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我在青楼当厨子(1) ...

  •   仙人投胎不喝孟婆汤,不走轮回道,在降仙池洗去修为后,从落仙台跳下去,神魂飘飘摇摇落进凡人腹中,就结成仙胎。
      
      张小白经历一场胎中之谜忘却前尘,投生在一个低等小世界中,五岁之前浑浑噩噩,忽有一日开了灵智,一丝微薄灵气自动打开了手掌中的两生镜,张小白的记忆便从这小小幼童体内复苏过来,然后不由叹了一口气。
      
      仙人历劫很少有顺遂的,但落在他身上却比旁人艰难许多,他当年神魂投胎,本是要去这名为大楚王朝的一户勋贵家中投胎,做上二十年顺风顺水的小侯爷,再一朝抄家灭族流亡,历经人世繁华,也饱尝人间苦难,在四十岁那年贫病而死,不料落入这小世界时忽然被一股未知之力打偏了人生轨迹,托生进了一个青楼官妓的肚子里。
      
      两生镜照见前生,也窥尽今生,张小白花了两天时间把自己被改变的人生粗略地看了一遍,得出一个结论:他还是老老实实当厨子去吧。
      
      进入小世界时的那股未知之力正是这方小世界的天道,这个刚刚成型的小世界脱胎于一部小说,仙界凌驾众生之上,好友太白更是曾做过御用文仙,写过诗填过词,会唱十八摸,也化名青莲生撰写过玉帝同人,张小白自然知道小说乃是由人或者神妖写出来的故事,下笔有灵,看的人多了,便在茫茫三千界里落下投影,生成一个个不稳定的小世界。
      
      既然是小说,就有主角,这个小世界的主角是个女子,却也不是女子,女主名为孟莲,前世是个饱受夫家欺凌的柔弱妇人,投胎到大楚王朝之后成了定北侯府的小世子,也就是张小白原本要托生的身份,如果张小白对小说的了解再多一点就会知道这部小说的分类应该是女穿男伪耽美,可惜他是个只看过玉帝同人的可怜厨子。
      
      孟莲成了孟廉,但毕竟是个成年人的心性,定北侯府满门忠烈,也想将这个唯一的世子养成不世武将,孟廉却吃不下这些苦头,从小厌武喜文,但文也没能文到哪里去,十七岁那年才中了个童生,文不成武不就,到了娶妻的年纪自然无贵女问津,孟廉外男内女,也不肯娶妻,反倒看中了几次巧遇的四皇子秦澜,两人感情日厚,最终秦澜娶了孟廉的妹妹为王妃,得到了定北侯府的兵权,成功夺嫡,王妃难产留下一个儿子撒手去了,孟廉便成了实质上的皇后,教养妹妹所出的儿子为太子,和秦澜相守一生。
      
      而张小白托生的青楼官妓之子叶流风在这部小说里的戏份不低,算是炮灰攻三,叶流风生母沈言薇本是官家小姐,父亲一朝牵连进科举舞弊案被杀,一家女眷都被充为官妓赎罪,沈言薇年轻貌美,大家出身,流落风尘最初那几年还好过,冷着脸也有人捧场,那时只卖艺不卖身,后来母亲病重要钱,只得卖艺又卖身,等到母亲病榻十年去了,已经只卖身,不卖艺了。
      
      叶流风在青楼长大,从小视自己的出身为耻,他有天资,发狠读书,十六岁那年拿走母亲攒了半辈子的皮肉钱假死脱身,改换户籍去考科举,还真叫他连考连捷,十九岁就做了状元郎,后来投靠了秦澜,又在和孟廉朝夕共事时爱上了他,秦澜看叶流风不顺眼,却又利用他的才华经营势力,登基为帝后就把叶流风造假户籍科考的事情翻出来,官妓之子是贱籍,冒充良人科举更是大罪,按律当斩,孟廉去向秦澜求情,秦澜表面答应,却只放了叶流风的命,仍旧把人打回了贱籍,叶流风在牢里听闻此事,撞墙而死。
      
      最后替他收尸的还是被他不耻的母亲沈言薇,一个青楼老妓,用她微薄的余财,替她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儿子买了一块好地安葬。
      
      张小白以前没有历过劫,也是第一次遇到定好的命格被人顶走的事情,这事没什么先后之分,他是仙人历劫,命格就该是先富贵后贫贱,这个小世界的孟廉对上了他的命格,他就该投生成孟廉,不料还牵扯到了天道规则,如今他的命格被改了,那究竟算不算他历劫的年数?
      
      张小白百思不得其解,但也知道他携带两生镜下界是违规的,这会儿倒也不好问什么,一时又想起太白的叮嘱,略动了动意念,掌心的两生镜微微一花,镜子里便显露出一张俊逸风流的仙人面容。
      
      太白金星这会儿还在传道法会上,镜子里的还是他来送别时的那具身外化身,见到张小白一张平静的幼童面容,顿时松了一口气,说道:“小白,我刚才替你算的那一卦有问题,你这次历劫怕是遇到贪狼了!”
      
      张小白眉头皱起,他当然知道贪狼,这位本也是星辰化身的仙人,司掌权柄与财富,一百万年前下界历劫,自此欲望沉沦,孽障缠身,贪狼也是下界历劫未归的仙人里实力最强的,也就是贪狼之后才有大批仙人做了逃仙,怕应了劫就回不来了,人间繁华,哪有比做神仙自在?
      
      李长庚冷着脸说道:“贪狼历劫,身化八十一,他倒想得好,可惜他红尘心重,八十一具化身没有一具能勘破红尘回归仙界,仙人命格不凡,贪狼早已消磨灵气成了贪婪恶鬼,会本能想要占据仙人的一切,因为一旦他饱食灵气,就能复苏过来!下界历劫的仙人里,已经有不少遭了他的毒手。”
      
      张小白明白了,太白不惜违规也要让他记起前尘,是为了让他清醒历劫,不要被贪狼所害。
      
      幼童脸上露出了几分无奈,抬手给李长庚看了看他周遭的景象,“有点迟了,我的命格已经被占走了。”
      
      李长庚气得直蹦跶,详细问过情况之后却又冷静下来,张小白知道自己这个挚友看着不着调,却是个相当理智的仙人,心下微微一暖,宽慰道:“其实也不用怕,他有本能,我有记忆,贪狼在明我在暗,避开他也就是了。”
      
      李长庚思索片刻,忽然说道:“不,不能避,贪狼是欲望化身,他那八十一具化身所到之处,但凡让他缓过一口气,他就会身居高位!到时候天涯海角,你能躲到哪里去?”
      
      张小白看着镜子里的挚友,微微叹了一口气,“可我只是个厨子。”
      
      李长庚起初满脑子都是那些被夺走命格,失去灵气的历劫仙人的惨状,简直恨不得自己下界手撕贪狼,这会儿终于反应过来,他这个挚友啊……还真就是个万事不管的厨子。
      
      贪狼就算没有记忆,他的心智手段都不是张小白能匹敌的,李长庚也没法强求,如今两人身份天差地别,青楼官妓之子总不能去把堂堂侯府世子打死,总得徐徐图之,至少也让小白长大一点。
      
      知道自己历劫遇贪狼,张小白也就是起初惊慌了一下,很快就平静了,此后几年他和太白金星时常联络,偶尔也能从青楼这里探听到一点定北侯府的消息,但都不多,毕竟阶层差距太大了,张小白也不生气,他原本的命格没好到哪里去,富贵贫贱的大起大落虽然磨砺心性,但他要是在没有记忆的情况下经历这种事,也许真就缓不过来了,倒不如靠自己的双手挣钱吃饭来的安心。
      
      这一世的母亲沈言薇是个很好的人,她虽然在青楼卖身,却从不把男人带到张小白面前,会教他识字,晚上青楼客多,就把他关在后厨不让他去看到青楼里的污秽,她尽力去为自己的孩子做她所有能做到的事情,张小白是个成年仙人了,自然不会去像原本的叶流风那样轻贱她。
      
      青楼里迎来送往看似低贱,其实每天的酒水菜肴都是很丰富的,张小白吃得好营养足,到八岁就已经能站上灶台了,后厨里的人原本只是看个新鲜,没想到这小小一个人握起大勺来有模有样的,做出来的菜更是绝味。
      
      沈言薇二十岁意外怀上张小白这一胎,到如今已经是快三十的妇人了,青楼里讨生活难免容颜憔悴,三五日开张一回已经是常态,张小白像模像样装作在后厨里偷师了一年,做一桌酒席请青楼老鸨苏娘子吃了,他言语诚恳,请苏娘子摘了沈言薇的红牌,让她去教养姑娘们琴棋书画,作为代价,他愿意卖身十年。
      
      官妓无法赎身,却可以在青楼里流通买卖,沈言薇当年被卖到这软玉楼时身价三千两银子,早就替苏娘子挣回来了,她这几年也实在没什么进账,反倒是张小白虽然身为贱籍,却没有卖身给她,哪怕出去也是替人做奴才,有这一手本事,上哪不比在青楼里做事好听?苏娘子斟酌再三,同意了这事。
      
      青楼里卖身也叫挂牌,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人挂的是绿牌,卖身的红倌人挂的是红牌,沈言薇的红牌被撤下的那天,十几年没再哭过的坚强妇人一下子掉了眼泪,止都止不住。
      
      张小白抱了抱她,轻声安抚,“没事了,咱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