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门铃被摁响。

      江焰知道是江冬越,没管,修长手指拨着吉他弦,带着江糖糖弹唱得更欢。

      江糖糖性子乖软,不唱了,小心翼翼拽了下他衣角,“爸爸,晚点再唱《两只老虎》吧,有人摁门铃。”

      江焰这才停下,揉了把江糖糖的头,笑:“乖,在这儿等会儿。”

      .

      江焰趿拉着拖鞋,晃到玄关,打开门。

      站在门外的男生比江焰还高不少,眉骨下被楼道里的白炽灯光映出层清冽的阴影,显得一双眼异常冷淡疏离。“你很吵。”

      江焰嗤了声,关上门出来,黑漆漆的眼瞳里像能滋出火星来。

      “这层就我们两户,嫌吵你搬走呗。”

      .

      眼前的人正是江焰的死对头江冬越。

      .

      江焰的父母在他中考后就离婚了,但江焰知道那两人其实心里还都有对方,所以一直暗暗盼着两人复合。

      可顾红鹭在江焰高二下学期时,因为一个合作案突然和华森地产的总裁江铭晟走得近了。

      而江铭晟的儿子江冬越,这个转校生的出现,正像在宣告自家妈和人家爸谈着生意看对眼了。

      江焰本来就看江冬越不顺眼,和江冬越在学校里碰上后,更是次次被那性格又冷又臭的面瘫精准踩到炸点。

      两人很快成了学校里王不见王针锋相对的死敌。

      江焰平日里跟江冬越踩到一块地瓷砖上都会嫌膈应。

      可江焰没想到的是,自己一个暑假过后居然刚好跟这人租房租到一处了。

      .

      至于为什么从家里搬出来到这里,还要从江焰在学校附近捡到了他那个从十年后穿来的儿子江糖糖说起。

      最初江焰捡到江糖糖时候,听到他说自己是从十年后穿来的,还以为是他哪个哥们的恶作剧,尽管两人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江焰也很难相信。

      但江焰很快发现江糖糖对他所有的秘密几乎都很了解,还能说出校门口那家蓓儿甜饮品店老板娘在他们学期末要搬走的事。

      他让好哥们跟那个老板娘打听过,这事老板娘怕自家女儿知道了伤心,到现在都没和别人说过。

      江糖糖如果不是穿越来的,根本不可能知道。

      .

      离异家庭出身的江焰见多了夫妻间的不和睦,也自认为自己的性格注孤生,从来没想过自己未来会和人结婚,还会有个像江糖糖那样乖巧可爱的孩子。

      他惊喜之余,把江糖糖捧手心里宠,因为担心母亲太严厉带着江糖糖搬了出来,还特意托母亲的助理在学校附近的学区房精挑细选了几间公寓来让江糖糖挑。

      谁知江糖糖挑中的那套,隔壁住的竟然刚巧是江冬越?

      .

      江焰搬过来的这几天绞尽脑汁给江冬越使绊子,做梦都想江冬越搬走。

      刚刚他就是在江糖糖说了想听弹吉他后,特意贴着江冬越和他房间之间隔着的那堵墙,让江糖糖尽情点歌,给他弹了几首童谣。

      .

      “江冬越,这个点小孩子都没睡呢?现在像你这么早睡早起的还有几个啊?”

      江焰拍了下他肩膀,讥讽:“要不,我建议哥们你就搬去养老院吧?那儿多清静。”

      “再有一次,我会报警。”江冬越显然不想和江焰多说,沉声警告。

      “报啊。”江焰嗤笑,他凑近江冬越,挑衅,“哎,哥哥,你是成年了,我还没呢。而且,谁看见我骚扰你了啊?”

      江冬越拿出录音笔,把他刚刚的话重新放了一遍。

      .

      江焰听到那句“哥哥”就不笑了,上手抢录音笔。

      江冬越把录音笔举的高高的,让他够不着,垂眸看着他。

      “如果警察管不到你,这个录音,我还会交给你妈一份。”

      江焰最烦比他高的人来这招,何况江冬越还搬出他妈来压他,登时火冒三丈,“江冬越!你……”

      .

      气氛正剑拔弩张,身后突然穿来门被打开的动静,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

      “是爸爸!爸爸!”

      下一刻,他就看到江糖糖扑棱蛾子一样飞扑了过去,兴冲冲抱住了江冬越的腿。

      江焰愣住了。

      .

      过了半晌,他才确定眼前的一切不是梦。

      江糖糖仰着小脑袋目不转睛盯着江冬越,眼睛几乎要放光,就连喊“爸爸”时的语气表情都和当初抱住他腿叫他“爸爸”时候一模一样。

      .

      这,到底什么情况?

      如果他是江糖糖的爸爸,江冬越怎么会也是江糖糖的爸爸?

      .

      江冬越似乎对江糖糖的表现也有些诧异,一贯冷冰冰的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终于显出点异样来。

      但江焰顾不得管那面瘫什么反应了,抱着江糖糖就冲回了屋里。

      .

      江焰用背重重抵上门,看着一脸茫然看着自己的江糖糖。

      江糖糖和江焰长得很像,简直像是他的缩小版,明眸皓齿,眼角内勾外翘,下颚线条流畅,一笑起来颊边就有俩小梨涡。

      但……

      江焰现在才发现,江糖糖分明也和江冬越很像。

      行为举止比起随性散漫的他斯文优雅得多,兴趣爱好也和爱打篮球的他不同,是绘画和钢琴。

      头发眼睛的颜色不像他那样浓墨重彩的,而是和江冬越一样浅淡很多,尤其那双标志性的琥珀似的眼瞳,简直一模一样。

      “爸爸,你怎么了?”

      “糖糖,你怎么管刚刚门外那货也叫爸爸?我跟他都是你爸爸?”

      “对呀?”

      “可,你不是说我跟你妈妈很爱对方的吗?既然很相爱,你不是应该只有一个爸爸?”

      江焰凌乱了。

      当初他听江糖糖说自己以后会有一个很恩爱的伴侣,还暗戳戳在心里期待着找到那个女孩子和人家好好在一起呢?哪里知道自己还会有绿帽子?

      .

      江焰攥紧拳头,眼里怒火更旺了。

      江冬越跟江铭晟那俩面瘫父子,看着高冷得高岭之花似的,怎么都爱抢别人老婆?还专挑他跟他爸的抢呢?

      江焰想着这些,简直恨不得立即冲出门去跟江冬越拼了。

      .

      手已经攥紧门把手准备开门了,江焰突然听到江糖糖的声音又响起。

      “妈妈?我没有妈妈呀,只有两个爸爸。”

      江焰停下了,看向他,“没有妈妈?你的妈妈去哪儿了?”

      “没去哪儿。糖糖从来都没有过妈妈。”

      江焰懵了,“那你是怎么出生的?”

      江糖糖想了想,看着他,笑得很甜:“我是你们结婚了生出来的呀!”
note作者有话说
第1章 第1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