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他就是许宣 ...

  •   “所谓妖魔啊,就是不甘入轮回的生灵修炼而成,人化为魔,其余则化为妖。”

      “那和尚哥哥,你有没有捉过妖呀~”

      “当然了,前些日子我才和师父一起镇了几只树妖,要说那树妖可真是难缠,躲在森林里难以分辨不说,还耐打的离谱,就连我师父都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降服了它们。”

      包子铺门口,一位身着棕黄色僧人装的和尚微笑着,跟老板家的小孩讲着他斩妖除魔的故事,和尚娓娓道来,娃津津有味地听着,一旁的包子店老板闷头和着面,时不时被和尚的故事所吸引,抬起头来听那么一会。

      僧人白皙又带些稚嫩的脸庞像极了一名赶考的书生,一双大眼睛里满是对孩子的宠溺,温柔极了。

      这家包子铺位于街道的拐角,按理说应该是门可罗雀,可奇怪的是,不断有大姑娘小媳妇来来回回地经过,她们有的大胆,有的腼腆,但无一例外,她们都是来看帅和尚的。

      “切,花痴。”

      小青躺在杭州城最高的酒楼屋檐上,嘴里嚼着片叶子,双臂枕在脑后,一条腿翘在另一条腿上,不停地晃,她斜着眼睛盯着和尚的方向,嘟囔着:“偷看了这么多天,所以这个和尚到底是不是许宣转世啊?”

      另一位端坐在旁边的白衣女子女子沉默着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她叹了一口气说道:“是不是又能怎样呢?他现在已经皈依佛门,再见面,我与他可能就要刀兵相见了。”

      小青眼皮一挑,一丝窃喜悄然浮现,她侧了侧身,将口中嚼烂的叶子吐出。

      “哪个不长眼的随地吐痰!”

      酒楼下面,一个大腹便便员外模样的男子叫骂着,小青没有理会,而是用手点了点小白的腰:“那…咱们回去?”

      “小青。”小白皱了一下眉,她低头看了一眼还在叫骂的男子,有些责怪地说:“让你礼貌一些的。”

      小青却嬉皮笑脸地靠了上来,将下巴搭在小白的肩上,用头蹭了蹭她的脸:“我才不要管这些臭人类呢。”

      “好了小青,不要闹了。”小白被她蹭的痒痒的,她笑着将小青推开,然后将目光移到了远方。

      女孩的笑意慢慢地归于平静。

      杭州城的正午充满了烟火气,无数小商小贩叫卖着,行人们络绎不绝,孩子们举着糖葫芦奔跑者,年轻的母亲无奈地跟在后面追,有时候会碰到卖胭脂大娘的摊子,壮女人扯开嗓子骂,母亲不停地道歉,一抬头,孩子却已经跑没影了。

      这样一副市井画卷中,小白的眼里却只有那个和尚。

      “我也想回去,但是我不甘心。”小白喃喃道:“我找了他百来年,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他却…我不甘心啊。”

      小青撇了一下嘴,松开了抱着小白的手:“他这辈子是和尚许仙,跟你的许宣没有一点关系!”

      小白摇摇头,说道:“他就是许宣,他不会忘了我的,就算一时间想不起来,我也会让他想起来的。”

      小青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她瞪大了眼睛,声音有些恼:“小白,他现在已经是佛门的人了,你可还记得姐妹们被那些秃驴镇在塔里的场景?你把他当前世爱人,他可是要把你当成妖怪来降的!”

      小白不作声了,她的视线顺着那个年轻和尚的身影一道,投向了更远处的一座寺庙。

      金山寺。

      “师父,我买到了您最爱吃的素包子!”

      大殿门外,许仙抱着怀里的一屉包子恭敬地站在门前,他用手紧紧地捂着盖子,尽可能地把热气堵住,试图给包子保温。

      “进来吧。”一道浑厚的声音从大殿内传来。

      法海闭着眼睛盘腿坐在蒲团上,双手合十,素包子的香气和许仙一起从外面莽撞地进来,他却纹丝不动,像是一尊佛像一样,端坐在大殿正中。

      “你来的正好。”法海睁开了眼睛,古井不波的眼神看的许仙一愣,虽然被师父收了也有些日子了,但这种只会出现在老僧身上的目光出现法海这张年轻且俊美的脸上实在是不搭,每一次许仙都又会有片刻的失神。

      “我嗅到了几丝蛇妖的气息,你准备一下,随我除妖。”法海又重新闭起了眼睛,恢复了人型佛像的样子。

      “蛇妖?”

      许仙喃喃道,不知为何,在听到蛇妖二字时,他的心脏没来由地一阵绞痛,他用手摁了摁胸口,但是情况却未见好转,以前随师父除妖的时候,他也曾经镇压过毒蛇,但是却从来没有今日这般的感觉,就像是有人在用力地攥着他的心脏。

      是...我忘记了什么吗?我和蛇妖有什么因缘么?

      但他却没在法海面前表现出异样,只是深鞠了一躬,沉声道:“那徒儿去准备法器。”

      “铛!”

      苍凉的钟声从深处响起,悠长地回荡在寺庙中。

      未时到了。

      “小白,你疯了?不是说来金山寺看看就好,怎么?你还想进去找他?你不要命了?”

      小青一席绿衣挡在小白面前,她生气极了,明明小白才与那臭男人相识不过月余,明明那么多姐妹死于和尚之手,明明…

      明明陪着你几千年的人是我!

      想到这的小青心头突然涌上一股巨大的委屈,自从百年前小白去刺杀那个吃蛇的国师认识了那个什么许宣之后,她整个人就变了,满脑子就是许宣许宣许宣,好不容易等到这男人死了,小白却又跟着了魔一样的寻找他的转世,没想到还真让她给找见了。

      “我…就进去看看,兴许这只是一间普通寺庙呢?”

      小白闪躲着小青咄咄逼人的目光,她有些心虚,有些不敢面对这个相依为命的妹妹,可是失而复得的爱人与她只隔着一道寺门,这让她如何控制心中积压了许久的情感。

      “你糊涂啊!”小青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忘了他刚刚跟那小孩讲的什么故事了?是捉妖!捉妖!他才刚给佛祖磕几天头,就能去捉妖,身后怎么可能没有一个大法师替他撑着?”

      “那你让我怎么办?这么多年我是怎么找他你是看在眼里的,就为了许宣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我凿过山,填过河,就算是女真的骑兵,大宋的军阵挡在我面前,我都没有畏惧过,现在更别说一个佛门法师了。”小白深吸了一口气,挺起胸脯,对上了小青的视线:“现在我找到许宣了,他就在这座庙里面,难道我想见他一面都不可以么?”

      “那个许宣有什么好?值得你这么为他!”

      “你没有相爱过,你不懂。”

      “你...”

      一青一白二人就这么谁也不让谁,远远地僵在金山寺的门口。

      “咚”

      可一声直击灵魂的木鱼敲击打断了姐妹二人这片刻的宁静,伴随着冲天而起的梵文咒印,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瞬间变色,一片金色的符文汪洋中,法海手执禅杖升到半空,他静静地看着地面上已经亮出法器的青白二人,眼神中没有一丝情感。

      “前些天就感受到了有蛇妖潜入杭州,本来念在你们没有祸乱人间的份上想多留你们几天,让你们再看看这世间繁华,可没想到你们俩却主动找上门来了,也好,那就让和尚我在佛祖面前送二位重回六道吧。”

      法海的声音像是洪钟,嗡嗡地回荡在半空,小青千年游走在生死之间的经验告诉她,这个和尚绝非等闲之辈,那漫天的梵印可不是一般捉妖法师能唤出来的,眼下她们姐妹二人加在一起恐怕也不是对手,小青紧绷着身体,悄悄向后退着,同时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可当她余光扫到身后的场景时,一丝刺骨的凉意却瞬间地生成,像是跗骨蛆一样从脚底慢慢地爬到了她的颅顶。

      行人还是一如往常,有说有笑地走在路上,似乎没有看到近在咫尺的旷世异象。

      “小青蛇,这是禅宗的结界,外面看不到,里面出不去,你们逃不掉的。”

      法海双手结印放在胸前,嘴里飞速念出一长串晦涩的咒语,那漂浮在半空中的符文先是剧烈颤抖,而后便突然轰地一声四散飞出,牢牢地贴在包裹着几人的金色结界上。

      小青瞬间感到一股由上自下的巨大压迫力,她胸口翻涌,差点喷出一口鲜血。

      旁边的小白也好不到哪去,身上白色长裙无风却剧烈摆动,她手握玉簪举直向天,对抗着来自禅宗结界的压力。

      一位法师,两名蛇妖相持着,一方进攻一方防守,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那名年轻和尚的异样。

      许仙的嘴角抽动着,眼前的那名白裙少女带给他的感觉是那么刻骨铭心,明明是张陌生的脸,可他十分确定自己一定从哪见过她,但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在哪见过他。

      天空中法海施加的威压愈来愈盛,白裙少女眼看着就要坚持不住了,她嘴角渗出一丝鲜血,双腿不受控制地颤抖着,而这一切都被许仙看在眼里。

      他的头开始剧烈的疼起来了。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往他的脑里钻,许仙痛苦地抱着脑袋蹲下,豆大的汗珠瞬间从他的额头上渗出,这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不知疲倦地冲击着许仙的颅顶,每一次撞击都让他生不如死。

      “啊!!!”

      许仙再也忍不住剧痛,大叫了起来。

      也就在这一刻,尘封的记忆像是山洪一般涌进了许仙的大脑,他呆呆地望着那名白裙少女,瞳孔里流转着无数画面。

      村子,小舟,大战。

      “小...白?”

      许仙喃喃地念出那个名字,他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