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纯属无意,调戏无罪 ...

  •   “你打算是很么时候起来。”蝎平稳的声调下压抑着汹汹怒火。
      “干嘛,你杀了我一次,还想再来一次啊?”
      “我还救了你。杀了再救,救了再杀,还能找人实验我的□□,一点问题也没有。”
      我起来了。
      “怎么,你有问题么?”
      “我给你做饭去,饿了吧?”
      “我不用。”蝎接着捣鼓他的实验。
      “那、那我找鼬去。”
      鼬很好找,就在屋外,老兄找了个地方晒太阳,侧头靠在树上。丫的侧脸很好看,再加上阳光的晕染,的的确确,美男子一枚。就是……
      就是短命了点。
      “美男子……”
      鼬很自觉的睁开了眼睛。
      “你睁开眼睛干什么?”
      “你不是在叫我么。”
      默……您老真自觉。
      “什么事。”
      鼬今天的语气透着疲惫,好似白天打瞌睡的猫,连喵呜都不愿意。
      “那个,青木,就是那个忍者……”
      “打昏扔一边了。”
      “我爱罗……”
      “哭昏扔一边了。”
      “蝎……”
      “扛了你出来,什么都没问。”
      “哦。”
      沉默……因为鼬不再说话。
      沉默……他不说话让我怎么接?
      沉默……我受不叫了!
      “你倒是说话啊!”
      “恩,今天戏演得不好。”
      “戏……”
      “对我爱罗不够绝。”
      “那是,哪有你对佐助绝!”我想也不想就借口。
      这绝对是一次致命的错误……
      “你别误会……”
      诡异的是,鼬原谅了我这次错误。
      他没有动手。
      突然想起来,鼬今天这样不会因为这件事,让他想起来灭族那夜对佐助做的吧???
      “哎~你是不是想起来那天晚上了?”既然大人不发飙,也别怪我没事找事了。
      奇迹的是,鼬嗯了一声。
      “哦……我也觉得佐助挺惨的……”
      鼬瞪了我一眼。
      我哪里说错了……
      “要不是你对我爱罗不够绝,事情也不会弄到这个地步。”
      “那你认为怎么样说才叫绝?”我不承认认识我爱罗已经很伤人了。
      “愚蠢的我爱罗啊,为什么你……”
      我喷了!
      你这番话到底是准备了多久啊~这是你的学历证明么!哈!!找工作必拿麽你!!!
      “我还没说完。”
      “你不用说了。”
      鼬眯起双眼:“你嘲笑我。”
      “没、没有。”
      “还没人嘲笑过我。”
      “真的没有!”我立马跳开,“我只是觉得这样更好。”
      鼬看着面前突然空了的地盘:“身手变快了。”
      “谢谢啊~~”
      “过来。”
      “不!”
      “我不打你,过来解释下为什么你觉得现在好。”
      我放心了,虽然后来证明那是错的。
      我走过去,很是真诚:“我留给了我爱罗希望啊~只要有希望,他就是幸福的。”
      “希望啊~”鼬望天,深深叹了口气。
      “你叹气做什么?”
      鼬说:“想想果然没有人嘲笑过我,还是不能放过你。”
      鼬说话算话,他没有打我,他放火烧了我。
      ……
      在我冲向水源时,他很平静的说:“恩。心情好多了。”
      你%&^*(&)&^%&&%
      我*你宇智波祖宗十八代!!!!!
      我跟宇智波鼬翻脸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土豆能忍西红柿也不能忍!我拒绝给他们做饭!饿死他们最好!
      “你是在跟我叫板么。”鼬一针见血。
      废话!蝎又不用吃饭。
      “你会后悔的。”
      那你试试啊!谁让老娘会做你不会!
      鼬拿出了一推盒子。
      好熟悉……那不是我在砂忍买的??
      “你逃跑也不忘带着甜食是么……”我囧。
      “不是逃跑,我是光明正大走出来的。”
      “重点是后半句好吧!”
      “总之,你既然不给我做饭,我也不能给你吃这个。”
      “那是我买的!!!!”
      “但是在我手上。”
      “你!”我急得要跳脚!
      蝎等了半天,见我什么都没说出来:“这样就完了?真没劲。小花实在太废了。”
      蝎回屋了。你个八卦王!你整天就以看戏为乐么你!
      但是由于坚决不能跟鼬低头,晚上我只好厚着脸皮去跟在蝎后面求蝎。
      “蝎……”
      他不理我。
      “蝎……”
      “蝎……”
      ……
      “你真是个小祖宗,到底什么事?”
      我想佩恩要不是下达命令把我带回去,我已经死在蝎手上不知道多少次了。
      “我饿了……你吃什么不?我给你做去。”
      蝎撇了我一眼:“我认为这种事你应该去找鼬。”
      “我不是跟他翻脸了么!再说一看就是蝎你人比较好~”
      蝎被我恶心到了。“你要做什么?”
      “什么都没有,我怎么做饭啊~”
      “那当然,只有你和他吃,当然你俩分工,你做他找食材。我以为你知道还跟他翻脸啊~”蝎说的意味深长~
      MD!你明明就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能不能帮我弄点回来啊~~你最好了~”我继续努力恶心的蝎。
      “可以。”
      太好了!
      “想吃什么?”蝎举起了还沾着毒汁的大尾巴。
      “……我突然困了,我去睡了……”
      “是你自己不要的。还有你已经欠我了一个人情,将来要还。”
      蝎说完把还在愣神的我扔出了他的房间。
      ***
      一个人的情感来自于最原始的脑部,也就是扁桃形结构,然而话语功能处于最后发育的新大脑皮质中心位置,前者可以轻易统治后者,科学已经证实这就是“无话可说”的概念。
      自从被鼬他们带了出来,我的地位一落千丈。并且还发现,我的后者已经彻底被前者征服了……对于他们,我真是无话可说。
      跟鼬和蝎一组相对于很大蛇的鼬来说,轻松很多。至少不用在刀光剑影中求生存。但是鼬和蝎又都是非常沉默的人,如果说一天你能听到三句话那就是早上鼬说,吃饭;中午鼬说,吃饭;晚上鼬说,吃饭。
      而我明明被鼬值得服服帖帖,给他做饭,但嘴上还是不跟他说话,维持着我那一点可怜的自尊。
      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于是乎——在回到晓的时候,我爆发了!
      我欢呼着奔向了角都!
      “角都!”我终于可以说话了!
      我拥抱了飞段。在角都伸出脚的时候,我及时拥抱了飞段。
      飞段很不好意思~~
      “奶奶~您真客气~我也很想您~”
      奶奶……我刚想答应,飞段被角都踹了出去。
      “你瞎叫什么!”
      角都站到我面前:“呐,我可是帮你在冒着危险帮你在砂忍洗清了嫌疑。”
      你妹啊!明明是佩恩交给你的任务!“谢谢啊……”
      “打住!别谢!”
      哈?角都转性了?
      “谢完还怎么还意思跟你收钱啊!”
      “……”
      “佩恩在找我,我先过去了。”
      我想跟角都相比,其实还是回到蝎和鼬那里更好一些。
      蝎和鼬带我去见了佩恩。
      佩恩对我的回归给与了热烈的欢迎(表面上的。)说我不在的时候大家都很想念我,尤其是我的孙子角都。大家一天念叨我至少三遍。吃饭的时候,衣服脏的时候,没钱的时候。为啥没钱的时候要念叨我?让我找角都要钱啊!
      然后佩恩说,他要切入正题了。
      哦,闹了半天,你说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切入正题啊?!行,领导就是领导!
      “你的任务完成情况我已经从鼬那里听说了。”
      “哦、哦~”我着实心虚。
      “恩,正事说完了。”
      你正事就一句话啊!那你之前说的那都是什么啊!!!!
      你TMD的属性是天然呆么!
      “行了,你可以回去了,希望你回去着实可以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改善。烦的我头疼。”
      其实这些才是你找我的正事吧!你把我这保姆的定位定的真是准确啊你!
      至此,我这个半吊子的间谍正式卸任,虽然,觉得寂寞了些。
      蝎迫不及待离开了,我问鼬是怎么跟佩恩汇报的。
      “除了给人家带孩子做饭还被毒打差点丧命以外,她没有收获。”
      “……”宇智波,你可以。
      “不满意你可以说带的孩子就是一尾。”
      “没,我很满意~那佩恩说什么?我一无所获佩恩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你低估佩恩看人的能力了。你要是有所获他才会惊讶。”
      你什么意思啊你!
      “可是蝎见过我爱罗,他好像没有汇报啊,为什么?”
      “撒,谁知道。”
      我瞪他。
      “不要以为我什么都知道。”
      我再瞪。
      “我帮你瞒你就该感谢我了。”
      我继续瞪。
      “眼珠子不想要了吧你。”
      “其实……我就是看看你~~”
      鼬冷哼,“与其担心这个你还不如担心你回到房间后的情况吧。”
      什么意思?!
      “我先回去看看。”
      “看完记得来找我。”鼬在我背后嘱咐。
      我知道鼬是什么意思了……我望了眼成堆的垃圾立马逃离了房间。
      “鼬~”我站在门口哼唧。
      “来了啊。”
      鼬的房间很整齐,东西也不多,并且干净的让人怀疑他有洁癖。话说鼬的房间挺大的啊,难道是他知道我的房间现在没法住人,准备收留我么?
      不,他绝对不是这种人。但是我决定厚脸皮一下。
      “鼬,你是叫我今晚住这么?”
      鼬……他……脸微红了一下。
      你脸红个什么劲!
      “你是女人么。”
      “我不是你是么?”话说为什么这么问?
      鼬在瞪我,是那种恨得咬牙切齿的瞪。
      “我,我已经在反省了!您别生气!”话说到底反省什么啊反省!
      “那边。”
      那边什么?除了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什么都没有啊?
      “什么?”
      “衣服。”
      “啊,我看见了。然后呢?”
      “愚蠢的小花。拿去洗。脏了。”
      我靠!你脏衣服叠的那么整齐干什么啊你!你脑子是进水了了么你!!!“不洗!老娘我今天还没地方住呢!”
      “你反省出什么了。”
      “……”什么呢?我进来,问是不是叫我今晚住这,然后……
      你是叫我今晚住这么?
      你是叫我今晚住这么?
      你是叫我今晚住着么?
      ……
      这句话在我脑海中循环了N+1次方后,我抱起脏衣服落荒而逃。
      竟然无意间调戏了还未成年的鼬,我想跳井。
      

  • 作者有话要说:  真不是故意的……是鼬想多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