。
      今岁生辰时,军师帮他取的表字。

      不过军中多是武人,且大都比江寒之年长,所以以表字唤他的人,只有祁燃一个。祁燃也不知抽了什么风,每次见了面就寒之长寒之短的,背后提到他时也这么叫。

      日子久了,江寒之甚至怀疑这人是故意找茬,再听他唤“寒之”时,便总觉得有点阴阳怪气的意思。偏偏祁燃不知悔改,说了多少次也还是一意孤行。

      “将军!”副将一路小跑跟着祁燃到了江寒之的营帐前:“尸首没带回来。”
      祁燃脚步一顿,仿佛挨了一闷棍,挺拔的背脊都被这消息压弯了。

      随后,他抬手掀开帐帘,大步走了进去。

      临时的营帐内简单又整洁,就像江寒之其人,无论什么时候总是干净又漂亮,与军中那帮不修边幅的糙汉子截然不同。榻边摆着一顶染着血的战盔,看着很是突兀。

      尸体留在了敌国,一顶战盔摆在帐中,也勉强算是停灵了。

      祁燃盯着那顶战盔看了半晌,而后走近前,以中衣的衣袖擦拭着上头的血迹。他动作很轻,不像是在擦拭战盔,倒像是在为受了伤的人擦拭伤口,生怕把人弄疼了似的。

      一边衣袖弄脏了,他便换了另一边,后来索性把中衣脱了下来,单膝跪在榻边……

      副将默默站在一旁,既不敢劝,也不敢拦。

      他想,自家祁将军就算真与那江寒之“关系好着呢”,伤心一场也便罢了。可他万万没想到,祁燃抱着江寒之的战盔枯坐了一夜,次日一早便说,要去把江寒之的尸体带回来。

      祁燃这话说得轻飘飘,可谁都知道他此去九死一生。

      旁人万般阻拦,到头来祁燃也只有一句话。他说:
      “寒之怕冷,不好将寒之留在北羌挨冻。”

      自此,军中诸人方才醒悟:
      原来祁燃与江寒之……当真关系匪浅。

      只可惜,一夕间两人已阴阳两隔。

      江寒之的魂魄自那支箭穿心而过时,便已游离而出。
      可不知为何,他未能赶去奈何桥投胎,也未曾消散于世,只漂浮于漫天的风雪中,始终不得解脱。

      迎着风雪,他隐约看到了一处城楼,但看那城楼的建筑风格,并非大宴的城池。

      这是……北羌的城楼?

      北羌是大宴的邻国,多年来一直和大宴有些摩擦。三年前,两国正式开战,直到江寒之战死的那场仗,两国战事方歇。

      江寒之盯着那城楼看去,发觉其上用北羌语写着什么,可他不认得北羌的文字。

      他环顾四周,目光骤然撞上了挂在城门外的一具尸体。那尸体身上的铠甲已经被脱了,身上只余一件单薄的中衣,其上血迹斑驳,尤其是心口的位置……那是一箭穿心后所留下的血渍。

      是他的尸体。
      原来他死后,尸体被挂在了北羌的城楼上?

      这帮人可太把他当回事了,这大概是为了报他斩杀了主帅之仇。

      咻!
      一支箭破空而出,钉在了城楼上的尸体身上。

      守城的士兵当即高声欢呼,仿佛将这当成了某种狂欢。

      咻!咻!
      第二箭和第三箭紧随其后。

      “告诉大宴军,若是尸首无人来领,我便每日赏他三箭,直到这具尸体变成刺猬。届时再在尸体上淋上水,冻成冰雕,摆在北羌,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说话的人是个北羌的将军,江寒之隐约记得此人。对方与他一样,都是先锋将军,所以在战场上交手过很多次。

      可笑。
      江寒之无奈至极。

      他心道,自己不过是大宴军一个小小的先锋将军,死了便死了,谁会豁出命去来管他的尸首?

      这帮人也未免太看得起他了……

      江寒之的魂魄守在尸体旁,等着自己被射成刺猬,然后做成冰雕。

      他以为,自己永远不会有魂归故土的那日。
      直到耳边响起熟悉的号角,骏马踏破雪幕,载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男人骑在马上,手里握着一柄长弓,一箭射中了吊着江寒之尸体的绳索,继而奔马上前,在人落地之前接在了怀中。

      游荡的孤魂骤然有了着落。

      江寒之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他努力想看清祁燃的脸,却只依稀看清了男人凌厉的剑眉,以及那双赤如染血般的眸子。

      “寒之……”
      祁燃的声音哑得厉害,像是被人用刀拉过一般。

      “我来接你了,咱们回家……”

      回家?
      江寒之眼前的一些尽数消散,归于沉寂。

      京城江府。
      卧榻上酣睡的少年江寒之,骤然睁开了双目。
note作者有话说
第1章 晋江唯一正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