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遇樱 ...

  •   季琛晚上确有饭局。他离开京城许久,甫一回来,几个相熟的朋友便组局替他接风。

      晚上的人比想象中多,熟面孔生面孔都有,季琛始终笑意温润,未见一丝不耐。

      京城圈子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原本季琛和傅景深一派的人,交涉甚少,但今晚机缘巧合之下,倒是结识了晏家那位小少爷,晏航。

      傅景深和季琛前年因为一块地皮产生的摩擦,只有少数人知道。恰巧,晏航便是知情人之一。

      论起来,竞标前,晏航还劝过傅景深收一收手,别把未来的大舅子得罪狠了,可没想到的是,傅景深反手便被季琛阴了一笔,晏航还跟着大骂了几句阴险小人。

      可这会子,晏航见着了本尊,其眉眼间的雅致无端给他一种熟悉又亲切的感觉,温和有礼的态度更是让晏航的看法有所改观——

      看起来,也不像阴险小人啊。
      看来是他的看法有失偏颇。

      酒过三巡,晏航自觉和季琛一见如故,拉着几个兄弟一起,约季琛去了[风弄],京城一家vip制的高级会所。
      季琛微笑,欣然应允。

      俗话说,牌品见人品,和季琛玩了几轮后,晏航越发觉得季琛是个可交之人,和傅景深那次龉龌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心中顿时起了让二人握手言和的念头。
      毕竟未来是一家人,闹得太难看不好。

      “其实这种打法,我三哥最会玩儿。”晏航观察着季琛的表情,“不如我喊我三哥过来一起?”
      季琛指节动了动,表情不变:“荣幸之至。”

      晏航当即出门给傅景深打了电话,没说季琛在,只让人过来玩。

      那头传来冷淡的嗓音:“没空。”

      “别啊。”晏航压低声音:“三哥,你不来会后悔的!我说真的!”

      傅景深:“挂了。”

      “等等!”晏航:“季琛!季琛在!三哥你驰骋牌场,让他见识见识你的厉害。”

      那头突然沉默。
      一秒,两秒。
      傅景深:“位置。”

      看来这两人的仇结得还挺深,晏航顿觉任务艰巨。
      挂了电话,他打开门重回包厢,继续打牌聊天。

      但这世上,总有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人,不知是谁开口:“晏少,最近进展如何啊?怎么还没抱得美人归?”

      晏航眉心一跳,忍住快翻到眼眶的白眼。连美人面都没见着,谈何抱得美人归!
      他摆摆手:“别提了。”

      看着晏航吃瘪的模样,好友安慰:“不是我说,这种女人就是在和你玩欲擒故纵,实际胃口大得很。”

      晏航冷冷呵斥:“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察觉出晏航的不悦,好友面色讪讪:“不是,作为兄弟,我也是劝你一句。”
      “她不是这种人。”

      争辩间,季琛撩起眼皮,笑意浅淡:“不知是哪位佳人,入了晏少的眼?”

      眼看着季琛也发问,晏航顿觉有些不自在。怎么他追个女人,全世界都知道了?

      他回答:“琛哥你刚回国,应该还没听说过,京西古街有一家叫雨霖铃的茶楼。”
      “那儿的老板娘。”晏航回忆着季樱的模样,未曾注意季琛变换的脸色,还忘我地打了个响指:“甚美。”

      半晌,季琛没有说话。

      晏航一抬眼,便对上季琛漆黑温和的眼眸。不知怎么,他被看得全身都不自在起来。

      “琛哥你别不信。”晏航道:“当时我三哥也在的。”

      季琛从喉间发出短促的笑声,眯了眯眼,似乎突然被挑起了兴趣:“傅景深说了什么?”

      晏航回忆了下。
      傅景深怎么说的来着?诶不对,他说话了吗?晏航脑子突然短路,能想起来的,只有那句“一般”,以及突然就被打碎的茶杯。

      思绪飞速运转间,晏航眸色变换,倏地,恍然大悟。

      季琛是谁?!傅景深的大舅子!大舅子面前能说别的女人漂亮吗!当然不能!

      于是晏航当机立断:“我三哥说一般。”他还冲季琛比了个眼色,强调:“非常一般。”

      瞧瞧他们三哥对令妹的钟情专一!把#傅景深好男人打在公屏上!

      “一般啊。”季琛轻轻重复一遍,突然轻轻笑了声:“很好。”

      晏航挺了挺胸:“但个人审美不同,我就觉得她,很漂亮。”

      季琛又深深看了眼晏航,笑了笑:“你们都很好。”

      晏航深藏功与名,在心中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

      季淮带着季樱去了一家私密性极好的法餐店。

      “你怎么吃得比我还少?”季樱放下刀叉,清亮的眸看着季淮清瘦的脸颊,“又廋了好多。”

      季淮眨着一双潋滟的桃花眼,挑眉道:“你哥我男明星标准体重,顶流的自我修养,懂?”

      季樱:“不懂。”她鼓起腮,有些不开心:“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

      “二哥什么时候回家啊?”季樱压低声音,垂下卷翘的眼睫:“爸爸,妈妈其实都很想你。”

      季淮脸上的笑意收敛。
      沉默良久,突然伸手故意揉季樱的脑袋,漫不经心道:“还管起你哥来了?”

      季樱连忙抚平自己的头发,气鼓鼓瞪过去:“头发被你弄乱了。”

      就知道小姑娘爱美,季淮笑得满脸痞意。
      他站起身,略过这个话题:“走了,哥带你去个好地方。”

      “去哪儿啊?”出了法餐厅,季樱重新坐上副驾。

      季淮长指竖在唇边,轻眨一下眼:“暂时保密。”

      季樱轻哼一声,不说话了。发动机油箱轰鸣,火红色跑车肆意飞驰在公路,不多时,停在一家并不高调的建筑前。
      “风弄?”季樱轻轻念出会所的名字。

      她一路跟着季淮,看着他熟门熟路地进了包厢。季淮推开门,她随之进去。

      接着,门边左右传来两声礼炮筒的响声,季樱差点低呼出声,却看到季淮笑得满脸畅意,朝包厢内其他人一抬手,重金属音乐声顷刻间响起,季淮竟是把整个音乐团队都搬来了。

      季淮拉着季樱,带着她坐到了沙发,竖起两根手指:“第二个生日礼物,顶流的现场live。”

      季樱:“?!”

      看着女孩脸上露出的惊讶,季淮抬起手肘反扣上鸭舌帽,扯着唇角,笑得吊儿郎当:“知道哥的舞台是多少粉丝的梦吗?”
      “你赚大了啊,季嘤嘤。”

      季淮选秀出身,舞台确实是他最具魅力的地方。只不过这次,是他专门为她准备的礼物。

      季樱看得目不转睛,心中泛起绵密的感动和酸涩。

      季淮每唱跳一曲就要对着话筒问:“哥帅不帅?”
      季樱美眸亮晶晶地鼓掌:“帅!”

      季淮更兴奋,一不小心喝多了酒,到后面竟然嗨到和团队的伴舞斗起舞。

      于是这场生日演出,慢慢变成了顶流季淮的个人show time。

      季樱无奈地掩唇笑。季淮的团队,男男女女人不少,都是豪爽的性子,最后不知是谁起的头,开始对着季樱唱生日歌,声音振聋发聩。
      “……”

      最终散场已至深夜。季淮无一例外——喝大了。

      季樱托腮看着靠在包厢沙发,耷拉着精致眉眼的男生,心中轻叹口气。

      “哥。”她轻拍季淮的脸,“醒醒,回家了。”

      季淮睁开半醉的眼,咧开嘴笑,“嘤嘤今天开心吗?”

      “开心。”季樱眼中盈满了笑意,重重点头:“真的很开心。”

      季淮嘿嘿傻笑两声:“开心就好。”

      季樱伸手拉起季淮,准备牵着他离开。

      季淮意识还是半清醒,怕自己的重量压着她,松开季樱的手,“哥自己能走。”

      季樱只好替季淮戴好墨镜和卫衣的帽子,“走慢点。”她又从口袋里拿手机:“我给大哥打一个电话,等大哥来接我们。”

      “别别别!”季淮顿觉灵台一片清明,连忙否决:“他要知道得骂死我。”

      他从口袋里摸自己的手机,“我给陈哥打电话,让他安排人送我们回去。”
      陈哥名陈衷,是季淮的经纪人。

      好不容易消停一晚,陈衷虽然无语,但还得来接这个祖宗,放话说一刻钟后到。

      季淮戴着鸭舌帽和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领着季樱来到陈衷说好的地点等待。

      春夜的风有些凉,季樱还穿着白天那件鹅黄色旗袍,露在外边的纤细小腿白得晃眼。季淮当即就要脱下外套,被季樱制止:“我没事,陈哥一会就来了。”

      话音刚落,季淮的手机相应地响起,陈衷高亢的嗓音传来,毫不客气:“倒霉死了,你的车被私生跟了,一时半会来不了,你自己先看着办吧。”

      季淮深吸一口气,还没说话,电话便被挂断。
      ……

      季樱瞅了瞅快要石化的季淮,“要不…我还是打电话给大哥。”

      季淮放弃了挣扎,生无可恋地闭上眼:“打吧打吧。”
      “…好。”

      电话只响了两声,很快便被那头接通。季樱和季淮对了对眼色,简单说明了情况,成功听见季琛压着怒气的低沉嗓音:“季淮,你真是好样的。”
      季淮:“。”

      面对季樱时,季琛却一秒放柔了声音:“嘤嘤等一会,我马上就到。”
      -
      窗外夜色迷离,傅景深坐于车后座,看着车外移动的景象,半晌未动。

      想起待会就得见到季琛,傅景深心间难得涌上一层淡淡的心虚——
      毕竟他的确,目的不纯。

      距离风弄越来越近,傅景深闭上眼,开始思考今后该以何种态度面对季琛。
      当然,太过殷勤,是做不到的。

      正想着,他看向窗外的目光忽地停顿,直直望向前方街边两道身影。

      女孩身着鹅黄色旗袍,长发挽在脑后,身姿窈窕,似是这黑夜里唯一一抹亮色。

      只不过——
      她的身侧站着个高挑清瘦的男人,男人穿着卫衣,全身严实地遮起。
      两人低声说着话,女孩嘴角温柔地勾起,美眸潋滟生波。

      傅景深眯了眯眼,放在腿边的修长指节曲起。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蓦然出声:“停车。”

      司机一愣,踩了刹车。

      待傅景深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后悔。因为车子已经缓缓停在路边二人身侧,透过漆黑的车窗,女孩清澈的眼眸疑惑地朝他看来。

      傅景深平静地按下车窗,女孩莹白.精致的五官也清晰地显现在眼前,“季小姐。”

      对上视线的那一瞬,季樱纤长眼睫颤动,眸中闪过讶异。
      但还是礼貌地说:“傅先生。”

      傅景深的目光从她脸颊,无声移到她身侧的男人。

      车厢昏暗,季淮看不清是谁,只警惕扫了眼这辆莫名其妙的车,将季樱拉在身后,“你谁啊。”

      傅景深眸色微冷,语调却依旧平淡:“我是谁,应该不需要和你汇报。”

      嚣张!太嚣张!
      季淮拳头都硬了,也怪他妹太美,大马路都有臭男人搭讪。
      顿时连酒精都上脑了,他一把撸起袖子,冷笑:“口气还不小,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季樱:“……”这是怎么吵起来的?

      眼看着二人的气氛剑拔弩张,她连忙拉住季淮的手,抱歉地朝傅景深点点头:“…他喝醉了。”

      女孩虽是歉疚,对身侧的男人却是完全的维护状态。
      傅景深没有一丝被安抚到的愉悦,隐在夜色中的眉眼沉了下来。

      他没再看季淮,转而问季樱:“季小姐是在等车吗?”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送你们一程。”

      妈的!好大的胆子!当着他的面钓他妹!季淮要气炸了。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一道清冽男声,虽温和,却无一丝可以商量的余地。

      “我的妹妹,我自己送。”不远处,季琛挽着西装迈步走来:“不必麻烦傅总。”
note作者有话说
第5章 遇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