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女子的声音轻灵悦耳,眼下他却无暇顾及。
      适才深想,眼下想缓都缓不过来,疼得着实太厉害了,就像是千万只小虫在啃噬他的脑髓,四下乱咬乱转。
      他忍不住捂抱着头,死死咬着牙齿,额上的青筋蹦起,在冷白的面皮下见到蜿蜒的走势,看出来他的面色十分痛苦。

      阿滢站在旁边见此架势,吓得手足无措,呆愣有一瞬。
      这......
      她方才还想呢,下了血本请的郎中就是厉害,几针下去再喂了些汤药,昏睡的人竟然就醒了。

      “哎....你且忍一忍,必然是吃了药有反应了。”他周身被刀剑砍出来的伤才结疤,眼看着包扎的地方隐隐沁出了红,阿滢将他粗壮猛实的手臂给捉住,妄想给他制住,谁知道竟然被他带得踉跄。
      “拗过这阵疼,很快就好了,若是挣扎又破了伤势,你又要受罪吃疼......”

      她真是废了好大的口舌在劝了,好不容易养好的伤,若是再破了,金疮药又要出一笔!
      她的私房钱积年累月攒下来虽说有不少,可也禁不起这样抓药啊。

      男人是个练家子,阿滢比起一般的小女郎已经算是有力气的了,愣是拦不住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身上闹出了许多的汗。
      她不得已拔高声量,嘶吼一声,“你且忍一忍!”

      男人终于没动静了,捂着头的臂膀猛垂了下去,阿滢脱了一半的力气,还被他带着往地上攘了一下,险些没有把她给重死。
      缓了一会的力气,阿滢捞袖子擦着脑袋上折腾出来的汗珠子,“......”
      再一看,他原来不是听劝,而是又晕了过去。
      阿滢叉腰站起来,“真是....”她上辈子做的什么孽,欠他的嘛!

      也就今日闹了一场,活像是回光返照似的,后头的十几日,他愣是眼睛没睁开过。
      任凭着阿滢如何跟他说话,甚至于提着他的耳朵喊人,时不时用干枯的茅草挠他的鼻尖试探他是否装睡,也没睁过一回眼睛。
      好在,他的伤势已经在渐渐好转,微弱的气息渐强,身上的伤疤结了起来,甚至有一些开始脱落了,阿滢止不住手痒,用指甲替他给抠了抠。

      这男人生得高大.精壮,那张脸优越,会是什么人?
      在他身上换下来的那一身衣物,被砍得破破烂烂不说,被血弄脏混合了黄沙,又脏又臭,阿滢自打给他换下来之后,便扔掉了,没细究。
      反正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留着说不定会出什么事,不过料子摸着倒是不错,看得出来,他原先家世不错。

      小公马长得快,老母马好了之后,带着它在马厩里闹腾,原先的马厩阿滢整理了一下,又怕一些干枯锋利的枝丫再弄伤了马,特地给处理了,把护栏给往外挪了一些,地方更宽敞。
      小公马是个闲不住的性子,自打站起来后,日日都在在里头闹腾,眼看着扩宽的马厩都不够他转悠,一直想要往外钻。

      阿滢刚熬上药,等着空的间隙,干脆就牵着小公马在外头转悠闹腾,她可高兴了,陪着小公马玩得愉悦,一时之间就忘了药熬过了时辰。
      热腾气一直往外冒,把药盖的罐子不断拱起来,发出砰砰砰的声音,到了后面,猛涨了一沸,直接给溢出来,将下头小灶上的火给扑熄了,榻上的男人在这一刹那霎时间睁开眼睛,迅捷坐了起来。
      “......”

      他这次比上次的情况更好些,虽说身上依然疼,却是舒服太多了,一手捂着裸露的胸膛,另一只手撑着头,好了一会缓和过来。
      “呵呵呵哈哈哈...”屋子外头传出来银铃铛清脆的笑声,咯咯咯咯咯咯,伴随着马抖鬓会发出的嘶鸣。

      前不久有关于一个少女的记忆渐渐回笼,她的模样在脑中渐渐成形,尚且没有见全貌,他想起来一些朦胧的事情,疼痛感伴随而来。
      他立刻回神不再深想,放下手臂,撑着床榻要站起身来,忽而外头小女郎的声音没有了,转而听到的颐指气使的呵斥声。
      “那边的人过来回禀说话!”

      是男人的声音,听说话的声音和嘈杂的脚步声,纵然不得亲耳听到,来得人显然不止一个。
      “那边的人!过来!”粗噶的声音越发扬起。
      有人来了,他即刻看了看屋内,实在太过于简陋,并没有可供藏身的地方。
      看来看去,忍着疼提步闪身上了房梁。
      房子实在老旧,上去时甚至发出了咯吱的声音,好在不够大,传不到外头去,房梁上落下的灰尘混着地上的沙土,倒也看不出古怪。

      阿滢没有想到,太平些许日子,官兵竟然查到她家这处来了。
      怎么办,里面还有个来历不明的男人。
      眼下,即便是想躲起来也是不成了。
      来了有一小队巡逻的士兵,看着身上的衣着,是魏国的人,手里拿着兵器,看着就不好惹,阿滢心下慌张,又安慰自己镇定。

      “......”想到屋内的男人,原本是想快速转回屋内,谁知已经被他们看见了,一声给呵斥住!
      便是想走也走不了。
      小公马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紧张和害怕,抖着鬓,不停嘶鸣,甚至往她的前面拱,是想保护她,老母马也在马厩里急躁吼声,想要出来。

      阿滢扯了缰绳,把小公马拉到后面,站定等着那些人靠近,垂着脸不显,心里早就慌得不成样子了。
      怎么办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只希望那男人别是什么逃犯之类,将她给连累了。
      “你!最近有没有见到什么可疑的人?”

      很快,阿滢的屋子就被这些外来之客给占领了,他们先在屋外搜寻,丝毫不客气,用刀剑挑着家里的草料,甚至翻到了马厩里去,不像是官兵,活像是沙匪。
      眼看着就要往屋子里面去了,她站在前面,低着脑袋,“没...没见到什么人。”
      “没见着什么人?”为首的官兵绕着她打转,已经有人发现她家门口煎药的罐子,一脚给踢翻在阿滢的面前,“没有什么人,你又怎么会熬药!”

      阿滢强压着心神,“我..我家里养的马受伤了,是煎给它们的药...”她一慌乱,说话就有些找不到边际,好在没有错处,倒是勉强能够回旋过去。
      “是吗?”
      为首的官兵眯起眼,已经不信了,递了一个眼神给旁边的人进去查看,其余的人手已经暗暗按在了刀把上。

      阿滢有心拦也拦不住,小门被官兵用脚踢开,几个人猛然冲进去,她跟着到了屋子里。
      谁知,原本在床榻上的人不见了。
      阿滢,“......”心里正是疑惑,她也不敢声张,连忙补着话,底气稍微足了些,“真的没有见着什么人。”

      为首的官兵在屋内绕了一圈,想找藏人的地方,拷问道,“没什么人适才你支支吾吾做什么?”
      阿滢缩着肩膀,“我...只是害怕。”
      房梁上的男人看着下面官兵围着中间娇柔的少女打转,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看着官兵身上的衣物和刀尖,明明没有在想什么,见到了他们的衣物,头忽而又开始泛疼。
      脑海当中传来喧吼的厮杀声,还有人喊着撤退,埋伏...

      这些人既然没有查到人,怎么还不走?
      话说回来,那个男人到底藏什么地方去了,纵然心中胡思乱想着,阿滢也不敢四处多看,生怕露出半点错处。
      她想把小公马给放出去,谁知道竟然被拦住,阿滢抱着小公马吓得抬了头。

      左边的官兵好色,自打门口一过来,见到阿滢就动了歪心思,眼下见她细皮嫩肉的样子,心里更是馋了,“哟,好整齐标致的小娘子。”
      “许了夫家没有?”
      他凑近,要碰拉阿滢的手,被她给避开,小公马护着她,冲着官兵抖马鬓,小归小看着凶横。
      三两句话,周围的官兵晓得了意图,纷纷大笑开来。

      阿滢抖了一下,她捏紧马缰绳,如果....他们,她就...
      “该死的畜生,竟敢阻我的好事!”官兵抽了刀,要砍死小公马,阿滢眼一闭,死死抱着小公马的脑袋,挡在它前面。
      忽然听得一声怒吼,有什么东西飙溅到了她的脸上,吓得她一个激灵,睁眼时,眼帘时浮上一片血色。

      等她激灵过去后,听到了刀尖碰撞和人怒问什么人的声音。
      忽而睁眼,见到原本活生生在她面前的官兵,被消失又突然出现的男人三两下全都给杀光了,此刻横七八竖倒在地上,她的屋子里全是死人。

      吓得阿滢大喘气,要不是扶抱着小公马早就跌坐在了地上,看着眼前男人高大的身影,他的侧脸清冷如玉,皱着眉嫌恶将杀了人的刀给丢在地上。
      阿滢看着他身上沾染的血,忍不住咽了一口沫,“......”

      回过神之后,阿滢快速将地上的官兵全都给拖去外面丢黄沙堆里埋了,再有人来,便是有理也说不清了。男人见她埋人吃力,甚至帮了一把。
      屋内的血迹已经清理干净了,唯独血腥味怎么都散不去,做完这些后,阿滢脱离瘫坐在地上,气喘吁吁。

      不远处的男人端坐在床榻边,他看着身上血迹沉眉,随后撕开了阿滢给他缠绕的纱布,适才动手,牵扯了旧伤,他此刻有些不舒坦了。
      阿滢喘息了一会,终于稳住心神,撑着小桌子立起来,她没有走过来,只眼巴巴在那边,保持着安全的距离问男人。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说起这话的时候,阿滢藏背在身后的手悄悄摸上了她用来挖东西的小锄头,预备若是有不测就用来防身保护自己。
      闻言,男人抬着幽沉的眸子对上少女怯弱的水眸。
      忽而,他抬手捂着伤口闷咳一声,呕出一大口血。
      阿滢吓得把小锄头拎到了前头,“啊啊啊啊你你你你.....”

      眼看着他轰然倒地,阿滢犹豫了好一会才上前,手拎着小锄头,用脚尖试探踢了踢他,确认他是旧伤复发,放下小锄头将人给扶起来。
      人扶到了榻上,拧了帕子给擦去了嘴角的血迹,好在被踢翻的药罐底没被污没,底下留存还有些,倒了给他吃下。

      吃药期间,男人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他不动,睁着一双黑沉的眸子,看着少女忙前忙后,转来转去。
      阿滢见他目光直白,她略是不自然,想到适才那些恶心人的官兵也用眼神打量人,故作凶狠。
      “你再瞧,我便挖了你的眼!”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