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姬云昭:【……】

      系统:【……】

      系统趁晏浮琅忙着和自家宿主在地上滚来滚去无暇注意自己,带着满身黑雾和一地不应该出现在修真界的东西,藏到了不远处一块巨大的岩石后面。

      【宿主,现在怎么办?】系统想到姬云昭曾经干过的骚操作,跃跃欲试,【你要再把男主打晕一次吗?】

      姬云昭想了想,觉得不行。

      这一招已经用过了,可以换新的了。

      他没有继续和系统在脑海里说下去。

      少年的长发直直垂下,像一张漆黑的网,几乎将他整个儿拢住,双手也被高举过头顶,攥在腕间的力道和第一次比起来,丝毫不减。

      属于旁人的气息太近了,姬云昭有些不适应。

      他咸是咸鱼了点,但以往都是他用各种手压制别人,还是头一回被个半大少年偷袭成功。

      偏偏偷袭他的人是书中世界的男主,不能打死,也不能打残。

      但是晏浮琅敢对救命恩人以及未来的老师如此无礼,需要得到一个小小的教训。

      “警惕性这么高?唔,也是好事。”

      身下之人长着一张很漂亮的脸,杏眼微抬,眸光清润明亮,声音也很好听,如山间清泠的泉水,叮咚作响。

      悦耳的低语传来,晏浮琅眸色渐深,眼中恰到好处地闪过一抹惊疑,禁锢住姬云昭的手还未松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

      两人的位置骤然颠倒。

      “但是,我真的……很讨厌被人偷袭。”

      姬云昭毫不客气地趴在晏浮琅胸口,小巧的下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好抵在了少年裂开的肋骨上。

      晏浮琅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扭曲:“你……!”

      姬云昭唇瓣勾起,很无辜地眨了眨眼,权当没有听见少年喉间压抑的痛哼,从他身上起来的时候,动作也是慢慢吞吞的。

      他一走,晏浮琅也跟着从地上坐起,动作比他更慢,还有些艰难。

      大概是之前的爆发已经耗尽了他为数不多的力气,能坐起来已是不易。

      身后忽地传来低低的抽气声,姬云昭步子停下,转身回去了。

      晏浮琅按住胸口检查伤势的动作一顿。

      “我……你……这里……”几个小时过去,少年嗓子听上去更哑了,像是被摁在砂纸上狠狠摩擦过似的,“我的……衣服……?”

      连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了,不会真的被他“咚”的那一下给“咚”迷糊了吧。

      姬云昭心中啧啧两声:真可怜啊。

      “你从悬崖上掉下来了,摔得特别惨,不过算你运气好,遇见了我。伤我给你处理了,衣服也帮你换了一套。”

      姬云昭撩起衣摆,席地坐在晏浮琅身边,一手支着下巴,一手隔着纱布,轻点着少年手臂上的伤。

      没用什么力气,就像是在挠痒痒。

      “外伤不少,但都是擦伤,不严重,就是肋骨裂了两根,这几天不要再乱动了。”

      晏浮琅垂着眼,不着痕迹地往边上偏了偏。

      幅度很小,恰好避开了姬云昭落来的指尖。

      “……多谢。”

      晏浮琅低声说道,有些不确定地,再加了一句,“多谢前辈,方才是我冒犯了,抱歉。”

      “很懂礼貌嘛。”

      姬云昭偏过头瞧他,杏眸清润,笑眯眯道,“不过,年轻人,口头上的道谢不算,来点实际的,这救命之恩,你打算怎么谢我?先说好,我是正经人,没有让你以身相许的意思哦。”

      “……”

      不可避免地,晏浮琅被姬云昭直白的话语给噎住了,好半晌都不知道要该怎么回答。

      姬云昭依旧微笑着,漂亮的杏眼一眨不眨,很是专注地看他,淡粉的唇瓣映着不远处的火光,似乎更红了些,像是柔软多汁的樱桃。

      忽然,樱桃凑近了些。

      晏浮琅没有发现,因为姬云昭的靠近,他无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不过须臾,他也笑了起来,脸上的戒备退去,表情变得柔软,有着少年人特有的,带着尖刺的天真。

      “前辈,其实……您都已经想好了,又何必再问我。”

      “啊,被发现了呀。”

      姬云昭故作可爱地眨了眨眼,夹着嗓子,“那么,小朋友,无论我想让你怎么报恩,你都愿意吗?”

      “……”

      晏浮琅沉默两秒,微一颔首:“是。您救了我的命,该如何报答,自然是您说了算。”

      “好。”

      姬云昭满意地弯了弯唇,从袖子里拿出一只通体洁白的瓷碗——那是他的空间里,为数不多的,和修真界这种古代世界差距不大的,可以盛水的容器。

      一碗纯净水被怼到了少年略有些干裂的唇边。

      “报恩第一步,先把水喝了。”姬云昭笑盈盈地说道,“放心,我留着你有大用,这水里没毒。”

      晏浮琅:“……”

      晏浮琅被姬云昭真挚纯洁又无害的眼神盯了许久,招架不住,还是将碗里的水喝了。

      一开始,他还是有点矜持的,小口小口地喝着,可才喝了两口,速度就变得越来越快。

      姬云昭一个不留神,整碗的水都被晏浮琅喝完了。

      或许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喝水,喉咙里太干了,又被他灌过一回营养液,舌尖残留着怪味,觉得难受吧。

      啧,真可怜。

      姬云昭再次在心中发出了虚伪的感叹。

      “前辈……水喝完了……”

      少年终于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姬云昭饶有兴致地眨了眨眼。

      晏浮琅这是……害羞了?

      堂堂升级流修真爽文的龙傲天男主……在害羞?

      姬云昭盯着他这副模样看了会儿,忽然玩心大起。

      罪恶的手伸过去,搓了一把少年的脑袋。

      待在山洞的这两天时间,他自己都过得随随便便,顶多用灵力给身上清洁一下罢了。

      还因为很多年没来过修真世界,灵力使用的有些不熟练,差点把山洞炸了,自然没有想过要给帮晏浮琅打理一下。

      这会儿,晏浮琅的头发被他一揉一搓,就跟炸了毛的小狗似的,呆毛乱翘,瞧上去年纪更小了。

      “噗。”

      姬云昭没压住翘起的唇角,泄出了一声很不友好的气音。

      “……”

      晏浮琅到底是年纪小,没绷住,被诡计多端的成年人一激,耳尖忽地涌上一抹红。

      山洞正中的篝火已经燃烧了很久,不时传来轻微的“噼啪”声。

      洞内这片小小的空间被暖融融的火光填满,从少年耳尖一路蔓延至脖颈的浅淡的红,也显得微不足道了起来。

      姬云昭不知道晏浮琅差点被他揉自闭,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年纪的小朋友打过交道了,距离自己的少年时期也过去了很长时间。

      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在晏浮琅面前太不端着了?或许,应该在晏浮琅面前做一个理智的成年人?

      这样的想法在脑子里闪现又消失,没到一秒钟就被姬云昭压了下去。

      ……算了,无所谓啦,晏浮琅可是龙傲天升级流爽文的男主诶,男主可以自己适应环境。

      他的精神状态,在被工作逼疯的众多社畜之中,已经算是很正常的了。

      “还要再喝一碗吗?”姬云昭故意问道,“我这儿的水还有好多呢。”

      可惜的是,晏浮琅被逗过一回,变得镇定了许多。

      他姿态从容,语调平缓,很有礼貌地拒绝:“不必了。”

      “好吧好吧,要是渴了再叫我……唔,算了,要是渴了,你就自己去倒点儿。”

      人既然已经醒了,手脚都没断还能用,姬云昭也不打算伺候。虽然是个病号,但倒个水应该没什么问题。

      姬云昭招呼了一声,便从伪装成储物袋的空间里搬出了一个木桶,往里面装满了纯净水。桶上,还贴心地架着一个长柄的木勺。

      “好,我知道了,多谢前辈。”

      晏浮琅醒来之后,问题没几个,倒是一直在不停地道谢。

      若不是姬云昭早就见识过他精湛的演技,又手握剧本,恐怕还真的会被他这副乖巧有礼的模样骗过去。

      大半夜没什么吃的,光喝水也没意思,玩不了智脑,打不了全息游戏,姬云昭实在是有些无聊,还有点困了。

      他之前一直在等着那位修真界大佬过来接人,想着把男主这个烫手山芋扔给别人,再给自己弄点炸鸡披萨什么的,没想到大佬直接给等没了不说,还等来了一份新工作。

      算了,他就在睡前再做次好人,照顾一下小病号吧。

      姬云昭从系统空间里找了根自己不用的发带出来,走到晏浮琅身后,弯下腰。

      柔软温热的指尖探入发间,代替着梳子,缓缓梳理了起来。

      “前辈,您……”

      晏浮琅微微侧过脸,用尚未恢复的嘶哑嗓音,很轻地出声询问。

      “怎么,没见过好人?”姬云昭很是懒散地轻哼了一句,截住了他的话头。

      大概是真没见过这么好的人,晏浮琅一时无言,没再开口了。

      梳着梳着,姬云昭的手无意间碰到了晏浮琅后颈。

      很轻很快地一掠而过,连姬云昭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动作,却让晏浮琅骤然一僵。

      少年俊秀的脸一半落在深夜寂静的暗影之中,一半暴露在明亮的火光之下,他置于膝上的手不自觉地攥紧了衣摆,表情却没有半分变化。

      晏浮琅的目光不着痕迹地看向了山洞的另一侧。

      那里,放着他被姬云昭脱下来的,在坠落过程中被树枝和石块挂得破破烂烂的粗布衣衫。

      姬云昭没有发现晏浮琅的警惕与戒备,正在专心致志地将那拢垂至腰间的长发理顺。磅礴而温和的灵力从他指尖泄出,将发丝上的浮灰和尘土尽数理了个干净。

      “要扎起来吗?”姬云昭小声问道,“跟我一样扎个马尾怎么样?”

      不等晏浮琅回答,他又接着说,“还是算了吧,一会儿还要睡觉呢,扎着头发睡起来不舒服。”

      晏浮琅:“……嗯。”

      直到带着暖意的灵力被收回,满头长发重新染上夜里特有的潮湿凉意,晏浮琅才缓缓松开衣摆。

      过了许久,那片深深的褶皱才被他一点一点抚平了。

      …

      篝火彻夜不熄,木炭外面被姬云昭放了些枯枝做掩饰,医疗箱、小马扎、以及不该在古代世界出现的垃圾都被系统找机会处理干净了。

      晏浮琅第二次醒来得有些突然,姬云昭差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还好,没有被他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

      唯一有点麻烦的,就是有晏浮琅这个纯正的修真界土著在,他和系统用不了从空间里翻出来的睡袋了,只能找了些压箱底的,不知道在空间里放了多少年的被褥出来,将就打打地铺。

      还好空间里的东西,放进去什么样,拿出来还是什么样,时间在里面是完全静止的,不然非得发霉不可。

      他搬了两床被褥出来,还给小病号多加了一层薄被垫在身下。

      “睡觉的时候不要翻身,别侧睡,也别乱动。”姬云昭叮嘱完,又道,“要不我给你上个夹板吧?”

      晏浮琅:“……多谢前辈好意,夹板就不必了。”

      不知是肋骨受伤,不方便动弹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晏浮琅一直有些恹恹的。

      两人的地铺隔着一个篝火堆。

      姬云昭盯着他的侧脸看了一会儿,也没问,直接躺下了。

      一刻钟后。

      姬云昭躺不下去了。

      好硬的床。

      风餐露宿都快三天了,这苦日子他真的过够了。

      姬云昭躺在被褥里无声叹息,强忍着没有翻来覆去扑腾。

      他双手置于腹部,系统伪装成正常小黑猫将自己团了起来,睡在他手边。

      一人一猫的睡相看上去很老实——如果没人注意到这俩正在被子底下大打出手的话。

      【阿统~】

      【宿主~】

      【能不能给我整个大别墅出来?四合院也不错,要是能直接搬来这个世界修真者的洞府就更好了!唉,其实我不挑的,随便给我来个就成。】

      【亲亲,这边建议您直接睡觉,梦里什么都有呢~嗷!别揪我尾巴!】

      姬云昭被系统气到了,背过身子,将小黑猫拎出来狠狠揍了一顿屁股。

      可能是动静大了些,姬云昭刚揍完系统,就听见晏浮琅那儿传来了些许轻微的动静。

      原来都没睡啊。

      “怎么了?”姬云昭抢先发问,“身上难受?”

      “ ……”

      晏浮琅不吭声了,像是默认。

      姬云昭想了想,叹了口气,掀开被子。

      离开硌人但暖和的被窝之前,姬云昭还跟系统确认了一下。

      【贴贴涨积分,还能让你充电?】

      系统:【……那个,宿主啊,用小肥啾形态贴贴才能涨积分和充电,不过充电的速度会有点慢,不如以后直接等比例转换男主的经验条。】

      姬云昭:【需要经验条是吧,知道了。】

      姬云昭不仅掀开了被子,还连被褥带系统,一起拖到了晏浮琅身边。

      小黑猫一脸懵逼地从乱糟糟的被子里钻出来时,姬云昭已经快坐到男主的被子里去了。

      姬云昭没管晏浮琅的外伤,因为他知道那点马上就要结痂的伤处肯定不碍事,白皙纤长的手探过去,像是一根轻软的羽毛,一点一点地、晃晃悠悠地拂过少年胸前。

      晏浮琅只感觉眼皮狠狠一跳。

      “……前辈?”

      他很难不去回想姬云昭在不久前才跟他说过的“正经人”、“不用以身相许”。

      正不露声色地观察着周围时,身旁的青年忽然离他更近了。

      “我就知道,得上绷带和夹板才行。”

      耳畔传来咕哝似的低语,容貌昳丽的青年一身白衣,如墨的青丝铺了满床。

      “唔,你若当真不愿意用夹板的话,不如拜我为师吧,我教你修炼,伤肯定好得比上了夹板还要快。”

      晏浮琅:“……”

      晏浮琅:“?”
note作者有话说
第3章 第 3 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