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遇见小伙伴 ...

  •   巍峨的大山脚下,有座小城。
      
      盛夏日头落得晚,但是也已挂西山,路上行人皆行色匆匆,想要在天黑前寻个落脚点。
      
      饶是如此,一个气宇轩昂、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子,及他身旁站着的穿着古怪服饰的女子,还有她怀里不知是什么的动物,仍然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温温抱着狗,仰头看城门上头的两个篆体大字,轻轻念道:“木城。”
      
      “走吧,快关城门了。”
      
      寒赢冷冷地催了句,率先大步流星地进了城门。
      
      也不知怎么回事,自己竟然让这一人一狗跟着回来了,还帮她拎着那个破瓦罐。
      
      温温连忙跟上。
      
      这一路走来,她算是摸清楚这位爷的脾性了,就是一面冷心热的家伙。
      
      和怀里的狗子一样,温温睁着圆溜溜的大眼,边走边好奇地张望着。
      
      先前见到那人的穿着打扮,温温对此时处于哪个朝代已经有了初步认知。
      
      续衽钩边的窄袖深衣,长发束冠,深衣是粗棉布做的,玉冠是岫岩玉之类的玉石制成,材质都很粗陋。
      
      看他轩昂的气度,应该处于上层社会,身上的服饰却还如此粗糙,那就说明此时的纺织业和手工业还相当落后。
      
      纺织业如此不发达的朝代,起码得是唐朝之前了。
      
      此时见到路上的男子大多是短襦加犊鼻裤,女子则多为短襦加长裙,温温心里更有底了。
      
      哎呀,别人穿越穿到唐朝明朝清朝,别的不说,好歹社会生产水平相对发达了,她来的是什么地方啊?
      
      就差要钻木取火了!
      
      “哼~~哼~~”
      
      正在温温胡思乱想时,怀里的牛牛挣扎地探头往前看。
      
      温温顺着它的视线望去,前面围着一群人,好像是在围观什么稀奇的东西。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呀?长得这么奇怪?”
      
      “这什么怪物?怎么长了这么多个脑袋?还有那么多只脚。”
      
      隐约传来的议论声也引起了温温的好奇,她停住脚,望着前方的男人,叫道:“小哥,我们也凑个热闹吧。”
      
      寒赢回头,想拒绝,却在见到小狗跃跃欲试的神情时改了口:“我在这里等你。”
      
      “好。”
      
      温温应了声,抱着牛牛挤进了人群里。
      
      牛牛一直边哼哼边挣扎,想要下去。
      
      温温挤到了最前方,发现人群中间是个穿着短打的男人,身旁放着个笼子,笼子里有只小鸟。
      
      没什么危险,温温便把牛牛放了下来。
      
      牛牛一下来,便试探着向前走了两步,对着笼子摇了摇尾巴。
      
      “不要靠那么近,宝贝。”温温见状连忙叮嘱道。
      
      它对什么都好奇,温温也习惯它这样了。
      
      围观群众见了牛牛,纷纷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这又是什么呀,长得有点像狗,但是又这么奇怪?”
      
      “是啊,腿这么短,我也没见过这么短腿的狗啊?”
      
      温温回头对众人笑着解释道:“它就是狗,杂交出来的小狗。”
      
      牛牛是柯基和吉娃娃的串,有柯基标志性的小短腿和吉娃娃标准的大眼睛,跟他们所认识的中华田园犬确实不太一样。
      
      “也是狗呀,长得还挺好看的。”
      
      “是啊,这小尾巴摇得,真可爱。”
      
      人群里悄悄挤进来一个穿黑衣的青年,目不转睛地盯着牛牛看。
      
      牛牛欢快地摇着小尾巴,一步一步地往前探。
      
      “啾啾——”
      
      笼子里的鸟儿忽然叫出声,不像是在恐慌,倒像是在打招呼。
      
      “叫了叫了,原来它会叫啊。”吃瓜群众叹道。
      
      牛牛慢慢地,一步步地走到了笼子前。
      
      温温担心:“小心它啄你啊。”
      
      温温听说有狗被猫抓瞎了眼睛的。
      
      “啾——”
      
      笼子里的小鸟又叫了一声。
      
      温温观察着鸟儿,这鸟儿居然长着三个脑袋、三个翅膀、六只眼睛、六只脚,好神奇呀。
      
      牛牛围着笼子,摇着尾巴,细细地嗅着。
      
      男子见大家兴致高昂,也不拦着,就让它闻。
      
      温温见差不多了,上前抱起它:“好了,看一下就好了,我们走了啊。”
      
      “哼~~哼~~~”
      
      牛牛哼哼唧唧,挣扎着不愿走。
      
      笼子离的鸟儿也“啾啾”地叫着,好像也有点不舍。
      
      有好事的群众叫道:“这个狗很喜欢这只鸟,这鸟好像也喜欢狗,小姑娘,不如买下来吧,让它们做个伴。”
      
      “这……”温温为难地摇摇头,“我没有钱。”
      
      别说没有了,她连这里的钱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啊。
      
      男子在这里摆了一天,都没遇上个真正有心的买主,心里也着急:“小姑娘,你要是要,我也不卖贵,五个铜板就行。
      
      多稀奇的鸟儿啊,跟你的狗还有缘,五个铜板不贵了。”
      
      温温低头瞅了瞅笼子里的探头出来看着牛牛的小鸟,狠心地摇头:“我真没钱。”
      
      说话时,温温竟然能感觉到那只鸟的小豆眼流露出了失望。
      
      “哼~哼~”怀里的狗也挣扎得越发厉害。
      
      温温微微叹口气,安抚道:“姐没钱,买不起,以后再给你找个小伙伴,好吗?”
      
      说着转身欲离开。
      
      “这鸟,我买了!”
      
      斜刺里突然响起一道清亮的声音,怪好听的。
      
      温温顿住,回转身,见到了声音的主人。
      
      一袭白色大袖深衣,衣服的边角及下摆处用同色线绣着云雷纹,即使面料如那位爷身上的一般粗糙,却因为这精致的云雷纹显得高贵许多,白皙的面庞上,有一双眉梢上挑的桃花眼。
      
      而这双桃花眼,此时正笑眯眯地望着她。
      
      温温感觉脸有些发烫,哎呀,这也是个美男子啊。
      
      “这鸟,她买了。”人群里响起温温这几日才熟悉的清冷的声音
      
      温温惊喜地扭转头:“小哥,你帮我买吗?”
      
      寒赢绕过挡道的人,站到她旁边,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啾啾~~”笼子里的怪鸟又叫了几声,好像很兴奋。
      
      温温怀里的牛牛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了望旁边一身黑衣的青年,也“哼~”了一声。
      
      围观的群众们笑道:“好了,好了,这下鸟高兴,狗也高兴。”
      
      桃花眼可就不开心了,嘴一撇:“我先说要买的,先来后到,这鸟是我的。”
      
      温温向前一步:“这位帅哥,你看我家狗狗这么喜欢这只小鸟,这只鸟也喜欢我家狗,人生得一知己不易,狗生和鸟生遇到喜欢的小伙伴也不易,你能不能让它和我家狗狗在一起呢?”
      
      “说得好,人生得一知己不易。”桃花眼轻轻拍了拍手赞道,“然,我亦难得碰到喜欢的鸟,所以,抱歉。”
      
      “那好吧,”温温低头哄狗子,“以后姐再给你找个小伙伴,好不好?”
      
      牛牛看看主人,再看看怪鸟,委屈地看着主人:“哼——”
      
      “啾啾~~”怪鸟好像也知道自己不能跟牛牛一起了,着急地叫了起来。
      
      温温无奈,抬头问桃花眼:“帅哥,你方便留个地址吗?改天我带狗过去找你的鸟玩。”
      
      正在等桃花眼回复,温温被揽着肩膀转了半圈,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走了。”
      
      温温着急地向后看:“我还没知道那人住哪里?”
      
      “鸟在我这里。”
      
      “啊?”温温回转头。
      
      寒赢左手臂搂着破瓦罐,手指上勾着鸟笼,面上还是清清冷冷的。
      
      原来在她和桃花眼交涉时,寒赢已经付钱给了鸟主。
      
      桃花眼也被他搞了个措手不及,一个箭步向前,挡住他们:“这是我先要买的,你们人可以走,鸟必须留下。”
      
      “偶偶偶~~”温温怀里的牛牛突然对着桃花眼大叫起来。
      
      桃花眼一愣:“哟,这狗还会仗人势!”
      
      “哈哈哈——”围观的群众大笑。
      
      “小心。”
      
      清冷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寒赢跨步向前,用力推开了桃花眼。
      
      说时迟那时快,“嗖”的一声,一只箭擦着寒赢的手臂钉在地上,箭尾还在颤动。
      
      “偶偶偶~”牛牛微微转头,对着斜前方吼着。
      
      桃花眼顺着牛牛看着的方向一望,大喝一声:“谁?”
      
      喝声间,窜上街对面的屋顶,飞奔而去,瞬间不见了踪影。
      
      温温和群众们一样,愣在原地,呆呆地望着那支箭。
      
      寒赢走上前,用衣摆裹着手拿起箭矢,仔细看了看,收进袖中,对温温道:“走吧。”
      
      温温回神,看着寒赢衣袖破损的位置:“你受伤了。”
      
      被擦烂的衣袖处露出一小节结实的手臂,白皙的皮肤上渗出了一串鲜艳的血珠,红白对比,甚是刺眼。
      
      寒赢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手臂:“没事,回去擦点药就行。”
      
      “那快走吧。”
      
      看来这个时代很不安全啊,居然有人当街放冷箭,幸亏射的不是自己。
      
      哦不,幸亏没射中人,不然——
      
      温温边跟着寒赢走,边想着,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害怕?”寒赢明明走在前面,背后却好像长了双眼睛。
      
      温温摇头,想到他也看不见,开口道:“怕到是没怕,只是没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人身安全居然受到了威胁,要是射中了人……”
      
      寒赢“嗤”了一声:“第一次见你时,可没见你害怕。”
      
      温温:“我怕啊,怕你杀了我,但是我还有狗,不能怕,我怕了它也会害怕的。”
      
      寒赢用鼻子出气:“哼,还诓我说有病,会全身溃烂而死,怕你还敢骗人?”
      
      温温干笑两声:“你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在意这种小细节。”
      
      隔了这么久才来算账!唉,秋后算账也太后了点吧?
      
      “又骂我什么?”清冷的声音懒洋洋地道。
      
      温温震惊:“你背后又没长眼,怎么知道我在骂你?”
      
      “哼~”寒赢头也没回,“用得着看?”
      
      两人边说边走,也不知走了多久,温温觉得手臂有点酸时,寒赢停了下来:“到了。”
      
      温温抬头,他们已经走到了一个气派的朱漆红木大门前。
      
      “城、主、府。”
      
      温温仰着头,辨认着门匾上面的篆体大字,吃惊地道,“你爸是城主?”

  • 作者有话要说:  来都来了,不收藏一下再走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