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第二十三战 ...

  •   站在重生点的云想,抱着降了一级的经验栏痛哭流涕。
      他的处女死啊,没死在怪物群中,没死在PK群中,完全是死在人为的操控下啊~!!!
      为什么他不在前两次被劈后喝一下药?为什么不早点发现自己血快没了?为什么啊?!!
      “死了?”
      曼娑罗拉发来短信问。
      吐了口血,云想手指飞快的发了回去:“你说呢?”
      那边沉默了片刻,稍微酌量着又发过来一句。
      “哦…那等一会…我现在开始走……”
      一看到这句话,云想气的差点没把虚拟的输入按键给按烂了。深呼一口气,咬着牙又发了过去一句:
      “叫伊莲那小妮子给我等着,你也给我等着。O的,老子从来没这么憋屈过!!!”
      
      抱着法杖站在俊美的男人面前,伊莲小妮子看到曼娑罗拉共享的短信内容后脸色一阵发白。这是她第一次把玩家给电死,虽然那人猥琐了点,但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呃,不算是人命,不过这好歹也算是打掉了人家辛辛苦苦练起的一级经验啊!!!
      怎么办?看短信的内容说上去,面前这个脸色非常不好的男子好像也有一部分责任?!!
      非常想无视身边祈求的目光,曼娑罗拉瞄了一眼那恶人又刚发来的一条短信,头开始剧烈的疼了起来——
      “快点啊,老子在小日子酒楼里等你!!!”
      一旦云想开始骂脏话,就代表这人的恶魔模式已经开启了。一想到那张极其无赖的流氓嘴脸,疼痛欲裂的头就好像快要爆炸一样,开始用力的嗡嗡作响。
      也不知道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让他这辈子遇到了这个卑鄙无耻的人。明明是自己的错,还要算到别人头上,简直就是不可理喻。说到底谁才是正义的一方,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
      看了一眼身边眼泪都快出来的女人,曼娑罗拉考量了一下,回了条短信。
      “那小姑娘就算了,人也没想到会把你劈死。知道你要找她算账,现在都吓哭了。”
      云想这边一收到短信就吐血三升,怎么搞的他跟欺男霸女的流氓似的,还把人给吓哭了?!!想想那拥有美妙声音的人儿,内心不由一软,口气放缓了点儿:
      “那她就算了,我要求也不多,下次见面给我唱个歌就行。”
      
      流氓!真他O就一流氓!!!
      扑过来看到曼娑罗拉共享短信的护花使者立马炸了毛,拉着红了脸的伊莲就朝自己的队伍那里走去。发现没有了什么可看的热闹,狂殇那边的人也就砸吧砸吧着嘴回自己的大本营去了。啸天这里迎回了恼羞成怒的掌钱护花使者和美声小公主,也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打道回府了。
      看着一下子又恢复了空旷的平原,曼娑罗拉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个云想,注定会搅乱现在这池纷繁动荡的势力浮水。单看这贻害千年的本事,也绝对让普通人望尘莫及。
      一道冷风吹过,有些寂寞的男子飞动手指给那个祸害发了一道信息过去——
      
      “许久未下线颇感疲惫,特改明日再续任务篇章,勿要想我,再见。”
      
      短信刚到,正做好痛宰铁公鸡准备的云想一下子掰断了筷子。
      商遥兄弟推开门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附送上一张物品赔偿单子。
      彻底抓狂的扑了上去,还没够着人家的衣角,就被一脚掀倒在地上。大展身手的男人松松筋骨,对踩在脚下泪流满面的人温柔的淡笑开口:“当心我告你虐待员工哦~云老板!!!”
      如果说人品爆发后必会有一段死寂期,那倒霉到这种程度就实在有点与现实脱轨了。努力爬回了自己的小庭院,心灵严重受伤的云想躺回屋里疗伤去了。
      相比起现实中深度睡眠,游戏中的睡眠还是能起到基本休息作用的。对于职业玩家来说,在游戏中住宿可以最大限度的提高升级效率,有什么一手资讯也可以立刻通过系统公告知道。在玩家达到30级学会了另两个基本技能后,以后每升5级就会有一个可选技能出现。直到50级时,玩家可以将现有的技能组合成一套新技能用于战斗中,从而增加升级的灵活性。
      在60级时,玩家将迎来自己战斗职业的第二次晋升测验。经历这次后会变成什么样的职业名称,官网上只提示得等到玩家升到60级时才能公布。
      至于宠物系统和其他辅助系统,官方压根就没有提到详细的触发条件,只说到时候就知道了。对于这样的霸王政策,玩家不由怀疑是不是因为主脑“翔天”太过于自由,导致了官方也弄不清楚什么时候才会有系统被自动触发升级的状况出现。
      不论如何,为己而战的吸金力已经明显超过了其他游戏而位于首列了。
      小睡了一下,惦记着经验值的云想从梦中翻身坐起,两眼发呆的看向窗外。
      夕阳镀下的一层金光倾洒在了庭院里,树下依靠的男女散发着异常温馨的气息。
      猛的一瞪眼睛,回过了神的人非常迅速的扑到窗口趴下,只露出两个炯炯有神的眼睛看向外边。
      “还在想着他?”
      拥着怀中闭眼的人,商遥阴郁着双眼缓缓开了口。
      依偎在恋人温暖的怀抱中,显得极其脆弱的女子幽幽叹了口,轻声的回答:
      “如果我说不想,你也是不会相信的。其实过了这么久,我对他也只剩下那一份牵挂了。我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却从未分开过这么久。那时他毅然决然的离开,却也丝毫未顾及到这丝情分。直到现在,都不让我们知道他到底过的好不好。”
      听到女子徐徐讲述的话后,男人也不由想到了那时分别的画面。
      “不管飞燎现在变成了什么样,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的情意对他来说只是一份牵挂而已,你也知道,平淡的生活并不适合他。”
      眼前浮现出那双锐利的长眸,筱妍不由湿了双眼。那样的人谁又能留住,就连他的心在哪里,一起长大的他们也从不知道。
      “到现在你还听不到他的声音吗?”
      对于怀中的沉默,商遥伸手抚了一下恋人的长发问出口。
      “嗯,你也知道他的能力,‘完全封闭’,真是让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从男人的怀中出来,恢复了平常样子的筱妍边说话边弯下腰捡起一块石头。话音一落,抬起手就朝不远处的窗户砸去。
      不出片刻,一脸讪笑的自己老板就跑出了房外立正站好。
      天空上的夕阳依旧是比较柔美的,只是云家大院里发出的惨叫声,却更能直接触动人的心灵。
      
      整整的倒霉了一天,在夜幕降临时,孤身一人的云想总算是踏上了升级之路。
      临镜平原上的狼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需求,越打越里,渐渐靠近霜云国国境的人丝毫没发现矗立在不远处一直观察着自己的身影。
      放倒了一只猎豹,受了伤的云想刚把从腰带里拿出的血瓶灌进嘴里,就被出现在视线中身影给呛了个正着。
      郁闷的擦着嘴,抬头狠狠瞪向那边装神弄鬼的男人。
      看着黑夜中那双瞪着自己依旧闪闪发亮的黑眸,银迦.厉稍稍往前挪动了一下身体,算是打了个招呼。
      真是背了一天又遭打击,看了眼还有一刻就要过十二点的时间,云想认命的向男人那边移了过去。
      一边缓缓挪动着,一边还不死心的观察着四周,想要找出一个可以练手的怪:
      “您老知道附近有什么25级左右的怪不?”
      观察了半天后无果,云想还是选择相信了眼前这个会说话的练级狂人。
      看了眼远处被刨的面目全非的豹尸,银迦对面前停下的人回了一句:
      “那个是27级的。”
      猛的回头看向刚打完的怪物,云想不由迷茫了一下。难道自己已经到了可以越过好多级杀怪的地步?难怪经验可以升的那么快——
      刚想到这里,身后就吹过了一阵风。
      下意识拧回头,眼前出现的一幕就彻底把他给怔呆了。
      月光下一身黑色铠甲的男人骑在一匹高大健壮的黑马背上,削长的黑发飘散在风中。镀着一层银光的眸子从上而下看着他,那宛如战神一样的冰冷气息瞬间就夺去了人的七魂六魄。
      呆看着上方那双银蓝色的眼睛,一道劲风扑面而来——
      回过了神,他才发现自己已被掳到了男人的怀中,那熟悉的狂妄气息一瞬间就袭满了全身。
      觉得自己好像一碰到这人就会彻底失去本来的语言,连连扯扯到了最后,竟然连一个反抗的字也吐不出来。
      懊恼的闭上了双眼,云想对揽在自己腰上的手臂郁闷的选择了无视。
      
      这个人,分明就是他这一生的克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