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血与月 ...

  •   “你要杀了我吗,哥哥?”丹倾望着檀月岭微笑,婴儿肥的小脸上看不出半点疑问式的哀伤。
      
      她的唇上沾了血,将本就足够红的唇瓣润得红过了头。
      
      檀月岭拿着削水果的刀,几个小时之前,他还用这把小刀削干净一个苹果,从最上端到最下端,苹果皮连成一串,没有半点试图断裂的痕迹。
      
      他将苹果削好递给丹倾,丹倾却嫌汁液粘手,檀月岭只好拿着削了红皮的苹果,让丹倾慢慢咬着吃。丹倾每咬一口,檀月岭的手就润一寸,果液太黏,将丹倾的眼黏在檀月岭纤长的手骨上,看上面附着的白玉冰肌。
      
      分明是大夏天,丹倾却错觉檀月岭手中的果肉被他自个儿冻成了冰。他是座手捧毒苹果的冰雕塑像,一抹红透过身体还能发出冷浸浸的微光。
      
      童话故事告诉丹倾不要偷尝毒苹果,上面的红是毒素在蔓延,鲜美的外皮要用狠毒来交换。丹倾却是个嘴馋的女孩,她一口咬上,咀嚼,吞咽,将毒素连同情愫一并吞吃入腹,再不能流连在外。
      
      她舔了舔嘴角的血,香甜、芬芳,一切美好的词汇都可以用来形容她赖以生存的食物。血液的鲜红,一定是融化了玫瑰花的灵魂吧,她颇有些迷醉地游思着。
      
      檀月岭望着脸蛋薄红的妹妹,持刀的手没有颤抖。可手上的水果刀变得很沉,很沉。沉重到他漂亮的骨节吱嘎作响,仿佛再多一点稻草般的重量,他的整只胳膊就可以随着刀片跌落在地。若是迸发出鲜血,丹倾一定会开开心心地凑上来吃个饱吧。
      
      他的妹妹,他来历不明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在十八岁这个夜晚,送给他一个天大的惊喜。
      
      檀月岭这辈子最憎恨的便是吸血鬼,谁能知道他竟然自个儿捡了个吸血鬼回来养呢?老天在玩他。
      
      檀月岭父母双亡,皆是拜吸血鬼所赐。到如今,连自己亲手养大的妹妹也成了吸血鬼,他感到一种偌大的荒谬将灵魂冲击。思维涌上一片不能深究的恐怖,他望着手中的刀,沉默。
      
      “哥哥,如果你不准备杀了我,我就要走了。”丹倾甜甜地笑了起来,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残忍,“你知道吗,有一位同学自愿给我提供食物。他的血甜甜的,却一点都不腻,我最喜欢咬着他的脖颈慢慢品尝。他给了我血袋,喏。”丹倾将手中空了大半的血袋展示给檀月岭看,尾音上扬,撒娇似的。
      
      “可我觉得刚从身体里涌出来的血比较新鲜,我要去他家了,哥哥。”丹倾咬咬下唇,有些腼腆,“哥哥,我会记得你的。虽然没尝到你的血,可是哥哥削的苹果最好吃了。”
      
      “你能吃苹果,也能吃其他人类的食物,想来是人类和吸血鬼的混种,为什么还要偷偷饮血呢,小倾?你就不能做一个完完整整安安分分的人类吗?”檀月岭不解地望着丹倾,目光里有缕晕不开的哀伤。
      
      “哥哥,”丹倾左手拨弄着右手,不开心摆了满脸,“你根本就不明白我对血液的渴望。你站在我面前,就像是一盘极鲜美的食物被装在玻璃式样的保险柜里,被我自个儿的喜爱上了锁。”
      
      说到这里,她使劲儿睨了一眼檀月岭:“你就是仗着我的喜爱诱惑我,所以此时此刻才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斥责我。哥哥,你再这样,我就不要喜欢你了。现在我有了心甘情愿的小血奴,我好像没那么喜欢你了,哥哥。”
      
      檀月岭持刀的手一颤。他最疼爱的妹妹,他从森林里捡回来的妹妹,不但变成了他最憎恨的物种,此时此刻,在清冷如水的夜,还娇娇俏俏地站在他不远处,告诉他不喜欢他了。
      
      他想问为什么,却没说出口。他仍沉默地站着,像冬夜里赤.身.裸.体的人,从白骨到血肉,结成冰凉透了。
      
      “我要走了,哥哥,不必怀念我。我是去享受美食了。很遗憾哥哥体会不到血液的美妙。”丹倾扔下手中的血袋,转身往房门走去。
      
      可她走得很慢,像是在等待什么。她的唇角微微上扬,尖牙露出两颗,在月夜下微微闪耀。
      
      一个炮灰的使命,就在这三两步之间。未来最厉害的猎人,自手刃自个儿养大的妹妹开始。
      
      丹倾等待着。听到身后的响动时,她唇角的弧度拉大了些。
      
      没关系的,哥哥。将水果刀插进来吧。
      
      檀月岭回忆起父母的干尸,面皮黏在骷髅上,叫人看不出生前的半点风姿。他是该杀了她。饮过血的混种吸血鬼,将不可避免地堕入害人的深渊。可他望着丹倾的背影,却发现自己下不了手。
      
      十岁那年,父母双亡,他跑进森林里,在幽暗晦暝的墨绿中,独自静默。可有那么一个小女孩闯进了他的眼里。她睡在草木间,露水润泽了脸庞。乌黑的发微卷,蜷缩在颊边,只衬得嘴唇嫣红如血。
      
      摇醒她后,她却说自己无父无母,在孤儿院里被欺负就自己一个人跑了出来。檀月岭把她带回家,又去查访了她的来历,却发现没有那家孤儿院,也没有人丢孩子。
      
      可或许是一个人太孤独,檀月岭留下了丹倾,将她当自个儿妹妹一般养大。
      
      他望着手中的刀,感到寸步难行。檀月岭下不了手。
      
      丹倾握住了门把手,她有些疑惑。自己的终局应该终结在此刻,而不是跨出房门。他为什么不动手。很轻易不是么?只要从背后将刀插进来,再旋转一下刀把,再强的吸血鬼被捣碎了心脏,也一样活不成。
      
      “哥哥,”丹倾回过头,浅笑,“我真的要走了。”
      
      她在提醒他。
      
      檀月岭回望过去,见着那张天使般的面庞仍是如以往一般纯真,竟有些心痛难忍。他那饮血的妹妹,为何不变得更冷酷更残忍些,她该堕落成一个怪物,应该被长出的獠牙撕裂天真的面庞,该作恶该沦落,该丑陋如野兽,而不是俏生生站在他面前,喊一声哥哥。
      
      丹倾见檀月岭迟迟不动手,倒有些为难了。剧本不走下去怎么成?既然注定要檀月岭杀死她,那就一定要他杀了她。
      
      丹倾转过身,咬着下唇委屈地说:“哥哥,我后悔了……”
      
      后悔了?檀月岭眼睫微颤,他望着她,眼里的期待几乎掩饰不住。
      
      “没尝过哥哥的血就走,那真是让人遗憾。我想了想,要不哥哥和我一起做吸血鬼吧。在这个充满了猎物的世界,让小倾一人到处狩猎,好孤独啊,哥哥。”丹倾往回走,离檀月岭越来越近。
      
      “哥哥,小倾想把你转化成吸血鬼,可以吗,哥哥?”
      
      檀月岭将刀握得紧了些,丹倾却上前抱住了他。她将头搁在他颈窝,露出尖锐的獠牙。檀月岭似有所感,将刀举了起来。
      
      “小倾,告诉哥哥,你也不想的。是吸血鬼的本能影响了小倾。小倾也不想饮血伤人的,对吧。”
      
      丹倾用獠牙摩挲着他颈项的皮肤,还没咬下去,意图却已昭然若揭。
      
      “不是哦,哥哥。哥哥不明白,人类的血液是这世上最美妙的东西,就算哥哥给我再好不过的美食,在小倾嘴里也得打个折扣。可是鲜血……鲜血不一样哥哥。它不只是食物,它吸引着我贯穿着我。我饮血,是贪念那份洗刷灵魂的快感。哥哥你给不了我,我也不想控制自己。”
      
      丹倾轻嗅着檀月岭,陶醉地说:“哥哥,可是小倾不想抛下你。这份快乐小倾想分享给你。我们一起做这个世上的异类吧,把人类当做血奴,把伦理当成笑话。哥哥……我真的想跟你一起沦落到地狱。”
      
      “小倾伤人了吗?”檀月岭抚摸着丹倾的黑发,语气温柔,眼里却润着似有若无的水光。
      
      “都是他们自愿的,哥哥。有一个人快死了,可是这是他们自愿的,哥哥。”
      
      檀月岭抚发的左手一顿,持刀的右手微颤着逼近丹倾:“那小倾以后会怎么做?”他声音沙哑了些,像在做最后的审判。
      
      “嗯,哥哥答应我了吗?”丹倾将檀月岭抱紧,高兴地说,“那我们一起去捉人类玩吧。把他们豢养起来。我知道哥哥不想杀人,哥哥不用杀的。这种事交给小倾就好。哥哥不知道吧,小倾真的很喜欢看鲜血从人类身体里流出来的景象。就像有些人喜欢吃爆浆牛肉丸,小倾也喜欢。最璀璨的红从白皮银骨里流出来,好看极——”
      
      “了……”丹倾不可置信地推开檀月岭,她垂首看向心脏处的伤口,那里流出的血殷红而冰冷,丹倾想捂住伤口,却只是把手给弄湿了。
      
      她微颤着望向檀月岭,眼里的泪大颗大颗地冒了出来:“哥哥,为什么要杀小倾?”
      
      檀月岭没回答,只是垂首望向手中的刀。他用这把刀削过很多水果。若是水果多汁些,就算再小心也会沾上黏腻的果液,就像此刻一样。檀月岭的手被血液弄脏了。
      
      他不想杀小倾的。不想的。
      
      檀月岭手一松,刀跌落在地上。他仿若将将回神,有些迷惑地看向自己的手。
      
      他不想的。可为什么……
      
      檀月岭将垂落在地的丹倾抱了起来。他流了滴泪,可也只有一滴。
      
      “疼吗?”
      
      丹倾疼得说不出话来。檀月岭也没想着要她回答。
      
      “这才是正轨。对吧,小倾。”檀月岭仿佛回忆起了很多事,又仿佛什么也没想起。
      
      丹倾疼得浑身颤抖,她勉力问出了口:“哥哥,你在想什么?”她望着檀月岭的神色,有些不解。这不该是此时此刻的场景,他应该更疯魔一些。
      
      “睡吧,小倾也累了。”檀月岭浅浅地笑了下,语气温柔得像在哄小孩。
      
      丹倾想弄明白男主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反应这么奇怪。
      
      可她没力气了。
      
      炮灰的生命该结束了。
      
      丹倾不记得自己到底是谁,她所拥有的朦胧记忆里,全是流浪在各个世界的场景。每次她都不得好死,不得善终,最开始还会疼,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丹倾也曾反抗过,反抗的下场是灵魂撕裂般的疼痛,她蜷缩在地上,瘫成一滩烂泥。若是真有女娲,看了也该恶心。
      
      后来丹倾明白了,她就是每个世界里的炮灰,不得好死是世界为她选定的命运。生来如此,无从抱怨。丹殷习惯了,甚至迷恋上了不同的死法。
      
      她是炮灰、女配、反派,是一切邪恶的开端,所以她应该死。死是对她最大的慈悲以及最温柔的成全。
      
      丹倾望着檀月岭,想对他最后笑一次。可她太累了,已经扯不开自己的嘴角。
      
      她只好闭上眼,就这么睡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