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塔薇恋爱了。
      任谁也看得出来,这个每天春风得意的女孩,心里装着满溢的爱情幻想,她特别留意月中的几个日子,那都是德克街裁缝店来兑换尾款的日期。
      吉斯并非没有见过塔薇,不过他也只当她是玛格烈少爷收集的漂亮人偶而已。偶尔来了兴致,他也会对这个莫名其妙躲在后面偷看他的人偶报以微笑,然后塔薇便更深地红脸跑走了。
      我冷冷地看着这一切,我对这个叫吉斯的家伙实在没有一点好感。
      “吉斯最近几天怎么来得这么频繁了?”我奇怪地问:“玛格烈少爷最近好像没有要做衣服啊。”
      “是我叫他来的。”塔薇拿着一件新裙子在镜前比来比去:“要做衣服的是我,更你快看,这裙子做得好不好看?”
      “塔薇小姐你当然是穿什么都好看的。”我微笑地拿起梳子,为她理顺长长的栗色头发。
      但塔薇并不这样认为。她对着镜子发了一阵子呆,脸又蓦地红了:“还是不行,我想我得再做一条新裙子。”
      “不如试试别家裁缝店?”我说。
      “不,我就要吉斯。”她说。
      我沉下了脸,塔薇已经逼不及待地跳了起来:“我得先跟店里预订他们的人手才行。”
      “塔薇!”我在后面叫,但她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了。
      我有点生气,塔薇已经变了,她变得不再依赖我。
      阳光仍然是灿烂的阳光,下午的庭园仍然是开满了美丽的花朵,满溢着香气,我站在中间,目光思索。
      玛格烈经过的时候还专程过来看我。
      “更,你一个人站在这里干什么?”他问。
      我没有回答。他顺着我的视线看去,透过玻璃,他看到了大厅里吉斯和塔薇的笑谈,他暧昧地挑了挑嘴角: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塔薇好像喜欢上这家伙了。”我阴郁地说。
      “啊,那还真是头痛。”他哈哈地笑,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
      我看着他:“你认为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平时没有好好地教导她,不可以喜欢上一个‘人类’吗?”
      “吉斯这家伙有什么好?”我百思不得其解:“塔薇怎么这样傻!”
      “就算今天不是吉斯,明天还会有慕斯和卡斯,”玛格烈一脸的不以为然:“你可以阻止得了多少个?”
      “这就是你这个当哥哥应该说的话?”我不可置信地瞪着他。“你竟一点也不关心她,她是你亲手渡生的人偶!”
      玛格烈冷冷地哼出一声:“我说过很多遍了,更,我亲手渡生的人偶只有一个,那绝不是塔薇。”
      “还有,”他漠然地扫我一眼:“你的担心实在多余,吉斯就算再笨,也不会分辨不出一个人偶,你以为他会喜欢上塔薇吗?真是笑话。”
      “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我讨厌极了他脸上那抹可恶的倨傲神色:“你是说塔薇配不起吉斯吗?”
      “人偶就是人偶,她应该有身为人偶的自知之明,还妄想和人类攀关系,简直不自量力。”
      玛格烈根本对此不屑一顾,恨恨离去,我站在原地,莫名地震动。
      原来他一直都是这样想。
      我隔着那层冰冷的玻璃窗子,看到室内塔薇荡漾着春意的笑容,突然深感悲哀起来。
      吉斯不会喜欢塔薇,就算她拥有玛格烈家族显赫辉煌的名头,也配不上区区一个裁缝店的小子。
      因为她是人偶,所以不配与人类攀亲。
      是不是这样呢?
      我也恨恨地离去。
      玛格烈一直以为我会极力阻止这件事,至少他以为我会想尽办法除去吉斯这个人。
      但我没有。
      这段时间,塔薇十分热衷于做新衣服,不同款式的礼裙,已经塞满了她房间所有可以用的衣柜,吉斯来家的次数也十分紧密,每次都带着相同的谄媚笑容。
      不过看在塔薇眼里,所有关于吉斯的殷切举动,都别有一番内涵。
      我继续冷眼地看着一切,什么也没有做。
      或许我是下意识地认同了玛格烈的话,吉斯根本不会爱上塔薇,是的,一个正常的人类又怎会看上一个人偶。
      等到一切都淡下来的时候,塔薇自然也就醒了,什么都会有第一次,或许塔薇自这次的恋爱失败中可以学会如何自我保护。
      我只希望它快快结束。
      不过我却把一切都想得太过简单。以至后来发生的所有事情,变得不可收拾。
      在一个微风轻拂的早晨,塔薇终于对我说出了她的心事。
      “更,我想这屋子里没有人会比你了解我了,”她真挚地看着我说:“有些事我不知如何告诉哥哥,我希望你可以帮帮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呢?塔薇小姐。”我明明白白地看到了塔薇的一颗心都已经飘浮到云端上,仍旧摆出平日温顺的笑容,我装着毫不知情地问道。
      “我知道只有你才会疼爱我。”她说:“比起那个经常冷眼看着我的哥哥——我常常觉得他很憎恨我的样子。”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的哥哥呢,”我宠溺地摸摸她的头:“玛格烈少爷当然也是和我一样,疼爱着塔薇小姐你呀。”
      “这是真的吗?”她又呵呵地笑了起来,这样简单的思维,便容易得到简单的快乐。
      “这件事我不知道可以找谁商量。”她幽幽地说:“更你会帮我吧?”
      我想我已经知道她接下来要对我说什么了,看着她害羞的脸,我微微地压下心中的不快,微笑说:
      “那你得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然后呢?”
      “他也喜欢我。”
      我呆了一呆,情况有点意外,那个吉斯除了是个贪小便宜的混混之外,竟还是个骗子。
      “塔薇小姐打算怎么办?”我问。
      “我想我或许会嫁给他。”
      “你说什么?”我跳了起来。
      她愕然地看着我,问:“更,你怎么了?”
      “塔薇!那家伙在骗你,他怎么可能愿意和你结婚!”我叫道。
      “那家伙?你知道他是谁?”她问。
      “吉斯。”我肯定。
      “对,是吉斯。”她皱紧了眉头:“你一直知道?”
      “塔薇,你听我说,他不是好人。”
      “更,你对他一点也不了解,这样说太不公平了。”
      “他不会和你结婚的!绝对不会!”我说。
      她被我的声音吓着了,默默地看了我一会儿,她失望地说:
      “我还以为,你和哥哥是不同的,无论我做什么你们都要反对,不许我上街,不许我交朋友,不许我见陌生人,不许这样不许那样,我受够了!”
      “塔薇……”
      “我一直以为你会帮我,”她的眼睛美丽而哀怨:“我以为起码你会站在我这一边。”
      “不是你想的那样,塔薇……”我急于安抚她,但她却激动地把我推开。
      “我不要再听你们的话了!每次都说是为了我好,不容得我有一丝意见,我讨厌你们自以为是的脸孔,你们根本不了解我!一点也不!”
      “塔薇!”我伸出手去,却抓不住她,她越过我跑了出去,一屋子的佣人也拦不住这个平日在这家里娇惯了的小姐,我从房间的窗子外看到她一直跑到后院去。
      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给她冷静的时间,我自己也十分混乱。
      结婚,她怎么会有如此奇怪的念头?还是吉斯给了她错误的暗示?他明明知道她只是一个人偶而已啊!
      直到午饭开始的时候,塔薇也没有出现。
      我想她或许还在跟我闹脾气,直到佣人们找遍了整间屋子,都不见她的踪影,我才知道自己又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
      她逃出去了。
      生平第一次,她那么坚决地鼓起了勇气,逃出这个屋子。
      她可以到哪里去?傻子也想得出来,我生气地吩咐玛格烈家的马车到裁缝店去把小姐接回来。
      然后佣人去后回报:“小姐并没有到裁缝店去。”
      我吓了一跳:“那么裁缝店那个叫吉斯的小子呢?”
      “他也没在店里。”他们说。
      完了。我想。这真是本世纪最大奇闻。一个人类会和人偶私奔么?
      如果说出来,一定被人当作是个没有营养的笑话。
      我着急地问:“玛格烈少爷现在在哪里?”
      现在的时间,应该是在人偶拍卖会吧。他们也不确定。
      自己家中的人偶都跑了,还有心情去人偶拍卖会!
      我立即派人送出短讯,急召他回来。
      大概是看到我的笔迹,玛格烈很快就回来了,他看到悲惨地站在大厅中间等他的我,连忙赶过来问:
      “发生什么事?”
      “塔薇不见了。”我说。
      “不见了?”
      “她今天跟我说她要跟吉斯那小子结婚!”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玛格烈兴味地挑起一边眉毛。
      “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话?”
      “你这么激动怎么说得清楚。”
      他居然还笑得出来,他说:“别紧张,我想她只是和吉斯到别的地方玩去了。”
      “塔薇这辈子也没有出过这屋子!”我说。
      “那现在不是出了么。”他说。
      “我们该怎么办?”我问。
      “除了等那小子良心发现把她送回来,我们可以怎么办?”他说。
      “但你是玛格烈!要找一个人对你来说易如反掌,为什么你这样无动于衷?”
      他什么也不回答,只那样看进我的眼睛。
      我突然明白:“你是不是希望她这一辈子最好也别再回来?”
      他淡淡地答道:“我不想骗你,更,我的确是那样想的。”
      “她是你渡生的人偶!玛格烈!”我无法置信地对他大叫。
      “我说过她不是!”他也很生气。
      他从来都看不起她。
      创造她形体的人是我,给予了她生命的却是玛格烈,但尽管如此,他还是从没承认过她的存在。
      为什么那么讨厌她?在他否定她身份的同时其实也是在否定我。
      他根本看不起人偶。
      “我懂了。”我甩开他的手,向大门走去。
      “你要去哪里?”他一手把我扯回去。
      “你不去找她,我自己去!”
      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凶狠又扭曲:“你的意思是说连你也要逃离这间屋子吗?”
      “放开我!”我大叫。
      “不许去!”他也对我大叫。
      “玛格烈!”我狠狠地瞪着他。
      以前一向对我温柔纵容的人一反常态地变得冷漠又凌厉,他对我说:
      “你应该称我为玛格烈少爷!更,或许你根本已经忘记了这里谁是主人,才会这样无法无天!现在我来告诉你,没有我的命令,你休想踏出这里一步!”
      我还没来得及反驳,已经被他粗暴地扔到最近的书房里,大门在我面前合上,发出巨响,我被震得呆了好一会儿。
      这里没有窗子,想逃也逃不了。
      没想到事情越闹越大,我郁闷地想着,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玛格烈已经对我有这么多的不满。
      还有塔薇,他怎么可以对一个自己亲手渡生的人偶如此漠视?
      我真是不明白。以前明明都好好的,塔薇创生的那个夜里,他跟我一样开心,这不再是一个普通人偶,我对他说,我希望她有一个名分。
      玛格烈也很乐意把她当作妹妹。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为什么今天的他已经丧失了那时的体贴和温柔?
      我在书房里呆了三天,这三天里,别说出去,我就连玛格烈的人影也看不到。
      然后,第四天,塔薇回来了。
      直到我终于可以从书房里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她坐在窗子前面,呆呆地出神。
      “塔薇!”我又惊又喜,忘记所有的不快,只要她回来,仿佛什么都可以原谅了。
      她没有听到我叫她,只一味地盯着自己的手腕,她看得那么认真,上面有淡淡的一圈印痕,以前我曾告诉她那是她小时候不小心烫伤了的疤,她一直信以为真。
      她从来没有想过,为何自己身体上的每一个关节处,都有这样均匀的“疤”。
      或许今天她终于察觉到了。
      察觉到自己的“与别不同”。
      她的手微微地颤抖,或许她也开始怀疑:
      为何自己的手永远不能高举过头顶三寸,为何总是软弱无力,不能搬动超过自己体重三分一的物件,为何常年累月,都是那一副不受风雪洗礼的脸孔,变也变不了。
      她的手最后捂住了自己的脸孔。
      “塔薇。”我生怕触动她,只好在她身边轻轻地叫唤。
      她抬起头来,她也不会流泪,无论她有多么悲伤,她问:
      “更,我是什么?我到底是什么?”
      我沉默地看着她,不忍回答。
      但她已经在我的眼里知道了一切。
      
      事情总会过去的,即使是多么坏的天气,终有一天会放晴。
      塔薇终于知道了自己是人偶的事实。她很平静。
      平静得令人有点担心。
      回到家里之后,她也没有再提起过吉斯,那个她一心向往,心生爱慕的男孩子,她像突然忘掉了似的,更多的时间,她花在沉思里。有时坐在窗前,想着想着,就是一天。
      时间可以抚平伤痛,它是那么的公平,无私,我相信塔薇一定可以重新振作起来,只要过了这一阵子吧,我想,只要渡过这个最艰难的时期就好了。
      但我一次一次地猜错,那个下午,我走进大厅,却看到塔薇平日一直坐着的位置空荡荡,窗纱在轻轻地吹拂着,我心里蓦地一紧,反身追到她二楼的房间里,但是一切都已无法挽救。
      地上铺满了人偶的残骸,东一片西一块,完整的,零散的,洒落各处。
      塔薇逐一逐一地,把自己拆掉了。
      她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在做着这样可怕的事?
      我呆呆地,看着地上已经失去光泽的零件。
      没有了本体的材质,看起来也不过是堆无用的废料而已。
      我试过把她重装,可是都不成功,或许那是因为她不愿意。
      她遗留着那么强烈的意念阻止一切,她痛恨再做一个人偶。
      我坐在她的床边,心深抽痛。
      她在这个家里快快乐乐地生活着,本来一切都很好。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把塔薇的碎片一一捡拾,收起。现在只有一个人可以救她,因为他才是真正的人形师。
      我知道那个人必定不愿意。
      从一开始他就对她无比厌恶,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得去试试。
      玛格烈的偏厅里还亮着灯,我鼓起勇气敲响他的门。
      他抬起头来,看到我时微微一愕。我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跟他说过话了,他以为这段冷战期会持续更久。
      “有什么事?”他冷峻的脸映在灯下,有种说不出的阴森。
      我觉得有点委屈,上前打开盒子,我希望里面的碎片可以勾起他当日一点点的情谊,但他一看到里面的东西,马上就皱起了眉头。
      “你拿这些来是什么意思?”他生气地问:“你造了一个奇怪的人偶出来,又让她上演了一出离奇的风化案,现在还想要我为这件可耻的事担待吗?”
      “但是她并没有错。”我艰难地说。
      “是,错的是我。”他冷笑:“我根本不应该一时心软为她创生,如果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偶也就罢了,偏偏她又不守本分,对谁都眉来眼去,今天得到报应都是她自取其辱。”
      我简直不敢相信他对她如此刻薄的评价,我近乎绝望地问:“她在你眼中就这样不堪吗?”
      他站了起来,走向我。他问:“更,你做了那么多的人偶,为何只对塔薇执着?”
      “因为……”
      因为什么?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人之常情吗?对于自己亲手造就的,无论是一张书笺,或是一把梳子,也有感情吧,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偶。
      “那么你又为什么对我执着?”我反问他。
      “你怎么知道我对你执着?”他眯了眯眼睛,半带嘲讽地问。
      “如果不是,你也不会这样恨她。”我迎上他的视线:“你无法忍受她的存在,只是因为你妒忌。”
      他抿起嘴,笑了一笑:“是么?你也知道我妒忌?我以为你会视而不见,一直装傻装下去。”
      “塔薇是无辜的。”我说。
      “但我讨厌她。”他恨恨地说:“我只是没料到她对你的影响有那么大,如果不是看在你份上,轮不到她自己动手,我就先把她废了。”
      “救救塔薇吧。”我央求:“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话。”
      他觉得好笑:“这并不可以当作交换的条件,更,我是你的主人,就算我不救塔薇,你还是得听我的话。”
      “救救她,”我无力地说:“我答应以后不再做其它人偶。”
      “我不反对你做其它人偶,”他说:“除了塔薇。”
      “即使我再做其它人偶,你也不会再为它们创生了是不是?”
      “这个当然。”
      我难过地低下头,玛格烈把我拉过去抱在怀里,就像当初他对我的那样一般亲昵:“你会很快就忘掉她,别担心。”
      “我不会忘记。”我说。
      “是吗?”他笑。
      我的脸埋在他的衣服里,声音闷闷地:“你真的不会救她了吗?”
      他有好一阵子没有回答,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犹豫,但最后他说:
      “更,你永远死了这条心吧。”
      我身体本来已不明显的温度一路下降,但他没有发觉。
      相反地,我的眼内却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恨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