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重回咸阳 ...

  •   
      一叶扁舟顺着黄河逆流而上,浩然抱膝静静坐在船中央。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的滔天黄水如同泥浆滚滚,一眼望不到尽头。黄河两岸,是墨家制造的机关水车,在缓慢挖掘河畔泥沙。
      巨大的木制怪物浸了一大半在水里,以水力驱动,用坚硬的木臂挖开淤泥,把它们缓缓移到岸旁,堆起,筑高。
      “他们在做什么?”浩然问道。
      白起答道:“拓宽河床,以免夏季黄河改道,洪水泛滥。”
      浩然点了点头,又道:“回到咸阳后,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白起嗤道:“懒得管他们,嬴稷那狗娘生的……”
      浩然扑一声笑了起来,道:“你好歹也得顾着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哪有前朝武将一开口就称王上为狗娘养的……”
      白起懒懒道:“他什么时候死的?现是谁的天下了?”
      浩然把秦昭王薨了后,孝文王,庄襄王继位之事告知,又道:“在那密室里一呆就是三年,这次回去,该是异人的儿子继位了。”
      见白起不明,浩然又解释道:“异人……嗯,我想他快死了,他的儿子是子辛徒儿,将会……”
      白起道:“我知你是从后世来的,说便是,我亦是半个出世之人,泄点天机予我亦无妨。”
      浩然抬头,见晴空朗日,微有诧异道:“你怎知我是从后世来的?”
      白起道:“你友人与伏羲琴相持不下时,二人对答我都听到了。”
      浩然蹙眉道:“他们说了什么?”
      他解下轩辕剑拍了拍,子辛显是在沉睡中,并不作答。
      白起道:“我且问你,你从后世来,秦如何了?”
      浩然笑答道:“早就亡了。”
      白起又问:“后世史书可记了我?”
      浩然答道:“记了你,你是传奇之人,有人称你为战神,亦有人称你为‘人屠’,武安君白起,你也是秦王室?”
      白起颔首道:“嬴稷是我同父异母的兄弟,大秦最终得了天下?嬴家坐了多少年江山?”
      浩然细细思量,从嬴政灭六国,天下一统后,直至项羽刘邦争战的年头,答道:“若从六国全灭算,公元前221年王翦灭齐,到公元前207年巨鹿之战……一共是十四年。”
      白起失声道:“只得了十四年天下?!”
      浩然笑道:“是。”
      白起难以置信地低头思索,一时间不再发问。
      浩然又饶有趣味道:“秦灭了以后,东汉有个人叫贾谊,写了篇《过秦论》,我是背不下来了,待子辛休养好后,请他抄出来给你看看,你便知为何了。”
      “江山易改,不管是何人持政,亦没有千秋万代的说法。”浩然安慰道。
      白起点了点头,从此刻起保持了沉默,小船一路沿着黄河拐进支流,从泾水取道前往咸阳。
      
      咸阳比起三年前浩然离开时竟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异人当政,采纳了吕不韦关于盐、铁的改革建议,又大力发展经济,开拓咸阳与邯郸,太行山东脉的商路,并减免关税。短短数年,秦与中原各国竟是铺开了经贸网,此时的咸阳已非昔日可比,到处商人来往,大街小巷繁荣无比,尽是一片国泰民安之景。
      
      白起淡淡道:“治国之道有方。”
      浩然唏嘘道:“吕不韦虽是个奸商,但缺了他还是不行。”
      “司墨回来了——!”
      “报——司墨回朝!”
      临近咸阳宫,早已有卫士仓皇前去回报,浩然也不客气,大大咧咧便进了宫内,道:“大王呢?”
      侍卫仓皇奔出,前去通报,浩然上次不告而别,三年后再度出现,显是一个极震撼的消息,当即便有人匆忙说:“先去回相国!”
      白起听在耳内,道:“相国是谁?”
      浩然莞尔答道:“就是把国家整治得井井有条的那名奸商。”
      浩然微一沉吟,便知吕不韦十分顾忌他,不知暗地里又有何手段,索性也不待异人来传,便过了午门,朝九阳殿行去。
      异人正坐于金案后,与群臣议事,浩然随手扣指一弹,殿前金锣“当”的一声自响,震耳欲聋。
      “臣回来了,三年前不告而别,如今特来向大王领罪。”
      浩然清朗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登时朝野群臣竞相耸动!
      异人放下手头竹简,笑道:“钟司墨忙完事了?”
      说话间浩然已领着白起,缓步进了九阳殿,众臣俱是吸了口气。
      浩然温言道:“先前说走就走,浩然真是罪该万死了。”
      异人仔细端详浩然,倒也不甚生气,只笑道:“子辛呢?”
      群臣知浩然与异人在邯郸交好,异人顾念旧情,当不会把浩然真的治罪,然而这从前的门客,如今的臣子却着实也太嚣张了些。
      浩然道:“子辛略抱小恙,已自行前去休息了。”
      吕不韦声若洪钟,笑道:“你一去三年,没人给大王磨墨了,回来便好。否则真要治你之罪。”
      吕不韦的额头上肿得老高,像是被人打过,浩然心下疑惑,吕不韦被谁打了?秦国有谁敢打他?
      
      想不通,浩然只得让出身后白起,又道:“臣为大王寻来一人。”
      白起神情十分冷漠,那武将之列中,有名老将一见白起,便抽了口冷气,道:“武安君?!”
      白起朝那出声之人点头致礼,道:“王……”
      浩然使了个眼色阻住白起话头,朗声道:“这位白先生乃是武安君白起后人,臣两年前于首阳山寻得他,请他归国,助大王平定天下。”
      前朝老臣死的死,辞官的辞官,王龁却是认得此人的,武安君当年坑杀四十万赵兵,天地为之色变,回国后更当廷顶撞秦昭王,一怒拂袖离去,此人脾气极其古怪,嗜血好战,王龁对其印象极是深刻,如何认不出白起?
      然而一别近三十年,白起为何还保持着年轻时的容貌?!
      王龁还要再说点什么,异人却已笑道:“既是武安君后人,封地归还,待孤来日加官便是。”
      浩然点了点头,道:“这便正好。”旋也不顾群臣震惊眼神,上前取来墨盘,径站在金案前与异人担起了磨墨之职。
      
      这司墨恩宠无以复加,令秦国众臣震撼已极,不仅臣子们想不明白,就连浩然亦觉其中有蹊跷。
      异人为何对自己回来浑然不觉惊诧?更仿佛早就得知一般。
      浩然本已作好了舌战群臣的准备,然而异人的厚待却压下了满朝文武疑惑的目光,也不多问浩然在这三年前去了何处。
      
      是夜,月上中天。
      
      浩然把轩辕剑放在榻上,忽听走廊中有脚步声传来,便推门出去,险些与嬴政撞了个满怀。
      浩然再见嬴政,多少还是有点亲切感,道:“政儿,你长高了不少。”
      嬴政不悦道:“你还知道回来?我师父呢?!”
      浩然笑道:“生病了,在休养,见不得客。”
      嬴政推门道:“我看看。”旋被浩然一手搭在门框上阻住。
      嬴政怒道:“钟司墨,我是储君!你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浩然漫不经心道:“政儿,休要胡闹,你就算当了王,在我面前,不过也就是子辛的小徒弟。”
      嬴政一张脸涨得通红,像是怒了,却又无论如何不敢推开浩然,进房内看子辛一眼。
      浩然籍月光仔细端详嬴政,只见三年一别,嬴政长高了不少,几乎快与自己平齐,不再是那名十来岁的小少年了。
      嬴政眉目间的稚气也已消褪,成为一股说不出的戾气,然而那戾气一现即逝,只是瞬间,又恢复了一名半大男人的稳重神色。
      “请太傅好好修养。”嬴政与浩然对视一眼,心不在焉道。
      浩然笑道:“再过几年,你说不定比我高了。”
      嬴政不答,退了一步,整了太子袍服,正要转身离去,浩然又问道:“我走的这段时间,房间谁给我收拾的?”
      嬴政生硬地答道:“姬丹。”
      浩然笑着点了点头,道:“你二人明天早上过来听书。”
      嬴政道:“母后明日要见你,下午罢。”
      浩然莞尔道:“储君当得似模似样了,现在都改称父王母后了?”
      嬴政脸上微红,啐了声,又有点不自然地看着浩然,许久后道:“你为何……你还与三年前离宫那时一个样?”
      浩然会心一笑道:“我是神仙,神仙是永远不会老的。”
      嬴政又道:“师父也是神仙?”
      浩然点了点头,道:“你回去,明天下午带姬丹过来听书,我有几件事与你分说。”
      嬴政正要转身,浩然又吩咐道:“隔壁殿里住着一人,你须唤他为白先生,好生笼络着,来日你要灭六国,一统天下,此人必不可少,可成你极大的助力。”
      嬴政脚步稍缓,道:“不稀罕,我有王翦,蒙恬。”
      浩然道:“他伸出一个手指头,就能把王翦给戳死了,你信不?”
      嬴政低声骂了句什么,脚步不停,去得远了,浩然这才笑着回房。
      
      浩然叹了口气,坐到床边,解了腰带,除去外袍。
      子辛全身赤裸,躺在床上,微微一动,睁开了双眼。
      “你不该告诉他长生之事。”子辛恢复人形后,仍是十分疲惫,略转过头,端详自己的爱人。
      月光从窗外照入,洒在浩然赤条条的身体上。
      他的皮肤白皙,且全无伤疤,干净的脖颈,肩膀,及微有点肌肉的小腹完美无可挑剔。
      修仙之人的身体更有一股灵气,浩然关心地问道:“好点了么?”
      子辛吁了口气,出气滚烫,道:“好了不少,先前连话都说不出。”
      浩然俯身上床,抱住了子辛。
      浩然低声笑道:“他迟早也要去寻那修仙之诀,你也瞒不住……”
      子辛反身搂着浩然,满额是汗,宽厚双唇发烫,在他脸上吻了吻。
      浩然微有不悦,蹙眉道:“哎,昏君,在给你疗伤,胡思乱想什么。”
      子辛笑了起来,道:“这不是阳阳双修?”
      浩然正提劲运那混元真气,一听这话险些笑岔了气。怒道:“认真点!”
      子辛讪讪仰躺在榻上,浩然又好气,又好笑,分开他的双手手臂。俯在子辛身上。
      彼此十指交扣,握紧于一处,眉心,胸口,小腹下丹田互贴。浩然一身真气流转,赤裸的躯体上泛起淡淡的白光。混元之气源源不绝输入子辛体内。
      子辛过了一会,翘起唇,亲了亲浩然的嘴。
      “奸臣,你心术不正,当心走火入魔……”子辛低声调侃道。
      “……”
      浩然满脸通红,只不予置答。
      
      “你……”
      子辛笑着翻了个身,道:“孤有力气了。”
      浩然道:“不行,你此刻体力未全复。”他要勉力推开子辛,却被紧紧抱着,正要挣扎时,却被子辛抵着。
      
      翌日:
      
      浩然头疼欲裂,从榻上爬起来好几次,只觉后庭胀痛,再看榻上,抱了一夜的,赤身裸体的子辛又恢复了剑形。
      金色的轩辕剑静静躺在榻上。
      浩然斥道:“说了不能太耗力……”
      轩辕剑笑答道:“那事无碍,体力与真气本不是……”
      浩然哭笑不得道:“罢罢罢,你休养着。”便拾起衣服穿上。
      轩辕剑问道:“去何处?”
      浩然答道:“见异人老婆,中午就回。”
      浩然穿好衣服,沿着长廊匆匆走了。
      
      来到朱姬所住正殿,异人显是上早朝,殿内冷冷清清,廊下站着一女子,一身长袍凤霞,正仰头,把纤纤玉指伸进檐下挂的鸟笼,逗着鸟儿玩。
      浩然这才想起自己也该跟着去上早朝,然而王后宣见,这算公差?不管了。
      他看了一会,那女子转过身来,正是朱姬。
      朱姬道:“都下去罢。”
      四周侍婢便都退了。
      浩然只觉朱姬才说了四个字,语气便说不出的熟悉,然而一时半会,却又想不起是谁。只得躬身道:“浩然回来了。”
      朱姬淡淡道:“你可算回来了,我这都等好几天了呢。”
      “……”
      浩然瞬间五雷轰顶,眼前发黑,一时找不着北。
      
      朱姬笑着展了那身凤服,道:“咋样?还成吧?”
      浩然说不出半个字,自寻一根柱子抱着,支起体重,呼哧呼哧一通急喘,道:“我……你……你……”
      朱姬蹙眉道:“哎,怎这么奇怪呢啊。”
      “……”
      浩然道:“朱姬……异人家的媳妇呢?你把她弄哪儿去了?!”
      朱姬答道:“我不就是么?司墨看你说的,真会开玩笑。”又以袖掩口,呵呵笑了几声。
      浩然深深吸了口气,怒道:“这不是开玩笑,你把人弄哪了?她是秦始皇的老娘!”
      朱姬撇嘴道:“死了贝?不知道,你说我把人给附了身,那倒霉女人不就死了,她不也早就死了么?听说人命本上……早把她名儿给划了,说是啥中了一箭那事,你是东皇钟,把人硬是救得活转了过来,上头也不好治您老的罪呢。”
      “这不正好么,老娘来了,又把她魂魄给送走……”朱姬吃吃笑道。
      浩然哭笑不得道:“都够麻烦的了,你还趟这浑水做甚!”
      朱姬想了想,道:“找喜媚么,帮你俩么。那秦王是个银样蜡枪头,一推就倒,我随便吹了点枕头风,你看这不帮上你和子辛的忙了?子辛好了点了么?”
      浩然已经抓狂了,好半晌才平复心情,道:“你几天前来的这儿?你也不怕露馅?!”
      朱姬掩嘴笑道:“好几天了,露馅倒不太清楚,我来那会儿飘了半天,看后宫里有个男的,趴在这王后身上折腾个不停,瞧那样子又不像秦王……”
      浩然一手抚额,哀嚎道:“那是吕不韦……”
      朱姬点了点头,笑道:“我就朝她身上一扑,把她魂儿给赶走了。”
      浩然嘴角微微抽搐,道:“行房事行到一半……换了人,不韦兄台也是古往今来头一遭……”
      朱姬嫣然笑道:“可不是吗,姑奶奶就随便给了他一脚,把他踹角落里去了。”
      “……”
      浩然欲哭无泪,点头道:“苏妲己,你狠!”
      

  • 作者有话要说:  请假:1月17日到28日要出远门,
    战七国暂停更新,九天五章:共两万字,等俺回来后29号开始,日更补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