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纪瑞还有点发懵。

      谢渊耐心耗尽,拄着手杖转身离开,纪瑞终于回过神来,跳起来追上去:“走走走,小叔叔等等我!”

      谢渊听着身后闹哄哄的动静,唇角勾起一点不明显的弧度。

      他就这么把纪瑞带回了家。

      “哇——没想到这座宅子现在这么新,喷泉的瓷砖竟然是白色的,我一直以为是黄的!咦,这个雕塑原来是长颈鹿啊,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剩个身子,当时还以为是狍子,小叔叔你知道什么是狍子吧,就是一种特别傻的动物……”

      纪瑞快乐地在院子里跑了一圈,又跟着谢渊进了屋,这边摸摸那边摸摸,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傻乐什么。

      蒋格默默挪步到谢渊身边,问:“需要叫医生吗?她看起来好像犯病了。”

      谢渊面无表情:“叫医生太麻烦,还是送回精神病院吧。”

      蒋格认同地点了点头。

      这边俩人嘀嘀咕咕,那边纪瑞已经把客厅逛了一圈,眼睛晶亮地跑到谢渊面前:“小叔叔,我饿了。”

      “哦。”谢渊应声。

      纪瑞:“……”然后呢?

      蒋格微笑:“我们还没到家的时候,厨师就已经准备好了食物,纪小姐不如去厨房看看?”

      “谢谢蒋叔叔。”纪瑞眼睛一亮。

      “我其实也没那么……”老。可惜蒋格话没说完,纪瑞就已经跑走了。

      他无言看向谢渊,眼镜略微滑落了些也不知道。

      “你长得挺显老的。”每到这个时候,谢渊都格外真诚。

      不管什么时候,跟老板顶嘴都是职场大忌,看在每个月大六位数的工资上……蒋格微笑转移话题:“我好像没有告诉纪小姐厨房在哪。”

      “她刚才在一楼转了八百遍,如果还是找不到厨房在哪,你可以连夜送她回精神病院。”谢渊说着,径直到沙发上坐下。

      蒋格推了推眼镜,绕到他对面问:“谢总,您真打算收留她?”

      “不行?”谢渊反问。

      “倒不是不行,谢氏家大业大,多养一口人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她来历不明,连警局都没查到她的身份,你贸然收留,万一惹上麻烦就不好了,而且她这里……”蒋格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含蓄地没说下半句。

      谢渊神色淡漠,漆黑的瞳孔里没有一丝情绪起伏:“风扬科技那个智能机器人的项目,我很感兴趣。”

      蒋格愣了愣,反应过来后失笑:“您觉得她认识风扬科技的董事长?容我提醒一句,纪老今年才五十五岁,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孙女,而且他叫纪风波,不叫什么纪富民……”

      “改了。”谢渊打断他。

      蒋格一顿:“什么?”

      “上个月,李亦骋那货为了争取机器人的项目,给纪风波介绍了一个大师,大师说他名字不好,这么多年才大起大落,结果还真把他说动了,直接把名字改成了纪富民,”谢渊扫了他一眼,“因为牵一发动全身,手续上比较麻烦,所以这件事暂时保密,只有李亦骋和少数的几个纪家人知道,如果不是李亦骋跟我嘚瑟,我也不会知道。”

      只有李亦骋和少数几个纪家人知道的事,小神经病却知道,而且她还恰好姓纪……蒋格神色正经了些:“难怪你会帮她。”

      “不然呢?”谢渊面露嘲讽,“我是那种随便在路边捡垃圾的人吗?”

      蒋格:“……”

      “你那是什么表情?”谢渊眯起眼睛。

      蒋格一脸无辜地转移话题:“……那接下来怎么办,带着她去见纪老?”

      “先确定她的身份,”谢渊不经意地看一眼楼梯口的方向,“如果她继续胡说,那就把她扔大马路上去。”

      蒋格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微笑:“既然谢总已经有想法了,那我就只管执行就好,天色不早了,谢总早点休息,我也该回去了。”

      谢渊摆摆手,示意他快滚。

      蒋格头也不回地滚了。

      客厅里再次静了下来,谢渊捏了捏眉心,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还不出来?”

      纪瑞端着一盘小蛋糕,磨磨蹭蹭从楼梯后面出来了。

      “偷听技术有待提高。”谢渊半睁着眼,对她评价一句。

      纪瑞撇了撇嘴:“你说那么大声,不就是故意让我听见嘛。”

      “所以,可以说实话了?”谢渊问。

      纪瑞点了点头,半晌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是从二十二年后穿越过来的,纪富民是我亲爷爷。”

      谢渊:“……”

      “你不信的话,可以拔他两根头发跟我做亲子鉴定。”纪瑞认真道。

      谢渊面无表情:“你在跟我开玩笑吗?纪老一个秃子,我怎么拔他的头发?”

      “秃……”纪瑞睁大眼睛,“他明明说在我出生前有一头茂密的头发,是我小时候总是闹腾,才把他给气秃了……合着是骗我的?!”

      谢渊:“呵。”

      “那、那没有头发可拔,腋毛总行吧?再不济腿毛也行,或者你找机会扎他一下取点血?”纪瑞说着,看到他拿起手机开始拨号,顿时狐疑地问,“你干什么?”

      “叫蒋格回来,把你丢出去。”谢渊头也不抬。

      纪瑞赶紧扑过去抢手机,结果预判失误,直接趴在了谢渊膝上,谢渊将手机高举过头顶,眼神冷淡地看着她。

      电话接通,手机里传出蒋格的声音:“谢总?”

      “我真没撒谎,”纪瑞可怜兮兮抱着他的膝盖,“你带我去见褚臣和叶添雨,一切都明白了。”

      “我根本不认识什么褚臣和叶添雨。”谢渊缓缓开口。

      “啊……你们现在还没认识吗?”纪瑞先是惊讶,再一想也有可能,毕竟爸妈也没说过他们具体是什么时间认识的,但肯定是在她出生前,“那、那你们现在不认识,叶添雨的名字你总听过吧,她可是大明星,超一线很火的!”

      “没听说过。”谢渊只回她四个字。

      纪瑞茫然一秒,就听到谢渊又说了一句,“纪老也没有随母姓的儿子。”

      “不可能!我爸是家里老三,他确实随我奶奶姓!”纪瑞当即否认。

      蒋格:“喂,谢总,有事吗?”

      纪瑞眉头紧皱:“我真没骗你。”

      语气真诚,模样可怜,不像在撒谎。

      谢渊盯着她看了片刻,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可是纪老就一儿一女,没有第三个孩子。”

      纪瑞如遭雷劈。

      手机里蒋格还在喂喂喂,谢渊却突然失了兴致,推开她站起身,拄着手杖慢悠悠往楼梯口走,一边走一边说:“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我们也没必要交流下去了,明天一早,你就……”

      “三楼书房靠墙的桌子后面,有一个十几寸宽的暗格,里面放着你十几岁读书时的照片,还有两个篮球比赛的奖杯。”纪瑞突然开口。

      谢渊停下脚步,神色不明地看向她。

      纪瑞揉了揉眼睛,抬头与他对视:“暗格是直接封死的,说明你把东西放进去之后,就没打算再拿出来,对不起啊小叔叔,我十二岁那年不懂事,愣是给拆开了,不过现在这个时间,你的暗格应该是完好的,你可以去看看。”

      这种事,只需要上楼把桌子挪开就可以验证了,她也没必要撒谎。

      手机还在通话中,蒋格:“喂喂喂,谢总你还在吗?纪小姐刚才说了什么,我怎么没听清……”

      谢渊把电话挂了。

      车开到一半停在路边的蒋格,看着被挂断的电话陷入自我怀疑:他只是他们play的一环吗?

      谢家老宅里,纪瑞一脸乖巧:“虽然不知道我爸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时间的爷爷只有两个孩子,但是小叔叔,我真没骗你。”

      谢渊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看了许久,最后什么都没说,抬脚往楼上走去。

      手杖敲在实木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响动,纪瑞听着响动逐渐远去,然后消失铺了地毯的三楼走廊里。

      她叹了声气,抱着双膝靠坐在沙发前的地面上,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谢渊好像没给自己安排住的地方。

      翌日又是一个大晴天,八点十分,谢渊关掉闹钟,一边听早间新闻,一边起床洗澡,然后像平时一样按部就班到一楼餐厅吃饭。

      只是今天家里多个外人,到底和平时不太一样。

      谢渊刚到餐厅,就看到管家和两个佣人都挤在厨房门口,正伸着脑袋往里看,本该给他准备早饭的厨师,却委屈地在厨房外面站着,看到他来了立刻点头问好:“少爷。”

      管家和佣人同时回头:“少爷。”

      “看什么呢?”谢渊蹙眉。

      管家连忙上前:“少爷,您昨晚带人回来了?”

      谢渊猜到厨房里是谁了。

      “她在干什么?”他听着厨房传来的乒乓声问。

      管家:“给您做早饭。”

      谢渊:“?”

      “一个小时前就开始了。”管家补充。

      话音未落,纪瑞就端着盘子出来了,笑眯眯跟谢渊打招呼:“小叔叔,我给你做了三明治!”

      谢渊随意看了一眼,三明治卖相不错,有鸡蛋火腿和番茄,就是做这么点东西花了一小时,未免太离谱了。

      “快来尝尝。”纪瑞已经在餐桌前坐下了。

      谢渊也不跟她客气,坐下后拿起半块尝了尝。

      “怎么样?”纪瑞一脸期待。

      谢渊:“还可以。”

      “那我以后天天给你做。”纪瑞捧脸。

      谢渊一顿,似笑非笑地看向她:“故意忙活这么久,就是为了说这句话?”

      “小叔叔你真是好人,愿意收留突逢大变的我,你放心,等我跟爷爷相认,一定劝他跟你签合同,我们一起赚钱。”纪瑞假装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你倒是知道我想要什么。”谢渊睨了她一眼,继续吃三明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爷爷只有两个孩子,但是我仔细想了想,你在,爷爷也在,就连三楼的暗格都在,那这里就不可能是什么平行世界,只要找到爷爷问清楚,就能知道我爸妈是怎么回事了,”纪瑞殷勤地给他倒了杯豆浆,“所以小叔叔,你愿意帮我吗?”

      “不愿意。”谢渊回答。

      纪瑞一噎:“你不愿意,我怎么证实自己的身份?我不证实身份,还怎么给你和爷爷牵线搭桥?”

      “相比不能牵线搭桥,我更怕自己被纪老当成神经病永远拒之门外,所以在你提供更加有力的证据,可以证明你所言非虚之前,我不会带你去见纪老,也不会帮你做任何事,”谢渊把两块三明治全吃了,抽了一张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手,“让你留下,已经是我善心大发了。”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纪瑞一脸看透他的表情,“我已经想好怎么证明了。”

      谢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等她发表高见。

      “我妈说过,我爸是在四月的一场冰雹雨里对她一见钟情的,我刚才问过管家伯伯了,手机上的天气预报最多只有七天,而现在是三月十九,我根本没有作弊的可能,如果四月份下冰雹的话,是不是可以证明我没撒谎?”纪瑞抱臂询问。

      谢渊提醒:“周城上次下冰雹,好像在十年前。”

      “我知道。”纪瑞扬起下巴。

      她这么笃定,谢渊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思索片刻后开口:“行,大不了被你骗吃骗喝一个月。”

      言外之意,就是答应收留她了。

      纪瑞顿时感动得眼圈都红了:“我就知道你是好人!”

      谢渊对她好人的评价不置可否,见她还在哼哼唧唧,就多嘴问一句:“你的三明治呢?”

      “我就做了两块,都给你吃了,”纪瑞揉了揉眼睛,“没事,我随便凑合点就好。”

      谢渊眼尾微挑,想说谢家还不至于缺她一口三明治,结果话还没说出口,纪瑞就从厨房里端出一盘大肘子。

      他:“……你就是这么凑合的?”

      “光吃肉太腻了,我让厨师帮我烤了饼,等会儿做个简易肉夹馍,”纪瑞说着看他一眼,“小叔叔,你该去上班了。”

      谢渊盯着她看了许久,冷呵:“你最好是没有撒谎,否则……”

      纪瑞乖乖放下筷子,秒变小可怜:“小叔叔,我真没骗你。”

      谢渊睨了她一眼,拄着手杖离开了。

      纪瑞乖乖目送他离开,等到他的背影彻底消失,她抹了一把脸扭头问厨师:“我的饼好了吗?”

      厨师:“……”这姑娘是学变脸的吧。
note作者有话说
第3章 第 3 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