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明茗给沈荼解释道:“我其实是孤儿,刚出生没多久就被人扔在了小桃山的一颗老桃树下。我姥姥一直隐居在小桃山,听到哭声后就将我捡了回去。姥姥说老桃树与我有缘,便让我拜了老桃树做干妈。结果今年夏至时忽然下了场雷雨,我干妈被雷劈开了……”

      “我和姥姥后来去检查,发现干妈已经枯死,但树干内部却生了一株新的树苗。姥姥说我干妈是渡劫成功枯木回春了,不过我觉得她是在瞎扯。”明茗嘟囔道:“我们都是修行之人,早就确定干妈就是颗普通桃树,既无修为也没灵智,怎会突然渡劫呢?”

      “姥姥也分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后来稀里糊涂就算了,让我和后长的这颗树苗认了干兄弟。”

      沈荼垂眸:“你的姥姥既是修行之人,为何要让你认一颗普通桃树做干妈?”

      明茗沉吟:“怎么说呢,干妈的确是普通桃树,但对我来说却不一般。我八字轻,幼年时常遭病邪,吃什么药都不管用,但我只要干妈旁边睡一晚,第二天立刻就能恢复如常,活蹦乱跳。”

      “姥姥找其他人试验过,但别人在干妈旁边睡都不管用,该病还病,干妈只对我管用,姥姥说我和干妈或许就是天生有缘分吧,便让我认亲了。”

      沈荼若有所思:“这样啊……”

      明茗目光落在手里的桃苗上,仍觉惊奇:“所以我真的很惊讶,我这干兄弟怎么会是传说中的先天灵根?沈……大爷你确定吗?”

      沈荼瞥了他一眼:“你可以直接唤我的名字。”

      “哦……沈荼。”明茗轻轻念了一声,偷眼去瞄沈荼,见沈荼浅浅一笑,明茗感觉自己又被蛊到了,抬手悄悄按在了心脏上。

      沈荼垂眸答道:“我不会认错,这株桃苗的确是先天灵根,至于你的干妈是怎么回事,有机会我会去小桃山查探一番。”

      这些年他其实一直都在阴界,便是与明茗结契时靠的也是明茗之前拿出来的那块牌位短暂现身,而非本体降临。因此沈荼对明茗这些年的经历和小桃山上发生的一切可以说的上是一无所知。

      明茗也没觉得哪里奇怪,随口道:“好,那你查出什么的话和我说一声呀。”

      “嗯。”

      说话间,沈荼将明茗带到了一扇门前。

      沈荼的桃木珠串中穿着一颗碧玉珠,垂下的穗子上系着一枚玉牌,他捏着玉牌轻轻贴在门上,门自动打开,露出门后的光阵。

      明茗好奇问道:“这个玉牌是什么,通行令吗?”

      沈荼指尖摩挲着玉牌,笑道:“差不多,拿着这玉牌,东方客栈里各个楼层你就都能去了。”

      他顿了顿,问道:“你应该也有吧?”

      明茗微吟,拉了拉脖子上的红绳,将藏在衣领下的玉牌给拉出来,捏着玉牌问沈荼道:“你说的该不会是它吧?”

      明茗挂着的玉牌和沈荼的玉牌一样大小,材质也相同,正面刻着“兆”字,背面刻着“明茗”二字,文字周边还刻有符箓纹路。

      沈荼点头,将自己的玉牌撤回,打开的门又重新关闭起来。沈荼对着门点一点下巴:“用你的玉牌试一试。”

      明茗凑过去,将玉牌贴在那面墙上,门居然也浮现了。

      他松开手,喃喃道:“这是我的护身符啊,怎么也能开门?”

      沈荼笑而不语,明茗偷偷看他一眼,问道:“这也是你送给我的吗?”

      沈荼轻轻点头,明茗捏着玉牌没有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沈荼没有问他,拉着他进入了光阵中。

      光阵给明茗的感觉就像他曾经坐过的电梯一般,进入其中后能明显感觉到身体在浮动,只不过这种浮动与他在东方客栈外看到的方向不同,更像是往下的……

      他还没感觉出什么,浮动已经停止,光阵中浮现出一道两米高的涟漪,沈荼道:“可以出去了。”

      两人穿过涟漪,来到沈荼的居所。

      那是一所不大的庭院,但看着很漂亮。飞檐走脊,阆苑琼楼,形态各异的假石摆放在庭院里,一池碧泉绕着园林汩汩流动,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庭院上空那颗桃花树。

      桃花树很巨大,树干主体并不在庭院内,桃粉芳菲的树冠覆在庭院上空,一阵风吹,花瓣便如雨一般飘零而落,煞是美丽。

      明茗痴痴地看着头顶的桃树,抬手想接飘落的花瓣,可花瓣却穿过他的手飘落在地上。

      他迟疑地看向沈荼,沈荼神情淡淡:“这是幻象,假的,但很美不是吗?”

      明茗懵懂地看着他,有些不懂他为什么要在院子里放一颗桃花树的幻象。

      沈荼没有解答,指了指长廊后那排屋子中的一间:“小桃山距离槐关山颇有些距离,你风尘仆仆地赶来想必也累的很了,今日不如先去歇息?”

      明茗被他提醒,倦劲也上来了,打了个呵欠说道:“好,那我先去睡觉……我想洗澡,这里方便吗?”

      “方便,屋子里有淋浴,里面也有换洗的衣物,都是为你准备的。”

      “好!”

      明茗抱着桃苗进屋,发现屋里的装潢很现代化,和外面完全是两个模样。

      见他惊讶,沈荼解释道:“近些年人间界的变化很大,出现了很多新奇东西,冥界不少官员都给住所换了布置,我也跟着布置了一间,想来你会更习惯点。”

      明茗笑道:“谢谢啊!”

      他平时和姥姥都住在山上,但偶尔也会下山出游,因此对这类环境并不陌生,也没什么新奇感,点点头将桃苗放下准备去洗澡。

      沈荼见他手指落在衣服扣上,迟疑地看着自己不动,识趣地起身告别。

      明茗舒了口气,连忙扒掉衣服洗了个澡。

      洗完澡后本想给姥姥打电话说一声,结果阴界没有信号,电话打不出去,明茗只能放弃先睡觉了。

      因为没人叫他,明茗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醒,醒来就看到屋里的桌上摆了粥和早点,不知道是什么人放进来的。

      洗漱一番后,他往嘴里随手塞了一个枣泥酥,准备去找沈荼。

      门一开,却见将一站在门外等候着。

      将一问道:“三爷您醒了,可是要出门?”

      明茗点头,连忙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然后才说道:“我想找沈荼的,现在几点了?”

      见明茗居然直呼沈荼的大名,将一神情有一点异样,顿了一顿才答道:“现在是午时……按阳界时间算,十二点多一些。”

      明茗嘟囔道:“居然睡了那么久啊,那沈荼呢?”

      将一:“阳界酒店那边有人找您,大爷见您没醒,便替您先过去了。”

      明茗奇怪,他也没什么认识的人啊,谁会来槐关山找他?

      明茗忙道:“那我现在过去。”

      将一:“大爷说了不用急,让三爷您先用早点!”

      明茗摸了摸肚子,昨天赶路在火车上随便应付一口,今天又直接睡到了中午,他的确有些饿了,左右沈荼说了不急,应当也不是什么大事,便回屋开始用早点。

      吃完以后抱上桃苗,才跟着将一进入“电梯”,然后直接就出现在了阳界的酒店里,是从酒店真正的电梯中走出来。

      明茗一出来,就被东方酒店的变化震惊到了。

      东方酒店已经被打扫整理好,从内到外焕然一新。

      玻璃转门和室内墙壁上的尘埃污垢都没了,晶莹透亮,地板被擦的洁净,一些地方铺上了厚实柔软的地毯,墙上挂满了壁画和各种装饰品,头顶的水晶吊灯也都被打开,照的室内熠熠生辉。

      明茗心中暗暗感叹着鬼仆们的收拾速度,又去找正在替他招待人的沈荼。

      或许是出现在人前的缘故,沈荼此时换了一身装扮,头发仍然很长,颜色却变得乌黑,其中夹杂着几缕白,身上的长袍也变成了中式短褂,此时正坐在太师椅里,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手中的桃木珠串,偶尔抿一口茶。

      沈荼对面还有几张椅子,坐着两个人,将一指着那两人说道:“三爷,他们就是找您的人。”

      明茗顺着将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随即眼睛眯起,认出了他们。

      事情得从昨天说起,明茗昨天是坐火车赶路的,因为火车上人太多,空气浊闷,坐上火车后他干兄弟便一直蔫着,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明茗也困的要命,昏昏欲睡。

      期间火车靠站停下,明茗对面的乘客换了批人,一对情侣在他对面坐下。

      这对情侣刚一坐下,他那蔫巴的干兄弟就跟抖糠筛似的疯狂颤了起来,把抱着盆差点睡着的明茗直接给震醒了。

      明茗醒来以后就开始找干兄弟异常的原因,随后发现坐他对面的两人都被虫蛊附身了,身上冒着一股极为刺鼻的腥臭之味。

      那两人身上的味道实在太难闻了,熏的他难受,明茗就和他们说明了情况。

      不过这对情侣并不相信明茗的话,明茗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但又受不了那股味,也懒得和他们多费口舌,直接取出竹笛吹奏了一支御虫曲。

      御虫曲落,这对情侣的胃部一阵翻腾,两人跑到卫生间里吐的天昏地暗,等吐完以后才看到呕吐物里混了一堆黑色米粒大的细小虫卵,有的甚至已经破壳,变成了线一样的虫子抽搐蠕动着。

      小情侣恶心崩溃极了,也终于信了明茗的话,对他很是信奉推崇,和火车上一些看热闹的人拉着明茗聊了一路。

      明茗本以为他与这两人只是萍水相逢,没想到他们居然追到东方酒店来了,明茗记得自己没和他们说过自己的名字和地址,当即纳闷,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来找我有什么事?”

      其中的女生连忙解释道:“大师您好,我们昨天看到您在D市下站的,所以我们也来了D市。本来不知道要去哪找您的,结果等车时正好听到一群黑车司机在聊天,说昨晚有司机遇鬼了,载了只鬼魂去了槐关山……”

      明茗记得这个女生,她在火车上时自我介绍过,叫李子怡。

      “我们听着这经历有些特别,便猜测那个人是您,就打车找过来了。谢天谢地,您真的住在这里!”李子怡说着说着都要哭起来了,整个人激动的不行。

      她的男朋友陈宁拍着她的肩安抚着,神情也很复杂。

      明茗见她眼泪说来就来了,挠了挠头:“有话好好说,别哭呀。”

      李子怡抹了把眼泪,哽咽道:“对不起,我就是太害怕了,再加上有些着急,所以失态了……”

      李子怡深吸一口气,调整好情绪,说起了她们的来意。
note 作者有话说
第4章 004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日更,晚20:00更新 求预收:《精灵团宠只想躺平》 完结文,感兴趣的宝贝点击专栏可看哦: 神话系列:《不可攻略的爱神[希腊]》《穿成洪荒第一美人》《我的道侣是天道[洪荒]》 原创系列:《秽变之夜后我不是人了》《瞎眼美人误入无限游戏后》《副本升级中》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