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我妈最近已经和我澄清了她跟你爸的关系。所以我寻思,咱们也不用那么针锋相对了?”江焰说。

      江冬越看着他,目光还是有一丝探究,但敌意已经消散了很多。

      “来,我敬你一杯。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江焰举起一杯酒,打算自己先饮为敬。

      “你还有两个月才成年,不能喝酒。”江冬越说。

      江焰唇刚碰到杯沿上,闻言,停了下。

      “这,果酒。”江焰说。

      “果酒也是酒。”

      江焰心里暗暗腹诽,又来了,这面瘫真特么事儿逼。

      他以后怎么就跟这种人结婚了呢?脑子有坑了吧?

      .

      想着这里毕竟是江家老爷子的宴会,顾红鹭也还在看着他,江焰只能竭力又笑了下,“行行行,那江哥你成年了,你喝,你喝行了吧?”

      江冬越看了他一会儿,把酒接了过去。

      .

      江焰也就那么一说,没想到江冬越居然会真的把酒接过去,微怔了下,站在原地看着他。

      等看到江冬越的唇要贴到他刚刚喝到的地方时,他脑海里突然闪过梦中两人唇舌相接的画面,心中一梗,本能抬手去拦。

      “等等!”

      江焰想上手抢回他的酒杯,江冬越没反应过来,酒瞬时泼溅了两人一身,酒杯摔在地上。

      .

      江焰和江冬越本来就是宴会的焦点人物。

      场内的音乐又舒缓悠扬,一点儿都不聒噪,众人都被这动静吸引,看了过来。

      .

      “江焰,你怎么回事?”

      顾红鹭正在江老爷子身旁和他叙旧,见状立即过来了,想要训斥他,被江家老爷子叫住了。

      江老爷子大概是以前管儿女太严厉,老了反思了下,反而对小辈要求宽松了些,“小鹭,孩子之间玩闹下,磕磕碰碰正常。”

      “他......”顾红鹭毕竟是知道江焰以前有多敌视江冬越的,还是很难相信只是简单的玩闹,但不好直说,只能目光严厉地看向江焰。

      .

      江焰这回真不是故意的,却也百口莫辩说不出原因。

      他一个钢铁直,以前哪会在意和男生混用杯子的事?

      可从他知道他以后会和江冬越在一起后,他这两天实在被冲击得太厉害。

      刚刚看到江冬越用他用过的杯子想起了那些画面心里太膈应,条件反射就去拦了……

      “阿姨。”站在一旁的江冬越突然开口了。

      江焰看向他。

      顾红鹭难得被江冬越主动唤了一回,也有些诧异看过去。

      “他刚刚,不是故意的。”江冬越说。

      江焰愣住了。

      .

      顾红鹭看了江冬越一会儿,欣然笑了下,“这样啊。”

      江老爷子看着江冬越,眼中也流露出一丝欣慰。

      顾红鹭又轻斥了声江焰,“那你也得给人家道歉!”

      江焰这次和江冬越说起话来没那么张不开嘴了,“对不起啊。”

      .

      “好了,一点小事罢了。”江老爷子温声安抚,又让身旁的江铭晟叫来了服务生,对两少年道,“小焰,小越,你们两个跟着一起去更衣室换身干衣服来吧。”

      江焰:“?”

      .

      江焰没想到他刚还因为江冬越用他用过的酒杯不自在,现在居然发展到要跟人家一起去更衣室换衣服了?

      他望着江老爷子,想开口说不用。

      但顾红鹭已经在一旁催:“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江焰只能硬着头皮和江冬越一起离开了。

      .

      跟着江冬越走在走廊里时,江焰不断开导自己,没事,都是男人!坦诚相见下怎么了?

      他跟他那些哥们以前还成天结伴上厕所呢。

      这样想着,江焰心里舒坦了一些。

      .

      服务生把两人带进已经备好了衣服的男士更衣室,就离开了。

      江焰脱着外套,想起江冬越刚刚为自己和顾红鹭解释的事,还觉得不太现实。

      没想到江冬越这人还是有点良知的,只把人家当工具人会不会有点渣啊?

      他看向江冬越:“刚刚......”

      “嗯?”江冬越边解着扣子边看向他。

      江焰看着平素校服拉链恨不得拉到头顶的江冬越这会儿的样子,梦里那个变态版江冬越又浮现在脑海,谢谢两个字全憋在嘴里,“……没事。”

      江焰突然一刻都不想在这里跟这人多呆多聊了。

      .

      江焰拿着衣服,背过身,默默挪到了房间里距离江冬越最远的地方。

      江冬越用有些狐疑的目光扫了眼跑到墙角的江焰。

      江焰:“天热,拉远点,凉快。”

      江冬越瞥了眼空调。

      现在都入秋了,还是晚上,再打着个空调实在称不上热。

      .

      江焰深知自己的理由蹩脚,咳了几声掩饰心虚,飞速换好衣服往外走。

      临走前,却因为走得匆忙不小心又撞了下衣架。

      江冬越听到动静,循声看了过来。

      江焰立即装没事人,“没事,你穿你的,我先出去了。”

      他绝对不要跟这人在这种环境独处!

      .

      “等等。”江冬越叫住他。

      “嗯?”江焰停下看他。

      江冬越不知看到了什么,一直盯着他看,犹豫片刻,还是直接走了过来。

      .

      江冬越身上的衬衫还没扣好,半敞着。江焰才发现江冬越看着挺斯文,居然身材那么有料,八块腹肌结结实实,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难怪以后被压的那个是他!

      等等,被压......

      江焰望着衣衫不整走过来的江冬越,僵住了。

      江冬越这是怎么了?不会在这种地方,深柜属性暴露了吧?

      对啊!他江焰这种钢铁直男怎么可能上杆子掰弯人家,说不定是这货在某种场合兽性大发强迫的他,那之后他受刺激精神出问题了,才会跟这货结婚……

      江焰越想越有道理,浑身都绷紧了。

      .

      “你,你干嘛?”江焰后退了下。

      江冬越不懂江焰怎么这么大反应,他只是看到对方扣错了扣子,想要提醒。

      “你......”

      “焰焰!”门外突然传来顾红鹭的声音。

      江焰本来就高度紧张,被惊得一个激灵,直接在往后退时踉跄了下。

      .

      江冬越条件反射扶住他,两人就那么向后靠到了江焰身后的衣架上。

      江焰和江冬越撞到了一起,四目相对。

      江焰直接石化了。

      靠!为什么这种偶像剧里男女主才会发生的狗血剧情会发生在他们两个的头上啊?

      而且......

      江焰低下头,看着江冬越和他贴到一起的某个地方,挨近的腹肌,以及放在他腰上的手。

      梦里的场景瞬时全回荡在江焰脑海,还是最劲爆的部分!

      江焰心中一梗,大脑还没反应,已经先向着江冬越抬起膝盖......

      .

      顾红鹭听到衣架被撞到的动静终于忍不住推门进来查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

      饶是江冬越情绪极少外露,那一刻,江焰和顾红鹭还是看到了江冬越面部表情肉眼可见的崩坏了下。

      毕竟,再坚强的男人,蛋也是脆弱的。

      .

      “……扣子,扣错了。”江冬越艰难说完自己要说的话。

      江焰反应过来自己误会人家还闯祸了,放下膝盖,“我......”

      顾红鹭怒斥:“江焰!!!”

      .

      顾红鹭替江焰给江冬越不停道歉,在江冬越坚持不用看医生,说要早点回去休息后,才停下。

      她把江焰带到天台上,痛心疾首。

      “江焰,我看你今天的表现,本来还以为你真的要和越越好好相处了,可,如果不是我刚刚不放心过来看了看,你还要对人家做什么?”

      “妈,我......”

      “我以前一直以为你是有分寸的,嘴上说讨厌人家没触到底线你不会跟人家动手,所以我没怎么太管着你。可你刚刚干了什么?”

      “亏越越还帮你解释酒被打翻的事!你怎么能这样伤害人家!还是,伤了人家那里?你自己也是男生,难道不知道那种地方不能动吗?”

      江焰也挺过意不去,“妈,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弄伤他。我不知怎么就……”

      “你不是故意的,那你刚是被魂穿了?”

      江焰语塞,只能低下头。

      他要怎么说,因为他知道以后会被江冬越压所以才那么紧张,被那一幕刺激得条件反射对人动手了。

      .

      顾红鹭还是头回看到江焰这样懊恼不知所措的样子。

      她吹了点夜风,也冷静了点,语气平静了些。

      “焰焰,你知道妈妈为什么那么尊敬你江爷爷还有江叔叔吗?”

      江焰不懂顾红鹭怎么突然说这个,看向了她。

      顾红鹭深吸了口气,一脸郑重,“这件事,本来妈妈想遵从你江爷爷的意愿什么都不说的,但现在,我还是不得不告诉你了。”

      .

      江焰回去的路上,坐在车里看着高架桥上纵横交错虬曲绵延的路灯,回想着顾红鹭和他说的事。

      当年战乱刚结束,社会还很不安稳,激进的姥姥姥爷嫌江家老爷子古板守旧不听他劝,毅然参与了一家新兴报社的投资和编撰,最终被牵连,是江老爷子冒险帮忙翻案。

      在姥姥姥爷被送去改造期间,江老爷子还悄悄把年幼的顾红鹭从福利院接走照顾了挺长一段时间。

      顾红鹭那时候太小了,对很多情景都只能模糊得记得一点,后来被老爷子送回福利院跟着姥姥姥爷去了北方,更是无奈断了联系。

      但江家老爷子这份不善表露的大恩,顾红鹭一直看在眼里,放在心上。

      也难怪,顾红鹭能成长成江家老爷子最欣赏的那种人,后来再遇上江铭晟,还会那么重视人家,那就是人家恩人的儿子啊!

      .

      江焰越想越觉得过意不去,所以,江冬越还是他们一家子恩人的后代。

      可他都对人做了什么?

      .

      江焰给顾红鹭发了个消息。

      不一样的焰火[江焰]:妈,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GHL[顾红鹭]:跟我道歉没用,你回去和越越好好道歉。

      不一样的焰火[江焰]:嗯。

      GHL[顾红鹭]:焰焰,老一辈的恩怨说到底还是老一辈的,妈妈告诉你也是今天一时情急不想你再犯错。妈最希望的是你以后真的能放下成见,去了解江冬越这个人,再重新审视你们之间的关系。

      不一样的焰火[江焰]:知道了,我会的。

      .

      江焰想了想,又发了条消息。

      不一样的焰火[江焰]:那妈,你对我爸的成见,你要不要也放一下?同学之间团结友爱,夫妻之间,那不更得相亲相爱啊?

      GHL[顾红鹭]:是前夫。以及,我对你爸的不是成见,是真知灼见。

      不一样的焰火[江焰]:......

      .

      江焰叹了口气,手指下滑看了看他爸江鹤的飞信。

      江鹤的飞信昵称已经从“和江铭晟不共戴天”改回以前的昵称“JHH”了。

      江鹤其实并不喜欢用这种网名,改成这样就是奔着和他妈配对去的。

      也不知道两人什么时候能和好?

      想到江糖糖之前说的这两人会在他生日时候复合的事,江焰又安心了些。

      .

      江焰到家的时候比较晚,江糖糖已经被李婶哄睡了。

      江焰去看了会儿小朋友香甜乖巧的睡颜,心里得到了点慰藉,就打算去给人江冬越道歉。

      .

      江焰深知这个歉道起来可就难多了。

      毕竟江冬越离开时那冷得不行的表情仿佛在说,他们两人刚刚拉近的那么一丁点的距离,现在又无限拉远了。

      .

      江焰站到江冬越门口,努力组织起了语言。

      .

      “那个,面,不是,江冬越,我刚不是故意的,谁让你突然扑上来!”

      不行,肯定会被无视,而且他也自知理亏。

      .

      “江哥,挺巧啊还没睡呢?出去大排档啊?我请客。哦,对,大排档都是发物,对伤不好,那咱去吃点……补蛋的?”

      江焰说完感觉自己会被江冬越用眼神冻死。

      .

      他耸拉下脑袋,自暴自弃。

      “我错了行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伤谁的蛋都不可能伤你的啊?突然踢你那还不都是因为......”

      .

      “因为什么?”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低沉冷感的声音。

      江焰惊了一下,回头,就对上了正盯着他看的江冬越。
note作者有话说
第5章 第5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