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6、蛮不讲理的野蛮女友 ...

  •   狱门疆被无为转变化作漆黑绷带,覆盖在五条悟的脖颈上,残破的咒物勉强封/印住六眼能力和大半咒力。杰同时开启时间领域,除了天元五条悟离他最近的二人不受影响,覆盖住地窟内所有重伤濒死的咒术师们将他们的时间停滞。
      
      “你放心,到最后我会耗尽所有咒力用来时逆,他们的伤口不会有事的。”
      
      可五条悟在意的并不是这些。
      感受到六眼的异样和被封/印大半的咒力,往日灵动明亮的苍蓝瞳孔渐渐失焦。他竟然,看不见了.........
      
      友人怎能如此卑鄙………
      带着受伤大腿判断出杰大致方位,失去视觉和大半咒力也没有影响到世界最强的体术能力,愤怒地瞬身与夏油杰扭打在一起,安静空气只能听到拳头破空声和指掌相对时肉/体的碰撞声。缠斗片刻后,他咒力流失大半的手臂还是被稳稳拦下,被杰一把拉入怀中,温柔地蹭掉了脸颊上新鲜血迹。
      
      世界最强对迟来的温柔并不领情,即便坐在挚友身上,如此狭小空间范围内也不影响他发泄勃然怒火,用另一只自由的手直击杰的面门,被咒力防御生生拦了下来。杰只好从怀抱姿势转而单手扣住五条悟手腕按在身后,阻止对方不断挣扎想要狠揍他的双手。
      
      “.........你不能去,只有我能杀死你!”扩散的蔚蓝色眼眸仍然没有焦距,只有洁白尖利牙齿彰显出最强咒术师的愤怒,向前死死咬住面前夏油杰的肩膀。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他被挚友算计了多少回。就算有天花板般强大的能力又如何,根本拦不住狡猾又执拗的友人作死的心。如今又一次让自己身陷囹圄却挣脱不开脖颈上的封/印,五条悟愈发愤怒地咬紧牙关,品尝到放开防御后杰血液的味道,发泄着内心的怒火与不安。
      
      “这是我的选择。”没有管肩膀的伤口,杰气定神闲地将五条悟凌乱的白发拂至耳后。
      
      在身后挣扎着手腕被勒出红痕,对方宽厚有力掌心却不为所动,牢牢将它们固定在身后,五条悟气到不行,松开咬紧的牙关,在杰肩膀上留下两道深深牙印。
      “为了封/印我,你竟然在戒指里面塞狱门疆,怎么能如此卑鄙?!!”
      
      “制作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还会使用它,本来只是觉得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不会有人知道我将狱门疆藏在了哪里,有胆子敢和实力全盛时的你抢戒指,更不会有人有能力将狱门疆分解出来。谁能料到………”
      
      “料到唯一知道位置,有这个胆子,还有能力将它取出来的你,自己动手了?!!!”
      
      “.........”
      杰心虚地默默闭嘴。
      
      “杰你是不是%&%!!!”
      
      “.........”
      
      “我有试过杀死祂,可是没有用的,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等下时逆后大家会平安归来,你还可以安心在高专教课。”
      “.........我要如何安心,杰你不能.........”最强愈发激烈挣扎起来,不能再留下他一个人了。一年前的他都还没有适应好杀死挚友后的生活,调整好心态,现在又要他再失去一次,一切回到原点。他怎么可能安心,坦然接受挚友再离开他一次?!!
      
      以后居住宿舍再没有第二个人的温度,每日缩进被窝后,只有曾经冰凉的触感,再次空荡荡的冰箱,被挚友娇惯三餐规律的胃,需要重新适应胡乱作息和颠三倒四的日程,不禁一阵痉挛。冬日不会有人为他添衣暖手,夏日同他一起翘班游玩,不会有人去哪儿都为他带回手信,精心为准备筹办生日聚会。没有了清晨苏醒时的轻吻,深夜燃烧澎湃后的温存。怎么能让他得到了温暖后,再将一切生生剥夺,残忍地割心剜骨,留下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痕。
      
      “我留下的狐狸咒骸为好好照顾你的。”
      
      “滚!我只吃你亲手做的早餐!!!”
      
      以为一个会做饭洗衣的玩偶就可以替代他的存在吗,那个微笑眯眼的狐狸只会一次次刺痛他失去挚友后残缺不全的心脏而已。内部储存关心的声音和制作味道相似的饭餐,都只是些劣质的替代品,仿佛在嘲笑他的失败。让他不断停留在愤怒失控中撕毁玩偶的边缘,再被留恋怀念的回忆一次次生生拉回来。只能无助地抱紧友人唯一留下的玩偶,在如此情绪崩溃循环中,将他逼向疯狂的绝路.........
      
      “不要再送这种礼物了,我只要你。”
      背在身后双手因为无法抱紧挚友充满了不安,纤长十指不断伸开收缩着,仿佛要抓紧什么。方才的暴怒也因为即将失去挚友的恐惧而逐渐消失,只得努力将自己埋进友人的怀中,让夏油杰留下来。
      
      杰保持着拥抱的姿势,慢慢将友人放倒到地上亲吻起来。本不应该如此的,他应该更加理智果断地抽离,让痛苦缩短,可是.........看到这样的五条悟要他如何松手。
      而感受到挚友亲吻,五条悟立即回应起来,带伤的大腿从后勾住了杰的腰。只要能挽留住杰,要他怎样都好。碎石摩擦在精心养护的皮肤表面,顾不上疼痛,努力敞开紧张无助的身躯。
      
      那再放纵自己一次好了.........
      被怀中敞开肚皮大猫吸引,杰控制不住内心的渴望,想最后再品尝一次世界最强的滋味。
      
      即便要维持住这么久时停领域,燃烧生命也在所不惜,他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在友人暗哑痛呼声中,占据了温暖甜腻的蛋糕内里。对着最强失神美丽的面容,加速进攻起来。在离去之前,不愿留下一丝遗憾。看着红润草莓吞吞吐吐奶油,食指大动,为五条悟翻了个身,把住绷紧白皙的腰腹,享用起蛋糕深处的爆浆芝士奶油。只吃了几口,内部甜腻爆浆迫不及待喷涌而出,撒在洁白如玉的餐盘上,留下星星点点的奶油。
      
      而五条悟则在努力留住身后的温暖,收紧肌肉挽留住哪怕一点残存奶油。双手毫无章序地胡乱抓着,被迫跪在地上的他,眼前一片漆黑,咒力也只有小半留存,根本不知道挚友想要做什么。他都愿意这样的退让了,杰能不能同意留下来。
      
      “杰…………”
      “你想怎样都行,能不能留下来.........”
      手向后伸去,却没有够到挚友的手臂,被身后冲击得再次撞倒在地上,大腿上的血迹慢慢滑开流到粗糙泥泞的地面。
      
      可即便如此,身后只得来一阵沉默.........
      五条悟似乎明白了友人的含义.........
      
      这个混蛋,只想白嫖根本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
      怎么能这样.........
      
      水雾弥漫在失焦碧蓝眼际,而身体却不再犹豫,这是他最后的机会,试图向后瞬发【苍】。却被极为了解他起始手势的挚友及时握住了右手食指,连带其他手指一起缠绕在了脖颈封/印绷带上绑紧。他的后背被迫崩出一个凹陷来缓解手臂的压力,让勒紧喉咙顺畅呼吸。五条悟连忙用左手撑地,以免因为背后压力而摔倒在地上。
      
      “夏油杰!!!!!!”
      
      太过分了.........六眼被封战力失衡,发出咒术手势被限制,到底要他怎么办.........
      常年依靠最强战力横冲直撞的最强咒术师慌了神。不能等到他结束后离开自己,只能趁现在攻击了,可是.........
      他在夏油杰环抱中仿佛在暴雨漂泊中无法保持平衡的小舟,承载不了挚友的肆意横行勉强维持在翻船的边缘。连起身都做不到,更不用提攻击了。左手在身后特级咒术师战力全开下保持平衡已是不易,根本找不到机会向后发出术式。
      
      终于等到友人品尝完草莓蛋糕的滋味,将所有的爆浆芝士舔食殆尽,五条悟在跌跌撞撞中软倒在地。在被放开的瞬间,找到机会向后连发三个【茈】,这是他残留咒力极限了,狱门疆卡在喉咙处咯吱作响。
      
      打中了吗.........连忙回头,失去视力的六眼却什么都看不到。
      
      “你放心,我没被击中。”
      品尝后及时闪避了世界最强的攻击,对于挚友太过熟悉,以至于攻击时机都可以预测得分秒不差。杰在避开后将挚友左手也一并绕到背后,用无为转变将狱门疆包裹住手指后收紧。随后松开手,任由对方失去支撑顺势滑倒在地上。
      
      五条悟在咒力耗尽后浑身无力,双手被迫从背后拉高到脖颈,为了呼吸背部下凹出优美的弧线,而双腿在享用完蛋糕后无法及时并拢,芝士奶油还在餐盘中缓缓流出,在本就细腻白皙大腿上留下星星点点的碎雪。
      
      “狱门疆很快会崩溃,之后你就自由了。”
      “我不是合格的爱人,你有任何资格恨我,咒骂我。”
      
      “再见了,悟.........”
      
      “你等一等啊.........”
      
      对面却不再有回音。
      
      “夏油杰!!!”双臂绷紧,五条悟竟然真的即将崩溃的狱门疆下挣脱出了一只手臂,发出的术式却从面对着杰的方向,转而缓慢对准了自己.........
      
      “要死,就一起死吧。”失神淡蓝双眸也难掩其中狰狞的疯狂。
      
      “你等一等.........”杰终于给出了回应,震惊地看着挚友对准自己心脏的起始势。
      
      “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救回你,只为在轮回中找一个最好的结局。你就不能为了我,更珍惜一下自己的生命?”
      
      “我又何尝不想救你!你不能为了我,更珍惜一下自己的生命?!!!”
      
      五条悟毫不退让,他又何尝不想去救下他。
      
      “悟,你冷静一点,已经没有其他星浆体了,不是我不想.........”心惊胆战地看着起始势已经在对方心脏处激发出小小空气漩涡。
      
      “我很冷静。我可不管有没有星浆体,你自己想想办法。”说着将手指离心脏更近了一下,毫无畏惧。
      
      杰只能努力解释起来选择这条路的好处,“在我死后天元能停止进化,咒术届可以在拥有强大结界的同时少了一个巨大威胁。”
      “哦,我不在乎咒术届会怎样。”
      
      “我临死前的时逆也能治好在场咒术师们所有致命伤,拯救弱小完成我最后的大义。”
      “更不关心你那该死的大义。”
      
      “.........”
      
      杰被完全不讲道理的五条悟整得毫无办法,平时话术一流的嘴张张合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在保住你的同时,阻止天元进化了。”
      “哦,那一起死吧。”
      
      “……………”
      
      只好继续挣扎试图劝服对方,“我那么辛苦地保护你,你怎么能和我一起死。”想起无数次灵魂撕裂的痛苦,五条悟竟然说放弃就放弃了。
      “我也在努力地保护你。”
      
      “.........你是怎么保护我的?”
      “杰你自己想想办法,不然我就自杀。”
      
      “.........???!!!”
      
      这都是些什么歪理???
      
      “你怎么不讲道理?!!!”
      “讲什么道理,没有必要!我只想要你活着,不然就一起死吧!!!”
      
      “哈?!!我跟你分析过了没有其他办法了!!!”
      “杰你想想办法!!!”
      
      “没有了!!!”
      “那就一起死吧!!!”
      
      这日子没法过了.........
      
      两个人竟然生死存亡之际,影响着咒术届未来走向的节点上,直接吵了起来。
      
      【.........】
      天元并不想说话,他已经忍这两个混蛋很久了。
      
      难道………要再次时逆嘛,杰无奈地想到。
      他没有选择这个方向主要原因,是他不会再有任何记忆。不能预测脑花阴谋的话,拯救五条悟的难度会再次加大。但这一世又有了一个优势,签订的古老灵魂誓约或许可以在时逆中保持原样。听到心音和从此永久绑定的誓约,也许可以阻止他叛逃。
      两人在一起的话,或许就能阻止脑花了吧。
      
      最重要的事情是,这样可以防止某人就地殉情,不然他之前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
      
      为什么他要如此努力找到一个最优解,五条悟却可以直接横刀等他想办法。
      “悟,你先把手放下来.........”
      “我不。来啊,大不了一起死啊!!!”
      
      “.........”
      夏油杰拿疯起来的挚友简直毫无办法。
      
      【让我等了这么久,星浆体,你准备好了吗?】天元终于忍不住开口。
      “没有,你的星浆体没了。”
      
      夏油杰头疼地捂住额头,他还是退让了。
      
      【.........】
      要不是他一直以来对星浆体极度容忍,对临死前任何要求都一一满足,现在大概已经发火暴走了。就算是植物,被鸽了这么久也会生气的!
      
      “我想再逆转一次,这次有灵魂誓约情况兴许会好一些,也许可以抵消掉失忆的风险。”杰在原地来回踱步,来缓解决定再来一次后增加的焦虑。
      “.........那我也会忘了这一切吗?”五条悟不安地问道。
      “会的,不过你可以和我一样找天元备份记忆,他的信誉还是不错的。”
      
      【.........】天元
      
      他果然还是发火吧,这两个无法无天的小子把他当什么了,免费存档处吗。
      
      “可要是回溯到了我们还不认识的时候该怎么办,成为挚友三年的回忆会发生改变吗?”五条悟还是不太放心。
      “不会的,以往天元虽然可以时逆,但因为力量有限,一直没能回溯到高专时期。一般只是回到叛逃末期,所以不用担心。”
      “原来天元没能力回溯到以前啊,那太好了。”
      
      【.........】
      
      进化后的天元暗暗蓄力。
      
      ————————————
      
      “哈!———”杰大脑剧痛,在恍惚中猛地睁开眼。
      他现在身在柔/软高铁座位上,耳边是地铁摩擦轨道的撞击声音,手边还有尚温暖的水杯。明明是如此简单美好的场景,杰却异常恐慌,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不记得自己是谁,没有任何过往回忆。闭眼后能断断续续地接收到一些身体的记忆,是有关家庭学校一些的背景。
      
      可他是谁,又是为谁而来,都没有任何线索。
      
      只好暂且顺着人流下车,在拥挤不堪的东京地铁口没有头绪地穿梭着。一时没看清路,撞到一位白发高个学生身上。
      
      对方并没有因为他大力冲撞而摔倒,反而稳稳保持了平衡,被墨镜遮挡都能看到后面明亮的湛蓝。离得太近了,翕动的纯白睫毛在他脸前扑扇,能看清对方脸颊细小绒毛和微微收缩的瞳孔中渐变苍蓝色虹膜,粉红双唇微张,水润而富有光泽。这个长相,完全是他的理想型.........
      
      可对面并没有在乎杰小鹿乱跳的心,嫌弃地翻了个大白眼,一边看着他长相,一边对比起手中的照片。
      
      “夏油杰吗?老师等你很久了,还不快跟上。”
      说着就推了他一把,让杰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从理想型中清醒的杰。
      
      跟紧前方插兜弯腰向前走的白发不良,柔顺纯白发丝在他的脑后微微翘起,身型挺拔俊秀,还是个少年模样,被制服墨镜遮挡也难掩姣好面容,就是.........
      
      性格太糟糕了,不禁揉了揉方才被推搡的肩膀。
      
      完全不是他的理想型。
      
      

  • 作者有话要说:  dk悟啊啊啊啊~
    高专鸡飞狗跳的生活233333
    然而我的封面没能跟上(望天)
    这次时逆,是想让杰不用再用咒术掩盖额头伤疤,顺便感受一下平民草根如何追上贵族高岭之花233333
    以后就能恢复记忆了!~
    杰:这就是你让我重新追老婆的理由嘛?
    之后补一下杰成功的if线。
    感谢大家的支持(≧▽≦)
    读者“一浅挽、”,灌溉营养液 +2 2021-02-20 17:23:38
    读者“一点星光”,灌溉营养液 +1 2021-02-19 00:17:32
    读者“零落荼蘼”,灌溉营养液 +1 2021-02-18 22:59:01
    读者“太宰老婆”,灌溉营养液 +10 2021-02-18 22:14:50
    嘴角流泪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21-02-18 17:53:28
    皮不卡秋秋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2-18 20:00:06
    一点星光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2-18 20:23:38
    港:黑杠把子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21-02-18 20:58:03
    槿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2-19 13:21:24
    数狮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2-19 20:53:17
    断雪尘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2-20 00:06:13
    断雪尘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2-20 00:07:12
    嘴角流泪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2-20 13:11:54
    乡下橘猫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2-20 14:03:30
    一浅挽、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2-20 17:23:30
    乡下橘猫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21-02-20 18:51:10
    抱住大家,爱你们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