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4、六十四、醒悟 ...

  •   
      寒赢垂下眼帘,心里又高兴又纠结。
      
      高兴的是,祖尹的表现这么明显,温温居然还看不出来,说明她对他无意。
      
      纠结的是,她看不出祖尹的心意,同样也无法感受到他的心意。
      
      此时,寒赢深深庆幸。
      
      还好,自己先一步表明了心意,不然等她自己去发觉,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祖尹的马车已经驶出青石巷,温温打了个呵欠:“好困。”
      
      寒赢回过神来:“等下吃了早饭后,再睡一会。”
      
      他们一起床就收拾东西赶回来,连早点都没来得及吃。
      
      苏婶已经做好了早点,温温吃饱后,带着牛牛和长福回房补眠。
      
      寒赢回城主府议事。
      
      他昨日缺席,今日不好再缺了。
      
      下午去司徒署编纂字典时,何笑问:“温姐姐,昨日你和城主去了哪里?”
      
      昨天他们俩都告假没来。
      
      “昨日要赶一批货,所以没时间过来。”
      
      何笑听闻她是忙着做事,神色黯了下来:“母亲一直不同意我跟你做事,我劝了好久都没有用。”
      
      怪不得这么久都没听到她吵着要跟她学做事,原来是何伯母不同意。
      
      “慢慢来。”温温拍拍她的手,安慰道,“等你表现出做事的决心和能力了,她会同意的。”
      
      温温心底里,是蛮希望她能加入她的团队的。
      
      何笑作为土生土长的贵女,有她所没有上层社会的人脉资源,且她性格活泼开朗,是很好的交际人才,假如她能加入,必定会成为她的得力助手。
      
      但是,这也得人家家里同意才行,因为何笑这样的女子,暂时还脱离不了家族。
      
      何笑睃了一眼哥哥姐姐,撇撇嘴:“都是哥哥和三姐,什么事都不让我做,惹得母亲以为我还很小。”
      
      “你是还很小,”何巧表情郑重,“还没及笄呢。”
      
      何笑皱了皱眉,向温温告状:“温姐姐,你看,每次都用这个来搪塞我。”
      
      温温不由笑道:“能力和年纪没有太大的关系,等你做了几件大事后,他们会把你当大人看的。”
      
      “还是温姐姐最好,从来不打击人。”何笑摇了摇温温的胳膊,撒娇道。
      
      “好了,我们做事吧。你要是在编字典这件事表现良好,没准何伯母就同意了呢。”
      
      “温姐姐说得对,我要让他们对我另眼相看。”何笑咬咬牙,坚定地道。
      
      说完,放开温温,回到自己的位置,开始认真工作。
      
      温温看着专心致志做事的何笑,考虑是不是应当上门去劝劝何伯母。
      
      因为她搬离城主府后,突然间觉得,自己的人手有些捉襟见肘,不太够用了。
      
      这日下卯后,寒母找到温温,问道:“明日是去你的新宅子还是来城主府?”
      
      “明日有什么事?”温温有些不明白。
      
      寒母提醒道:“你上次说休沐时做点肉酱来尝尝,明日就休沐了。”
      
      “啊,我忘记明天休沐了。”温温恍然,想了想,“来我家吧,我家人少,好干活,而且做这个肉酱动静可能比较大,怕影响到寒伯父休息。”
      
      寒母笑道:“不用管他,明日我让他去给我们当下手。”
      
      都能使唤寒父了?
      
      温温细细打量寒母,发现她容光焕发,显然最近日子过得十分舒心惬意,便悄声问道:“上次我送的礼物你们用了吗?”
      
      寒母脸上登时浮现两朵可疑的红云,嗔道:“你这孩子——”
      
      说到这,她松开温温的手,转移话题:“明早早膳过后我便去你家。”
      
      说完,忙不迭地上了马车。
      
      温温望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轻轻笑了。
      
      用现代人的眼光来,寒母不过四十多岁,正是如蜜桃般诱人的年纪,把精力放在自己和丈夫身上,比老盯着儿女幸福得多。
      
      ……
      
      转天是晴天,日头如往常般早早地升了起来。
      
      难得休息,温温睡了个懒觉,日上三竿时才起来。
      
      她刚刚遛狗回来,就听得夏草过来说寒父寒母已经到了。
      
      “你先请他们到客厅坐着,我马上过去。”
      
      “是。”夏草立即转身出去。
      
      温温拧了块厚布巾,快速地给牛牛擦着身子和脚丫。
      
      “这些事,你怎么不让下人来做呢?”
      
      温温抬头,看见寒母已经走进屋里,笑道:“小事,自己做习惯了。”
      
      寒母一直都不太赞成温温整日带着狗和鸟,此时更是皱起眉头:“你也太宠它们了。”
      
      温温擦完牛牛,拍了拍它屁股,示意它可以走了。
      
      看着往前走两步,照例抖抖身子的牛牛,温温微笑:“因为它们的世界只有我啊。”
      
      寒母还想再说什么,温温抢先开口道:“伯母,你们吃了早饭没?要是没吃,与我一起吃吧,今日我让苏婶做了葱花鸡蛋饼。”
      
      寒父寒母是吃了早饭才出门的,一开始,寒母想拒绝,但是听到鸡蛋饼,立即改了口:“正想来试试看你家的厨子水平如何呢。”
      
      与寒母来到客厅,温温请寒父一同去隔壁的饭厅。
      
      寒父瞄了一眼寒母,点了点头。
      
      成婚二十年,他最近才知道,原来他这位老妻,竟然是个好吃的,每次看见好吃的,脸上的笑容总比平常多几分。
      
      饭厅还与他们前几日来时一样,当中一张圆形的饭桌,桌上放着三只瓷碟和三个小碗、三双筷子。
      
      切成小方块的鸡蛋饼,被摆成了好看的花朵形状放在瓷碟里,白色的瓷碟,暖黄的饼,构成了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
      
      寒母眼睛一亮,赞叹:“好漂亮。”
      
      温温也没想到自己昨晚随口一说的鸡蛋饼,被苏婶这样完美地呈现了。
      
      “苏婶有双巧手呀。”
      
      苏婶穿着新做的天青短袄襦裙,站在角落里,羞涩地笑了笑:“小姐怎么说,小的便怎么做的。”
      
      闻着空气里诱人的香味,寒父突然理解了老妻。
      
      这么新鲜好看的早饭,谁不想试试呢?
      
      “伯父伯母请坐。”
      
      寒母落座后,迫不及待夹了块鸡蛋饼送进嘴里。
      
      鸡蛋的醇香里,混合着葱花的清冽,真是人间美味。
      
      一连吃了三块鸡蛋饼,寒母才停下筷子,轻叹:“温温,你要是还住城主府多好。”
      
      温温眨眨眼,不明白寒母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我住这里也很好呀。”
      
      寒母又是一声长叹:“你住这里,城主府就没有新鲜东西吃了,来来去去都是那几样,很容易就吃腻了。”
      
      正在吃着鸡蛋饼的寒父筷子一顿:嫌家里的东西腻了?
      
      温温好笑,想了想道:“那以后苏婶做了什么新鲜的,我让她多做一些,给您捎一点。”
      
      “那多不好意思。”
      
      寒母感觉脸有些热,好像她方才的感叹就为了讨口吃的。
      
      温温笑道:“那我当初两手空空去您家里住那么久,我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呀。”
      
      说起当初,寒母猛地想起她初见温温时的态度,感觉脸越发烫,拉住温温的手道:“之前是伯母不好,那样跟你说话。”
      
      “没关系,自己种得好好的花突然就被人摘了大半,换了谁都会生气的,我理解。这事本就是我有错在先,您没说错。”
      
      寒母这时才回想起来,自己当初那么生气,是因为阿眉对她说,家里的玫瑰花被突然住进府里的不知来路的丫头给摘了。
      
      那时她只说了花被摘,并没有说摘了之后是用来做什么的。
      
      温温将鲜花饼卖得尽人皆知,难道她真的不知道,温温摘玫瑰花是用来做鲜花饼的吗?
      
      寒母不敢深思。
      
      柳依眉是她看着长大的,又时常伴她左右,她不愿意把她想得那么坏。
      
      寒父见寒母神色愣怔,担心她是在想家里什么东西腻了,轻声催道:“快吃吧,鸡蛋饼凉了就不好吃了。”
      
      “是啊,伯母趁热吃。”温温也提醒道,“吃完了我们就开始做肉酱了。”
      
      “哦哦,你也快吃吧。”
      
      吃过早点,温温与寒父寒母来到厨房。
      
      春树与夏草已经依照温温昨晚说的,洗好了石臼和石锤,清晨苏婶买回来的猪肉也洗净放在簸箕上。
      
      看到温温他们,春树和夏草连忙问好。
      
      尔后春树道:“小姐,苏婶买菜时,卖酒曲的还没开门,苏婶方才又出去买了。”
      
      “没关系,现在也还用不上。”温温向寒父寒母解释,“其实这个肉酱做起来很简单,只要把肉研碎,拌上酒曲,在太阳下发酵半个月就成。”
      
      寒母抬起双臂,让秋叶替她把衣袖束起,一边道:“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寒父这辈子还没自己动手做过饭,看到老妻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临阵脱逃。
      
      “那我去外边等着?”
      
      寒母杏眼一瞪:“你不是说要来帮忙的吗?”
      
      寒父皱了皱眉:“那我也帮不上什么呀?”
      
      “切个肉总会吧?”寒母没打算放过他。
      
      寒父想说不会,但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要是不会,多难堪。
      
      “会。”
      
      “那你就负责切肉。”寒母立即给他安排了任务。
      
      寒父无奈地点了点头。
      
      春树与夏草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低下头,拼命地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
      
      谁能想到,一向冷口冷脸的老城主,临老了,居然会被老夫人拿捏住了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