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逃离 ...


  •   (一)
      今年的七月,太阳比以往的毒,早起再也听不到鸟叫声了,取而代之的,是马路边的鸣笛声。我和妹妹拼命的收拾着东西,准备在房东醒来之前搬出房子。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搬家了,但只记得在不搬走,我们的东西就会被那个很凶的房东阿姨丢光烧尽。
      “姐姐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不搬家啊。”瘦弱的妹妹正试图将我刚用胶带封好的一箱书搬起,但无奈力气不够,只好放弃。“你搬衣服,衣服轻”我将之前打包好的衣服箱子推给妹妹,然后抹了把汗。“云云,你在等姐姐一会儿,很快咱们就有钱了啊。”我没有吹牛,的确有人介绍了一份高薪工作给我,只是我还在等面试的时间通知。那人还送了一只手机给我,让我有困难直接打给他就好。真是好人。
      “姐,为什么每次搬家你都要带上这箱书啊?重死了。”因为这箱书,是爸妈留给我们唯一的念想了啊。但我只对妹妹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毕竟她还小,不需要知道这些。
      “妈妈为什么不回来帮我们啊?”
      “她忙。”
      “那弟弟呢?”
      “妈妈要照顾弟弟呀。”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袒护她,明明他已经不要我们了。“她是不是不要我们了?”妹妹继续追问。
      “别胡说,她怎么可能会不要我们呢?天底下哪有妈妈不要自己的孩子的。”可不能让爱云继续说下去了。
      “云云,你先把箱子推出去等我,我打个电话。”我拨给了那个人,印象中,别人都叫他浪哥。
      “哪位?”电话通了,是那个熟悉的声音,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浪哥你好,我是赵爱心。”

      后来,浪哥带我们住进了一所大房子里,他说那是他家,可我却从来都没见过他回家。这个家里还住着一个古怪的老头,浪哥说这是他爸,精神上有些异常,所以想请我来照顾他,每天给他做做饭打扫一下卫生就好了。但前提是,在做饭前我都要换上一些很奇怪很暴露的衣裙,我曾想着拒绝,但一想到马上就有钱了,就又咬咬牙坚持了下去。
      好景不长,这个古怪的老头——我实在不愿叫他一声叔叔,毕竟他的一些奇怪的行为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他总是喜欢对我做一些奇怪的动作。总之,我非常不喜欢他碰我,甚至有些厌恶。
      终于有一次,他趁爱云去上学的空档,做了我这辈子都无法忍受的事。期间,我多次哭着挣扎,可他好像都听不见我的央求。之后,我打过电话给浪哥,可他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了。
      直到现在,我都联系不上他。
      那一刻,我好像什么都明白了。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我有了想要逃出去的决心。我不要钱了,我只想出去!但这所房子里全是小眼睛,我根本逃不出去。就连新鲜的蔬菜水果,都是每天早晨有人专程送进房子里来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先让爱云逃出去,最好永远都别回来这里。爱云可不能像我一样,可爱云每天上下学都有老头的人接送,我现在才发现,原来我俩一直被监视着。
      出逃的计划,我该怎么跟爱云说呢?

      (二)
      那场大火,是我对那个夏天,最后的记忆。因为那场大火,烧死了那个恶魔,也带走了最爱我的姐姐。
      那天放学,那个恶魔一如既往地派了他的几个手下盯着我。怕我一不留神就给跑了。也是,谁叫他的手下跟他一样,都被色鬼迷了心窍。要不是还有姐姐在,要不是担心她会遭遇什么不测,我可能早就逃出来了。
      也是因为他们的存在,让我在上学期间非常的不自在,以至于在我逃离了那种不人不鬼的生活之后还是会产生被监视的异样感觉。
      我知道,那场大火,是姐姐在那时唯一能想到的,保护我的方式。我也知道在某天开始,姐姐就想尽各种办法让我离开。可我何尝不想要离开,我做梦都会被噩梦惊醒。那个恶魔看似好心,将我和姐姐隔开分配在两个房间,说是要给我们足够的空间和自由,其实就是想利用这一点在晚上进行他的龌龊行为。他每晚都会进我的房间对我做一些禽兽不如的事。我慌张、恐惧却无济于事。但是没人能救我。姐姐每晚睡前的最后一杯牛奶都被放了安眠药,这事我是知道的,因为药是我下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觉得,这大概是唯一能救姐姐的办法了吧。只要那个魔鬼不离开我的房间,他就不会去骚扰姐姐。但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无稽之谈。
      还好,大火引来了警察,毕竟是件命案。我终于逃出来了,可我的自由,是姐姐用命换来的。后来,我被一个警察收养。与此同时,我也在寻找着弟弟和妈妈的下落。可弟弟似乎还没上户口,再加上他们也过着像我们之前一样逃难般的生活,我最后还是没能找到他们。姐姐走后,我每夜每夜都会做着同一个梦——爸爸在世前我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的梦。梦里有爸爸有妈妈有姐姐有我,梦里的我们无比幸福。我和姐姐的名字都是爸爸取的,因为爸爸很爱妈妈,所以我们姐妹俩名字的最后一个字连起来,就是妈妈的名字——心云。而弟弟……其实我也不记得弟弟长什么样子了,只是隐约记得他婴儿时期的长相,现在的他……也不知道是像妈妈还是像爸爸。我跟姐姐只有一张没有弟弟的全家福,那是我六岁生日那天,爸爸领我们去巷口的相馆拍的,因为笑得太幸福,当时还被照相馆的老板央求着将照片冲印多一份贴在相馆门口当活招牌。而这张照片,在我和姐姐爆出老楼的那天,被姐姐偷偷地撕了下来。而现在,照片也随着那场大火,陪着姐姐,一起离开了我。关于弟弟……我只知道,弟弟的名字,是妈妈起的,是为了纪念爸爸,所以他叫念华。我知道妈妈有多爱爸爸,也理解当年她的出逃是不愿面对爸爸去世的事实,我对她的想念是真的,恨她也是真的。爸爸去世后的这一年里,她颓废至极,整天整夜的酗酒,对着爸爸的照片絮絮叨叨的念着什么,后来,她不酗酒了,改自杀,但都未遂。命运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东西,你越想死,它就偏不让你死。所以她才迫不得已想着逃跑的吧?
      而今天,是姐姐离开的第十年。我鼓起勇气又回到了当年巷口的那家照相馆,试图找回当年那张照片的底片,可这世间哪会有那么巧又那么幸运的事,原来的相馆已经倒闭了,在这十年里,这块地从老相馆变成便利店又变成摄影工作室,现在虽说也是间影楼,但却是间跟十几年前毫无关联的相馆。但对“上帝关上了你的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这句话我还是认可的,在我失落的走出相馆时,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长了一张跟爸爸很像的脸。他像极了照片里的爸爸。
      我确信,他就是念华。

      (三)
      我叫赵念华,今年16岁,母亲叫心云父亲叫赵华,除此之外我还有两个姐姐,大姐叫赵爱心,二姐叫赵爱云。自我有印象起,我再没见过这两位姐姐,唯一的影像印象,大概是那张被母亲藏起来的合照吧。我的父亲在我出生那年,哦不,准确来说是我出生那天,去世了。
      据说,是父亲去世的时候,当时还怀着孕的母亲情绪激动导致难产,随后,我就在那种环境里,出生了。
      前16年里,我被我的母亲当“父亲转世”般照顾着,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我16岁生日那天,母亲失踪了。
      母亲爱父亲我是知道的,同时我也清楚,她不爱我们。她把我们生下来,也仅仅是因为父亲喜欢小孩子。可我之前怎么都想不通她为什么能够这么狠心就这样丢下两个姐姐,在她们最需要关爱需要照顾的年纪一声不吭的离开。我们是在父亲去世的第二年离开的,她带走了所有关于父亲的东西,一件不剩,全带走了。一点念想都不留给两位姐姐,就像她俩从未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而父亲也从未出现在他俩的生命里一样。
      洗澡的时候,我看着镜子里的我,突然有些明白母亲为什么要离开了。这16年里,或许她有痴念,或许她也挣扎过,但她其实心底里已经接受了父亲不在的事实。我相信她当初把我带走是想到了我长大以后可能会很像他,也可能是觉得我身上有着父亲的灵魂。但她只是没想过,真的会有这么一天,因为我长得像他,那个她最爱的男人,而癫狂,恐惧,甚至逃离。
      她已经习惯了没有他在的十六年,他的突然出现,真的能让她疯掉。
      之后,我向别人打听了当年的住址,可却再也找不到我的姐姐了。直到有一天,我在巷口的摄影工作室,也就是当年的旧相馆外经过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女孩,她在看到我的那一刻,眼睛亮晶晶的。然后,她问我的是:
      “你叫赵念华吗?”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