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锦鲤的正确使用方(一) ...

  •   “安安,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我是真的把你当成我的妹妹,可是你的能力太动人了,谁会不心动呢?”

      “你现在已经长大,也越来越不听我的话了,你会有新的朋友,会有相爱的恋人。你看,我总不能让你把好运再带给别人吧。”

      “真正的锦鲤,有一个就够了,安安,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我的好妹妹。”

      ……

      夏天的太阳出来的总会比冬天早一些,才七点的时间,外面已经一片阳光明媚。

      昏暗的卧室里,池安无声地睁开了眼睛,全身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汗水浸透。

      原来只是一个梦啊。看着周围熟悉的摆设,她缓缓吐出了胸中的郁气。

      她一直觉得运气这个词语,在一定意义上比玄学还不靠谱。

      但是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她,运气这种东西,真的存在。

      就例如她的亲生父亲,他的运气很好,在她五岁时,随手买了张彩票,就中了五百万。

      辛苦她的父亲了,不光把这件事情瞒得密不透风,还在领钱前,从百忙之中抽出了一段时间,去和她的母亲离了个婚。

      父母离婚后,她跟着妈妈生活。

      她的妈妈似乎运气也挺好,她想要的东西,大都会在不经意间来到她的手上,包括她喜欢且憧憬的豪门奢华生活。

      等来到陌生且豪华的新家以后,她遇到了运气好的惊人的继姐,有锦鲤之称:蒙的题永远是对的、抽奖永远是特等奖、随手帮助的人就是豪门大佬……

      本来她身边的人运气这么好,她也应该过得不错才对,可是怪就怪在这里,不管他们运气有多好,都好像不会带给她多少助益。

      她只是一个没有朋友、亲缘淡薄也没什么优点的普通人罢了。

      有的时候,她不得不感叹,人和人之间的区别,有的时候比人和狗的区别还要大,有的人随手抽一张卡就是限定SSR,有的人十连保底,只能抽出那张最没有用的SR。

      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带着落差的生活,也已经习惯了这种和绝大多数的普通人一样的运气。

      可是,这个梦给了周围的一切一个看起来很合理的解释:她身边人的运气都来源于她,她喜欢谁,对谁抱有善意,那个人的运气就会变得分外好。

      在梦里,她的姐姐徐云瑶知道了这个秘密,利用着她,一步一步地带着徐家走上了巅峰。

      让徐家从一个金市连名头都数不上的豪门,变成了顶级豪门之一。

      如果只是利用就罢了,徐云瑶怕有其他人发现这个秘密,怕自己假锦鲤的身份被戳穿,于是绞尽脑汁败坏她这个真锦鲤的名声,用尽方式赶走她身边的人,让她一个人孤苦无依,只能抓紧她这个唯一对她好的人。

      到了最后,徐云瑶得到了想要得到的一切,也已经可以不用依靠锦鲤这种虚无缥缈的名声,于是,她便没有了利用价值。

      与其让她这个不好掌控的真锦鲤去继续送给别人好运,还不如让她永远的消失。

      一场车祸,带走了她短暂且没有丝毫波澜的人生,也带走了这场算的上荒诞的梦境。

      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那为什么梦境里的场景会那么真实,她甚至能够感受到被车撞倒时的剧痛和茫然,能够感受到那时在耳边呼啸的风声。

      池安摇了摇头,坐起身按下了不远处的窗帘按钮,夏日的阳光没有一丝遮挡的洒在了卧室里,驱走了刚刚萦绕在室内的黑暗和阴霾。

      看着窗外湛蓝色的天空,她轻轻地眨了眨双眼。

      在这个算不上是家的地方,唯一拿她当亲人的,不是她的亲生母亲,而是和她根本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姐徐云瑶。

      在她高烧三十九度五的时候,是她在一直照顾她;在她被班级里的同学孤立时,也是她一直鼓励她,为她出气……

      如果她只是因为一个梦就怀疑这个对她好了十多年的人,那也太白眼狼了。

      或许是因为这个梦有的地方太过真实,所以才会让她有一瞬间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再说了,梦里的她那些罪名,什么顶撞父母、不敬兄长、觊觎姐夫、肖想不属于自己的家产……

      她承认她和继父继兄的相处比较生疏,但是后面的那几条和她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尤其是觊觎姐夫这一条。

      池安想了一下和中央空调没有什么区别的沈江霁,一脸嫌弃的摇了摇头。

      她应该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

      正在她开解自己的时候,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

      “谁?”

      “池小姐,先生说您醒了后去书房一趟,他在等您。”

      池安眼中闪过一丝错愕,随后,她扬声回复:“好的,我马上就去。”

      她和这个继父的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就好像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

      礼貌有余,但是亲近不足。

      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知道他要找她时,她才会这么震惊。

      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就来到了三楼的书房。

      “徐叔叔,您找我?”池安看着坐在书桌前即使在家里,全身上下看起来依旧一丝不苟的人,轻声开口。

      “安安。”徐远鸣抬起头,镜片反射的光挡住了他的眼神,只能听到他温和的声音,“快进来。”

      “徐叔叔,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池安顺着他的手势坐在了椅子上,上半身下意识地挺直,态度礼貌中带着些许的疏远。

      桌子上的茶杯里冒着袅袅的热气,徐远鸣端起茶杯,轻啜了一口。

      放下茶杯后,他仿佛闲聊一般地开口,声音里带着些感叹:“我记得你刚来这里时,才六岁,一转眼你就已经这么大了……”

      池安看着他镜片后带着虚伪的眼神,不知道他这是唱的哪一出。

      豪门联姻?白血病捐骨髓?

      她的脑中闪过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念头。

      徐远鸣看着神游天外的人,想着刚刚沈江霁发过来的照片,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起来。

      “安安,你知道叔叔平时工作比较忙,可能忽略了你的成长。”他松开微皱的眉头,压下心中的轻视,依旧温和地开口,“但是,自从你进入徐家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把你当成了我的女儿。”

      他是一个生意人,最会做的,就是伪装自己,不管心中怎么想,表面上都不会流露分毫。

      就比如现在,哪怕他对池安的自称是叔叔,也不妨碍他用更亲近的关系压制她。

      池安早就已经习惯了徐远鸣这个态度,也知道什么话能够当真,什么话不能当真:“谢谢叔叔。”

      看到她油盐不进的样子,徐远鸣也不着急,他淡然地拿下眼镜,露出了一双带着笑意和精明的眼睛。

      “安安,你现在应该有喜欢的人了吧?”他不慌不忙地擦了擦眼镜,即使是问这种堪称私密的问题,他的语气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你也是我的女儿,只要你有喜欢的人,叔叔一定会……”

      “徐叔叔,我还小。”池安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维持着脸上的平静。

      不管怎么说,她和他的关系,还没有好到可以肆意地讨论年少慕艾这种事情吧?

      “我还以为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只是不方便告诉我而已。”徐远鸣的声音里带着浅浅的叹息,好像在惋惜什么,“要不然,你为什么和你姐姐的男朋友走的那么近?”

      池安整个人霎时愣在了原地,不是因为这种莫须有的指责,也不是因为他话语中流露出的嘲讽,而是因为,这句话,和她在梦中某个场景听到的话,一模一样。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她张了张嘴,说出了和梦中一样的回复。

      说完后,她呆愣地看着对面的人。

      徐远鸣的动作,和梦中的一模一样,文件夹在空中划出的弧度都分毫不差。

      池安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文件,翻开后,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上面是一张她和沈江霁在一起的图片,或许是因为拍摄角度的问题,两个人看起来有一点亲密。

      “姐姐上一次说要介绍她的男朋友让我认识,我只见了沈江霁这一面。”

      她闭上眼睛,遮住了眼中的震惊。

      “我相信沈家的家教。”徐远鸣轻描淡写地把今天找她的主要目的说了出来,“但是瓜田李下,安安还是和他保持距离比较好。”

      “你的姐姐,是真的把你当成妹妹。”

      “这次的报道,被沈江霁压了下来,要是再有下次……”他撕开了慈父的面具,声音明显地冷了下来。

      他知道沈江霁不可能会喜欢池安,但是这种姐妹共同争夺一个男人的新闻,不能有,也不该有。

      他必须在一开始,就把各种可能扼杀在摇篮里,即使沈江霁喜欢池安的概率不过万分之一,他也要为他的女儿扫清这个障碍。

      池安睁开眼睛,眼神晦涩。

      徐远鸣和梦中一样,都以为这次的照片是她找人拍的,认为她眼皮子浅,只凭借一张照片就能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可是谁能想到,这一切地始作俑者,是她的好姐姐呢。

      为的就是让她的名声变得更差,为的就是让沈江霁对她心生厌恶。

      “徐叔叔。”她的声音是罕见的冷漠,“您放心,我对沈江霁这个人,没有一点兴趣。”

      那一天,他们两个人独处,只是因为沈江霁想问她徐云瑶的喜好。

      她站起身,逼着自己露出了一个明媚的微笑:“希望这位准姐夫能够像您说的那样,自觉地和我保持距离。”

      “毕竟,瓜田李下,这次要不是他单独找我,也不会被人拍下这张照片。”

      她一边说,一边走到了门口,在门口轻声地说了一句:“叔叔,您要是不喜欢我,不用伪装。”

      “多累啊。”

      徐远鸣好似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笑着开口:“安安是要出去吗?我让司机送你。”

      池安听懂了他的逐客令和威胁,她看着前方,声音平静:“那就麻烦了。”

      别墅区远离市区,要是没有司机,她也出不去。

      ……

      “池小姐,已经到市区了,您想要去哪儿?”司机看着后视镜中紧闭双眼,好像睡着了一样的人,小心地开口。

      听到他的声音,池安缓缓地睁开眼睛,眼中的茫然一闪而过,只留下一片清明。

      她看了看人来人往的街道,轻声开口:“停到这里就好。”

      下车后,她漫无目的地走在这条街上,好像从她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就没有家了。

      如果离开了徐家,她要去哪里?

      池安叹了口气,抬起头,忽然,一个庄重严肃的建筑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忽然想起了一句话:

      “有问题,找警察。”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开文啦,开文啦!!
    喜欢的小可爱们点个收藏吧~~
    本章留言有红包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