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10 埋伏×魔术师归来×小丑牌 ...

  •   库洛洛第二天出现的时候神清气爽,丝毫不见之前的狼狈样子,众人一致松了口气。正当一群人打打闹闹地争抢早饭时,却察觉到周围潜伏靠近的气息。“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吗?”芬克斯转头看向窗外。飞坦趁机抢走他手里的千层饼,大口吞下,嘴上抱怨:“还让不让人吃饭了啊。”“你你!”芬克斯气得暴跳,那可是最后一块了啊!“已经吃下去了,有本事就来拿啊。”飞坦作无奈摊手状,金色细眼里却是得逞的光芒。
      
      “你个小子,不给你点教训你还嚣张了啊!”芬克斯吼,跟上跳窗出去的飞坦。“你们想干什么?”信长也大叫一声,一溜儿窜出老远。其余人等无奈地看着已经奔着埋伏最多的西边而去的三个人,把目光转回到他们头儿身上:“团长……”
      
      “让他们去吧。”库洛洛慢慢抿着咖啡,袅袅热气升腾起来模糊了他的安定表情,似乎外面并没有人包围埋伏他们。“富兰克林,你负责北面。”理了很短头发的高大男人点了下头,人随即消失不见。“玛琪,你和我一起去南面。”玛琪什么也没说,只是往南边的落地窗靠近了一些。
      
      “东面气息最少,想必是陷阱。”重霜说。“没错。你留在这里,保护派克。”库洛洛看了重霜一眼,放下杯子站起来,连给人提问的时间也不留,和玛琪一前一后消失在视野里。
      
      啧,他还真是放心我啊。重霜转头就看见某个低垂着头紧咬着唇的人,不禁无奈:“派克,会没事的。”玛琪的念线拦住那些人绰绰有余,库洛洛去做什么?打的是擒贼先擒王的主意吗?派克依旧低着头,她已经从其他人的只言片语里知道,这个小孩远不能用外表估量。连团长都那么放心地让他做事,为什么自己却只能被保护?“不要胡思乱想,我们是伙伴。”声音是温和的,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量。
      
      “呵呵~真是感人的一幕呢☆~”派克诺妲正想抬头表示感谢,一个不知从哪里跑来的声音却打断了她的话。重霜浑身紧绷,手也不自主地扶在了腰侧隐藏的剑柄上。是高手!如果不是他刚才说话,自己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居然能在不惊动其他旅团成员的情况下接近基地,这人到底是谁?
      
      “哎呀呀,原来是个小美人呢◆~”重霜只觉得这语气轻浮得刺耳,他不动声色,脚下慢慢移到声音来源和已经摆出警戒姿势的派克诺妲之间。“我本来还以为会是库洛洛守在这里的,”声音的主人在清晨渐渐散开的薄雾里露出身形,以一种轻快的姿势走了进来,“他怎么会让一个孩子做那么重要的事情呢◇?”
      
      “你管太多了。”重霜眉头一皱,这是在质疑自己的能力吗?他早就看清了来人,一头向上方梳起的蓝发,脸上画着厚厚的油彩,一身小丑的戏服打扮。眯缝起来的细长眼睛里闪着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失望的光,薄薄唇角挂着的笑容和脸上星星泪滴的图案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你是……魔术师西索?”一直没有出声的派克诺妲惊讶地说,怎么会是他?西索不是一向独来独往的吗?什么时候受雇于议会了?重霜暗自握紧了拳,派克那种语气,无疑是在提醒他,这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对手。这就是东面没人的原因吗?
      
      与此同时,西索的眼睛也在打量着对面的人。这么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小女孩怎么会在流星街的?他才出去一年而已啊。真是的,库洛洛总能在他之前找到宝贝呢。“收了钱就要做事啊♣,”西索竖起两只手指摇摇,仿佛觉得派克诺妲的问题很可笑,“更何况是消灭流星街最强大的团体这种激动人心的委托呢♥~”
      
      说到这里,西索仿佛已经忍不住战意,舌尖慢慢扫过上唇。他刚回来议会长老就派人找他,害他还以为自己只不过离开一段时间,连震慑那些烂苹果的威力都没有了呢,却没想到他们居然要雇佣自己对付库洛洛一帮人。西索反正有闲,而且他回来的原因就是为了那些快熟的大苹果。有钱赚又可以完成自己心愿,这种好事他为什么要拒绝?
      
      派克诺妲迅速白了一张脸,她清楚知道自己不是西索的对手。实际上,在流星街呆过一段时间的人没有人想和西索为敌。问题是重霜并不知道啊,派克诺妲看向挡在自己前面的身影,不能拖累他。她开始思考如果自己跟西索走,保下重霜性命的机会有多大。
      
      重霜敏锐感觉到了一丝杀气。他是认真的,想要杀人……重霜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愈发谨慎。对面那个人身上深紫色的念力明白表示了主人的恶意,而它正在像火焰一般向外蔓延。“派克,不要离我太远。”
      
      这种情况下也能注意到后面人的心情浮动吗?本来因为没看见预料中的人而生气的西索微微眯起了眼睛。长长的黑发在自己杀气的作用下向后飘起,原本略有弧度的眉毛渐渐笔直锋利起来,给那张美丽的脸平添了不少英气。双手垂放在腰侧,宽大的衣袖遮住了西索探寻的目光。
      
      虽然看不见,但是那双手肯定是握紧了吧。是不是要把这俩人解决了再去找库洛洛呢?这么想着的西索从上到下扫了重霜一遍,却突然发现他无从下手。平常的站姿,却仿佛从哪里攻击都会被拦下——居然没有破绽?早知道库洛洛不会找一个花瓶入伙,却没想到真的这么令人刮目相看啊。黑色的眼眸仿佛清透的水晶,可是不要说胆怯什么的情绪了,里面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冷淡无情,看久了自己连杀气都淡薄了。光是站在那里就透出一股若有似无的气势来,这可不是一般的小孩,西索感兴趣极了。
      
      “你叫什么♥?”重霜发现杀气莫名其妙地淡下去了,刚刚漫不经心的西索突然笑得很开心。“问别人名字前难道不要自我介绍?”重霜冷冷地甩了一句话回去,他不认为这个家伙会合作。“我叫西索♦,职业是魔术师噢♡~”重霜听到那个拖得长长的尾音不由得抖了一下,这男的说话怎么就不能正常一点?盯着他笑得弯弯的眼睛,重霜决定不和BT一般见识:“重霜。”
      
      “好像有点耳熟的名字呢♧~”西索笑得愈发花枝招展,哪里听说过类似的名字呢?重霜瞪眼,难道是错觉,他怎么觉得周围空气中荷尔蒙浓度直线上升?他疑惑地看着突然间变得电力十足的人,变脸比翻书还快啊简直,刚刚还一副杀气腾腾的样,现在看起来怎么像正在搔首弄姿呢?重霜感觉到后面的派克微微抽搐了一下,显然她也不能接受这么极端的变化。
      
      “真是好孩子♤~”西索笑够了,这样都没有吓到他吗?自己放了杀气之后没有逃跑、依旧无动于衷的人,已经多久没有见到了?说不定是一颗意外的青涩果实呢~想到这里,西索兴致愈发高涨:“小霜霜♥~咱们打一场吧☆~”
      
      重霜额头青筋跳动。他很想说我和你不熟,不要用那种称呼,不过看到已经自顾自说着“空旷点比较好施展”走出门的人,显然自己说了他也不会听的。重霜抬起脚要跟上去,却感觉到派克拉了他一把。他站住,转身微笑:“没事,我有分寸。待会儿注意些,不要被卷进来了。”派克听着说得温和却坚定的人,心里慌乱,无奈又帮不上忙,只能希望其他人赶快解决完问题后尽快回来。
      
      西索走出百步远,这才转身。重霜已经拔出了软剑,人正迎着升起的太阳,剑身上反射着日光。西索看着尖端指地的剑,虽然春天早晨的太阳并不热烈,但也称得上温暖,他却感觉到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很有特色的兵器嘛,和主人很像。西索笑起来,伸手上臂轻薄的假象处拿出一副扑克,手指翻动,霎时间漫天都是飞舞的牌影。他利落地洗完牌往手上一垛,抬头的同时,冒着幽紫寒光的剑尖已经迅速逼近。
      
      重霜利落地躲开几张飞近的纸牌,闪身躲出老远。牌的轨迹是弯曲的——重霜眯起眼,看见几道深紫色弧线缩回西索身边。果不其然,那些可以削金断玉的扑克不仅经过单纯的念强化,上面还沾了些特殊性质的念。从现在看来,应该是自动伸缩的,还具有一定粘性。这么说来,自己绝对不能让他碰到。牌的力道就那么大,想想被西索的念拉回去再揍上一拳——好难看!重霜稍微加快了速度,他得拖时间,这家伙貌似和库洛洛有点渊源。
      
      西索随心所欲地甩着手里的牌,不过却渐渐发现了问题:除了刚开始的一下,重霜根本没有攻击过他,而只是在躲他的攻击。看来是推测出了自己常用的招数,所以才尽力不要被自己的念碰到吧。“光躲可是不行的哟◆~”西索笑道,七八张牌又脱手而去。
      
      该死!这变态到底还有多少牌?重霜只觉得眼前划出的弧线越来越多,交织成一片。这样下去,靠眼力是根本不够的。重霜心一狠,他闭上眼睛,仔细听着耳边的风声。在日暮森林里,他可以靠耳朵来分辨自己前后左右五百米范围内的动静,理论上来说,牌面带起的劲风应该更容易判断才是。不过第一次实验就是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如果有那么个万一……
      
      “小心!”派克看见被扑克牌包围的人居然闭上了眼睛,更是着急,难道重霜累了?西索嘴角的笑容变成了惊讶,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呢,闭上眼睛之后身手好像更灵活了。切,又是一个避免正面交战的家伙,果然不愧是库洛洛看上的人。西索大大不满之余,眼角余光扫到一边焦急的派克诺妲。眉毛一掀,似乎可以从侧面来呢,西索手随心动,空中的扑克一瞬间全都绕了个弯。
      
      “派克!”从三个方向传来不同的声音。果然是没用的草包,连十分钟也挺不住,西索不禁郁闷。本以为能和库洛洛一战,现在看来,就算留守的是他,也未必能打得痛快。西索把眼光从远远向这里移动的黑发少年身上收回来,不出意外地看见派克退后了几十米,而在她面前、背对自己的人肩膀抽动着喘息,汩汩流出的液体染红了白衣。
      
      果然是瞬间转去保护了啊,在多带一个人、速度下降的情况下,居然也没有被伤到致命处。完全够格成为有点青的大苹果了,自己刚刚可没有手下留情呢。这厢西索笑得诡异,那边一群人已经赶到,“重霜!”赶回的库洛洛看到一个血肉模糊的背,脸立刻青了:“马上带他回去。”
      
      这是理智型的反应,但是一群战斗系眼睛都气红了:“西索!”西索整好以暇,他又开始洗扑克牌,来吧来吧,最好都来找他报仇,他求之不得啊。“都住手,”不是库洛洛的声音,但是拔出武器的手瞬间都迟疑了。重霜有点晃地直起身,“既然大家都没事,我们回去吧。”
      
      血都快淌成小溪了还说没事?信长芬克斯正想反驳,库洛洛开口了:“我们回去。”眼神里全是警告,现在应该以重霜的伤为重!飞坦拧着眉头看看嘴唇苍白的重霜,又看看同样坚决的库洛洛,一声不吭地背上人飞速离去。走时还不忘给小丑一个杀人的眼神,反应过来的蜘蛛们一个个跟上。库洛洛转身,面无表情地看了西索一眼,也转身离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恶搞剧场
    某蓝:(积聚了半天怒气和勇气)西索!你太过分了!原来你找霜儿就是要虐他吗?
    西索:(微笑)我没说过吗?苹果这样养才好吃~
    某蓝:(气得噎死)完全没办法和BT沟通!(暗自咬牙:看我不把你先***,再****,以解我心头之恨)
    重霜:(抬起头,满不在乎状)没什么,伤在我身上我还不清楚,让玛琪姐姐缝一下,补血养养,再泡个澡,连疤也不会留下的。(头被压下)库洛洛你干嘛啊?
    库洛洛:(心疼)霜儿你躺好,不要乱动。(转向某蓝,眼神森然)你敢再让霜儿受伤试试?
    某蓝:(痛哭流涕)团大,您相信偶,偶真的素亲妈啊,真的不素偶要虐的……
    重月:(头上冒火)你是亲妈,那我这正牌老妈放哪里?克扣我的戏份就算了,可是你不是答应过要好好对霜儿的吗?现在这算怎么回事?你想试试我新研发的增肥药?(一颗闪亮流星飞逝天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