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翻车了 ...

  •   林瑶知没想到自己居然能有幸听到这么刺激的秘闻,她一时间都不知道做什么表情,但是她真的林老皇帝的表情一点很有趣。

      林瑶知看向林老皇帝的脸,果然已经气的浑身发抖的,毕竟她当年能和林知屿被送回来都是因为南国要当时林老皇帝最受宠的一对儿女来。

      而林老皇帝最受宠的儿女就是大皇子林知璟和四公主林兰知,一个是林老皇帝皇后所育之女,一个是林老皇帝的贵妃之子。

      这个消息让林老皇帝原本还算好的气色瞬间白了许多,林瑶知没想到自己的到来居然成了这样,刚刚在想该怎么办时,林老皇帝突然开口道:“来人,把七公主送回去。”

      林瑶知就在懵逼的情况下被太监丢进了自己的寝殿里。

      林瑶知试探性的敲敲打打一番后,发现自己居然被关了禁闭,她不禁有一丝丝的后悔自己的决定了。

      不过现在她也只能后悔一下,毕竟她喊非南灼不嫁的这句话已经嚎出去了,现在就看林皇帝怎么解决了。

      她猜测最有可能的就是林皇帝觉得她有辱皇家颜面,然后将她发配去尼姑庵里带发修行,而且就算林老皇帝想将林瑶知许配给南灼,南灼也肯定不会同意的,毕竟她走之前捅的篓子实在是太得罪南灼了,林瑶知觉得如果自己是南灼,她肯定会报复回来的。

      而且大皇子林知璟和四公主林兰知的这件事是林瑶知万万没想到的,估计也够林老皇帝忙的头晕眼花了。

      不过让林瑶知想不明白的是因为什么林知璟和林兰知才会做出这样有违天理的事,最重要的是她当时也和林知屿一起去南国待了一年,在南国那边的待遇也没有多差。

      林瑶知猛然想起了一件事,她当年和林知屿在南国待遇不差的原因好像就是因为南灼,他们才得以重视。

      毕竟当年的林瑶知年幼无知,相信了南灼的美貌,觉得他一定是一个可爱乖巧的小男孩,在连续被小男孩坑了三次以后,林瑶知就开始反坑回去,然后她愈发引起了南灼的兴趣。

      林瑶知现在想想,都觉得当年那些事是她的血泪史。

      不过似乎是因为林知璟和林兰知的事情,导致林瑶知在自己的寝宫里关了下半个月林皇帝都没想起她。

      林瑶知只能悲催的趴在窗边感慨自己的惨,她不禁想起了绾嫔暗自垂泪的模样,她起了几分模仿的心思。

      只是她刚刚抬手捂住自己的脸,想让因为缺氧激发一些生理泪意时,林瑶知察觉到了脚步声。

      林瑶知立马松开手,正好抬头看见了正穿着一身及其张扬红袍的南灼。

      林瑶知:“……”

      南灼:“……”

      两人四目相对一会后,南灼挑眉道:“你居然还会哭?”

      林瑶知犹豫一会后反问道:“难道我不会哭吗?”

      南灼点头道:“你当时八岁到南国后就哭了一次,然后我就再也没见你哭过,没想到你居然会哭。”

      林瑶知看着南灼一脸我说的没有的错的表情,她忍不住再一次为南灼的脑回路惊叹不已。

      她思考了半天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南灼后,她只能生硬的转移话题道:“你怎么能来我寝宫?”

      南灼得以的转了转自己手上的钥匙道:“自然我从林老…林皇帝那顺来的。”

      林瑶知合理怀疑南灼其实准备喊林皇帝喊林老头的,但是她没有证据,只能感叹一句道:“十年未见,你不要脸的功底强了许多。”

      南灼似乎一点都不在乎林瑶知对他的讽刺,他只是笑着晃着手里的钥匙道:“想不想出来?”

      林瑶知随即十分狗腿的回答道:“想~”

      那声音甜的南灼听了不禁抖了抖,随后他转头看了看四周不解道:“奇怪,刚刚谁在讲话?”

      林瑶知忍不住抽了了抽嘴角道:“是我在讲话。”

      南灼怀疑道:“你能讲出这种声音?”

      林瑶知忍着怒意微笑点头道:“当然能,毕竟是深宫,谁没点过人之处?”

      南灼见再逗一下林瑶知估计要炸,他便走到林瑶知的房门外为她开了锁。

      林瑶知听见锁落地的声音,她不禁狐疑的看了看南灼,试探道:“你要什么?”

      南灼看见林瑶知现在的样子,不禁与记忆力那个女孩重合了起来。

      似乎在林瑶知被接回去后,南灼就再也没有遇到像林瑶知这样的人了。

      林瑶知见南灼不讲话,仔细一看见南灼晃神了,瞬间她便推门而出,打算跑到别的宫里避难。

      只是在她刚刚推开门的一瞬间,她正好与南灼的目光对上,林瑶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随后便想将门关上。

      只是她还未关上,南灼的手便抓住了门板。

      南灼似笑非笑的看着林瑶知道:“你这么怕我?”

      林瑶知强装正定的笑了笑道:“没有啊,我们也算青梅竹马,我怎么会怕你呢?”

      南灼挑眉追问道:“哦?”

      林瑶知感觉自己越来越头皮发麻了,她只能尴尬的笑了笑,手中暗暗推门,想将门关住。

      南灼哪会让林瑶知得逞,他只是稍微一用力,林瑶知还在暗暗使劲的门板就当场从门框上拔了下来。

      林瑶知懵逼的看着南灼手上的门板,她不禁开始回想自己十年前作的大死是为了什么。

      南灼可不管林瑶知现在是不是走神,他丢下手中的门板,伸手一把捏住林瑶知的手臂道:“回答我。”

      林瑶知感觉到自己手腕的疼痛,她苦着脸道:“我怕你,我怕你。”

      南灼得到林瑶知的答案后却并没有放手,而是依旧捏住林瑶知的手腕道:“我为什么感觉你不怕我呢,林瑶知?”

      林瑶知不禁心中苦叫连连,但面上还是哄着南灼道:“我当然怕你啊,不怕你咋被你抓住就不敢动了呢?”

      南灼轻笑一声道:“你怕我还敢当着林老…林皇帝的面亲我?”

      林瑶知一时语塞,她思考了脑内所有的狡辩词语后发现居然都不能反驳南灼的这句话,她只能沉默。

      南灼见林瑶知不讲话,他又问道:“你怕我还敢说非我不嫁?”

      林瑶知觉得这话自己没办法接,她只能继续保持沉默而不讲话。

      南灼见林瑶知还不讲话,一时间觉得有些无趣了,于是他松开了捏住林瑶知的手,随后转身离开。

      林瑶知有些恍惚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蹑手蹑脚的走到寝宫门口,看着那道属于南灼的红色身影消失后,她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

      只是林瑶知还没闭眼多久,属于宝公公尖细的嗓音便传来道:“七殿下,醒醒。”

      林瑶知睁开眼便看见了宝公公那张与以往高傲不同的脸,此时的宝公公正满脸谄媚的对着她。

      林瑶知有些不适应的后退几步道:“怎么了,宝公公?”

      宝公公谄媚笑道:“七殿下,老奴来为您宣布喜讯了。”

      林瑶知莫名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随即她的预感就灵验了。

      宝公公满脸笑容道:“七殿下,皇上同意将你赐给南国四皇子做侧妃了。”

      林瑶知感觉自己是不是没睁眼,为什么让她听到了这样奇怪的消息。

      宝公公见林瑶知没什么表情,他以为林瑶知开心傻了,毕竟她当时当着许多人的面直接亲了南灼,随后又抱着南灼说非南灼不嫁的话,是个人都不相信林瑶知知道这个消息会不开心。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