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

  •   周一,戴姣回来了。

      上午开完会,戴姣跟着舒时燃进了她的办公室。
      反手关上门后,她说:“那少爷跟我想象得不一样。我还以为是位要供着的大佛。”
      她口中的“少爷”指的是吴天齐。

      戴姣是事务所的“空中飞人”,经常不是在项目会、工地、确认节点,就是在去这些地方的路上,有时候一周都不在办公室。
      前段时间新来了几个实习生,她还没认全。

      开会前,她想起来有份文件忘在车里,正好碰到吴天齐。
      看他脸生,她以为是那几个实习生中的一个,就让他跑腿,顺便带咖啡上来。人家一句话也没说,乖乖去了。
      开会的时候,她才知道那是带了酒店改造项目进公司的少爷。

      “这有什么,既然来上班就要好好上班。他父母也希望我们多给他找点事做。”
      周末好好休息了一下,舒时燃今天的精神很好。

      戴姣倚在她的桌子边,“再这样下去,我要以为有钱人都像你们这样接地气了。”

      在认识舒时燃以前,她眼中的有钱人都是出门坐豪车、排场很大,衣服包包都是那些牌子,从头精致到脚。
      认识舒时燃之后,她才知道还有拨低调的顶级有钱人。
      比如舒时燃平时开的代步车是辆四十多万的电车,在路上都不怎么起眼。比如她熬夜加班后第二天也会顶着黑眼圈来上班。

      不过还是能察觉出不一样的。
      她身上有股泰然恬静的气质,遇到事情也是那样,情绪稳定。

      “对了,我听说金和府的客户是个帅哥?能有多帅啊,让她们能忽略掉甲方的面目可憎。”戴姣问。
      舒时燃想起季析那张脸,“是挺帅的。”
      戴姣:“你们是同学?怎么在对接的群里那么客气。”
      舒时燃:“高中的时候就不熟。”

      “既然是同学,他应该也是你们那个圈子里的吧?他也这么接地气?”戴姣好奇地问。

      这舒时燃哪里知道。
      她想起周六那晚,游艇回到码头,她送喝了点酒的郑听妍回家。两人在路边看到他接了一个女人递过去的纸巾,上面大约是写了联系方式。
      “反正应该是个花花公子。”

      戴姣“啧” 了一声,“那可得注意,别让我们事务所的妹子被骗了。”
      舒时燃:“有道理,我会注意。”

      戴姣离开办公室后,舒时燃把吴天齐叫了进来。
      “怎么了Sharon?”他的神态里难掩疲倦。
      昨晚朋友组了个局,庆祝他上班,一直到很晚。

      舒时燃:“Della你认识了吧?事务所的另一个老板。”
      吴天齐点点头。

      舒时燃拿起桌上的几张画,都是吴天齐周五画的。
      她给他安排的任务是每天根据三张建筑图片,用几何图形概括以及画抽象画,一共是六张。
      “你觉得这个量怎么样?”

      吴天齐:“差不多。”
      舒时燃抽出一张几何线稿,说:“五分钟画的吧?”
      吴天齐纠正:“十几分钟。”
      莫名地,他心里打起了鼓,像上学的时候面对导师。

      舒时燃把画放到桌上,“全都重新画。”
      吴天齐:“啊?”
      舒时燃:“精细度不够。你这线条都不够干净,细节也没有。拿回去吧。”

      吴天齐“哦”了一声。
      他画这几张确实没花多少时间,自己也心虚。
      他把六张画拿回来,随口问了句让他万分后悔的话。
      “我今天重画这六张就行了吧?”

      “当然不行。”舒时燃说,“今天的归今天。”

      吴天齐:“……这也太多了。”
      舒时燃:“上班就是这样,返工归返工,不能耽误其他工作。”

      “可是——”
      吴天齐还想说点什么,被舒时燃看了一眼。
      明明是平平静静的一眼,他不自觉地闭上了嘴。

      舒时燃对他这类人太了解了,对他们就得来硬的。

      吴天齐拿着他的画走出办公室,忍不住发消息跟朋友吐槽。
      都说舒家大公主温柔,哪里温柔了。

      -吴天齐:她太严格了。
      -吴天齐:什么大公主,明明是大魔头。

      刚回到工位上,他就收到了回复——羡慕,我也想去被管。

      吴天齐:“……”
      是不是有病。
      **

      舒时燃这周的事情很多,除了在进行的项目和竞赛,还要去吴天齐带来的那家酒店做调研。
      周三去这天,她把吴天齐也叫上了。
      加上舒时燃的助理圆圆,三人下午出发,吴天齐自告奋勇开车。

      车上,吴天齐问:“Sharon,我今天下午出来,是不是不用画六张了?”
      坐在后排的舒时燃点点头,“三张就行。”
      吴天齐:“一张图片画两张,三张的画,我第三张是画图形概括呢还是抽象呢,不如——”
      舒时燃:“不如四张。”
      吴天齐:“……三张就三张吧。”

      吴家父母名下的这家酒店位于南城市郊的风景区,距离市区三十多公里。
      舒时燃他们一到,经理就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打过招呼,经理带着他们参观。
      这家酒店的定位是豪华度假型,服务和设施很齐全,不过看得出已经有些年头了。
      “我们是这里比较早的酒店了。”经理说。

      舒时燃:“这里风景很漂亮。”
      酒店在山中,身处花园或是客房,都能看到葱郁的山景。

      经理:“今天的天不好,晴天更好看。雨天也不错。”

      今天是个大阴天,天气预报说晚上会有雨,之后要连下几天。

      把整个酒店参观一遍消耗不少体力。
      参观结束,舒时燃他们坐下喝了杯咖啡休息,然后又去酒店周围转了转。

      舒时燃作为南城人,只来过这片景区两三次,不是很熟悉。
      看吴天齐轻车熟路,她问:“你对这里很熟?”
      吴天齐:“当年我爸妈觉得这边风景很好,很适合放松,为了方便经常来住,就建了这家酒店。我小时候经常跟他们来。”

      舒时燃点点头,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对这些习以为常。
      旁边的圆圆已经目瞪口呆。
      为了来这里度假就建个酒店??

      等他们在酒店周边转完已经五点。
      要下雨加上入秋,一下子能明显感觉到天黑得比之前早了。

      “留下来吃饭吧?”吴天齐建议说,“这里中餐厅的菜很好吃,总厨是我爸之前挖来的。这边的八宝鸭是我觉得南城最好吃的。”

      舒时燃晚上没事,在哪里吃晚饭都一样。
      她看向圆圆。
      圆圆:“我也可以。”

      三人去餐厅,经理给他们安排了个小包间。
      点完菜,舒时燃拿出手机,看到郑听妍十几分钟前在她们三人的小群里@她。

      -郑听妍:@舒时燃严懿回来啦?
      -郑听妍:我下午在STAY见客户,出来的时候看见他的车开进去。

      STAY是家会所,那一片舒时燃不怎么去,就开业的时候去过一次。
      舒时燃回复:那应该是回来了。

      -郑听妍:你不知道他回来?
      -郑听妍:谁家谈恋爱这样啊。
      -舒时燃:……
      -舒时燃:他之前说大概这两天会回来。
      -舒时燃:我下午在外面调研场地,没跟他联系。

      昨天也没联系。
      他们通常是两三天见一次,都忙就想起来的时候微信上聊两句,或者打个电话,忘了也正常。

      服务员进来上菜。
      吴天齐:“来了来了,菜来了。你们快尝尝。”
      舒时燃又跟郑听妍聊了几句,放下手机。

      这里的菜果然不错。尤其是八宝鸭。
      吃到一半,舒时燃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看来电显示,站起来说:“你们吃,我接个电话。”

      走出包间,舒时燃接通电话,“舅舅?”
      “燃燃,你现在忙吗?”
      “不忙,在吃饭。怎么了舅舅?”

      电话里,舒时燃的舅舅薛胜叹了口气,说:“公司最近遭到了恶意收购。”
      舒时燃一直走出餐厅才停下,“恶意收购?”

      私募基金通过各种方式曾持公司的股票。等他们持有的股份到达一定比例成为控股股东后,就会接管公司,让原来的管理层边缘化。
      他们并没有经营的能力,接管公司后会以最快的方式变现。

      薛胜的公司就成了他们的目标。
      薛胜这边也有防守,继续增持股票。
      然而另一边也在继续。昨天举牌后,私募基金持有的股份和最大的股东已经非常接近。

      舒时燃:“这么大的事,怎么才跟我说?”
      薛胜:“你平时也不过问公司经营的事。”

      舒时燃没了解过公司经营,也没学过金融,对这里面的事确实不太懂。
      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舅舅不会找她。
      “舅舅你先别急,我来想想办法。”

      和薛胜打完电话,舒时燃打开通讯录。
      看到某个联系人的时候,她顿了顿,然后手指轻轻一划,页面往下滚动。
      她点开“严懿”,给他打电话。

      她舅舅在找能引入的第三方一起合作。
      她身边大部分都是和她一样不了解这些的人,郑听妍虽然自己开公司,但也拿不出几十亿入场,得找机构。
      她第一个想到的能帮忙的人就是严懿。

      等待接听的嘟嘟声从手机里传来。
      舒时燃举着手机贴在耳边。
      她刚才走出来就看到下雨了,这会儿雨又大了一点。天已经黑透了,灯下能看到雨的形状。

      公司是她妈妈当年和舅舅一手创立起来的,花了很多心血。她不会让公司落到别人手里。

      嘟嘟声结束。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舒时燃又打了一个,还是没人接。
      她收起手机回包间。

      包间里,吴天齐和圆圆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吴天齐:“怎么接个电话这么久,不会是工作上的事,要回去加班吧?”
      他刚说完,舒时燃就进来了。

      “吃完了?”
      两人点点头。
      “那走吧。”舒时燃拿起外套。
      “Sharon,你不吃了?”圆圆问。

      舒时燃没心思继续吃。
      “刚才吃差不多了。我回去还有点事。”

      三人驱车离开。
      吴天齐问圆圆住哪里,直接送她回家。
      圆圆报了地址后,吴天齐又问舒时燃。
      “燃姐你是直接回家,还是去公司拿车?”
      他还是不习惯那么正经的称呼。现在是下班时间。

      舒时燃一直捏着手机等严懿回电话。
      “送我去STAY。”
      **

      STAY在南城市区的一角,虽然看不到那条贯穿南城的江,但占据着极好的夜景。

      季析从包间下来,到吧台要了杯酒。
      有人从包间跟出来,坐在他的旁边,絮絮叨叨说着几家公司的情况。
      他的指腹摩挲着酒杯,兴致缺缺地听着。

      跟他一起的人盯着某个方向看了几秒,说:“那不是严懿么。”
      季析的指尖停了停,抬眼顺着他看的方向望过去,眼中的散漫少了几分。

      不远处,严懿握着一个女人的手腕,似乎是不让人离开。
      女人只有个背影。

      “跟他一起的是舒时燃?两人闹别扭了?”

      只一个背影,季析已经有了答案。
      他皱了皱眉。

      女人在拉扯中转了过来,露出了侧脸。
      “卧槽,好像不是啊。什么情况,严懿在外面偷吃?”
      这可是个劲爆的消息。
      他“啧”了一声,又说:“有舒时燃这样的女朋友还要在外面偷吃,还是外面的香啊。大庭广众的,胆子不小。”

      季析听着,声音冷了下来,“别人的事,少多嘴。”
note作者有话说
第5章 05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