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暗害功名在身的秀才公,王大壮与田氏毫无意外被判了死刑,而利举人,暗害后进,将由县太爷上折子,请求朝廷剥夺举人功名。
      
      利家至多只能在金光县这一县之地豪横,再往上根本插不上手,陈修洁不必担心被人徇私,结果已经注定。
      
      利洪虽毫发无伤,却着实不是个心性多么坚定的人,公堂之上唯独他能看到的景象给他留下极深的阴影,据闻他回家不久就传出病讯。
      
      且科举考的是才华,却也重视人品,即便没有明文规定,凭借此事,日后利洪也休想能再进入考场一步。
      
      齐举人接手了王敏才的丧事,拖着病体,亲自到场,灵堂前,齐举人挥退亲人仆从,往火盆里添了一把又一把元宝纸钱,生怕到了那一边王敏才缺了银子使。
      
      他这弟子生时节俭,一生短暂,不曾享受什么荣华,到了那一边,莫要再为难自己。
      
      齐举人老泪纵横,几度哽咽,絮絮叮嘱,几如老父爱子,拳拳心意,令人动容。
      
      如此半日,齐举人的子女实在看不下去,半劝半哄将人搀走。
      
      起身的刹那,一阵阴风袭过,恍惚间,齐举人像是看到一道陌生又熟悉的身影跪于身前,恭敬叩首,以做告别。
      
      “敏才……”齐举人满面泪痕。
      
      那身影倏忽不见,齐举人扶着儿子,半喜半悲,喃喃道:“你要好好的。”
      
      即便有人搀扶,齐举人离去的背影依旧步履蹒跚。
      
      系统见陈修洁翩然起身,不解道:“我以为你不喜欢原主的身份。”
      
      陈修洁翻了个白眼:“不是不喜欢原主的身份,我不喜欢的是所有别人的身份。”
      
      他在“别人”二字上咬得极重,让一个有轻度洁癖的人使用别人的身体,实在是难为陈修洁。
      
      系统讪讪:“宿主再完成两个任务就足够兑换新身体了。”
      
      陈修洁没理会它,目光追逐着离去的人群:“而且,不喜欢归不喜欢,承了身体又承了情,总要做点什么。”
      
      系统小心翼翼道:“宿主当真这么觉得?”
      
      陈修洁秒改口:“不,我不觉得。”
      
      但这不是他觉不觉得的问题,系统一本正经道:“本世界剧情已发送,宿主请查收。”
      
      陈修洁:“……”他听到了什么?
      
      “剧情?”陈修洁觉得荒诞:“一整个世界还有剧情?你别告诉我还有男女主角?”
      
      世界何其广大,众生何其渺小,每个人都独一无二,难道还能框定住主角配角不成。
      
      心里止不住的觉得荒缪,陈修洁打开系统传来的讯息。
      
      《首辅的小娇妻》
      
      陈修洁:“……”他的脑袋一片空白。
      
      系统正经的声音也掩饰不住尴尬:“宿主,请忽略外表,关注内在。”
      
      陈修洁无力吐槽:“这是你给我的。”结果你让我不要太重视外表?
      
      “每个时代都有一二风云人物,引流时代发展,风头无两,故以主角相称,”系统正色解释:“宿主现在的身份是朝堂秀才,故而系统给宿主的是未来二十年内的风云主角。”
      
      “至于为什么是这个方式……”系统抢先一步道:“那是我们主神规定的,说这样更有趣味性。”
      
      陈修洁的表情难以言喻,“行吧。”
      
      他躺进棺材,感受有手有脚的自在滋味,在王大壮等人结局尘埃落定之后,陈修洁就能用王敏才的身体自由活动了,不过如今他还不能走,否则会制造出灵异传说。
      
      陈修洁凝神阅读剧情,别看形式值得吐槽,但内容却是实打实的天机。
      
      刚看了个开头,陈修洁的表情就不对了,这天机和他竟然还有些关系。
      
      剧情以女主为主,这位女主他是听过的,隔壁村有一名老秀才在村头开了间私塾,给适龄的孩子启蒙,老秀才仅有一个独女,花容月貌,跟着父亲念了些书,前些年王敏才父母还在的时候有媒婆上门,经过商议,把两人的亲事给定下了。
      
      不巧,那位秀才独女正是剧情女主杜蓉蓉。
      
      王敏才已死,男主自然不是他,十多年前朝廷夺位之争火热,太子逼宫失败,一干人等被发落,前太子太傅不可避免的在其中,一族上下数千人都没落到好,不是斩首就是流放,唯独有一人例外。
      
      正是男主,太傅之孙纪高轩,乳母忠诚,以亲生儿子换了他逃出生天,又将其交给一个因病被纪夫人淡去存在送到外面治病的丫鬟抚养。
      
      从此之后,太傅之孙在流放途中染病夭折,千里之外的金光县并树村却多了一对孤儿寡母。
      
      金光县现任县太爷虽不怎么样,但十多年前的那位县太爷却颇为重视文治,就连农家挤一挤也能供出一两个读书人。
      
      纪高轩从小由老秀才启蒙,和杜蓉蓉青梅竹马,但他不知自己身份,丫鬟也不知朝堂局势,压着他不让他科举,身无功名,默默无闻,自然不及邻村的王秀才出色。
      
      老秀才再三考虑,从两人的前程考虑到婚后婆媳关系,最终还是给独女定了王敏才。
      
      陈修洁:“……”
      
      说实话,如果他是王敏才,这门亲事大可不必,王敏才明天出殡,但直到现在,他也没见过一个杜家人,更不要提未婚妻还有一个两心相许的青梅竹马。
      
      这哪里是王秀才啊,分明是邻村老王,被反过来戴绿帽子的那种。
      
      王家不算富裕,且王敏才是幼子,分不到多少家产,读书又费钱,王敏才父母深思熟虑后才给他定了杜蓉蓉,首先她识字,小夫妻好培养感情;再则她是独女,嫁妆总厚实些。
      
      王敏才父母哪都考虑周全了,就是没想到杜蓉蓉还有个青梅竹马,说到底这什么不是光彩事,杜家不会到处宣扬。
      
      陈修洁同情了王敏才几秒,这孩子也是不容易。
      
      后面的剧情陈修洁用了一夜功夫看完,主要讲的是杜蓉蓉的追夫过程和事业线,中间不乏杜蓉蓉的蓝颜知己。
      
      陈修洁对男主报以深切同情,这位同样不容易,杜蓉蓉的蓝颜知己们哪个没为难过纪高轩,好不容易抱得美人归,妻子的蓝颜知己们还三天两头上门做客,这哪个男人能忍,偏偏妻子一口一口朋友,能把人气出血。
      
      天光大亮,哀乐凄凄。
      
      被家人害死的王秀才,要出殡了。
      
      送葬队伍往后山而去,路过并树村,丁氏隔着门数落女儿。
      
      “我真是欠了你的,你看看,这下子可让别人怎么说咱们杜家,你爹多好面子的人,回头还不知道要怎么骂你。”
      
      屋内,杜蓉蓉两腮鼓起,娇哼道:“娘你别胡说,我爹最疼我了,才不会骂我。”
      
      丁氏笑容微黯,也是,相公最疼女儿,到时候骂的人八成是她。
      
      “蓉蓉,”她严肃警告了一声,“不管怎么说,你今天做的不对,王秀才是你的未婚夫,他停灵七日,你一回都没去瞧过,今日出殡,就算再不愿意也该做做样子,去村口福一礼,作个别也好。”
      
      “我不!”
      
      杜蓉蓉又气又怒:“我根本不喜欢王敏才!那是你们给我选的未婚夫,我不喜欢!”
      
      “那你喜欢谁?纪高轩?”丁氏冷笑,眼中似带着轻蔑:“你喜欢人家,人家可不喜欢你,纪娘子什么态度,你心里没数?”
      
      杜蓉蓉心里一哽,咬了一下嘴唇:“我不管,纪哥哥喜欢我就行!”
      
      “多大的姑娘了天天把喜欢挂在嘴边,不知羞,”丁氏斥了一句,哀乐渐近,如在耳边,她知道送葬队伍要到了,“罢了,既然不去,那就好好待在家里,我会和人说你悲痛欲绝,下不得床。”
      
      杜蓉蓉撇嘴,明明是娇花般的面容,却生生被不满嘲弄的表情减了三分颜色。
      
      丁氏知道她定然还是不满的,也不理她,将门一关,在外面锁好,忙往村口赶去。
      
      村民见她来,给她让了个位置,见她面上难掩疲色,同情道:“蓉蓉身体怎么样了,难为这位小儿女了,真是多灾多难。”
      
      丁氏在外已经将杜蓉蓉抱病数日了。
      
      她往身后角落瞥去一眼,那是一对母子,母亲素衣白裳,未着发饰,面带风霜,依稀可见年少时的美貌;儿子俊朗挺拔,眼神隐隐透着一股坚韧,守护在母亲身侧,只有频频探寻而来的目光显示他并非无动于衷。
      
      多好的男儿,丁氏心中叹息,怎么就看上她那个继女了。
      
      “好多了,”丁氏轻轻敷衍几句,目光看向远处。
      
      一行白衣送葬队伍渐渐靠近。
      
      有齐举人出银子,队伍排场不小,纪高轩神情复杂。
      
      母亲纪娘子忽然道:“他死了,你高兴吗?”
      
      纪高轩一怔,摇头,年轻的生命骤然凋零,谁都不会多愉快。
      
      纪娘子冷冷道:“他死了我也不会同意你和杜蓉蓉的事,纪家的门,不是村姑能进的。”
      
      “娘,”纪高轩低声制止,“这是王秀才灵前,别胡说。”
      
      纪娘子嘴角勾起一个轻蔑的弧度,纪家盛时,一个秀才算得了什么,状元郎到了纪家也要毕恭毕敬。
      
      纪高轩方才那些风花雪月的心思烟消云散,一个娘就够他操心的了,哪还有余力去想别的女人,他知道纪家以前是书香门第,但现在不是已经落魄了吗,该怎么才能让娘早点走出来,发愁。

  •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