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8、各方争抢 ...

  •   将毛巾打湿洗净,泡上热水后敷在带有擦伤红痕的脸颊上,带过素白浓密睫毛,略过刘海底下饱满的额角。这个臭小子被惯得生活无法独立,跟好看俊美的脸兴许也有一定联系。天生术瞳强大咒印还有五条家少爷的身份,他这位同学生来就是天之骄子,注定要站在咒术届的顶端。
      
      几乎可以想象出面前少年曾在家仆簇拥之下洗漱更衣,享用五条家能供得起最好膳食起居的样子,和他早起上学傍晚归家赶作业的朴素生活天差地别。杰又换了一次热水,如今这御三家的大少爷却抛下了拥有的一切,用着他的棉布毛巾在他手底下乖乖擦脸,真是造化弄人。
      
      他们不仅是生活环境,性格也近乎完全相反,一个任性妄为胸无大志叛逆逃家,一个沉稳内敛心怀大义励志重振咒术届。
      
      杰想起之前读过的杂说文集,一般如此相反性格不是互补成为挚友爱人,就是互斥成为一辈子仇恨的敌人。
      
      他们会是哪种呢,这么想着。
      “你弄疼我了!”五条悟皱紧眉头,脸上又多了一道毛巾擦拭的红印,小少爷反手一个猫猫拳给杰脸上也来了一道,绝不吃亏。
      
      哦,他们肯定是仇人吧。
      
      好心帮忙洗漱还挨打,这世间还有正道吗。
      正道之光夏油杰和白发不良在洗漱间扭打了起来,水盆掀翻毛巾落地,四散热水在瓷砖地上形成浅浅的水洼,还有部分沾湿了他们衣衫裤脚。
      
      本就没带多少套衣服,如今两套睡衣全部打湿作废,夏油杰干脆光着膀子开始施行个人卫生教育,“等下刷完牙后不要再麻烦我了,以后记得每天自己洗漱,我就两套睡衣还都被你弄湿了。”
      “不是被我打湿的,是我们。”五条少年好心纠正,打架是双向的,应该一同负起责任。
      
      “不过,你为何以后不帮我洗漱了?”
      “哈?”
      “以后你也帮帮我,刚刚洗得还不错。夜蛾不是叫你照看我吗?下次继续。”
      “哈?”
      
      杰深吸几口气,决定为了洗漱间的安危暂时忍耐,“臭小子,张嘴!”
      粉嫩柔/软双唇这才缓慢张开,能看清洁白牙齿中安静乖巧的舌尖抵在下唇和红润软腭边缘。将牙刷粗暴地捅了进去,刷过牙根缝隙。“好疼......唔。”因为牙刷和泡沫占据唇舌空间,吐出的话语含糊不清,杰并没有理会继续专注地洗刷,好像擦到了一些内里娇弱的牙龈。
      
      只听咔嚓一声,木质牙刷被年轻咒术师利齿一口咬断,还差点咬到夏油杰的手指。
      “...........”杰
      
      “好疼啊,都叫你停下来了。”五条悟毫无歉疚心仍然含着嘴里泡沫和半根木柄开口。
      夏油杰额头上青筋清晰可见,嘴角抽搐,“我只带了一根备用牙刷。”
      
      “所以?”
      
      发动时停咒术和嘴贱大白猫拳脚相向起来,洗浴间瓷砖碎裂墙壁破损。不愿再挑战高专古旧的宿舍建筑,杰连忙压下杀心让理智再度回归,“………你赶紧去洗个澡就睡觉吧,接下来交给我。”
      流露出一脸放弃的姿态,他现在只想让五条悟早点消停下来。
      
      少年褪去湿哒哒的睡衣,转身在浴室东敲敲西拧拧框框砸向宿舍老旧的热水箱,“嗯......热水怎么开?”
      
      “............”杰
      
      感觉一夜之间老了几十岁,杰认命地重新回到浴室。都是男生,一起洗澡问题应该也不大。拿出手表一看,不出预料已经凌晨。杰一脸饱经沧桑看破红尘的神情踏入浴缸开启热水,他现在只想早点休息。
      
      五条悟立马躲到一边十分嫌弃,“谁要跟你一起洗澡?!”
      “没人想跟你一起洗,这位小祖宗,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就你那小身板没人想看你,我们早点洗完早点睡觉。”
      
      五条悟还是没能放松下来,身体紧绷,白皙坚实的腹部已经能看出隐隐肌肉线条,在紧张情绪下若隐若现,随着潺潺细流滑过胸前凝成饱满透亮水珠。将他养大成人的家族距离感太强,这样亲近地和人一起洗澡对他来说太过了。
      
      只好用打趣和嘲讽来缓解尴尬的气氛,“你才认识我一天,就摸脸和我一起洗澡,你是不是喜欢我?”说完争强好胜地将杰挤到一边,自然地霸占淋浴头最佳站位。
      
      杰快被气笑了,刚好他已经洗完干脆走出浴室。擦干身子,准备穿着裤衩直接睡觉。不过在进入被子休息前,睚眦必报的杰还不忘最后刺激一下仍在洗浴的大少爷。
      即便什么都没看到,也不妨碍夏油杰信口开河。
      
      “是的,我对你一见钟情啊。”
      “不过今日亲眼所见,大少爷你的资本实在不够,又小又白。”
      无意憋见了对方细白纤长的手腕,杰很钟情五条悟高大纤长的骨架和肤白貌美的长相,但那又如何,性格恶劣就该好好管教。
      
      拉灯闭眼,杰安然进入梦乡。
      
      “嘭!——————”
      宿舍洗浴间发生了爆炸,接着好像是人不小心摔倒的呼痛声,颠颠撞撞地从崩塌的浴室跑出来。
      
      经过长时间窒息般的沉默,站在床边的黑影还是悲愤地钻进来缩在被子一角,离他远远的。杰淡定地翻了个身,面对墙壁继续安眠。
      
      这宿舍楼另一头居住的夜蛾,突然从梦乡中惊醒。
      刚刚的爆炸声是他的错觉吗,调出监控和各项安全指标记录都正常,才又回到床上。不要让他发现是哪个混蛋在打扰他睡觉。
      
      —————————
      
      似乎是在黑暗洞穴中奔跑,漫长窒息的幽深长廊仿佛没有尽头,他却需要努力从无限延伸的黑暗中脱逃。
      为何要如此努力,他究竟在寻求些什么,躲避些什么。
      汗沾湿后背,猛地回头望去,残破碎石下落,脚下板块凹陷形成断裂的悬崖峭壁,他早已没了退路。而下方深渊仿佛还有墨绿铜铃大眼注视着他,将他向后拽拖。
      只好被迫再度向前奔跑,重复的壁垒裂纹从身侧一遍一遍循环闪烁,终于,在岩石的尽头看到了一抹白。
      能看到些许飘起的白毛,和翘起的耳尖,努力伸出右臂抓住尽头的白猫,那是结束一切的讯号,是他所有辛苦付出保卫的珍宝。
      可是一脚踏空,眼前墨石长廊陡然崩塌,那抹白像羽毛般消失在了残秽坠落的缝隙。
      
      他需要抓住它啊...........
      
      杰猛地上前跳起,接住那片洁白后,一把拥入怀中。
      
      —————————
      
      抓住了吗?
      怀中一片温软,鼻尖还有牛奶沐浴露的香气,睫毛颤颤微微睁开,眼前果然是被他俘获的纯白,细软发丝撩他的脸颊,往下看甚至能看清同样白净睫毛和红润光泽双唇。
      
      睫毛翕动着缓慢展开,露出宝石般清澈明亮的大海,杰不安焦虑的内心刚刚仿佛还是噩梦中漂浮挣扎的一叶扁舟,现在却被完全包容接纳,渐渐安抚下来,在海边抛锚停航。
      
      这是他情愿停摆的港湾,似乎是位美人啊..........
      嗯?
      
      “啪!”一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
      
      —————————
      
      夜蛾在教室门口来回踱步,开学第一天就迟到,五条悟和夏油杰到底是什么情况。
      暴躁地不停看向手表,这才注意到远处,拉拉扯扯的二人从宿舍方向慢慢走过来。
      
      “少自恋了,没人看得上你这么糟糕的性格!”
      “哈?老子.....别摸我脸!”挥开杰坚持不懈地训练他礼貌用语的手,“………我可受家族姐姐们欢迎了!”
      
      “那都是家人善意的谎言,你拎清楚一点!”
      “你明明就是暗恋我,为什么不承认?!”
      “我发毒誓不喜欢你,绝对不会喜欢你的行了吧。甚至可以立下束缚!”
      “来啊!我也发毒誓!我发誓我要是喜欢你,天元大人就.....”
      
      夜蛾一人一拳打在两人头顶上,阻止他们继续试图用天元大人为证立下毒誓。
      仔细一看,休息一晚两人伤痕不减反增,尤其是夏油杰脸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见,仿佛当街调戏良家妇女后被对方娇羞地来了一巴掌。
      
      连忙将可怕的画面丢出脑海,“没有下次了!”
      慢慢退后让身后女孩显出身形,“这位是家入硝子,你们的第三位同学,一年级新生终于集齐,大家开始上课吧。”
      
      窗外莺玲的小鸟在花丛边起舞,落叶纷飞,泛黄的枝叶顺着风势滑入宽敞明亮的教室内,落在白发少年的笔尖上。
      五条悟百无聊赖地用笔尖戳着夏油杰记笔记的右胳膊,脑袋在手肘支撑下晕晕欲睡。
      
      “...........除了束缚外还有古老家族崇尚的灵魂誓约,这种誓约只有一个作用,就是让两人永远在一起不分开,常用于结婚见证。具体表现形式记录已经残破不堪,只有些许资料说明如果两人分开一周以上,双方会发生发热高烧反应,如不能通过在一起来缓解,则会咒力衰竭致死。另外,在一方完全放下心防的那一刻可以听到互相的心音。
      
      “然而这种誓约因为副作用太大条件苛刻,已经很少有人继续使用了。一旦使用基本可以圈定对方一辈子,所以有一些用情至深之人会骗爱人签订誓约。为防家族成员被骗,古老家族都设有高等咒物能检测出灵魂誓约的存在和相对应的施法人,方便质询问罪来惩戒乱用誓约之人...........”
      
      夜蛾讲着讲着就看到五条悟安详入眠的睡颜,一个粉笔头准确砸中脑袋,“五条悟,给我好好听讲!”
      
      当今社会谁还会签这么苛刻古老的誓约,完全是吃力不讨好,杰一边记着笔记一边在内心吐槽。他倒要看看有哪些蠢蛋,为了爱情将生命当作抵押,互通心音置隐私于不顾。
      
      与常人相比,杰拥有过于理想化的世界观和执拗性格,分享真实想法往往得不到理解,所以才将个人空间和隐私看得十分重要。那是他内心一片祥和宁静的角落,诉说不被人所知更不被人理解的复杂情感。仅仅为了这份隐私,他也不会和任何人签灵魂誓约,杰坚定地在笔记处打了一个叉。
      
      咒术届高层议会处。
      
      十几面模糊而神秘的金丝框镜围绕着几名优秀一级咒术师们悬浮站定,商讨着影响咒术届走向的重要事宜。
      
      嘶哑粗粒的声音从镜面中传来,“高专一年级里面竟然有一名新生有两枚咒印,时间和咒灵操术都十分强大。他没有任何背景,和五条家继承人同一届上学。”
      “不能再让五条家独大,只能抹杀掉这小子,或者让他和其他势力绑定来平衡咒术届势力分布。”
      
      五条家长老不乐意了,“这和五条家有什么关系,是六眼不受控制自己跑去上学,谁能拉拢新生应该看个人本事。”
      “我同意抹杀,这种不受控的新生势力威胁最好在一开始就被消除掉。”
      
      “联姻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我们禅院家遗失了太多成员,可以通过结婚吸收新生代成员。”
      “联姻也不能保证对妻子和家族忠诚。”
      “不是还有灵魂誓约吗?签订后从此只能一对一一起走下去,傻子也知道该怎么选择。”
      “呵,还是你狠。”
      
      镜面无法达成一致陷入僵局,四散杀意弥漫在会议室上空,在一片死寂粘稠的气氛中暗潮涌动,各方势力决计随机而动。
      
      一面银镜背后,在直筒帽和碎发的阴影下,一道疤痕在额头边缘若隐若现。
      
      

  • 作者有话要说:  杰:这不签灵魂誓约在一起就去死的逻辑好像似曾相识………
    wtw:室友好像是个变/态,怎么办,在线等,急
    感谢小可爱们支持(≧▽≦)
    蓝眸罗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2-22 05:38:44
    穆棱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2-22 08:13:07
    50421009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2-22 10:39:59
    数狮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2-22 16:04:03
    读者“浅色的火”,灌溉营养液 +3 2021-02-22 19:17:57
    读者“晴天有时下猪”,灌溉营养液 +10 2021-02-22 16:50:29
    读者“啊!木兮”,灌溉营养液 +1 2021-02-22 11:44:11
    读者“港:黑杠把子”,灌溉营养液 +10 2021-02-22 11:18:50
    爱泥萌\(//▽//)\,一把抱住蹭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