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绝世神功 ...

  •   
      这时代收了徒弟,纵无拜师礼,多少也得知会其父母一声。总不好突然就把燕国质子的嫡子,莫名其妙给拐走了。
      浩然把正要跪下磕头的姬丹拉起身,想了想,笑道;“先回去与你父禀报一声。”
      姬丹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忙摆手道:“不用了,师父。”
      浩然蹙眉道:“什么叫不用了?!”
      
      院内众人一齐朝浩然望来,姬丹心下忐忑,不料浩然平素懒懒散散,较真时竟也是颇有为人师表的威严。
      赵政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浩然一见之下,便猜到其中端倪,温言道:“无妨,我与你同去就是。”
      
      姬丹像是十分不情愿,领着浩然出了秦使馆,长街走不到几步,便是燕使馆,依次韩,魏,齐,街头更有周天子公驿设立。
      燕国国力渐衰,其使馆亦是破旧,不经修缮,与平民百姓住所无异。姬丹一路进了院,下人俱不予理会。公子归馆也无人来迎,只有几名收拾打扫的妇人,拿眼不住打量其身后的浩然。
      踏入燕使馆的一刻,浩然便后悔了。
      该尊重这孩子的意见才是,他虽猜到姬丹之父不是善辈,却无论如何想不到,燕太子丹之父,日后接掌燕国政权的燕王姬喜,竟是如此一名酗酒暴戾之徒。
      姬丹沉吟片刻,上前去,声音微微发抖,道:“父亲。”
      姬喜喝得酩酊大醉,倒在榻上,手提陶壶,不知是醉是醒。
      姬丹又道:“父亲,孩儿拜了一名师父,他想……”
      浩然哭笑不得,为避免这父子尴尬,转身出了门外,站在院中等候。姬喜醒了些许,把手里陶壶晃了晃,发出液体的响声。
      姬丹之声从厅内传来:“父亲……”
      姬喜终于醒转,勃然大怒道:“小畜生!又有何事!滚!”
      浩然还未反应过来出了何事,姬丹大叫一声,厅内传出陶壶碎裂的砰响,浩然匆匆要进厅,却与姬丹撞了个满怀。
      姬丹满头是血,瓷片,酒,鲜血混在一处,浩然深吸了一口气,又听厅中姬喜兀自骂骂咧咧,只得半抱着姬丹出了门。
      
      秦使馆,内院。
      
      浩然拣去姬丹额上瓷片,把手按在他鲜血直流,且已爆裂的眼角旁,低声道:“你娘呢?”
      姬丹漠然答道:“被他扼死了。”
      浩然点了点头,手掌抚过姬丹额角,鲜血止住,短短数息时间,伤口已尽数愈合,留下浅浅一道红印,再过片刻,红印也褪去,姬丹欣喜道:“师父!”
      浩然叹了口气,道:“这没什么,以后便教你,磕头罢。”
      
      赵政手上提着一根草绳,见到浩然随手一摸,姬丹头上创伤便已痊愈,不禁登时动容,眼望长身而立的浩然,及跪在地上恭敬行拜师大礼的姬丹,心内隐约有点后悔了。
      轩辕子辛沉声道:“看什么?继续做你的事。”
      赵政无可奈何,只得把手上草绳往上抛去,吊在树枝上,姬丹磕完头起身,好奇道:“系绳做甚?”
      
      浩然莞尔答道:“练绝世神功。”
      “什么绝世神功要用绳练?”
      “轩辕一族秘法——自挂东南枝。”
      
      “……”
      
      自挂东南枝之意,赵政不懂,子辛却是懂的,赵政见子辛忍不住大笑,料想也不是什么好话。旋对浩然怒目而视。
      少顷轩辕子辛让赵政双手撑地倒立,两足挂于绳上练功,便径走到一旁去睡午觉,不再管这便宜徒弟了。
      反而是浩然与姬丹二人对坐于门廊前,浩然有模有样地传授起了筋脉,内家道法等知识。
      
      “体内筋脉循环是为大周天,任督二脉是为小周天……”
      “不懂。”
      
      “此乃大周天。”
      “懂了。”姬丹欣然道。
      浩然握着姬丹一手,道家真气于姬丹手臂处左冲右突,循他筋脉不住上移。
      姬丹笑道:“这就是气?”
      浩然点头道:“这是师父的真气,非你的真气,沿你身上行走的路途,便是筋脉。气为血表,血为气理,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淤。”
      姬丹似懂非懂,点了点头,轩辕子辛在一旁笑道:“修内气若无强横体质之依,易有走火入魔之险。”
      浩然点了点头,道:“外功还是得补练的。”
      自挂东南枝的赵政,在一旁听了心里才好过些许,原来自己是先练外功来着。
      
      如此每日,赵政除了倒立,便是挥剑,一天依子辛吩咐,挥足整整七百下,累得几乎倒地不起。
      姬丹却在浩然指引下先修道家内功,不日便略窥门径,赵政练功之际,只不住偷看这师徒二人,时不时趁子辛走开,便出言嘲讽,每天光做着能练出什么来?
      然而又过几天,赵政的肠子彻底悔青了。
      “站站站……站不稳。”
      “别怕,学这个就像学自行车,要把住平衡……平衡,真气不可乱……”
      “师父……自行车是什么……啊啊啊!师父!”
      这天浩然扶着摇摇晃晃的姬丹腰部,姬丹尚且两手挥舞,站在一柄木剑上,竭力稳定身形。
      木剑悬空!离地三尺!!
      
      “……%$#@%”赵政直了眼睛。
      子辛睡完午觉起身,亦被吓了一跳,道:“你……浩然,你这就教他御剑了?!”
      浩然笑道:“练着玩么,此刻我真气为他撑着,否则单凭他也无法御剑。”
      子辛道:“你放手看看?”
      浩然松了双手,姬丹咬牙死撑,不到一息间便摔了下来,满头是汗,显是依靠自己,只能撑短短几秒。
      子辛点了点头,道:“不错。”
      浩然拉起姬丹,让他歇下,姬丹显是脱力,道:“我能……以后能练成师父这真气?”
      浩然笑道:“可以,你修的是混元真气,道家三清之始,天地混元一气浩荡,只要勤练,体内已有气种,再过几年,要御剑飞天,已是不难。”
      赵政结结巴巴道:“他……姬丹能飞天?”
      
      浩然一方面是打算让姬丹尝点甜头,吸引其学习兴趣;另一方面亦是有点好胜之意,与子辛相视一眼,会心笑道:“嗯,能飞天。”
      赵政如掉入无底深渊,看着子辛,道:“那,师父,我学了,能做什么?师父也教教我这劳什子真气?”
      子辛摇了摇头,尴尬无比道:“师父……不会这劳什子真气。”
      浩然捧腹大笑,躲到一旁,赵政已是彻底崩溃了。
      
      虫鸣于野,月上中天。
      二人并肩躺在榻上,小声说着话,月光从院里照入,洒在薄薄的一层被上。
      浩然低声道:“赵政对此有何高见?”
      轩辕子辛莞尔答道:“罗罗嗦嗦,不住念叨,说墨圣亦会御剑,孔圣亦能使天地变色……孙武亦能使破空龙戟……御剑无用,利弩一射就死,飞在天上,白白当了靶子……不在乎。”
      浩然扑哧一笑,道:“不在乎?连着几天不来学武,自己不来,亦不许姬丹来……”
      子辛低声笑道:“八成是缠着姬丹,让他教那劳什子真气去了。”
      子辛翻了个身,侧对着浩然,仔细端详他清秀的眉眼。
      浩然拉过子辛有力的臂膀,枕在颈下,深深呼吸他身上健壮,醉人的男子气息,道:“嬴政灭六国,天下一统,焚书坑儒,感觉像个偏执狂,能尽力磨灭他的狂性,让他少杀点人……也是好的。”
      二人自然而然地抱在一处,子辛搂着浩然,在他耳畔低声道:“你对那小子有成见?”
      浩然想了想,道:“没有,我只是不希望……他成长为一个暴戾、偏执的人。我不太喜欢暴君。”旋又笑了起来,道:“你除外。”
      子辛莞尔道:“孤是昏君,不是暴君……”
      浩然心中一动,正要再说时,忽察觉到了异常之事。
      
      乌云蔽月,四周一片漆黑,静谧中,“嗒”的一响从遥远之处穿来,又听极轻的闷哼声。
      浩然蹙眉道:“怎么了?”
      他起身,走到门前,道:“方才是你徒弟的声音。”
      子辛懒懒道:“睡罢,管他那许多。”
      浩然忿道:“这什么师父,徒弟也不管了,起来!”
      子辛无可奈何,望了浩然一眼,道:“又要去多管闲事?”
      
      那一声闷哼,察觉到的人不仅仅只有浩然。
      姬丹把门推开一条缝,在夜间房屋阴影的掩护下,轻手轻脚地闪过长街,朝秦使馆后门处摸去。
      “师……”
      浩然忙竖起一根手指,示意姬丹噤声,目中流露出赞许的神色,又指了指门外的一棵大树,示意姬丹躲到树后。
      浩然单膝跪在后院围墙的高处,少顷,乌云过去,一轮银盘再现。
      他比姬丹出现得更早,也更仓促,赤着脚,外衣亦顾不上披,只穿一身薄薄的白色内衣,短裤,单衣雪白,短发乌黑,皮肤如雪,在月光照耀下,更显洁净出尘。
      “师父,是赵政……”
      浩然蹙眉,点了点头,示意姬丹不可出来,反手抡起负于背后带鞘的一把大剑。白衣剑客,古木神剑荡出了一个弧度,在月光下形成优美至极的剪影。
      
      姬丹的嘴崇拜地张成了“欧”字型。
      浩然挠了挠大腿,顺手拍死腿上的一只蚊子,声音清脆响亮。
      
      后门处刺客敏锐地察觉到了异常,探出一人,全身漆黑夜行劲装,警觉地察看周遭异常。
      浩然把手中大剑连剑带鞘,轻轻朝那人凌空虚划,姬丹登时深深吸了口气。
      那放风的刺客还未说出半句话,脑袋已无声无息地离了身躯,朝前摔倒,发出“扑”的一声。
      鲜血狂喷,瞬间染红了院墙。
      
      浩然转头,制止姬丹到了嘴边的一声尖叫。姬丹难以控制自己,恐惧地颤抖,这尚且是他第一次见到有人亲手杀人!
      浩然脸上不露丝毫表情,静静观察后门,许久后,轩辕剑像是十分不满,嘘声道:“回去睡觉,这时间蚊子多得很!”
      浩然低声笑道:“先办正事,待会躺平了随便你折腾就是……”
      轩辕剑这才满意道:“记得就好。”接着不再吭声。
      姬丹只疑惑无比,不知浩然在和谁说话,少顷又有一人与其同伴,抬着麻包,背对院门出来,左右探望,被门外尸体绊了一跤,还未明何事时,浩然又是凌空轻轻一剑挥去。
      那人亦被砍成两截!
      
      轩辕剑低声道:“留活口。”
      浩然答道:“知道。”
      
      麻包摔在地上,赵政像是被摔醒了,在袋内不断挣扎,最后一名刺客弃了麻袋,见两名同伴皆不知何时丧了命,只吓得慌忙逃窜,没命地沿着院墙奔了出来!
      浩然觑准其奔跑路线,一剑挥去,鲜血四溅,那刺客于奔跑中,一脚被卸了下来,发出一声痛苦的爆喝,扑向那大树后,死死抓住了姬丹!
      那声呐喊已惊醒了秦使馆内住人,数房间中俱亮起了灯。
      姬丹慌忙大叫:“师父救命——!”
      浩然斥道:“你笨了!”
      
      浩然敏捷至极地翻身一个纵跃,攀着树干一脚踹飞了那刺客,拉起姬丹,一手按在其肩上,混元真气渡去,令姬丹心神定了些许。
      浩然哭笑不得道:“这时间怎可喊师父?!”
      本打算砍完人就跑,姬丹却喊了出来,浩然无计,只得拉着姬丹,站在树下,那时间秦使馆中人发现赵政失踪,早已惊慌失措地点着火把奔了出来。
      吕不韦匆匆奔出,赵姬紧跟其后,尖叫一声,颤抖着去解那麻袋,吕不韦头发散乱,见了满地尸体,又望向浩然,疑道:“钟先生与姬丹……怎会在此处?”
      
      吕不韦与异人身高相似,此刻又披头散发,浩然不察,只以为与赵姬一同出来的是异人,笑答道:“方才不知何人掳了令郎……”
      吕不韦登时变了脸色,颤声道:“浩然?我是不韦。”
      浩然心头一凛,吕不韦与赵姬怎会在一处?异人这时候去了哪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