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二天,苏遇依旧天不亮就起床了。

      他帮着秦岳一起出摊,忙完后背着书包准备去上学。

      本来已经吃过早餐了,但苏遇临走时还是又拎了一盒煎饺。

      昨天小霸王算是救了他一次,他也没什么可感谢的,就给他送一次早餐吧。

      裴清越一上课就睡觉,学习不上心,但每天来学校还挺早。

      苏遇走进教室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趴在桌子上的裴清越,小寸头,头发又黑又硬,趴在那跟着小刺猬似的。

      他扬了扬唇角:“裴同学,我给你带了饺子。”

      听到他的声音,裴清越抬头,跟着他一起抬头的还有前桌的两位。

      三人跟同频似的,抬眼看过来。

      苏遇将纸盒递给他,“胡萝卜牛肉馅的,你吃吧?”

      裴清越顿了顿,面无表情的伸手接过:“随便。”

      傅笙和路回慢慢睁大了眼睛,嘴巴成了这样=O=。

      裴清越给了他俩一人一眼刀,伸手揭开了还温热的纸盒。

      纸盒里满满当当一盒煎饺,饺子个个都很饱满,煎的两面金黄。

      路回刚刚合上的嘴巴又张开了:“哇,小b,呸!苏同学,这饺子看上去不错!哪里买的?”

      “我爸爸做的,他在菜市场对面摆了一个早餐摊,专门卖饺子,汤饺,煎饺,蒸饺都有,而且每天都是现包的,很新鲜。”

      苏遇放下书包,拉开座位,坐下后还不忘给给自家老爹的摊位打了个广告:“各种馅料都有,韭菜鸡蛋馅,鲜虾馅,猪肉香菇馅……”

      路回听完馋得快流口水了,忍不住问裴清越:“老大,好吃吗?”

      裴清越“嗯”了一声。

      路回刚想说给我尝尝,结果低头一看,满满一盒子的饺子已经见底了,就剩了最后一个胖乎乎的煎饺粘在纸盒上。

      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一双筷子准确无误的夹起了最后一个煎饺。

      等路回再抬头的时候,裴清越已经放下筷子,拿着纸巾在优雅的擦嘴角了。

      路回:???

      目睹全程的苏遇看着裴清越藏在纸巾下微微鼓起的脸颊,想笑又不敢笑。

      有一说一,这小霸王不讨人厌的时候,还挺不讨人厌的。

      *

      下午放学的下课铃声响起,苏遇收拾好东西又去了图书馆。

      刚进图书馆,就遇到了沈观南和他那堆狐朋狗友。

      看见他们戏谑的目光,苏遇选择当睁眼瞎,面无表情路过。

      他找到了昨天那本书,寻了个安静的角落继续看书。

      沈观南盯着角落里认真看书的人,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烦躁。

      从前苏遇与他闹别扭,绝对不会超过两天。

      但是这一次,算起来已经有整整三天了。

      这三天里他没有想方设法的来找自己,没有与自己搭话,甚至连多余的目光都没分给他一点。

      就很不对劲。

      他自己都没发现,从来什么都不在意的人,这一次竟然忍不住稍稍蹙起了眉头。

      一旁的赵黎看到了他的异样。

      赵黎是沈家司机的儿子,从小跟沈观南一起长大,沈观南放个什么样的屁,赵黎就知道沈观南要拉什么样的屎。

      所以这会儿沈观南盯着角落眉头一皱,他就知道沈观南在想什么。

      他用手肘撞了撞沈观南,小声道:“观南,你看他在看什么书。”

      “——世界简史。”赵黎意味深长的笑出了声:“来图书馆看世界简史?这东西谁不知道?有必要来图书馆看?”

      旁边的人附和一句:“我看他就不是来看书的,不过就是想引起你的注意,只不过这方法比以前要高明些了。”

      赵黎深表认同:“还是那句话,欲擒故纵罢了。”

      沈观南听完他们的话,刚刚蹙起的眉头又放松了。

      是的,苏遇就是苏遇,不管再怎么变,永远都是那个从小到大跟在他屁股后面跑的苏遇。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苏遇。

      只要哪一天他开心了,回头勾勾手指,苏遇还是会不顾一切的朝他跑过来。

      *

      苏遇将整本书都看完了,又重新借了一本,明天是周末,不用上学,这本书可以在家里看。

      他背着书包回了家,第二天一早帮爸爸出完摊,推着东西回家。

      开门后,一眼看到角落里坐在轮椅上安静抱着狗子的秦时安。

      他的手正在摸狗狗的头,狗狗的毛又白又蓬松,但是秦时安陷进狗狗毛里的手更白,不是那种健康的白,而是很久没有见过太阳的苍白。

      手指削瘦修长,没有一点血色,仿佛薄薄的皮肤下就只剩骨头,只要轻轻一折,就能把他的手彻底折断。

      见到苏遇回来,秦时安把狗狗还给了他,又安静的推着轮椅坐回了角落,他不爱说话,不会笑,也不喜欢跟人交流,他总是安安静静的,仿佛一个破布娃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彻底碎掉。

      苏遇移开眼,跟着秦父进厨房准备午饭。

      厨房有一个小窗,一缕细碎的阳光从小窗透进来,洒在苏遇身上,暖洋洋的。

      苏遇一边洗菜,一边对煮饭的秦岳道:“爸爸,今天天气很好,下午我可以出去玩吗?”

      “当然可以。”

      “我可以带哥哥一起去吗?”

      秦岳一怔,转身看着苏遇过于清澈的眼睛,沉吟半晌:“时安同意就可以。”

      “知道了。”

      中饭才吃完,秦时安就回了房。

      苏遇把裴清越的外套拿出来洗了,晾好后又看了一会书,避开太阳最大的中午,等到下午两点钟左右,出门伸手敲了一下秦时安的门。

      秦时安的门没锁,他敲一下就开了。

      但苏遇没冒然进去,只在门口探头:“哥,我可以进来吗?”

      过半天才听到秦时安“嗯”了一声。

      苏遇推门走了进去,第一次看清楚门里的情况,屋子里很昏暗,大白天的窗帘关紧,就亮着一盏小夜灯,摆设超级简陋,只有一张床和一个书架。

      屋子也很小,但是没有异味,肉眼可见的很干净。柜子上全是书,不是新书,每一本都有被翻过的痕迹。

      秦时安就躺在床上看书,见到他进来,连忙把毛毯盖在自己腿上,漆黑无光的目光落在苏遇身上,带着疑惑仿佛在问有事吗?

      “哥,今天天气很诶!我带你出去晒晒太阳。”

      秦时安一怔,摇头:“不去。”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去,毛团也想和你一起去,对吧,毛团。”苏遇摸了摸怀中雪白的狗子,狗子很配合的“汪汪”了两声。

      秦时安这一次没有飞快的拒绝,他垂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腿,半天后又摇头,“不去。”

      “我想和你一起去,去吧,求求你了,我一个人多没意思。”

      秦岳听到大儿子房门里的动静,忍不住也探头:“时安,去吧。”

      秦时安沉默不说话。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苏遇将狗子放下,干脆把他的轮椅都推出去了。

      那么大一张轮椅,被他咚咚咚推下三楼,再跑上来时满额头的汗。

      “哥,我们走吧!”

      秦岳把秦时安背下一楼,放在轮椅上,苏遇给他腿上盖上毛毯,推着他出了门。

      苏遇推着轮椅慢吞吞的走,狗子围着轮椅撒欢,一下窜到秦始安的前边,一下又窜到苏遇的脚边。

      他推着他走出了老旧的小区,走过街道,路过爸爸平时摆摊的街口,最后停在公园里。

      公园门口有卖棉花糖的小摊,苏遇问:“哥,吃棉花糖吗?”

      “不吃。”

      “可我想吃。”苏遇买了串棉花糖,咬了一口,“好甜!哥,你也尝尝。”

      秦时安下意识要拒绝,可才张开口就被棉花糖堵住了。

      带着香橙味道的糖丝在嘴里化开,绵绵软软,然后迅速冲斥满整个口腔。

      好甜,是他从没尝过的味道。

      太阳很大,但是光照在身上并不晒人。

      春天的风暖暖的,刮在身上很温柔,带着泥土和青草偶尔混杂着花香的味道扑面而来。

      公园里有老人家在遛狗,有小孩在放风筝,有少年在打球。树上嫩芽在抽枝,花瓣在颤颤巍巍舒展开花,幼鸟扇着翅膀跌跌撞撞学飞。

      这里的一切都太过鲜活,是秦时安从没见过的场景。

      断了腿以后,他在那个老旧的居民楼里住了八年,他已经忘记了外面是什么样子。

      秦时安努力把一切记进脑中,下一次再见到这副场景,不知道该是什么时候了。

      “苏遇……”清脆的声音打破这份宁静。

      苏遇抬头,看到了白砚书白白胖胖的脸,“书书,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遛狗啊!”白砚书指着前面跑得快的狗,“你呢?”

      “我们也在遛狗。”苏遇拎起手中的白毛团子。

      “噗……你这狗跟鼻屎疙瘩似的,太小了吧!”白砚书笑完,看了一眼旁边坐在轮椅上的秦时安随口问:“这位是谁?”

      秦时安一怔,下意识把盖着腿的毛毯往上拉了拉,垂着头抓着毛毯的手泛白。

      苏遇坦然道:“我哥哥。”

      “噢!哥哥好。”白砚书跟秦时安打了个招呼,又看着苏遇道:“我要去追我的狗子了,再不去,影子都看不到了。”

      “去吧。”

      等白砚书走远了,苏遇把轮椅推到草地上,松开把手,转身坐在秦时安身边,扯了根草就开始逗狗子。

      他一边逗狗,一边跟秦时安说话。

      “哥,刚刚那个是我的同学。”

      秦时安:“嗯。”

      “是我在学校的第一个朋友。”

      “嗯。”

      “他叫白砚书。”

      “嗯。”

      秦时安的话真的很少,但是苏遇的每句话他都有回应。

      苏遇觉得自己好像找了个说话搭子。

      秦时安不会问他为什么,他也不用去想为什么,自由自在,放空大脑,信口开河。

      苏遇很喜欢这种放松的感觉。

      “我就说今天天气很好吧!”

      “嗯。”

      “这种天气不出来很可惜的。”

      “嗯。”

      “公园还挺热闹。”

      “嗯。”

      “哥哥喜欢吗?”

      “嗯。”

      苏遇坐在轮椅旁边,没去看他的脸,也没去看他的表情,但他猜秦时安应该是喜欢的,因为那个“嗯”字,听在耳朵里比任何时候都要好听。

      “我也喜欢和哥哥一起出来,所以……”苏遇笑了笑:“如果下周末还是这种天气,我们还出来好不好?”

      秦时安沉默了好半天,才慢吞吞道:“会很麻烦。”

      苏遇侧过身去,歪头看他:“最重要的是你想不想,其次……”

      “什么?”

      “其次都是其次。”

      这一次,秦怀安没有立刻给他答案,他等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快要放弃的时候,听到秦时安轻不可闻的一句“想”。
note作者有话说
第5章 第 5 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