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诡异死尸现东宫 ...

  •   十一月的临安城天空淅淅沥沥的飘着雨,行人们沿着回廊快速的行走着,虽不至于雨落衣衫,可是难免水打湿了鞋。
      
      冬日最容易暗潮涌动,滋生事端,而事端所在之处常在权力中心,那便是东宫。
      
      这太子的东宫位于清泰街上,因着金帝完颜亮南侵,朝中多数大臣主张逃跑,时年三十五岁的皇太子赵玮主动上书,请求领兵与金军决战。
      
      经历过靖康之难的皇帝赵构怕了这金帝的铁骑,便生出了退隐之心。
      
      至此赵玮被赐名赵昚,字元永。
      
      赵昚的六弟,靖王赵勋有一忘年交的兄弟名唤辛弃疾,济南府的辛弃疾,因组织义军抗击完颜亮的铁骑有功,成为赵昚最重要的大将。
      
      但赵构不仅一个传位人选,还一个便是那微胖的赵璩。
      
      自从十美女事件后,赵璩失去了皇太子的地位,却一直不甘心就这样与皇位失之交臂。蛰伏十年的赵璩,等待着重新夺回太子之位的机会。
      
      于是这东宫成为是非之地。
      
      临安城的百姓传言,绍兴三十一年紫雷击中秦桧墓和东宫瓦,是岳将军之冤魂绕东宫不去,要东宫太子赵昚主持公道。朝中也有盛传,说东宫之变必有萧墙之祸,清泰街的东宫怕是要再经风雨。
      
      几个腰间挂着刀,身穿从省服的殿前司官家排成一排站在太子东宫左边的小道两侧,隐隐的能从小道的远处闻到恶臭味。
      
      四直都虞候王硕眉头紧皱,来回踱步,不时停下脚步,瞭望清泰街的方向,像是在等人到来。
      
      等人是最让人心焦的,此时王硕抬起头看向那天空的明月。
      
      夜半时分的临安,这皓月被乌云侵染,若是仔细看去,这皓月还有一圈光晕。
      
      正所谓月晕而风,怕是第二天要有一场大风来临。
      
      王硕低下头说了一些话,却没人随风而去,没人听清,眉头一直紧皱,成了川字型。
      
      “贡士,宋巩到!”
      
      王硕停下脚步,紧皱的眉头舒展,嘴角有了上扬的弧度,“宋宜卿,你终于到了。”
      
      宋巩,字宜卿,是宋氏提刑世家的三少,少年英才,对提刑管辖的诉讼、侦探、仵作、推理极为擅长,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
      
      因着宋氏提刑世家重视科考,少年宋巩便跟随家族的同龄人以十五岁的年纪考了贡士。
      
      宋仁宗曾言“贡士殿试,皆不黜落”,贡士之后便是进士。但终究得分出个状元探花榜眼来,故贡士还需最后一轮考试,是为殿试。
      
      宋巩之所以被四直都虞候王硕所看重,更是因为宋巩陈醋验死尸的仵作本事,以及那次验尸事件而知晓了皇族机密。
      
      这次东宫外的杀人案,太子赵昚指名宋巩参与调查。
      
      也因为这一次的太子指名,让王硕不得不谨慎起来。
      
      毕竟皇家之事,轻则丢官,重则殉族。
      
      “王大人。”
      
      宋巩见礼之后,便随着四直都虞候王硕往尸体的方向走去。
      
      “你快看看吧,殿下指名让你来。”
      
      “可有线索?”
      
      “尸体头朝西北,手的右侧有一滩血,血上面印了一幅画……是一头牛将一条龙的肚子顶破……龙身上扎满了枪棒。”
      
      宋巩停下脚步,看向身边的王硕,而他身边十三岁的小女孩也看向王硕,只是波澜不惊的眼神犹如一潭死水。
      
      这是一副青灰色婢女装束的女孩,豆蔻的年华,却仅仅是木簪绾发。身上除了木簪别无其他装饰之物,只是肩膀上背着一个方正的木制药箱。
      
      她的名字叫做王峥。
      
      因着母亲是辰州人,懂一些辰州秘术,便被宋氏从女奴堆里挑中,指派给了宋巩,做贴身婢女。
      
      辰州秘术人称祝由十三科的秘术,是早就失传的歧黄之术,因着与上古巫医一般,因为懂些咒术和秘术,而被人津津乐道。
      
      “龙死在牛的犄角上?”
      
      “是的。”
      
      “今天可是亥日?”宋巩的眼睛闪了闪,像是知道了一些事情。
      
      “亥日?今天……”王硕掐指算了算,一头汗水,“今天正是第一个亥日。”
      
      宋巩看向身边跟自己一般高的婢女王峥,王峥转身向着死尸走去。
      
      “十一月的第一个亥日?公子……这里有黄茅草。”王峥捡起黄茅草闻了闻,做了一个手势,这手势像是牛角。
      
      “宋大人……可是发生了那事?”王硕被王峥牛角的手势吓了一跳,很是着急的追问道。
      
      “阿峥,给每个官家绑上艾草布条,要快。”
      
      “是,公子。”
      
      王峥从随身背着的药箱里拿出艾草布条,快速地给每个官家绑上艾草布条,此时王硕的心跳快了半拍。
      
      王硕心想道:难道这起杀人案还会牵扯到某些秘术不成?艾草可是驱邪避灾的物件。真是这样,真的是皇家之内要爆发什么事情了吗?
      
      这种认知让王硕越发的心焦起来,他很不愿意卷入皇家的是非之中,心理暗暗祈祷这件事仅仅是个案,不要牵连甚广。
      
      不安让王硕不得不想尽快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不管是否诡异,只要能独善其身,他不自觉地开口说道:“宋公子……”
      
      王硕还没说完,却被宋巩打断,“屏气,不要吸入邪气。”
      
      王硕的心跳更快了,邪气?!黄茅草!十一月的第一个亥日?
      
      这些都是什么?
      
      听老人们说,上一次这些出现,是靖康之难的时候。
      
      黄茅草就在皇家修建到一半的院子里面发现,而且也是十一月的第一个亥日发现了一具死状诡异的尸体,传说是当做祭品来引渡一场法事的。
      
      而这场法事被记录在四直都虞侯所管辖的《警示惊闻录》里。
      
      那里面曾说这场法事就是巫蛊之术,而上一次的受益人是太上皇赵构。
      
      这……王硕的眼珠子已经来回乱串,但是他依旧听了宋巩的话,屏气,将口鼻学着王峥的模样,放在了布条上。
      
      只是没人注意王硕的眼睛越发的阴沉起来。
      
      此时王峥从药箱里面拿出麻布孝衣制成的手套,又拿出一根折叠木架,这折叠木架关节处有铁制的关节和齿轮。
      
      木架最开始只有巴掌大,在王峥的抽拉和折叠下成了一个三脚架矗立在地上。三脚架的背后有一个铁质齿轮,齿轮是八卦罗盘的模样。
      
      王峥掐手算了几下,睁开眼时,扭着铁质八卦罗盘上,将指针定在了西北乾卦亥位上。右手从身侧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带着朱色符文的黄纸,左手拿出一个草扎小人,小人背后也有一个迷你的朱色符文黄纸。
      
      她闭上眼嘴里念叨了一会,黄纸却由绵软变成板直。
      
      微微看去,这板直的黄纸微微发着紫光。
      
      王峥睁开眼,原本黑色的眼瞳变成了淡紫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