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高二开学后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就……大家都在努力学习而已。
      2班最后两排的那四个人真是形色各异。两个上课认真听讲的学霸真惹人怜爱,有个天天睡觉的有钱公子,还有一个偶尔给老师个面子的低头少女…….但偏偏他们四个是最“靓丽”的风景线。
      十月金秋天气微凉。
      顾知南拉着林忆北去买奶茶。奶茶店离九中不远,走着一会儿就能到。到了奶茶店,顾知南点了一杯茉莉清茶林忆北点了一杯茉香奶茶。两人拿着小票坐在店里等,无聊之余,顾知南往街对面瞥了一眼。就这一眼瞥出了大问题。
      顾知南歪着头看着街对面一群九中的“不良小青年”在调戏一个很小很小的女生。林忆北察觉到顾知南的目光,也往那边看去。林忆北愣了愣:“我靠,这过分了吧,这么多人欺负人一个啊,人家一看就是个初中生。妈的,气死我了。”顾知南知道林忆北又要惩恶扬善了,果然………
      下一秒林忆北就要起身去救小姑娘。顾知南头疼死了!!!
      “诶诶诶,你能不去了不?买完回学校了,惹这事儿干嘛?”顾知南这话说的林忆北更气了!林忆北刚想反驳突然想起来三年前医生说她可能对世界无感对自己也是。
      “我…我自己去!你在这儿等着吧,林大侠去去就来。”顾知南好笑的看着她纤细的身躯向对面走去。
      林忆北过去后,那几个施暴者并未在意她。直到她伸出手阻止她们再度伤害小姑娘开始。
      “哟~这不是我们九中女神林忆北吗,怎么有空过来跟我们交流啊。”说话的人叫赵静,165cm的个子体重快赶上两个林忆北了。
      林忆北腻歪死这个语气了,直接忽略她的话问跪在地上的小姑娘“姑娘,你叫什么?”
      “方斯羽。”小姑娘虽然是被打得不轻但依旧很有底气与硬气。
      “你怎么她们了?”
      “我就和她们撞衫了!一群人就堵我让我脱衣服!神经病一样!”
      林忆北简直好笑!她把小姑娘拉起来,拍拍她身上的灰尘,对赵静等人说:‘人家就一小丫头撞个衫至于吗?”赵静见林忆北这么不给面子,跟泼妇一样骂道:“你别以为你是个什么女神,学霸。今天这事儿你要管了。我告诉你,我赵静也不是吃素的!”
      林忆北刚想说话却被人抢先一步,顾知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从店里过来的,她手上没奶茶,林忆北知道她是帮她来了。顾知南拍了拍方斯羽的头让她先去对面奶茶店里等她俩。小丫头挺直腰板,完全不顾身上的伤,向着对面走去。
      顾知南个头高加上异常凶狠的眼神,她微仰着头对赵静说:“你刚说你不吃素的对吧?我看出来了,你…….确实不吃素的。”
      赵静此生最讨厌别人说她胖!!!她朝着顾知南冲过去,顾知南灵活的躲了过去。赵静一下就扑在了地上,瞬时,地动山摇。
      赵静摔了一跤后更加愤怒,让她的几个小姐妹一起上。她的小姐妹们也个个跟张飞似的。
      于是在旁人看来,林忆北和顾知南几乎不可能打赢。对面奶茶店店主看着街对面,默默点出120.她们几个人来的很平均,两个找顾知南两个找林忆北,剩下一个扶着赵静。女生打架就那几招,拽头发,挠脸,扇嘴巴子。顾知南不好用左勾拳右勾拳打人家。能躲的她都躲了,以至于她很懵为什么她都没动手她们就躺在大地母亲的怀抱里了。
      林忆北虽然不是武术冠军,没顾知南这么厉害,但跟顾知南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也学会了不少拳脚功夫,对付那两个也不在话下。
      于是两人三下两下就撂倒了一片。
      顾知南和林忆北打完,头也不回的向对面走去。
      方斯羽抱着奶茶坐在台阶上,店老板还在震撼刚来的两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的英勇举动,要是没别的客人在,他真想狠狠鼓个掌。
      顾知南给方斯羽买了一杯奶茶。做好后,林忆北摸摸小姑娘的头“别怕啦,姐姐们帮你出气了,安心回家吧。”
      方斯羽很有礼貌的鞠了躬向西边走去,路过正在□□的赵静等人时害故意装作不经的踹了一脚。
      看着方斯羽走远后,她俩才踏上回学校的路。
      顾知南想到刚才小姑娘的举动噗嗤一声给乐了,林忆北:“诶顾总。您刚才不说让我别去吗?”
      顾知南嘚嘚瑟瑟的“看不出来吗?我要是不去,你根本打不过她们,就那胖子,一屁股能给你压死,还有啊,别叫我顾总,我家没公司。”
      林忆北早习惯了顾知南说话欠儿欠儿的方式。。于是应和着她说“是是是,您最好了。”
      “乖儿子。”
      “滚。”
      顾知南和林忆北回到班里时,大家都已经午休了。她俩尽力小声,可还是吵醒了程安安。顾知南看着林忆北“这还好吵醒的是程安安,要是江某,又该教育人了。”程安安本来被吵醒很想生气,一看是她俩,就自己忍受了。江时遇突然来句:“托您福,江某人早醒了。”
      顾知南:……
      程安安清醒了一会儿,压着嗓子说:“你俩不是买奶茶去了吗,这么半天?我记得离学校不远啊。”顾知南小声回:“问你前桌去!硬要惩恶扬善,搁外面跟人打了一架。”林忆北瞪了顾知南一眼,后者完全没有半分不好意思。咬着吸管研究相机。
      于是乎,林忆北仔仔细细的认认真真的把这件事儿讲给了程安安和江时遇。
      程安安觉得她俩干的很好,江时遇也这么觉得但是又觉得很暴力让她俩以后改进方法?
      程安安,顾知南,林忆北:嫌弃这个干部
      一下午的时间过去,就在林忆北已经要忘记这个事儿的时候,班里有同学说外面有人找她。林忆北迷惑的出去,笑着回来。
      她对顾知南说:“顾知南啊咱俩被约架了哈哈哈哈哈哈。让咋们放学后去废弃厂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顾知南愣了“中午那几个啊?”
      “不是,好像是找了她什么哥哥说要揍我们哈哈哈哈哈哈。”
      林忆北实在笑的直不起身。顾知南也跟着她一起乐。
      程安安、江时遇:???为什么有人被约架还这么高兴?
      程安安:“这样吧,我有几个学过跆拳道的朋友,刚好我也会点儿,这事儿你俩甭管了。”
      江时遇:“是啊,我也可以帮程安。”
      顾知南笑的更欢了:“你俩认为我会输?”
      程安安和江时遇被问的一愣一愣的:难道不会吗?!你难道能赢吗?!
      后来他们才知道,高一的时候,顾知南拿了全国武术冠军来着……
      程安安、江时遇:打扰了
      晚上六点放学后,顾知南和林忆北有说有笑的向后厂房走去。在程安安和江时遇眼里,她们更像是上刑场去慷慨就义的英雄!于是乎,俩人还是因为不放心偷摸跟着去了。因为怕被发现,他们走得很慢。程安安已经叫了他的朋友们了,在厂房后面等着以备不时之需。
      等他俩走近后,厂房里的人正在进行“打前对话”,程安安往里瞄了一眼,只见两个高高瘦瘦的女生站在里面,对面是整整八个汉子!!!旁边还有个胖胖的女孩子,程安安心想:那肯定就是那个赵静了。
      程安安正在感叹对方的不要脸,打算给朋友打电话直接往上冲的时候。
      “别废话!放学多久了心里没点儿数吗?打架就打架,你哪儿来的那些个话!磨磨唧唧。我饿了,赶紧的。”
      紧接着又听到一声低沉的笑声。
      程安安都快哭了,这俩是什么祖宗啊,都这样了还放狠话,还笑!
      就一瞬间,其中一个男的——几乎高她俩一个头。举起木棍就往小姑娘身上抡,风中都带着木棍的声音。江时遇也被吓到了,他俩刚想冲过去,只见顾知南和林忆北默契的向旁撤步,木棍打在地上,劈的稀碎。
      顾知南很快反应过来,用右脚勾住那个男的的左脚,林忆北则踹那个人的膝盖,他就这么!跪!下!了!
      后面几个大汉看被一个小姑娘欺负的这么没面子。发疯一样拿了家伙冲过来。
      顾知南一边躲一边骂:“他妈的有病吧!带什么家伙什儿啊!林忆北,你去打那俩瘦的。”
      她俩像彩排过无数遍一样,动作行云流水。没一会儿,几个大汉也被撂倒了。
      最后顾知南重新绑了下头发,对早快吓死的赵静说:“怎么样啊,看的开心吗?你还有哥哥吗?快拉出来给我揍一顿!”
      语气之轻狂,以至于偷偷跑来的俩人都没忍住。
      顾知南回头看见他俩在门口等着,也没觉得意外,拉着林忆北朝他们走去。
      突然江时遇看到有个人拿了棍子想趁机报复,他一个箭步冲上去踩掉了他的棍子并把人又打了一顿。以防万一,走之前又给了每人一拳。
      顾知南看着江时遇,坏笑了一下,笑的江时遇一激灵,只听见飘来一句:“诶呀,江大男神太厉害了!一个人干倒八个!大家鼓掌!”
      程安安和林忆北瞬间明白了顾知南的意思,一起鼓掌。
      江时遇:你能当个人???
      自从打架这事儿过去后,顾知南对江时遇的看法转了180°,四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有天,王福洪很严肃的把他们叫过去。顾知南是真没想到这件事儿还能有后续。
      大概就是赵静等人被打急眼了,狗急跳墙找老师了。四人无语极了。林忆北大体向王福洪说了下那天在奶茶店的事情。王福洪表示赞扬顾知南和林忆北。但是工厂约架这事儿不对,打伤人更不对。王福洪问谁先动的手。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
      顾知南突然一笑。她虽然长得凶,但是一笑起来还是挺软的。她用这辈子都没有过的真诚与真挚的语气对王福洪说:“老师,您看,我们也不是那么没素质主动约人打架的人,就算打架咱也不能四个都上吧,太过分了!”
      王福洪点头表示赞同。
      “所以……”顾知南说这话的之前看了一眼江时遇。
      江时遇:我不认识你别看我不是我别搭理我离我远点儿
      “所以,只有江时遇同学一个人上了!老师,您看我们几个也打不过不是?
      江时遇好想流泪!
      王福洪仔细想了想。确实,顾知南和林忆北两个小丫头肯定打不过。程安安如果打人应该不会自己动手,毕竟H省首富。但是,江时遇,家里世代从军,一定很正直,看到同学被人欺负了一定会挺身而出!而且家里肯定也教过。
      王福洪:“咳咳,你们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好朋友一打八?”
      顾知南又胡扯一通:“因为江时遇同学说过……”
      江时遇:我没说过别冤枉我。
      “有福同享,有难江时遇当。”
      江时遇当场去世!
      程安安和林忆北都震惊了,程安安震惊她编故事的能力,林忆北震惊她怎么还是这么会编。主要是老王还信了!就很离谱。
      于是,最后的结果是伟大的江时遇同学扛下了所有,不过最后也真的是他打的,他没法否认。
      从办公室出来后,顾知南看着江时遇阴翳的脸以及后面幸灾乐祸的两位。她真是觉得有点儿小小小愧疚了。
      顾知南不敢说话。倒是江时遇先开口
      “你们知道今天这件事儿说明了个什么道理吗?”
      “什么?”
      “交友不慎。”
      顾知南、林忆北、程安安:我认。
      在写检讨的日子里,江时遇时不时的还会受到顾知南欠儿欠儿的“关怀”。
      江时遇每次都阴着脸,她被diss也不觉得生气,一并把江时遇阴翳的脸拍下来。
      江时遇:你真的,不是个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