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窄小的空间里,薄片的淡金色落在盛枝郁的长睫上,像是镀了一层糖霜。

      许是因为发烧的缘故,他的眼底像沁了层溟濛雨,迟滞地凝着门锁。

      祁返的眼神蓦地沉了些许,顺着他的目光抬手,咔哒地把锁锁上。

      这点响动在安静的洗手间里尤为明显,门外很快传来一声:“小郁,是你吗?”

      盛枝郁回头瞪向祁返——他是故意被发现的!

      瞅着他动了怒,祁返悠慢地回了个笑,无声的口型:“找你的,不应吗?”

      门外的脚步声越近,盛枝郁扫过自己挽起的袖扣,下意识地抵住了门。

      他现在衣冠不整,如果被顾望舟看到,白月光的纯洁人设会崩个彻底!

      略显慌乱地调整好姿势后,他才发现祁返已经悠哉地退到隔间里侧,眯着那双狐狸眼在看他。

      “怎么这么慌?”祁返问,“你又不是在跟我偷/情,你躲什么?”

      “小郁?是你的声音吗?”

      洗手间的门不厚,顾望舟问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盛枝郁条件反射地就抬手捂住了祁返的唇。

      “闭嘴。”他咬着牙警告。

      这种场合应什么都不是好选择,盛枝郁打算装作陌生人,等顾望舟自己走。

      可谁知道跟前的人丝毫不老实,抬指扣住了盛枝郁捂他的手,划过他的手臂下侧。

      生病的时候,本就对这样的触碰格外敏感,盛枝郁的眼睫无法控制地颤了一下,眼尾处蓦地烧了起来。

      他压低嗓音:“你就非得给我添乱?”

      然而祁返被他捂着,不能说话,只是摇摇头,旋即又点了点他的手臂。

      太痒了,盛枝郁到底是忍不住松开了手。

      “不,我只是提醒你……”

      “小郁,你的外套还在外面,是你吧?你身体很不舒服吗?”

      祁返和顾望舟的声音一起响了起来,前者适时地止住,然后挑了挑眉。

      他想说的,就是这个。

      盛枝郁嘴唇微抿,护住了自己的手臂,低声道:“嗯,好像有点发烧。”

      听见他的声音,顾望舟微松了一口气,但旋即又担心了起来:“果然是这样,我刚刚碰你的手就感觉特别烫。”

      盛枝郁很敬业地代入人设,温声细语地跟顾望舟说这话,想让他放下心来然后早点滚蛋。

      可他在绞尽自己隐隐作痛的脑袋在想理由的时候,却又听见祁返压着声音:“我碰你一下就要炸毛,他顺着你的手摸你都没反应……挺敬业的。”

      盛枝郁一怔,视线回扫时,才发现祁返不知什么时候贴到了跟前。

      若不是有身后这扇薄薄的门板,他真的像片被夹着的夹心面包片。

      距离太近,近得他没办法调用病恹恹的脑子去对付主角攻,他只能再次抬手去捂祁返的嘴。

      但这次没捂到,因为祁返捉住了他的手腕。

      而让盛枝郁语言系统彻底宕机的,是这人之后的动作。

      祁返垂着眼,薄薄的呼吸几乎沁到他的皮肤里,停留秒余后,撩出零星的笑意:“霞多丽的味道……你手上的香槟好像没洗干净?”

      “……你是狗吗?”盛枝郁瞪他。

      偏偏这句话却让顾望舟听见了:“什么?”

      “没。”盛枝郁当即道,“阿舟你不用担心,我就换个衣服……你的朋友还在等你吧,你先回去。”

      他这明显冷落下来的语气让顾望舟察觉到了端倪,但他以为是那个服务生的反应让白月光多了心,全然没想到这个隔间里还藏着他的好友。

      顾望舟轻咳一声,低道:“他们哪有你重要。”

      话虽然委婉,但对一向自傲的主角攻来说已然算是表白。

      祁返眼尾幅度极小地拢了一下,眼底轻浮的情绪退了大半,背着光的瞳色莫名很沉。

      他的指肚沿着盛枝郁的尺骨摩挲,大少爷保养得当的手没有丝毫粗糙的地方,且细且长,落到那个隐晦的牙印的时候,停了下来。

      然后,压了压。

      这个动作像个开关,盛枝郁瞬间又捕捉到另一帧记忆碎片……

      是关于这个印子怎么诞生的。

      他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心跳怦乱了一瞬,想反抗时,却被祁返抬眼捉住了视线。

      “你的职业素养呢?”他的声音轻得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语调暧昧,内容严肃,“主角向你表白,你就这么晾着,白白放着好感度不收?”

      他是来搅乱我的任务的。

      他是来干扰我的。

      他是故意的!

      盛枝郁一把反扣住了祁返的手,滚烫的手心紧紧烙住了他的动作,声音却轻柔:“阿舟,谢谢。”

      尾音还在抖,听着惹人怜悯。

      听得顾望舟在门外一阵心猿意马,连忙道:“没关系,你先换,我等你出来。”

      然而隔间里,盛枝郁却被祁返挠了挠手心。

      “做得不错,不愧是业绩王牌。”

      “……”

      要不是主角攻在门外赖着不走,盛枝郁真的会把狗血虐文变成血腥悬疑文。

      盛枝郁抬手拽开了他的外套,平息好情绪后,指尖勾住了祁返里面那件宝蓝色的高领毛衣:“这件,脱了。”

      祁返有些意外地挑了下眉,低头看着他的动作,低淡地笑:“不好吧?顾望舟还在外面。”

      “你不脱,”盛枝郁停顿了许久,才咬牙说出一个连他自己都没把握的威胁,“我就拽着你一起出去。”

      他的动作看着虽然很凶,但实际上没落多大力道。

      祁返端详了片刻,明白了他的意图。

      ——既然说了是在换衣服,又必须得出圈面对主角攻,那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抢一件现成的衣服。

      只不过,祁返不吃这套威胁。

      “小郁,你是不是在白月光组太顺风顺水了,所以不知道……你说的对我来说压根算不上威胁?”

      他过于镇静,盛枝郁有一瞬踏空的感觉。

      即便不想承认,但拽祁返出门这种“同归于尽”式崩人设,其实是一个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招式。

      “我拿的是渣男剧本,和谁睡,睡多少个……崩不了我的人设。”

      他破有耐心地点破盛枝郁:“但你这么自爆,最差的结果是当场被判任务失败。”

      盛枝郁脸色一冷。

      那星点后悔才冒了出来,跟前的阴影却一步撤远。

      “不过,帮你也不是不行。”祁返慢慢朝他伸出手,“我的袖扣呢?”

      盛枝郁:“……”

      祁返看着他越发霜冻的脸,意外道:“你不会丢了吧?”

      是想丢的。

      没找到机会而已。

      在盛枝郁的认知中,这枚袖扣就相当于昨天晚上的荒唐证据。

      现在把袖扣摊给祁返,就相当于让祁返复看他留下的咬痕吻痕。

      他张嘴想说丢了,可是一想到自己入职至今的漂亮业绩,又一个字都憋不出来。

      良久,盛枝郁闭了闭眼,像是把自己这辈子的忍耐都挤在这里。

      然后他从口袋里摸了一把,拍上祁返的手心。

      珍珠袖扣,完好无损。

      放下后,盛枝郁咬着下唇别过脸,等着祁返再拿他开涮。

      然而祁返只是拿在手里看了一眼:“还在就行,毕竟这枚袖扣我挺喜欢的。”

      语毕,袖扣又重新放到盛枝郁面前:“你保管到任务结束,出副本后还给我。”

      做好准备感受耻辱的盛枝郁:……?

      微冷的袖扣被放回手里,盛枝郁后知后觉地抬头时,一件占有余温的外套已经落到他的头上。

      视野黑了大半,他费劲地把外套拽下来的时候,另一件更热的东西又盖到他脸上。

      盛枝郁刚有点毛,那件外套又被拿了回去。

      手上这件,居然就是他要的宝蓝色高领毛衣。

      祁返……就这么给他了?

      盛枝郁满脸莫名地回头,祁返已经重新穿上了那件黑色大衣。

      ……只不过盛枝郁想不明白他是怎么一瞬间把自己往木乃伊裹的,连腰上那根装饰用的腰带都束紧了。

      这人的身材比例还真好,窄腰长腿,一收就显了个彻底。

      祁返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不穿?”

      袖扣的事情都承认了,怎么可能不穿?

      盛枝郁把视线从他的腰带上收了回去,他沾湿的外套已经落在外面,身上就这件内衬。

      宝蓝色的毛衣暖烘烘的,还带一点淡香,盛枝郁咬牙屏气,才穿在了身上。

      祁返不知什么时候退到隔间的角落,视线淡淡地看着盛枝郁的后颈。

      虽然他皮肤白这件事他昨天晚上就清楚,但眼下被这蓝色一衬,像块白得发光的羊脂玉。

      ……甚至连那些的痕迹也跟着色艳。

      盛枝郁已经好久没有那么慌乱地穿衣服了,套上毛衣之后就往身后扫了一眼。

      祁返双手抱胸:“防贼呢?”

      盛枝郁:“你要这么想也行。”

      话落,他懒得再打嘴仗,推门而出。

      顾望舟正在门口看着表,神情有些许阴沉,但听见动静的时候敛得很快。

      “小郁……”他刚想笑,看到那抹蓝的时候又怔了。

      盛枝郁心头微紧,有些慌张地抬手挡了一下:“怎么了?”

      顾望舟怔怔地看着他。

      在记忆里,白月光的衣着向来是岁月静好的浅色系,宝蓝虽然不算多明媚,但乍地出现在这人身上,就有种非常奇妙的化学反应。

      固在过去的那个人像突然被上了另一种颜色,剥离了记忆那层灰扑扑的残影。

      良久,他挽出笑意:“没,只是觉得这个颜色好适合你。”

      盛枝郁略作一愣,随后轻垂下眼。

      正欲将那句含羞带怯的“谢谢”说出口,他却猛地一顿。

      在顾望舟所看不到的身后,隔间的门缝里,祁返正倚在墙边。

      一边叼着早上剩下的半支烟,一边淡淡地看着他。
note作者有话说
第5章 第 5 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