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角都教育我,唯钱而已。 ...

  •   “角都?”垃圾量太大,我实在不能一天搞定,为了不再对其他人落下调戏之名,我只好以角都奶奶的身份,去向角都借宿。
      “角都?我进来了啊~”叫了半天没有回声。
      走进去一看角都在数钱。
      “什么时候进来的!”角都赶紧把钱拥在怀里,警觉的问我。
      您也太认真了吧!!我叫了你好几声了!
      “我刚叫了你好几声了。不过,你钱可真多啊……”
      “你要干什么!”角都立马亮出了起爆符。
      “什么也不干!”我说您老面对钱脑子能不能稍微理智下?就算是打劫你也看看我有没有那个实力啊!“我就想找你借宿来着。”
      “借宿?”角都放下起爆符,“回你那个垃圾场睡去。”
      ……你知道那是垃圾场还让我去!!!
      行!人民内部矛盾,用人民币解决。
      “这有*****,是我的全部财产。”
      角都拿过来数了数:“可以,除了床随意。”
      那不就是让我打地铺么!
      “我不认为这么一大笔钱只能在连一星级都算不上的地方买个地铺位。”
      “所以呢?”
      “正式抗议!”
      “无效。”
      “非正式抗议!”
      “……”
      “无效。”
      算你狠。
      躺在又潮有冷的基地地上,我辗转反侧,突然想起来能睡在基地的地上的从来都是尸体……太不吉利了也!我蹭的赶紧坐起来。
      “你干什么!”我还没缓过神来,角都就恶狠狠问我。
      我说你反应也太灵敏了吧!“我睡不着。”
      “滚出去。”
      NND!“我交了房租的!”
      “……要不我给你一棍子?”
      “您还是别管我了,我就在这自生自灭了。”
      “你睡不着让我怎么睡!”
      我睡不着还碍着你了?!“你是关心我而睡不着么?”
      角都沉默了。
      不是吧??我的心开始狂跳,我人格魅力这么大??我都不好意思了……
      “……你还有钱么?”
      哦,你是关心我这个是吧?!
      “我要是有钱,你能把床让给我么?”
      “地铺的两倍可以考虑。”
      两倍你还考虑是么!!!
      “那,那我还有一点,你陪我聊聊天吧。”
      角都一听跳起来了:“你不是说那是你的全部财产么!”
      “……你还当真了是吧……”
      角都愣了,半天反应过来:“你骗我。”
      干嘛!你还没被人骗过啊!
      “是你骗我。”
      由于角都着重加重了“你”这个读音,我心中开始有些愧疚。
      “你竟然在钱这件事上骗我。”
      ……行!算我犯贱!
      “我……我睡了。”
      “给我起来!”角都当真给了我一棍子!
      MD!你棍子哪里来的!
      “您想说什么……”我好不委屈。
      “还有多少?”角都凶神恶煞的活脱脱像一个放高利贷的。
      “我又不欠你的……”
      角都愤怒归愤怒,但是在榨取他人钱财这一方面,还是比较有道德的。
      “你陪我聊聊天好了。”
      “平时飞段就够烦的了,你也想让我杀了你么!”
      “要不床给我睡。”
      “好吧,你聊什么?我先说下收费标准,一分钟是……”
      “打住!聊到我满意为止,要不你就别说话,钱也别想拿走。”
      角都嘴角抽了几下:“……学会讨价还价了是吧?”
      你错了,我是敢了,不是会了。
      “干不干?”
      “好吧。”
      为了钱,角都还真是……
      “聊什么?”
      “你为什么这么喜欢钱?”这个问题已经憋在我心里好久了。
      “你不喜欢?”角都不答反问。“
      我是喜欢,那是因为我是从物质社会过来的。我看晓里面就你最没追求。
      “我是喜欢,但你已经是极品了~”
      “换个问题。”
      “你谱大了点吧~是我出钱吧?!”
      “换个问题。”
      一般来说,如果角都连钱的问题都不坚持了,这事……这事证明很大。
      “好吧~那你……”
      “你真的想听?”
      “如果你实在不想说,我就不……”
      “那我就告诉你吧。但这个秘密是要付出代价的。”
      “代价?那这个秘密那千万不要告……”
      “我是一个孤儿……”
      靠!你听别人说话行不行啊你!你到底是憋了多久啊你!
      “我是一个孤儿,因为才华出众……”
      我喷了……大哥,这话你也说的出来啊~
      “因为才华出众被村里培养成忍者,我一直很感谢村里的培养,想尽全力报答培养我的人们,尤其是那位大人。”
      你确定你有这么纯真的时候???
      “直到后来,我接到了暗杀初代火影的任务……”
      角都不说了。
      “哎呀,不就是被轻易打败了么~有啥不好意思的!初代那是谁?人家就是一神!你知道人家……”
      角都看我的眼神阴冷阴冷的。
      “我是说……胜败乃兵家常事……”
      “因为任务失败,我没脸再回到村子,虽然被打败了,我不甘心,一直还在进行秘密活动。但是我有一个女儿……”
      你有一个女儿……“啥!你说啥!”
      “我有一个女儿,你这么惊讶干什么。”
      “没……没什么……”做你女儿得多冤啊~那就是一小白菜啊!
      “我很喜欢她。”角都似乎看得出我在想什么,“那时跟现在不一样。”
      “呵呵~是么~”
      “我的女儿一直在村里等我回去。我最终知道任务不可能完成,我便回村了。可是等我回去的时候,我的女儿已经饿死了。死在家里。屋子有一些小动物的骨头,还有就是被剥了皮的老鼠。她只有十岁,被活活饿死了。”
      “……”
      “以前每次做任务前,村里都会照顾我的女儿,直到我做任务回来。但是那次,我失败了。”
      “我抱着女儿的尸体,去质问那位大人,他说,我们不需要任务失败的忍者,你早该自我了断了,竟然还指望谁去照顾你的女儿。”
      “那时候村里都不太富裕,我做任务都会把酬金完全交给村里,只会留下基本的费用吃饭。我甚至连一套新衣服都没有给女儿买过。我想我哪怕给她买过一块糖也好。”
      “我亲手杀了那位大人,拿了他所有的钱给女儿买了很多衣服和糖,跟女儿葬在了一起。然后偷了村里的禁书,叛逃了村子。”
      “这世界所有人都会背叛你,只有钱不会,只有拿在手上实实在在的东西才是真的。”
      “……”
      “好了,给钱吧。”
      我默默掏出了我所有的积蓄,这回真的是我所有的了。
      “没有了?”
      “真的是我所有的了~”
      角都拿来数了数,满意点点头。
      “这活挺好干的,编编故事就能拿这么多。”
      “你是编的????!!!!”
      “嘁~爱钱还需要理由么。再说谁会把秘密告诉你啊。”
      角都转过去睡了,这回睡的很香。
      你行!我TMD再相信你,我就是头猪!!!
      第二天,我泪眼婆娑的应老大的召集去开会。
      飞段:“角都欺负你了?”
      我点头。
      蝎对着角都:“你真不是人。”
      我继续点头。角都怒。
      绝:“怎么哭成这样?”
      “我梦见我所有白花花的银子飞走了。”
      飞段:“当我没问。”
      蝎:“你赶紧继续做梦去吧,永远都不要醒来了。”
      绝:“真是一家人。”
      鼬切了一声。
      我怒!你那一脸早就看开了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佩恩翩然而至:“大家都到了,赶紧开会。”
      大家都变的很严肃,我也紧张起来。
      “这次我只说三点。”
      飞段镰刀一放,倚在墙上闭眼。
      角都找个空地,拿出算盘。
      蝎招出傀儡,拿出工具。
      绝,绝不见了。
      鼬依旧纹丝不动,但眼神告诉我,他已经走神了。
      怎么回事?
      “下面我先说第一点,这个点里面有九小点,第一个小点里有九小条,我先说第一小条……”
      “……”
      “老大总是这样么?我不记得他有这样啊?”我揍过去问飞段。
      飞段没睁眼:“也不是,重要的事,他还是很利索的。”
      “这事不重要?”
      “也不是,只能证明这事他已经定了,就是例行公事通报一下。”
      “例行公事这么啰嗦!”
      飞段睁开眼:“不满意,可以跟老大说说么。”
      “很明显——我不敢。”
      “你可真痛快。”
      “……”
      “不过没事,老大不发火的。你去说吧。”
      你当我傻啊!不发火你们都不去!“不去!”
      “小花你和飞段干什么呢,嘀嘀咕咕的。不知道我讲话不许人做小动作的么!”
      “老大,小花说你太罗嗦了。”
      “我没有……”
      佩恩给了我一脚。
      “那我就长话短说了。”
      角都乐了:“飞段长脑子了。”
      蝎说:“飞段,谢了。”
      鼬冲飞段点了点头。
      我:……
      不是我不想反抗,主要是我在远处还没爬起来。
      “任务越来越多,我们人有限,我邀请了新的同伴加入我们。”
      所有人都看着佩恩。
      “看你们一脸期待的表情,我找来的同伴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老大,你眼花了了吧?他们明明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表情吧?!
      “进来吧。”
      来人脚步略微沉重,身形高大,在昏暗的山洞中,皮肤还闪着蓝光。
      那么,不就是……恭喜你,猜对了,来人正是鬼鲛,长着鲨鱼脸的鬼鲛。
      “哟!大家好啊!”鬼鲛扛着鲛肌微笑,露出一排尖利的牙齿。这怎么看……都不能说是友好的打招呼!
      大家同时呆住,接着角都最先冲了上去。“这么壮要吃多少啊!”
      默……
      火遁,土遁,雷遁,角都挨个上,都被鬼鲛一一挡下来。
      “看来有点真本事么。”角都越打越兴奋,他是真的想杀了鬼鲛!
      “我说这样好么?角都真的想杀人了,飞段。”
      ……
      “飞段?飞段?”
      哦,飞段在磨刀。
      “没什么,每个人进来都要经过实力鉴定。”蝎很好心的为我解释。
      “哦。”
      “一般来说是要打上几架的,能激起大家兴趣的才要。”
      “哦。”
      “只有你的例外。”
      “……”完了……
      “因为你太废了,根本激不起大家的兴趣,做做保姆就抬举你了。”
      我就知道!不就是废材保姆考试么!不就是专为我设定的考试么!
      “我没问这么多……”
      “我知道,我就是想再告诉你一下。”
      我TMD跟你有仇是么?
      “我这也是做做热身运动。”
      你除了嘴以外热哪里了!!!
      说话这阵飞段也冲了上去。要说鬼鲛怎么是没有尾巴的尾兽呢,这查克拉量大的,持久战角都和飞段两个人绝对是扛不住的。
      蝎活动完那张恶毒的嘴以后,也冲了上去。
      “小花你不去么?”佩恩老大来到我身边。
      我囧囧有神看着佩恩。
      “哦,你上去也只有被秒,还是算了吧。在基地洗洗衣服做做饭就行了。”佩恩一脸同情:“千万不要气馁,洗衣做饭也是需要很大本事的。”
      那就不要一脸自己也不相信的样子!
      “老大,我能不能先走了?”
      “那不行,这个过程组织里每个人都要见证的。”
      “你看我就是一保姆,这个……”这个地方太危险了!
      “小花,不要这样贬低自己,组织里是不会有人嫌弃你的。”佩恩难得露出关爱的神情。
      我看着打得不亦乐乎的众人和听到这句话一脸鄙视的鼬,老大,你真的确定么??我在你们眼里也就一三等残废吧!
      “鼬,你上吧。快点的啊。”佩恩等的不耐烦了,想必鬼鲛的实力他早就见识过了。
      鼬叹了一口气,开了写轮眼。鬼鲛顺理成章的住手了。
      “幻术?!”
      “写轮眼?!”
      “是你?!”
      鬼鲛你也太罗嗦了吧!
      “果然很厉害啊你。”
      “你是宇智波家的?”
      “你叫什么?”
      鬼鲛你在搭讪么?
      “你很烦。”鼬说。
      鬼鲛严重被打击到了:“真是太不好相处啊。”
      好相处的就不叫宇智波鼬了。
      “好了,大家都站好。现在他的实力也见识到了,那么谁愿意跟他一组做任务?”佩恩活像在拉郎配。
      角都;“真浪费钱。”
      飞段:“我跟角都。”
      蝎:“他太丑了。”你嘴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毒啊!
      鼬后退了一步。
      ……
      “好!那就鼬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知道鬼鲛是怎么跟鼬一组的么????
    请听下回分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