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她就是谢凌 ...

  •   扶稳后,谢凌从车厢里钻出来。

      乌黑的大波浪长发半披在肩头,一侧挂在耳后,露出晃动的钻石流苏耳环,一晃一晃引人注目。肤白胜雪,细腻如脂,眉目美丽如画,浓颜昳丽。低领绯色玫瑰绸裙,使漂亮的锁骨和流畅的肩颈线条一览无余。

      睫羽撩起,轻盈妩媚,瞳眸上一层淡淡的水雾,随着夜风逐渐散开。

      她站立的地方,俨然就是整场晚宴的视觉中心。

      许盛低声捡起拖在车座上的裙摆,好似为公主提裙。

      “我还没来过许家,倒是别有风致。”

      谢凌横眼扫看四周,对上门里无数双诧异的眼神,忽然俯视众生般的绽开笑意。

      美人一笑,动人心魄。

      门里的宾客瞬间失了心神。

      这他妈是什么样的父母才能生出这么好看的仙女?!

      为了下凡让他们这群凡人开开眼,真是辛苦了。

      谢凌脾气孤傲,本来就很少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五年来在国外留学,更是没有回来过。

      是以在场的除了年纪稍大的还有些眼熟外,大多数人都不认识她。

      完全沉沦在她的美貌之中。

      郑冉冉却是一眼认出了。

      就算谢凌化成灰她也能认出来。

      可恶,许盛竟然是专门出来接谢凌的?!

      叫她把车开过去,就是为了让谢凌顺利下车么?

      还为谢凌提裙子?

      那她算什么?

      一连串问句在她心里冒出来,每个都像一把钢刀,直戳戳插进她的内心。

      她不甘心。

      不愿再看谢凌风头,她气冲冲地进去。

      看到是美人儿,男士们为了展现风度,兀自收回目光,只拿眼角余光偷偷瞥着。

      女士们则是自惭形秽和羡慕嫉妒恨,更不看那场景了。

      要知道,在场的多少女性,梦里都有个许盛。

      “Alex,你就不用进去了。”谢凌止住跟下车的人。

      Alex不满意,当即质问:“为什么,在国外可不这样?”

      “因为这是国内,除了舞伴,别的人不能进去。”

      “那我当你的舞伴不就...”

      话音渐渐消失。

      因为他忽然后脊一寒,感受到有束目光射向他。

      无奈,悻悻点头,“好吧,我在车上等你。”

      几个小时的带薪休假,其实他赚了。

      “进去吧。”许盛做个请的手势。

      谢凌缓慢前行,突然之间,脚下松软的草地似乎凹陷一块,窄细高跟着地不足,她的身子摇晃两下。

      “小心!”一只强有力的手掌及时抓住她的胳膊,这才堪堪站稳。

      调整鞋跟后,她长吁口气。

      “这里记得修整一下。”

      真好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然后继续前行,在大门口时,转身扯出他手里的裙摆,抛开后,像一朵娇艳又脆弱的花。

      “我先进去,你忙吧。”

      作为主人家,应该有很多宾客需要应付吧。

      她浅浅说完后,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优雅进入大厅。

      裙摆飘逸轻灵,走动时大幅飞扬,露出修长白滑的双腿。

      浓密绸滑的长发在后背动荡,一下一下都似有节奏。

      许盛黑眸微顿,低头看看掌心。

      刚才滑腻的触感还停留在上面。

      恰好这时,一脸焦急的管家跑过来拉住他。

      “少爷,订的生日蛋糕出了问题,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你去看看吧。”

      “好。”他望了眼客厅方向,跟着管家从侧边进去。

      大厅里。

      不止天花板上,还有角落竖放的灯盏,偌大厅堂亮如白昼,每一个角落都清晰可见。

      一角有乐器团在演奏,轻缓的音乐水一般流淌。

      舞池里自然也有年轻男女合着音乐跳舞,但他们的舞蹈仍旧是交谊舞之类,恍惚间还以为回到上世纪的十里洋场。

      到底是生日晚宴,平日里蹦迪的尺度再大,到了这里,还是得老老实实转圈圈。

      不过仙女裙和华尔兹最配,每一个转圈都将裙摆撑开,女孩们花一样开在舞池中央。

      谢凌坐在软椅上,端了杯香槟细品。

      清辣的酒味在舌尖炸开,口齿间净是清爽之意。

      “那是谁?”

      旁边的几人好奇地那眼睛偷瞄,凑在一起讨论。

      上挑的眼尾微微看了看,带着无与伦比的高傲气势。

      周遭的几人接触到后,都觉得从脚底心窜上一股寒意。

      连忙端着酒杯跑回凡人堆里。

      最后,正对门的高台上就只剩下一个清瘦的背影,原来的人不想靠近,后来的人不敢上去。

      匆匆擦过一眼,只会感到对方的高贵和自己的渺小。

      谢凌对孤寂习惯了,若无其事地看着手机消息。

      哥哥:[我等会儿就到,你先玩会儿,不要受人欺负。]

      她好笑,估计只有她哥觉得她会被人欺负。

      都说京圈小公主生高贵冷艳又霸道,从来都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儿,简直谁碰上谁倒霉。

      她抬指正要回消息,倒霉蛋就撞上来了。

      “小姐你好。”

      谢凌抬眼打量的同时,身后转角处的郑冉冉也做好了等看戏

      这个男人是她激来的,既然谢凌自恃美貌,就让她吃点美丽的亏吧。

      京圈里最不缺的就是胡作非为、专好美色的花花公子。

      虽然按着谢凌的个性,这男人只怕有去无回。

      但只要谢凌烦心,她就高兴。

      而在郑冉冉身旁,柔笑的丘秋默默撑着下巴。

      打量完,谢凌冷冷垂头。

      “没事?滚。”

      干脆利落,没有一点点礼貌敷衍。

      男人显然被震住。

      礼貌?

      在京圈小公主这里算个屁!

      他不知道眼前女孩是哪家名流小姐,可他却不愿意放过这令人垂涎的极品美貌。

      “小姐,你这样似乎不合情理。看你一个人坐在这里,是没有同伴吧?要不要我陪你聊聊,一起喝酒怎么样?许家的香槟,嗯,虽然不是国外运来的顶级香槟,但也还不错...”

      谢凌回了条消息:[不会被欺负。]

      刚发完,下一秒,一只黑乎乎的粗糙大手突然伸到眼前,想抢过她的手机。

      “聊天的时候玩手机,不要太不识趣了!”男人微怒。

      一般在这种时候,对面的女人都会被他的气势吓到,然后浑身战栗祈求原谅吧。

      他当然不会轻易就宽恕...

      但这个人不太一样--

      谢凌平淡地看着他,连个白眼都不屑于给他。

      端着香槟的手腕轻移,纤细的玉镯互相碰撞。

      “叮当--”淡黄色液体惯性泼来,侵入男人的眼睛。

      “啊--”他捂着眼大叫,眼睛被酒精刺激得睁不开,只能用衣袖胡乱摸着。

      听到尖叫,大厅里的目光都聚过来。

      看到玫瑰绸裙和海藻般的长发,一时都升腾起看戏的心思。

      又是这个花花少爷。

      不过这个女人未免太嚣张了点。

      在京圈里,能这么猖狂的,除了那位留学的谢家大小姐,好像还没有人能出其右。

      大戏啊。

      而她只是默默放回酒杯,后退一步,生怕被甩过来的酒渍沾上。

      脸上淡淡厌恶,更多的是对蚂蚁的不屑。

      “你可以滚了。”

      “你这个...你这个贱人!”男人好不容易睁开眼,张牙舞爪地上前一步,高扬起手。

      按这挥舞的力度,下来就是千钧之势。

      郑冉冉开始惋惜那张绝美的脸了,如果这张脸给她,她一定可以俘获许盛的芳心。

      而不是被谢凌糟践,迟早被退婚!

      谢凌准备好往边上一闪。

      但那巴掌迟迟没有落到身侧。

      “你刚才说谁?!”

      不知何时出现的许盛,掐着冰冷如铁的寒意质问狼狈的男人,极尽肃杀之意倾泻而出。

      不止男人和看客,她也愣了。

      到底是带领许氏集团称霸京圈的男人,怎么会一味伏低做小?

      这才是他隐藏的真正面目吧。

      这样的许盛和以前毫无相似,甚至陌生至极。

      以前的许盛和她没感情,那这样的许盛就更不用说了。

      男人慌了。

      “我...我说错了。请问她是...”

      “谢凌。”

      “谢凌。”

      两道声音同时说出,不知道是天生的默契,还是都气急了。

      不过,听到从许盛嘴里说出自己的名字,她莫名地有些呼吸急促。

      许盛从来只叫她小姐,原来念起她的名字倒也好听。

      口齿清晰,掷地有声。

      若非被人情绪失控似的,平时应该能温雅清亮吧。

      不对不对。

      她期待个什么?

      这家伙可是准备着要和她退婚的。

      回到眼下,许盛已经狠狠推开男人,立身护在她身前。

      “以后,许家的大门不会对你敞开,你回去吧。各位,”他似有深意地扫了一圈众人,礼貌淡笑,“继续吧。”

      立刻有人来把男人带出去。

      众人刚刚从她就是谢凌的震慑中回过神。

      这就是谢凌。

      难怪这么嚣张跋扈。

      可是许盛不是不喜欢她吗?

      刚才怎么这么维护?

      难道是不想退婚的时候两家面子上闹得太难看,现在尽力找补一下?

      嗯,一定是这样。

      看看刚才谢凌那股狠劲儿,哪个男人受得了?

      等男人被推出去,在商界混迹多年的老狐狸们都懂了。

      被许家除名的人,以后走到哪里都会碰瓷。

      这手段,和他做生意一样狠。

      全场最为震怒的当属郑冉冉。

      谢凌总是这么好运气。

      而且,她有点动摇了。

      许盛真的不喜欢谢凌吗?

      另一边--

      许盛转过身,脸上的戾气和假笑淡去,露出真切的关怀。

      “小姐,没事吧?”

      “嗡嗡--”

      好巧不巧,她的手机响了。

      “你处理吧,我出去接个电话。”

      对于许盛,她没有说过感谢。

      天生的傲慢。

      捂着手机快步出去,高跟鞋在大理石上踩出脆响,裙摆或翩飞或逶迤,都是无人能及的丽色。

      姣姣...

      他忽而嘴唇微动,黑曜石般的瞳仁空洞几分。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人:难道我不配拥有姓名?
    谢凌:所以我的动作多余了呗?
    许盛:这种人为什么在我家调戏我的未婚妻???天热了,让他破产吧!
    -------------
    下章预告:
    意外扑进一个温凉的怀抱,她似乎听到了低低的两个字--姣姣。
      是许盛喊的吗?
      还是错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