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水鬼 ...

  •   转天是周日,大清早,尚清叫来赵管家,吩咐道:“给我办个入学手续,我要去读书。”

      赵管家立刻答应,小心问道:“您对学校有什么要求吗,是要升学率高的,还是要留学途径比较多的?”

      尚清:“离家近一些,伙食好吃,环境优美。”

      赵管家嘴角一抽,心说您这是去上学还是去度假,“那……您是读高二还是高三?”

      尚清想了想,“高三吧,快点考大学。”虽然他打定主意想给自己放一段时间的假,感受一下普通学校的氛围,但也不好撂挑子太久,几个月就差不多了,等升到大学再重操旧业替老天爷打工。

      赵管家赶紧道:“这个好办,附近的锦华高中是一座私立高中,符合您的要求。而且老爷是校董,手续办起来也简单,明天您就能去上学了。对了,您要住校吗?”

      “当然不住。”尚清奇怪看他,学校的床哪有家里的睡起来舒服。

      “明白,明白。”赵管家讪笑着退下去。他走出老远才想起来,这么大的事儿是不是要先跟老爷汇报一下,然而想起亭子里的小少爷,他打了个哆嗦。算、算了,左右孩子想读书是好事,老爷不会怪罪的……吧?

      下午,尚清睡完午觉在花园散步,听见葡萄架下面传来几句哭声。现在是初春,葡萄刚刚发芽,基本遮不住什么,因此他隔老远就看见,那个正在哭的女人竟然是王妈。

      王妈怕主人家嫌晦气,赶紧擦了眼泪强颜欢笑地打招呼:“小少爷下来散步吗?要不要吃下午茶,我去给您准备。”

      尚清打量她几眼,道:“孩子丢了?”

      王妈一惊,忽然想起最近庄园里流传的,小少爷帮夫人破了血光之灾的事,登时激动道:“少爷您、您看出什么了?没错,我孙子昨天不见了,他爸找了一晚上都没找到,孩子才五岁……这要是找不见了,我们一家可怎么活啊——”

      她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恳求道:“小少爷,求您帮我找找孩子,多少钱我都愿意,求求您了!”

      尚清微微一摆手,“放心吧,孩子没事,是自己藏起来了。是不是之前他爸打他了?”

      王妈眼睛一亮,“对对对,他爸说他昨天下午偷吃糖,被拍了两下屁股,还哭了一个多小时。他爸吓唬他,说他是捡来的,再不听话就把他扔了。对了,这事儿没过多久他就不见了,莫非是信了他爸的话,离家出走了不成?”

      王妈擦着眼泪有些哭笑不得,“他才多大,都会赌气了!小少爷,您能帮我看看孩子藏在哪里吗?他爸把附近都找遍了也没找到。”

      尚清:“孩子八字说一下。”

      王妈赶紧把八字报出来。

      尚清略微一沉吟,道:“藏在家里东边五百米左右,红色的东西下面。”

      王妈愣了下,喃喃自语,“东边五百米是家里的仓库,红色东西下面……莫非那娃娃藏进酱缸里了?我得赶紧跟他爸说一声!”

      她也顾不上和尚清说话,赶紧给儿子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喜气洋洋地回来了,“小少爷,您真是神了,我孙儿就躲在红盖子的大缸里呢!他爸把他抱出来的时候,还在撅着屁股睡觉!”

      她热切地看着尚清,“谢谢少爷,您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我付钱吧!”说着她就要掏钱包。
      尚清摆摆手,“谢谢就不用说了,既然你说了给钱,我就不能不要,否则不合规矩。你给我五百,以后多做善事,别吓唬孩子。孩子虽小,但心里都明白的。”

      “我知道,我知道。”王妈喜笑颜开,心中感激不已,只要能把孩子找回来,莫说是五百,就是五千、五万她都愿意!

      晚上吃饭,尚清看看桌上的菜,又看看自己面前分量比上次多了一倍的小羊排,还有被仔细撇去油花的清汤,唇角一弯挤出两个小梨涡,世上果然是知恩图报的人多。

      第二天一大早,尚清吃完王妈精心准备的早餐,由赵管家亲自开车,去锦华中学报道。

      车子一路行驶到学校门口,尚清忽然轻轻地嘶了一声。

      赵管家立刻问道:“小少爷,是有什么不妥吗?”

      尚清幽幽然放下比中指的手,叹气道:“给我办入住手续吧。”

      赵管家一愣,“少爷,您不是说不住宿吗?临时办理入住,可能没有单独的宿舍,只能同别人合住了。您……”他想说,就您那龟毛的样子,能和别人合住?

      尚清挥挥手,无精打采地往后一靠,那意思是非住不可了。

      锦华中学占地面积很广,作为青云市最有名的私立中学之一,环境也很清幽。园中不仅有一片桃林,还有一片湖泊,如今初春,湖泊上正漂浮着片片嫩叶,可以想见夏天时这里荷花盛开的美景。

      然而在尚清眼里,那湖面上正有丝丝缕缕的阴气冒出来。

      是的,这就是他改主意要住校的原因了。毕竟就算不住校,他也得晚上翻&&墙进来把这事儿解决。
      尚清简直怀疑这个世界没有玄术士这个职业,为什么他走到哪里哪里就有阴魂,那些玄术士都是干什么吃的?还是说这个世界的鬼脉也开了?

      往那湖面上看了一眼,尚清就跟着赵管家还有一个负责人往自己的班级走去。

      做完自我介绍,他被班主任安排了座位,刚坐下,前桌的小胖子就回头热情道:“同学你好啊,你叫周尚清对吧,我叫孟怀,咱俩座位这么近,以后一起做朋友啊……”

      尚清直听得昏昏欲睡,干脆趴在桌子上补个觉。

      他一觉就睡到了下课,教室里轰然热闹起来,倒是前桌的小胖子安静下来。

      在一片热闹中,身为玄术士的耳力敏锐察觉到一个声音,吊儿郎当说道:“这小子就是周家找回来的那个私生子?”

      另一个声音道:“对啊老大,你说周家这是什么毛病,左一个私生子右一个私生子的。可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

      一时间,众人都哄笑起来。

      那老大又说道:“是不是周老头亲生的还说不定呢,搞不好那周老头压根就不能生,怕别人笑话,才硬是找个孩子说是私生子。诶诶,你们都别说话,我试试他!”

      尚清只觉得后脑勺被什么东西砸中,他伸手一摸,是个纸团。

      那边又是一阵细细碎碎的哄笑。

      还真是小孩子把戏。他打着哈欠坐起来,看也不看把那纸团随手一丢——

      “啊!老大!”

      “唔唔——咳咳咳!呸!”

      那纸团竟然精准的被丢进了对方张开的嘴里!

      前桌孟怀有些担忧地小声道:“那个人叫游子鸣,听说他认识很多道上的人,你还是不要招惹他了。”

      道上的人……尚清嘴角一抽,无语道:“我还认识很多地下的人呢!”

      “啊?真的吗?”孟怀眨巴眨巴眼看他,“青云市还有地下世界?什么样啊?”

      尚清无语,这小胖子是不是也太好骗了点?

      几句话的功夫,游子鸣已经走了过来,他看着长相还行,就是故意做出龇牙咧嘴的样子惹人生厌。

      他被刚才的纸团噎得眼泪都出来了,一拍尚清的桌子,凶狠道:“小子!胆子不小啊,竟然敢戏弄少爷我?怎么,觉得靠上周家这艘大船就万无一失了?我告诉你,今天除非你跪下来给我道歉,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尚清无所谓道,“你放心吧,我胃口好,给多少都能吃得了。”

      游子鸣一把抓住他衣领,“我最讨厌周家的人,现在、立刻,跪下给我道歉!”

      孟怀惊得站起来,磕磕巴巴道:“那、那个,有话好好说,别着急,我看新同学人也挺好的,就、就算了吧……”

      一个小弟一把将他推开:“有你什么事儿!没看我们老大撒气吗!”

      另一个小弟也起哄道:“这小白脸怎么一动不动,该不会是吓哭了吧?这么没用?”

      “谁知道呢,周家的人,说不准!哈哈哈哈!”

      游子鸣哂笑,“害怕啊?害怕就……”

      然而他话都没说完,被拎在手上的尚清却抬起头,打了个哈欠,小声嘟囔了句,“唉,好烦。”

      游子鸣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对方压低声音说道:“你知道,人身上有个肾俞穴吗?”

      “什么……”然而他话都没说完,只觉得腰侧一阵剧痛,一股诡异的力量游遍全身,半个身子都麻了,动也动不了,连舌头都打不了卷!

      几个小弟还在哄笑,“老大,上啊,一拳揍扁这个小白脸!”

      “没错!打哭他!哈哈哈哈!”

      然而他们老大依旧没有动作,就像是突然睡着了一样,哄笑声渐消,小弟们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了?

      尚清将衣领从他手里拿出来,耐心的抚平整,然后又扶起孟怀,才淡淡地说了句,“地上凉,当心啊。”

      随着他话音一落,雕塑一样的游子鸣咕咚倒下来,然后一声哀嚎,像是被杀的猪一样叫起来,“啊——好疼!疼死我了!呜呜呜呜——妈妈!”

      小弟们大惊,手忙脚乱地扶起他,抬着人赶紧往校医室走,连找麻烦的事儿都忘了。

      尚清把孟怀扶到座位上,“没事吧?”

      孟怀摇头,脸上满是崇拜,“你好厉害啊!我听说游子鸣打遍整个锦华中学无敌手!不过刚才没看见你动手啊,莫非你会武功?真气?斗气?”

      尚清嘴角继续抽,抽的梨涡都出来了。他错了,他就不该认为校园生活能带给他安宁!

      鸡飞狗跳的一天过去,晚上到了宿舍,尚清才发现他们宿舍里只有两个人,而他的新舍友正是孟怀。

      孟怀可比他高兴多了,鞍前马后的给尚清收拾铺盖整理东西,看样子是认定了新来的同学是不世出的高人。

      到了熄灯时间,一曲晚安曲过后,整个校园陷入寂静。

      尚清本想着前半夜早早入睡养神,等后半夜再去湖边看看,正好也避免碰见不相干的人。

      然而时钟一过十二点,一阵幽幽鬼哭响起,呜呜咽咽的声音直往他脑门儿里钻。

      宿舍的床本就硬邦邦不舒适,再加上鬼哭惹人厌烦,物理攻击和精神攻击齐至,尚清再困也睡不着,刷拉一下坐起来,冷笑:“半夜扰我清梦,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