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5章
      维修室内的灯哗地一下被打开,蓝绿交错的光屏立在维修室各处,整个室内豁然开朗。
      临近维修室门口的几台机甲或多或少都有损伤,严重的机甲外部机甲板出现凹陷,应沉临正在处理的机甲右臂严重损坏,现在已经完成最基础的断口重接,但接口里密布的金属神经暴露着。

      “程序台放一下。”应沉临道。

      林垚找到程序台上的按钮,按下去后程序台的故障页面直接放大呈现在虚空中。
      应沉临抬头看着空中的故障信息,快速扫了几眼判断着故障信息,随即拿着机械钳干脆利落拆掉了损坏的内部金属神经。

      季青锋的心落了一拍,不是说不拆吗!
      他抬头看到顶上坐着的年轻人拿出如拳头大的零件,对着机械臂的卡口一翻操作,听见咔嚓一声,零件接了进去。

      应沉临没有用其他的东西,他现有的工具都是从维修台上拿的,也包括零件。

      见到这一操作的时候,季青锋的脑海浮现的是质疑,一般来讲修机甲比组装机甲难,修机甲要进行故障排除,这是需要维修师精神力对受损情况进行检查。

      机甲师专修机甲驾驶,维修师专修机甲维修,程序台只是辅助判断,他们更多时候是直接用精神力去检测机甲情况,才能快速准确地找到问题点。

      可坐在机甲上的应沉临没有,他只是进了驾驶舱,下来拿了零件,就这么开始动手了。或者说从应沉临维修到现在,他就没在区域范围内感受到维修师本该调动的大量精神力,只有一丁点外放的精神力。

      这会,林垚从程序台边下来,“大锋,你发现没,他的精神力很弱。”

      “是啊。”季青锋微微皱眉,“怎么会弱到这个程度,不应该是A级精神力吗?”
      刚刚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应沉临的初级维修师证上,以为对方的精神力只是收敛了。

      人的精神力外放或者收敛是常态,高级的精神力者能控制自己的精神力。
      应沉临是个A级精神力者,这也是他们唯一放心的一个点……可是到目前为止,他们从应沉临身上感受到的压迫感很弱,弱到不及C级精神力者,就连修机甲,也感受不到其他精神力。

      “我去看看。”季青锋刚往外走了几步,忽然看到空中的故障面一下子跳掉了两个弹窗,原本数十个故障页面,在应沉临那一钳子下去之后,最上方的两个弹窗消失了。

      林垚一愣。
      季青锋眨了眨眼,“不用精神力进行维修……?这家伙是全靠故障面排除的吗?”

      应沉临动作未停,余光扫了眼剩下的故障面,手中的机械钳飞快地切断金属神经。
      程序台上的故障面停止增加了,一个个故障面固定着,随着应沉临检修的操作,外弹的故障面一个个消失。

      半小时过去,原先密密麻麻的故障面仅剩下最后两个。

      季青锋最开始激动的情绪已经下来了,见应沉临一动,急忙道:“兄弟,还缺什么工具吗?”
      “不缺了。”应沉临从机甲右臂处下来,滑落到驾驶舱位置。

      驾驶舱里狭小,精神共感触手黯淡无光。应沉临在连接右臂的金属神经处停留片刻,剪掉了最后一截报废的神经,最外边的程序台弹出新的指令。

      [编号机甲自检故障已排除,是/否继续自检?]

      “好了。”

      应沉临从驾驶舱里出来,几步从机甲处下来,“暂停自检程序,之后记得把机甲的自检设定解除。”

      林垚急急忙忙点了‘否’,响彻许久的警报终于停了下来。

      两人去检查机甲问题,应沉临给他们稍稍让开路,随意地打量着这个临时维修室。

      敞亮的维修室看得更清楚了,摆放十分杂乱,排头位置摆着两台机甲,往后都是备用机甲。

      维修室比起其他地方宽敞多了,但这点宽敞比起应沉临见过的战队基地还是差得太远。应沉临的目光扫向远处,在维修室的最后面隐约看到两个传送装置,很显然这个地方以前是机甲停放/传送区,被临时改装成了维修室。

      应沉临很快就收回视线,他放松着右手,手指张合间传来酸涩的感觉。
      他安静地站立着,眉眼间情绪不明。

      季青锋检查完机甲出来的时候,抬头就看到应沉临站在高处程序台。

      身形瘦削的男生站得笔直,腿边是行李箱。
      此时他正低垂着眼,略有不适地放松着手。

      手不舒服吗?

      “兄弟。”季青锋说。
      应沉临回过头,见到季青锋跟林垚两人已经到了他身后。

      季青锋的视线不经意停在他的手上,“这次真的谢谢你,没你的话这个警报问题我们真不知道怎么解决。”

      “你客气了,排除故障面只是小问题。”
      应沉临温和道:“其他维修师也能做到。”

      “还是要谢谢你啊!”季青锋注意到应沉临的目光,也就不再去看他的手:“忙活了这么久你也累了,我们去会议室那边说吧,林垚,去泡茶。”

      “哦!”林垚飞快地离开了维修室。

      应沉临点了点头。

      维修室的兵荒马乱总算结束,季青锋带着应沉临去了会议室。
      说是会议室,其实是跟训练室合并一起,还能见到不远处会议桌上摆着两个外卖盒子。

      这里是KID基地,与应沉临记忆中的后世KID有着明显的差别。

      后世的KID基地广阔,会议室至少是这里的三倍大。早期的KID面临很多困难,管理层跟维修师的事只是开头,后面他们会在新赛季的机甲联赛跌落低谷。

      应沉临的目光落在不远处两个机甲师的身上,他对林垚跟季青锋也是陌生的,只是他在翻阅过几年后的KID档案,记得某份加密档案中记录的几个机甲师的名字,其中就有林垚跟季青锋。

      下个赛季KID一路闯进曙光联赛八强,却在八强赛上遭遇意外。
      污染区爆发,空间磁场大乱,KID战队在那场比赛中全员失联。

      那是一场无法预料的事故,战队出事,KID一度面临解散,后来是沈星棠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咬牙挺了过来。

      林垚刚进会议室没一会又出去,似乎是有人打通讯电话过来。

      “我们老板今早临时有事去污染区了,基地里就我们两个。”季青锋在会议室的桌子后边翻翻找找,很快拿出一个智能板,“但她之前交代过如果有人过来就让他做套题。”

      应沉临停止回忆,看向季青锋递过来的那套题,“你们老板出的题?”

      “你怎么知道?”季青锋意外。

      应沉临接过题,稍顿:“在网上看过资料。”

      季青锋拍了拍他肩膀,“那你准备倒是做得很足。”
      来面试他们这种战队,还上网看资料。

      ……

      潮湿的环境,空中弥漫着一股腐臭味道。女人穿着工装,凌乱的头发被简单地系在耳后,裸露的左侧额头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她穿过混乱的区域,进入一个被蓝色空罩围绕的地方,刚进去就见到坐在里边的男人。

      “思淼。”女人喊道。

      被唤为思淼的男人全名叫江思淼,KID俱乐部的现任战略师,他戴着眼镜,略为白皙的面孔带着几分书香气。此时他的面前正摆着几个智能设备,其中一个设备亮着红灯,他问道:“会议开得怎样?”

      “不怎样,那边还在吵。”沈星棠随意地找了张椅子坐,余光瞥到江思淼面前光脑的通讯记录,“基地那边是么情况?问过了吗?”

      “我刚跟他们通讯,是基地里机甲响警报。”江思淼简单地解释基地里发生的事以及林垚多个通讯电话原因,“最后是那个来应聘的维修师帮忙解决问题,他们担心你过问,就把监控室里的视频发过来了。”

      沈星棠随着江思淼的复述,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江思淼注意到沈星棠的表情,“怎么了?”

      “只是外部修理,不涉及核心数据。”沈星棠拿着光脑在看监控视频,继续道:“幸好听他的,没暂停程序,不然等我回去,季青锋的机甲就真的要回炉重造了。”
      这是她的疏忽,她没想到之前那个维修师不靠谱到这个程度,还在机甲上设置定时自检。

      “好像没修多长时间。”江思淼:“用的都是我们基地里的工具,他没碰别的东西,只是林垚提到,这个维修师修理故障面的时候没有动用精神力。”

      没有动用精神力?
      沈星棠观看视频的目光认真了几分。

      监控视频对准着宽大的维修室,沈星棠一眼就看到亮着警报灯的机甲以及坐在机甲上年轻的维修师。维修师的注意力全在机甲上,动作干脆,对着杂乱的断口也能有条理地梳理切除损坏面。

      而后,她看到对方的右手,那是一只机械手。

      江思淼知道她在想什么,道:“林垚说,这人的右手是机械义肢。”

      “外表不是判断人的标准。”
      沈星棠紧皱的眉头在对方再次钳断东西时舒展开,这是个维修经验非常丰富的维修师,排除故障对于维修师来说是理论上的知识,一下子弹这么多故障,对于在职的维修师来说都是个棘手问题,没有实际经验的新手维修师很容易在实操时犹豫错过合适的处理时间。

      这人不会,逻辑清晰,动作利落。
      没用动用精神力,那就是全靠经验判断。
      他的能力不像他外表那么稚嫩,更像是个有着十来年经验的老手。

      忽然,江思淼的光脑震了一下。
      他回过头后道:“还有一件事——他们把你准备的那套笔试题给对方做了,答卷刚发过来。”

      沈星棠划着光脑,她没再看视频,而是打开季青锋发来的笔试题。虚拟板上的题目从头划到尾,基础理论挑不出毛病,就连她特意设置的难点也被轻而易举化解,她轻笑一声:“这个人居然在最后的实操题上给我论述武器的参数调节……”

      江思淼意外道:“照你这么说,是个真学实才的?”

      “何止,学院派可写不出这些东西。”
      沈星棠看完之后又切到简历上,打开了应沉临的资料。
      初级维修师,A级精神力,B级体质,18岁。

      江思淼见沈星棠的眉头皱起来,又问:“怎么,不满意吗?听你刚刚的说法,不是对他的感觉很好吗?”

      “满意,我现在就愿意回去把人签了。”沈星棠笑了下,把简历递给江思淼看,“我只是在想,我开那样的工资,这样有经验的维修师怎么会来应聘?”

      怎样的工资雇佣到怎样的员工,沈星棠心里有数。
      她开8000/月的薪酬,要求的条件也仅仅是维修师入门的标准。外行人看热闹,那张招聘公告,有点资历的维修师一看就知道她想招的是维修师的学徒工,而非真正的维修师。

      两人说话间,所处的空间忽然响起了一阵剧烈的警报声。
      江思淼的目光一怔,立刻看向身边的机器,“出事了。”

      “这边人手不够。”沈星棠神情一凛,“给季青锋拨通讯,坐标发给他们。”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小应同学应聘之旅还没结束哈哈哈,攻快出现啦!
    天上掉小红包,本章评论区随机掉落50个小红包~
    ——————
    感谢在2022-09-10 15:55:52~2022-09-11 03:24: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弦惊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杯肥宅水 3个;是不错吧、圈圈、燕院长的薄荷精、海拉鲁魔王林克大人哒、成熟男人朱美丽、犹苡、Erudit、秋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鼠子暴躁了怎么办 250瓶;与 186瓶;柒依梦 80瓶;咕咕咕还在吗 70瓶;活着就算成功 60瓶;53263993、壹恣 50瓶;洛小笙 40瓶;花盏浮花 37瓶;深井冰、子曰、墨鸢歌 30瓶;你猜我是谁 25瓶;祈澜 22瓶;鹤归、桔子、小枫子、纪悄悄、疯吱吱疯 20瓶;36203139、带刺的菠萝、凌寒 15瓶;羽月宸 14瓶;泯就、时情 11瓶;辞夏、抱水、吃个南瓜饼、十也弥殊、宋惊蛰、腐卡、kaito、箱子、小怪兽、是不是暗恋我、鴒翎零灵 10瓶;竹下莺、O_o、祁爻、猫猫雩爱吃鱼、白石渡、逆十字的黑猫、浅梦墨汐 5瓶;潍维惟唯、爱看书的米奇 4瓶;0-08、殉情的快乐猪、紫川、琼落、云羡秋、时洛、不是僵尸号 3瓶;冕旒、攒作者也不靠谱、56588809、风俗佛慈、戈登、懵逼的我、絮星雪、muxiyu、lori、墨爻、空白、账号与安全 2瓶;我秃了也更废了、MRY_HHW、带翼的泡泡茎、Ther、LiGr、冰烛、.●v●、肖战王一博星途顺利、昭茶冲冲冲、花心大萝卜、最讨厌狐狸精了、puzzled、盛晴、未迟惦念、兮小禾、想猫、秦慕余、日零飞灵、十四、沉木、45443286、木鸢、JOJ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