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急刹 ...


  •   南城娱乐产业发达,经常举办音乐节、演唱会、见面会等大型活动,随着近些年二次元文化的蓬勃发展,漫展、游戏展等也逐渐走入公众视野。

      如果说音乐节、演唱会是追星人的快乐,那这周六的活动就是二次元爱好者的狂欢。

      安景是标准的宅男,除了写文之外,最大的爱好就是养纸片人和磕CP,且纸片人的来源不限于漫画、现实事物拟人还是小说。

      没错,他自己虽然是个感情苦手,但也不耽误他成为一个磕百家CP的好手。

      和现实生活相比,二次元的世界能让他感到放松和快乐。

      安景最初会注意到‘乌鱼子’,是对方画了许多他作品的同人漫,很多网友看热闹不嫌事大,在评论区@他。

      乌鱼子的画风细腻,人物精致,搞颜色也搞得含蓄唯美,画里车速飙得轮胎都冒烟了,画外不细品都看不出来作者是在搞瑟瑟。

      只一眼,安景就被吸引。
      就很绝。

      本来坚定不往人堆挤的安景,看见自己喜欢的画手后,瞬间动摇。
      好想去!

      乌鱼子太太的亲签对他来说,实在很有诱|惑力。
      错过这一次,还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

      想去,心里又十分纠结。

      他刚看了一眼,同学群里已经有不少人决定周六去凑热闹了。
      比起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安景更怕出门在外遇到半生不熟的人。

      愁。

      这次活动,主办方不但邀请了许多画手、作家来现场签售,还邀请了许多知名coser。
      连续三天的狂欢,到时候人肯定很多,且不管你打扮的多奇形怪状,大家都不会意外。

      安景不自觉偷偷瞟向晏启离。
      应该没有人比晏启离适合去cos一位将军了。

      单从外貌和气场来说,晏启离长得其实非常合安景心意,一举一动都是在他XP和审美点上蹦迪的满意。

      不然他也不会塑造这么一个主角攻,来锻炼他感情戏的写作能力。
      因为他就喜欢这一款。

      作为作者,想要广大读者真情实感喜欢自己笔下的主角,首先要自己喜欢。

      晏启离向来说一不二,理智至上,底线比手中的剑还硬,可遇上那个能撩动他心弦的人后,理智和爱|欲不断打架,最终也只能无比清醒地看着自己沉|沦。

      只要动了情,他就有了软肋。

      从出场的淡漠算计,到后期哪怕主角受把他一片真心踏入泥泞也无所谓的赤诚,他对主角受心动不自知,行为却已出现不受理智操控的偏移……

      安景连主角受的名字都没想好,可只想想晏启离这条线,亲爸眼的他——
      就很好磕啊!!

      写出来后,谁还敢说他感情线写得少且不好,是用放大镜找糖?
      这不把读者齁死?

      可惜……
      安景暗搓搓收回打量的目光,托腮叹气。

      晏启离这么危险带感的人设,只在小说里才好磕。
      纸片人真出现在自己身边时,安景就叶公好龙了。

      现在,别说为攻受绝美爱情落泪。
      他只会被出手狠辣的晏启离吓哭。

      “你在看什么?”
      安景正出神,晏启离冷不丁开口。

      拿筷子的手一抖,安景扭头,正对上晏启离探究的眼。

      晏启离第一时间注意到安景情绪上的转变——
      原本颓颓丧丧、一脸闷闷不乐的人双眼突然亮起,整个人都灵动起来,还一眼又一眼的偷偷看自己。

      做这些小动作时遮遮掩掩,像只胆小的兔子,在洞口不断试探有没有被猎人发现。
      殊不知猎人早就把小兔子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晏启离看向安景手里拿的东西。

      他不知道那能发出声音的小铁块是什么,只看出它对安景很重要——
      从起床后,安景手里基本就没离开过它。

      走哪儿都带着,吃饭也寸步不离。

      能重要到让晏启离随身携带的东西就两样:一是母妃留下的玉佩,二是不破。
      晏启离心里好奇,脸上却没表露出来。

      偷看被抓包,安景脸上一热:“没、没什么。”
      看一眼而已,长成这样还不给看吗?

      ***

      吃完饭后,安景犹豫半天,磨磨蹭蹭走到晏启离身边:“我答应你留在这里,你能不能也答应我一件事。”

      晏启离不置可否:“什么事?”

      安景指了指他身旁的不破:“以后你不能一言不合就对我动剑。”

      晏启离瞧了一眼他细细白白的手腕,嗤了一声:“对你,还用不上它。”

      “……”
      咱们才认识不到一天,你礼貌吗?

      最重要的是,安景比谁都清楚晏启离身手多恐怖,赤手空拳打扁五十个自己跟热身似的。

      无法辩白的安景噎了一下:“动手也不行。”

      他不想整日活在惶惶不安中,补充:“这样,我们约法三章。”

      晏启离抱臂看他,下巴一抬,那意思——你说。

      安景:“同住期间,你不得以任何形式威胁我的人身安全,相对的,我会帮你尽快适应这个世界,想办法帮你解决身份问题,你我都不得随意带外人回家……”

      安景好久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了,

      既然改变不了住一起的事实,安景希望双方相处和谐一些。
      他不会害晏启离,也希望晏启离不要随时随地拔剑威胁他。

      对双方都有利的协议,晏启离没意见,只补充了一点:
      “对于我的来历,你对外必须保密。”

      他来历蹊跷,若是其他人知道,免不得多生事端。

      安景爽快点头:“当然。”

      晏启离是从书里穿出来的,这事泄露出去,对他们两人都没好处,就算他不提,安景也会保密的。

      口说无凭,安景去书房拟了份协议打印出来,一式两份,各自签名按手印。

      为了防止这份协议被其他人看见,用词都是安景一字一句斟酌过的,除了他们两位当事人之外,没人能看懂。

      晏启离以前没接触过简体字,却神奇的能看懂,确认没问题后签上自己大名。

      活阎罗一诺千金,拿到协议后,安景一颗心彻底放回肚子里。

      把自己的‘人身安全保险’锁保险柜里,安景面对晏启离也没那么紧张,跟他商量:
      “那别人问起,就说你是我哥?”

      晏启离看了他一眼:“可以。”

      ……

      双方达成共识,心情颇好的安景换了身衣服,准备带着晏启离出去买东西。
      顺便带纸片人出去见见世面。

      “这个不能带。”出门前。安景指了指晏启离手里的重剑。

      晏启离蹙眉:“为什么?”

      一看晏启离皱眉,安景还是会害怕,怂唧唧跟他科普法律法规:“管制刀具,会被没收的。”

      晏启离:“?”
      谁敢?

      看出晏启离脸上的不悦,安景急忙解释:“不是针对你,是所有人都不可以。”
      “你现在这身份,要是因为携带危险品被抓了,很麻烦的。”
      “你放心,这个世界很安全,就算真遇上什么事,你也用不上不破。”

      晏启离:……
      啧,麻烦。

      玄关处,好不容易说服晏启离把不破放家里的安景,顺手抽了个黑色口罩戴上。

      晏启离望着他的脸:“这是什么?”

      “口罩。”安景露在外面的双眼眨巴两下:“你要吗?”
      挡风又挡脸,社恐出行必备。

      见晏启离摇头,安景默默缩回帮他拿口罩的爪子。
      行叭。

      安景没有驾照,出行全靠公共交通,到小区大门时,他叫的车也刚到。

      晏启离望着平坦的马路和路面行驶的汽车,神色微动。

      余光瞥见晏启离的神色,说了要帮他尽快适应现代的社会的安景,尽职尽责:
      “这是车,和马车一样是交通工具,只是速度比马车要快很多。”

      白色小车在两人面前缓缓停下,安景拉开后座车门条件反射想上车,紧要关头想起晏启离。

      安景缩回脚,示意他先上车。

      晏启离没动,神色淡然:“你先上。”

      看出晏启离的谨慎,安景口罩下的嘴角微微向下一撇。
      都说我不会害你了。
      还不信我。

      安景率先钻进车内,等了两秒,晏启离也弯腰坐进来。

      后座还算宽敞,平时可容纳三个成年人,可手长脚长的晏启离一上车后占据了大半空间,一双大长腿还只能委委屈屈地抵着。
      几乎没有活动空间。

      安景感觉原本宽敞车后座瞬间变狭小了。

      晏启离存在感太强,两人大|腿快贴一起,安景本能往旁边挪了挪,肩膀贴上另一侧车门。

      司机照例问了一句:“手机尾号2763的顾客?”

      安景‘嗯’了一声。

      等了几秒司机还没发车,安景疑惑眨眨眼,然后从后视镜对上表情比他还疑惑的司机。

      “……”司机开口提醒:“麻烦关一下车门。”

      安景这才发现晏启离上车后没关门,就一尊大佛似的坐着。

      “拉一下。”中间有晏启离横着,安景够不到,只能让他关:“不用太用力。”
      太用力的关门,司机会不高兴的。

      好在‘关车门’这种事,对没坐过车的人来说也没什么难度,没被司机看出异样。

      车门关上,司机在手机上点了点,屏幕旋转导航出现,机械女声自动播报:
      “已接到手机尾号2763的顾客,目的地银座A……大约用时八分钟……请提醒乘客系好安全带,准备出发。”

      晏启离默不作声观察司机的一举一动,看见手机支架上的手机时,略意外。
      没想到这人也有和安景一样的小铁盒。

      车窗外,行道树渐渐后退。
      车窗内,安景想给晏启离介绍周遭建筑和物品,但怕司机听到觉得奇怪,因此一时之间三人谁也没开口。

      这次遇到的司机不是非要和乘客唠家常找话题的热络性子,安景又有点小高兴。

      晏启离同样盯着窗外,无声观察这个对他来说全新的世界。

      车内一片安静,司机瞄了两人一眼,想上车后一句话不说,这两人到底认不认识?
      明明是一起上车的朋友,怎么看起来还不如拼车的熟呢?

      司机又通过后视镜瞄晏启离,这身高长相和头发……难道是哪个他不认识的明星?

      就走神这么几秒的时间,十字路口的绿灯变红,回过神来的司机猛踩刹车:“我去——”

      后座的两人都没系安全带,急刹下安景吓了一跳,短促地惊呼一声,身体因惯性朝前面撞去。

      眼看脸就要重重撞上前面的座椅,安景下意识闭眼,但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他身体没有朝前扑,反而压回了柔软的座垫上。

      司机爆了句粗口,系着安全带也差点砸方向盘上,心有余悸:
      “差点两百块就没了。”

      说完后,司机才想起后座的乘客:“实在不好意思,没吓着你们吧?”

      安景表情有点呆呆地望向晏启离,没第一时间出声。
      他确实被吓着了,但是没伤到。

      因为千钧一发之际,他身边的晏启离伸出胳膊拦在他前面,护住了他。
      他条件反射抱住晏启离胳膊。

      急刹下,晏启离反应很快,右手迅速撑在副驾驶靠背上,他身形很稳,护住安景的左手更稳。

      隔着加绒的卫衣,安景都能感受到这条胳膊上的匀称肌肉和蕴藏的蓬勃力量。
note作者有话说
第5章 急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本店即将上新甜品如下: ①《你好,别撩了》 破镜重圆|钓系美人。 ②《原来我们是协议结婚啊》 先婚后爱|从修真界杀回来的我全能! ③《长生无聊破阴阳》 年下疯狗|咸鱼美人|白月光掉马文学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