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3、第 63 章 ...

  •   “你说的是真的?海神殿下复苏了?”
      
      这些天菲特尼的嘴巴都要解释干了,但她看着面前这些人仍带有小心翼翼地眼神,就仍是忍不住心软了。
      
      “是,我们就是殿下派来接你们回家的。”
      
      她看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的慎重。
      
      “可是我们怎么没有感受到殿下和我们的联系呢?”
      
      “是呀,我们还是没有受到信仰之力的回馈。”
      
      “不会是神明大人不要我们了吧。”
      
      虽然菲特尼用尽力气地女里安抚所有人,但大家还是不敢相信海神殿下复苏的事实。
      
      这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菲特尼自身的说服力就不够,身旁还站着一个有着毛茸茸的耳朵的狼厉。
      
      这样的组合比起海神信徒,更像是图谋不轨的兽人。
      
      “这是海神信徒的标志。”
      
      菲特尼无奈的伸出右手,让围上来的人像是围观稀有动物一般对她手掌心的图标进行观摩,“就是海神殿下让我们来寻找你们的,她怎么会不要你们呢?”
      
      “菲特尼,你是说在这片沙漠的尽头,是一片海洋吗?”
      
      一个清瘦的老人皱着眉头,看着面前茫茫的黄沙表情有些忧愁。
      
      他的身上几乎要皮包骨头了,背在身后的双手沟壑累累,但身姿依然挺拔。
      
      “是的,海神殿下召唤了不死不灭的元素鲛人,正在建设海洋帝国。”
      
      菲特尼再次肯定了他的提问,手上不停歇地给每一个排在身后的族人贴上一记补水贴。
      
      “我们的路程大概还要七天,七天后大家就可以看见一望无际的海洋了。”
      
      菲特尼的话就像是点亮了所有人心中的灯,他们的看着这片漫无边际黄沙的眼神都充满了光彩。
      
      这是一支小小的迁徙队伍,他们每个人都是狼狈不堪的样子,身上的行李袋也像是没装到什么东西,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
      
      菲特尼和狼厉长途跋涉,租用了一头路象才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几乎跑遍了兽人族的所有地方,并带回了藏匿在兽人族内的所有幸存的海族。
      
      这群海族极其多疑又神出鬼没,如果不是海神复苏这件事请太有诱惑力,菲特尼连他们的一个影子也无法找到。
      
      还好和兽人主城看管程度而言,其他的兽人城市都宽松无比,海族之间的联系也比较紧密,他们才能勉强找齐遗留的海族,一起踏上回家之旅。
      
      “蒙美殿下还好吗?”
      
      这是除了海神殿下之外所有海族最关心的问题。
      
      老人们仿佛是牵挂着自己多年未见的孩子,在互相交流回忆当初时经常伤感地流眼泪,而后又每过一段时间向菲特尼探听着蒙美的消息。
      
      至于狼厉,他甚至都没收到来自海族们的一个眼神。
      
      “蒙美殿下很好,她无比希望你们能回去。”
      
      此话一出,又有几个老人忍不住抹了眼泪,嘴里不住地念叨着那就好那就好,她活得开心就好。
      
      他们都是经历过战争的人,也有几个是眼睁睁地看着蒙美的身体化为泡沫的老兵了。
      
      自知是老树朽木,难有几天活着的日子的他们愿意跟随着菲特尼踏上生死未卜的漫漫归途的理由也是想在死前再最后见上蒙美一面,亲眼确认她活得开心,那他们也算是没有白死皮赖脸地活在这个世上。
      
      夜幕降临,菲特尼和狼厉取下路象身上装着的几个大型帐篷,稳稳地扎在沙土里,最近的天气有些多变,晚上有时候就会刮来大风,又会让大家无法休息。
      
      点燃了篝火,菲特尼取出了干粮分给了大家。
      
      不像在兽人主城中生活的海族有罗尼照料,不用摄取太多格外的营养,这些靠自己生活的海族根本无法靠饮水来维持自己体内的需求,一些特制的水式干粮是他们必备的营养来源。
      
      在简单地吃过了干粮之后,大家就各自分散去休息了。
      
      “小鱼蛋,上次跟你讲到哪了?”
      
      仍坐在篝火前的老人颠了颠怀里有些昏昏欲睡的小女孩,沙哑的声音有些慢悠悠的。
      
      “海王殿下说您身上的皮甲太旧了!”
      
      纵使是听过不知道多少遍的故事,听到他的声音,小鱼蛋困顿地半眯着的眼睛立马睁大了。
      
      她是这次迁徙的队伍中唯一的孩子,是被抱着自己的老人从外面的乱葬岗中捡回去养到这么大的,本来就懂事的她这次的旅程中也丝毫没有喊苦喊累,拒绝了爷爷要抱着自己的手,她也是一步一步跟着队伍走来的。
      
      “是呀,她说我的皮甲太旧了,上面还有破洞。”
      
      老人颤抖地重复了一下这句话,眼睛半合上,像是在努力回想当时的情景。
      
      但其实这些场景他闭上眼睛就会浮现在眼前。
      
      “所以她就把皮甲脱给我了。”
      
      他的表情有些得意,语气中有些罕见地调皮,“你是没看到,旁边那些人不知道有多羡慕,恨不得一个个立马把自己的皮甲脱下来戳两下。”
      
      “可是那可没用,海王殿下可只带了一副皮甲。”
      
      他的手有些使不上力,小鱼蛋懂事地起来坐到地上,拉着他的手找到贴身的包裹。
      
      “小鱼蛋,你也来摸摸。”他的嘴角咧开,满足地在里面找到了自己一直珍藏的皮甲,“小鱼蛋,还是你有福气,能摸到我的皮甲。”
      
      “那些人可没福气咯。”他咂咂嘴,头有些无力地垂下,“我上战场前没让他们摸,之后他们也摸不到了。”
      
      跳动的篝火好像在回应他的话,火光艳艳的,映在他的半边脸上。
      
      “算了,还是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剩下的爷爷以后在给你讲。”老人缓慢地站起身来,牵着小鱼蛋回到了自己的帐篷,赶路的疲倦让所有人都早早地进入了梦乡,只有篝火跳动的身影和天上的星星还没睡着。
      
      第二天清晨。
      
      菲特尼和狼厉起了个大早,今天空气中的水分含量有些超标,他们招呼着还在睡的大家收拾行装准备启程。
      
      大家都收拾好站在了帐篷外,但菲特尼点数时却发现好像少了两个人。
      
      “爷爷,你醒醒啊!”
      
      连哭带喊的声音传了出来,菲特尼的眉心一跳,心脏像是落空了一拍。
      
      众人有些慌乱地冲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小···小鱼蛋。”
      
      老人干枯的手艰难地抬起一点高度,立马被小鱼蛋握了起来,她满脸都是泪痕,身体还在不住地抽噎。
      
      “哭什么···”他嘴角咧开一点弧度又迅速落下,仅剩的力气已经不允许他做出表情。
      
      他喘气的声音逐渐变大,喉咙像是卡了东西,轰隆隆地让人听不清。
      
      “故事···讲···”
      
      “我都听过了,你别再讲了爷爷!”小鱼蛋的眼泪像是奔腾的河流,她张大了嘴巴,无声地哭泣着。
      
      帐篷里站着的其他人也不断地抹着眼泪,只有几个老人释然地笑着。
      
      “不····不要···”老人的眼前像是走马灯一样闪过了无数情节,他好像又看到了蒙美脱下皮甲给他的场景。
      
      “你···你好好穿着···”他的声音使了力气,勉强地说完一句完整的话,“保护好自己。”
      
      这是当时蒙美对他说的话,也是他没有讲完的故事。
      
      但他一直想着,要是当时蒙美没有把皮甲脱下来给他,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那些兵器一股脑刺进身体,该多疼啊。
      
      他还是没能见到蒙美殿下最后一面。
      
      明明当时他们是说了再见的,怎么不好使呢?
      
      不过,上次是她爽约了,这次是自己。
      
      “我先走咯,你们帮我给殿下带声好。”他的面色红润了起来,整个人像是又健康起来了,朝自己的老伙计们招呼了一声。
      
      “你慢点,别老是急冲冲的,到时候我们还能找你呢。”
      
      旁边的老人笑着流泪,他们像往常一样和对方斗着嘴。
      
      “我才不会,我还想···”接过了话头,老人的话之说了只说了半截,他的头无力地倒向一侧,小鱼蛋紧紧握着的手也没了力气,她一时有些抓不住。
      
      “爷爷!”
      
      众人哗地一下围了上来,他们悲戚的声音传了好远好远。
      
      外面似乎也有所回响。
      
      轰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有种久别重逢的熟悉感。
      
      气势浩大的声音几乎遮盖住了众人的悲鸣。
      
      “是海!”
      
      回头看去。
      
      从天际线开始就是一望无际的蓝色。
      
      一片白色正向这里奔腾而来,浪花卷到了半空之中,像是千军万马一般席卷了一切,水汽扑面而来。
      
      “你看,你还是太急了。”
      
      旁边老人的嘴唇有些颤抖,他微张着嘴,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老头子,殿下她来接我们了。”
      
      浪花拍打着每个人的身体,有种特定的温柔。
      
      众人沉默着把老人的尸体搬运到了浪花里,白色的浪潮珍惜地收好了阔别重逢的老友。
      
      “好久不见。”
      
      这是阔别很久的朝思慕想,但没有一个人大声张扬着自己的情感。
      
      他们沉默着进入这片本该还有七日才到达的海域,用灵魂感受着这份来之不易的惊喜。
      
      你好,好久不见。
      
      这是来自海洋的回应,也是每个人来自灵魂的回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