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五 ...

  •   
      文怀瑾骑马匆匆忙忙回京时,秦骁的送礼队伍正好到了木府。前后两架马车,上面装着的都是秦骁从各地搜罗来的,木云枝可能会喜欢的新奇玩意儿。
      
      他瞥了眼马车,正要进府,被人拦下。
      
      他等了那人一眼:“你是何人,居然敢拦我?”
      
      拦下他的人恭敬着拱手:“东宫太子麾下,徐影。”
      
      一听到“太子”二字,文怀瑾脸色顿时难看。刚起来的那股怒火还没来得及烧起来便像是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直接熄灭。
      
      “阁下是?”
      
      “……”
      
      文怀瑾忽然心慌,他看了眼被搬东西的下人围绕着的木府大门,抿了下唇,没回答,转身离去。
      
      徐影挑了下眉,嘴角扯过些许幅度,眼里有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闪过,而后继续监督下人搬东西。
      
      两架马车上装载的所有物品全部送入了木府,木云枝得知后停止了练剑,匆匆忙忙赶来。和之前那般场景大致相同,大大小小的箱子摆放在木府正厅。
      
      徐影走上前,向她行礼:“木小姐,在下徐影,太子麾下。”
      
      “客气了,不必如此多礼。”
      
      “是,”徐影站直身体,指着右边一众箱子道:“这些是太子殿下命人从各地搜集来的新鲜玩意儿,是京城没有的,木小姐或许会感兴趣。”
      
      木云枝点了点头。
      
      而后徐影又指着左边那三个单独摆放出来的箱子,道:“这三个箱子里装的,是一些水果,分别是荔枝、杨梅和葡萄。它们生长所需环境不同,因而是从各地抽调回来的。如今京城,只有皇宫和部分皇族能吃的上。”
      
      木云枝愣了下,满眼惊喜。她走过去打开了其中一个箱子,里面用东西小心翼翼的包裹着内壁,之后是冰块,用来降温保鲜,那箱子里装着的杨梅安好无损,甚至还有些许杨梅的香气弥漫出来。
      
      除去惊喜外,木云枝望着那些杨梅,竟还有些感动。
      
      以前她的生活总是围绕着文怀瑾,让她差点忘了,她可是木家小姐,也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文怀瑾不曾给过她的感觉,她都还没正式和太子殿下见上一面,那些感觉,太子殿下便给到她了。
      
      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她做的赌,是对的。
      
      她盖上箱子,笑着:“多谢太子殿下的好意,我领情了。”
      
      徐影道:“木小姐喜欢便好。若是无事,属下便要回东宫向太子殿下交差了。”
      
      “等等。”
      
      徐影刚转身,木云枝便喊住了他。
      
      徐影疑惑着转了回来:“木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太子殿下送了我这么多东西,我也该送他点东西。不过我们木府的东西大部分都是陛下赏赐的,以太子殿下的身份,自然也不会缺。”
      
      木云枝给了青萝一个眼神,青萝拿了个黑色锦盒过来。
      
      木云枝拿过,递到了徐影面前:“这是安神香囊,是爹爹在边境巡防时所得药草制作而成,能安神助眠,太子殿下平日劳累,想必会用得到。”
      
      徐影恭恭敬敬伸出双手接过。
      
      木云枝又道:“礼轻,还请太子殿下勿怪。”
      
      “木小姐的话,属下一定如实转告。”
      
      “许大人请。”
      
      “木小姐留步。”
      
      徐影转身,带着人离开。
      
      木云枝看了眼正厅里放置着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箱子,脸上笑意更深了几分。
      
      她现在开始有点期待和这位太子殿下见面了。
      
      东宫,庭院。
      
      院中有棵槐树,已有近百年历史,巨大的树干孕育着分散而生的树枝。树枝上,树叶茂密,底下,是一大片的绿荫。
      
      树荫下设了桌椅,秦骁坐在那里处理事务。他低着头,时不时翻阅着什么,偶尔提笔写上几个字。那张好看的脸上,眉头紧锁,眼里有那么几分不耐烦,像是看到了什么让他不愉快的内容。
      
      徐影大步走来时,伺候在旁的蒋公公抬手将他拦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徐影朝秦骁那边看了眼,又低头看了眼手中的黑色锦盒,犹豫了下,没过去,同蒋公公一起站在旁边等着。
      
      片刻后,秦骁眉头越皱越紧,徐影瞥了眼,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他抬起胳膊撞了撞旁边蒋公公,把手里的锦盒递到他面前:“公公,这个……”
      
      蒋公公一脸淡然:“你自己给,咱家不去。”
      
      “……”
      
      徐影“啧”了一声:“我还有事,您帮个忙。”
      
      “不帮。”
      
      “……”
      
      徐影无奈,再次看向秦骁那边。这会儿,秦骁的愤怒已经不仅仅是眉头紧锁,而是整张脸上都写着不高兴了。
      
      不出意料,他猛的一拍桌子,将他方才看的那张纸揉成了一团,重重丢向旁边。可纸团无力,最后轻飘飘的落在地上,不过滚出了些许距离。
      
      徐影和蒋公公站在旁边,连大气都不敢出。
      
      “户部尚书这个狗东西,敢写奏折弹劾我!”
      
      他重重拍打着桌子,怒气冲冲。
      
      周围的人仿佛静止一般,谁也不敢动,谁也不敢在这种时候发出声音,就怕太子殿下迁怒他们。
      
      “说我年过二十,却没有子嗣?没有尽到为皇家开枝散叶的责任?!这也是弹劾的理由吗?他是不是年纪大了,脑子坏掉了!!他是不是有病!!!”
      
      蒋公公暗暗呼吸了下,眼神看向别处,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没听见。
      
      徐影也是如此。
      
      周围的一众下人,都是如此。
      
      秦骁开始砸东西。
      
      徐影瞥了眼,压低声音同蒋公公说:“公公,您拦一下啊……”
      
      蒋公公压着嗓子回答:“咱家不敢。”
      
      就在此时,莫开来了。
      
      徐影和蒋公公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般,迅速给他使眼色,让他去阻止正在发脾气砸东西的太子殿下。
      
      莫开看了眼其实已经把旁边东西砸的差不多的秦骁,露出个无奈笑容,而后走上前,拱手行礼:“太子殿下。”
      
      秦骁抬头,瞪了他一眼。
      
      莫开心下一惊,瞬间心慌,但很快恢复正常。
      
      他将背在身后的长形盒子双手递到秦骁面前:“殿下,这是木府派人送来的,说是木小姐送您的回礼。”
      
      秦骁皱了下眉,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莫开抬手打开那长形盒子,里面安静躺着的,是一把长剑。
      
      秦骁愣了下,走到莫开身前,拿出了那把剑。剑身是玄铁打造,极其坚硬,但剑身并不宽,略窄,适合不经常用剑,但能舞剑的人用。
      
      秦骁拿起来比划了两下,重量刚好,剑身铸造的漂亮,即便是皇室御用的锻造师都很难打造出这种成品。
      
      他脸上的怒意随即消失,继而取代的,是渐渐浮现出的笑意。
      
      肉眼可见,他现在心情好转了。
      
      徐影见状,立马走上前,将手里的锦盒递到秦骁身前:“殿下,这个也是木小姐送您的,方才见您在处理要务,没敢上前打扰。”
      
      秦骁将剑递给莫开,莫开接住后,他才拿过徐影递来的锦盒,打开前,挑了下眉,眼里似乎有点惊喜的笑意涌上来。
      
      他抿着唇,按捺着内心的欢喜打开了锦盒。里面是一个香囊,淡紫色,香囊面简单,没有花纹,只在最底下的位置,用深紫色的丝线绣着一个小小的“木”字。
      
      秦骁将香囊拿在手里捏了捏,而后举起放在鼻下轻轻嗅了嗅。淡淡的药草香。
      
      他再次挑眉,有点意外。
      
      徐影说:“殿下,这是安神香囊,有安神助眠的效果,木小姐说您平时处理事务定然劳累,可能会用的上。”
      
      秦骁笑了一声。
      
      很轻的笑声,但就在他身前的徐影和莫开听得十分清楚。两人对视了眼,却也不敢说什么。
      
      “东西留下了,都是用的上的东西,徐影,替我去谢谢木小姐。”
      
      “是。”
      
      徐影转身,略显无奈,他好歹是个东宫暗卫营的统帅啊,被派去运送东西也就罢了,怎么还得给人传话?
      
      徐影离开后,秦骁重新拿过木云枝送他的那把剑,一手拿着剑,一手拿着香囊,这会儿没笑,可眼神柔和了不少。
      
      他瞥了眼地上的狼藉:“蒋公公,让人清理一下,把东西收拾到书房去。”
      
      蒋公公弯腰行礼:“是。”
      
      秦骁看向莫开:“练练?”
      
      莫开眨了下眼睛:“啊?”
      
      秦骁晃了晃手里的剑:“去练练。”
      
      莫开反应过来,连忙点头:“是。”
      
      木府。
      
      木云枝房内桌上摆着荔枝、杨梅和葡萄。只不过数量不多,其余的,分批次送给了她爹爹、阿娘,还有三个哥哥。
      
      青萝得到允许后,拿了几颗杨梅坐在屋檐下吃,木云枝则在院中练剑。之前懈怠的时间太长,正适合练剑那两年更是直接浪费了,这会儿,得加倍努力才能稍微练的有点像两个哥哥的样子。
      
      木敛雨匆匆忙忙跑来,一脸着急:“小妹!”
      
      木云枝回头。
      
      “小妹!”木敛雨跑到她面前:“库房里那把玄铁剑你看见了吗?它不见了!”
      
      “啊,那个啊,”木云枝笑了笑:“我送给太子殿下了。”
      
      “什么?”木敛雨一惊:“你送给太子了?真的假的?!”
      
      “真的啊。今日太子殿下送来了许多东西,我想着,送一个香囊给他实在是有些轻了,忽然想起库房里有把闲置了很久的玄铁剑,便派人送去东宫啦。”
      
      木敛雨想说点什么,但忽然又觉得没什么好说的。送都送出去了,要回来肯定是不行的。
      
      他叹了口气:“好吧。”
      
      木云枝后知后觉:“三哥,你想要那把剑?”
      
      “不是。”
      
      木云枝松了口气。不是就好。她还以为她匆忙之下把三哥喜欢的东西送人了呢!
      
      木敛雨说:“只是没想到你会送给太子玄铁剑。他平时待在东宫,身边那么多人保护,根本不需要自己用剑,你送给他……估计他也是拿来放在房间里当摆设的吧。”
      
      “……”
      
      “可惜了那么一把好剑啊,那可是锻造大师于淄亲手打造的剑啊!”
      
      木云枝拍了拍他肩膀:“算了算了,实在不行,你去请于淄大师给你再打一把新的嘛。”
      
      “他今年七十了,七十了啊!”
      
      “……”
      
      “他还能拎得动锤子吗?他碰下锤子我都担心他老人家把腰闪了!”
      
      “……”
      
      木云枝轻摇了下头,笑了。
      
      “哟~背地议论太子殿下,这罪名可不小啊。”
      
      头顶忽然有人讲话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着几分漫不经心,还有几分笑意。
      
      木云枝与木敛雨同时抬头。
      
      屋檐上,有个男子坐着,他身体稍稍往后倾,两手支撑着身体,嘴里还咬着一根狗尾巴草。
      
      木敛雨问:“你是谁?”
      
      他笑道:“你猜~”
      
      木敛雨当即皱眉,不等木云枝开口,飞身而上,不由分说便动起手来。
      
      木云枝“哎”的那声刚出口,两人已经打起来了。
      
      她抬手扶额,无奈:“三哥,那是太子殿下身边的许大人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