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3、六十三、做饼 ...

  •   
      “是我不对。”寒赢态度很好。
      
      外头赶车的老张手一抖,马鞭差点掉下去。
      
      他有没有听错?
      
      城主居然跟小姐认错?
      
      温温也没再追究下去:“那你去跟伯母谈了吗?”
      
      寒赢目光灼灼地望着温温:“谈了,摆明了我的态度。”
      
      温温很好奇,微微睁大眼睛:“她怎么说?”
      
      她还记得,她刚到城主府就听说,寒母打算让柳依眉做她儿媳,所以对她百般疼爱。
      
      “母亲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温温有些不相信:“就这样?”
      
      冷伯母可是一直都把柳依眉当儿媳看待呀,即使是知道柳依眉不如表面上那么温柔贤惠,可那么多年的想法,怎么会就这样轻易放弃呢?
      
      “可能她现在忙着编纂字典,没时间顾及这些事。”
      
      说这话时,寒赢目光微闪。
      
      他还说了他想娶她为妻,故母亲才只是叹气,不说话。
      
      当然,这些话他现在不会说的,等将来——
      
      将来若是实现了,洞房花烛夜,他才会告诉她。
      
      温温突地调皮一笑:“也许还忙着跟寒伯父培养感情。”
      
      寒赢愣怔,尔后失笑:“你这丫头,哪里来那么多古灵精怪的想法?”
      
      丫头?
      
      “呵呵。”温温神秘地笑了笑。
      
      她才不告诉他,她有多少岁呢!
      
      马车一路疾行,很快就到了玫瑰苑。
      
      下车后,温温立即带着春树和夏草去厨房。
      
      工人们已经按温温昨日的安排,在厨房等候着。
      
      除开三个还在外头照看酱油缸的工人,厨房里还余七个工人,皆穿着温温设计的统一工作服,戴着厨师帽,分成两列站着。
      
      温温向整装待发的工人们郑重地介绍春树和夏草:“这是春树春管事和夏草夏管事,今后鲜花饼的制作就由她们俩来负责。”
      
      春树与夏草听到这个新头衔,顿感紧张和压力。
      
      她们以为只是来当师傅而已,没想到一来,小姐就给她们戴了个高帽,摇身一变,变成了管事。
      
      经过温温与洪管事这些日子的教导,工人们行事规范了不少,齐齐打招呼道:“春管事好,夏管事好。”
      
      温温接着道:“今天我们来做第一批鲜花饼,这批饼明日就会发往金城。这是我们卖往金城的第一批货,所以在质量上要特别过硬,不能丢了我们木城人的脸。”
      
      温温一席话,将鲜花饼与木城的荣誉联系到了一起。
      
      工人们一听,原来他们肩负木城人的脸面,不由得精神一振,神色皆变得庄严起来。
      
      寒赢眉梢高高挑起。
      
      鲜花饼的质量与木城人的脸面有何干系?
      
      居然这么鼓舞士气!
      
      真难为她能想得出来!
      
      偏偏工人们还很受用,态度认真了不少。
      
      春树与夏草更加,小脸绷得紧紧的,好似即将要做的是什么至关重要的大事。
      
      温温环视众人,严肃地道:“这一批鲜花饼,如果能在金城打响名气,那接下来,我们的酱油也会很容易打开金城的市场。所以,这是关系到我们工厂未来的大事,希望大家能认真地对待,高质量地完成。好了,不多说了,我们现在开始吧。”
      
      温温一声令下,工人们随即在春树和夏草的带领下,整齐有序地行动起来。
      
      寒赢在一旁看着,暗暗吃惊。
      
      比起七夕那日,工人们的精神面貌及行事,都上了一个台阶,动作利落,井然有序。
      
      心惊的同时,寒赢对温温的敬佩更多一层。
      
      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她,管理起别人来也有一手。
      
      温温挽起衣袖,与工人们一起工作。
      
      一派热火朝天的氛围里,寒赢干站在一旁,有些尴尬。
      
      他从未下过厨房,对这些事一窍不通,让他现学现卖,感觉有些拉不下面子。
      
      温温忙活的间隙里,抬头望了望寒赢,说道:“你要是没事,可以去帮烧火。”
      
      烧火这种简单的事情,他会,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她见过。
      
      人手有些少,分配烧火的只有一个工人,一个人照看十几口大灶,有些忙不过来。
      
      寒赢犹豫了一下,挽起袖子走到灶前。
      
      负责烧火的工人受宠若惊。
      
      来了这么些日子,他已经知道这庄子的主人是城主,眼前这位,就是负责管理整个木城的城主大人吧。
      
      城主居然来跟他一起烧火?
      
      说出去,怕是十里八乡的人都要说他是在吹牛!
      
      “我来管这边八个灶,你管那边。”寒赢简单地做了个分配。
      
      工人点点头:“是。”
      
      温温看看进度,走过来道:“可以生火了,先大火把锅烧热,然后保持小火就行。火势不能太大,大了容易烘焦,也不能太小,小了难烘熟。”
      
      那位工人显然是个熟手,很快便按温温说的,生起了大火。
      
      寒赢速度较慢,但是还好,生火这种事,他独自在外时经常做,也算娴熟。
      
      温温端着一簸箕刚包好的饼过来,伸出两个手指探了探她令人特制的平底锅的温度。
      
      “嘶——”
      
      刚触及锅面,她就被烫得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寒赢霍地站起来:“被烫到了?”
      
      温温吹吹手,皱着眉道:“温度太高,减些柴火。”
      
      寒赢抬手,想去抓她的手看看烫得严重不严重,抬至半空,又缩了回来。
      
      因为温温已经把簸箕放好,开始试下一个锅的温度。
      
      只见她一路试过去,一一点评道:“这个也有点烫,这个也是……”
      
      试到后面,她才换了说法:“这个可以,这个也行……”
      
      寒赢微微垂眸,感觉脸有些烫。
      
      她说太烫的锅,都是他负责烧的火。
      
      温温没分给他半点眼神,招手叫来一名工人:“这边这几口锅温度合适,你来试试。”
      
      这是原先安排好的负责烘焙的工人,她上前,像温温一样伸出手指,试了几口锅,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温温又让她去试刚刚说温度过高的锅,她走过去试了试。
      
      “能感觉得出来有什么不同吗?”温温问。
      
      只有对温度敏感的人才能担任烘焙这个工作。
      
      工人点点头:“能的。”
      
      温温满意地道:“好,那你跟着我,开始烘饼。”
      
      ……
      
      就这样,温温与春树、夏草手把手地教,一个负责一个制作环节,采用现代的流水线作业方式,很快烘出了第一批鲜花饼。
      
      看着表皮完好、色泽诱人的鲜花饼,温温拿起一个尝了尝,轻轻点了点头。
      
      还不错,即使是大批量生产的,味道也与之前做的差不多。
      
      寒赢在那名烧火工人的帮助下,一直在厨房里烧火,白皙的面庞被热浪逼得通红。
      
      不过他现在做得游刃有余,还能忙里偷闲过来与温温聊两句。
      
      “味道如何?”
      
      温温拿起一个饼,递过去:“你试试?”
      
      寒赢摊摊手。
      
      温温一看,笑了。
      
      他原本洁白的手沾满了灰尘和木屑。
      
      这么脏的手,是没法自己拿饼了。
      
      温温踮起脚,手往前伸了伸,直接把饼递到他嘴边。
      
      寒赢一怔,张嘴咬了一口。
      
      “味道与在府里做的一样。”
      
      温温脸上尽是喜悦的笑容:“是啊,按照这个水准做,金城人民一定会喜欢的。”
      
      顿了顿,温温转身对大伙道:“我们第一批饼已经做好了,很成功,大家加油,再做九批,我们今天的任务就完成了。干完活,我请大伙吃饭。”
      
      “谢谢东家。”有大餐吃,工人们也很高兴,齐声应道。
      
      大家齐心协力,从巳时忙到亥时末,终于将之前腌制的馅料用完,并把所有的鲜花饼用特制的油纸包好。
      
      温温早就安排人做好了夜宵,大家痛痛快快地吃饱喝足,疲惫而满足地回去休息了。
      
      温温扭了扭腰,吩咐重影:“那些饼你今晚看着点,不要让人或别的什么搞破坏。”
      
      虽然她好像并没有什么对手或敌人,但是有备无患,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她可不希望在最后一刻出了事。
      
      幸而一夜无事,第二日卯时初,温温与寒赢安排人将鲜花装进稻草垫着的木箱,带着回木城交货。
      
      寒赢看着频频打呵欠的温温,有些心疼:“你先睡一会,到了我再叫你。”
      
      他不说,温温也是这么打算的。
      
      她从座位底下的柜子里掏出小枕头、小被子,往座位上一躺,合眼睡去。
      
      寒赢挑挑眉,轻轻笑了。
      
      倒是会享受,居然在车上还备着枕头和被子。
      
      温温被嘈杂声吵醒时,寒赢已经不再车中。
      
      温温掀开车帘,发现他们已经到了向晚居门外。
      
      祖尹的房子前停住两三辆马车,他与寒赢正站在路边讲着什么。
      
      温温跳下车,过去与祖尹告别。
      
      看到她,祖尹与寒赢皆停住了,扭头望着她。
      
      温温笑了笑,促狭地道:“看到我就不说话,你们刚刚是在讲我坏话吗?”
      
      祖尹扬起眼尾:“我这就回去了,你什么时候有空了,去金城找我。”
      
      “等我把这里的事情都处理好再去。”
      
      祖尹又道:“我也打算在金城推行拼音与简体字,还等着你去当老师呢。”
      
      “等我把字典编好,再考虑这件事。”
      
      一连听到了两次“等”,祖尹沉默了一下:“来了金城,记得找我。”
      
      “会的,还想让你尽尽地主之谊呢。”
      
      “到时候我请你吃好吃的。”
      
      “嗯,我一定不客气。”
      
      祖尹还想再说什么,侍从走过来,禀报道:“公子,都装好了。”
      
      祖尹深深地望了一眼温温,抬手理了一下她睡乱的头发:“我走了。”
      
      说罢,转身对寒赢拱拱手。
      
      “寒城主,后会有期。”
      
      寒赢也朝他拱拱手:“来日再见。”
      
      温温望着那潇洒的身形钻入马车,伸手摸了摸方才被他理过的头发,低声咕哝道:“怪怪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