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这座城该改名为红娘 ...

  •   我早上起来的时候,是被被子蒙醒的,没有办法,我一晚都蜷缩在被子里,难免缺失氧气。
      
      曾经晚上为了不让父母捉到玩手机的技能,在这里也好好的活用了。
      
      虽然没有人知道,但我还是庆幸空气不曾知道我的脸到底热了多久。
      
      哎,作为单身女青年,我的实际年龄不小了,一朝措不及防被宿傩大爷碰到,我心里还是很抖动的。
      
      大家都知道,冬天到了休眠期我们的热情理当减少,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座城镇很奇怪,季节的反常让我的荷/尔蒙突然分泌了不少。
      
      总之,我不正常,我确定,并且想把锅甩给这座城镇。
      
      我把自己收拾干净,打开门,就看到了隔壁刚出来的宿傩大爷和里梅。
      
      ………
      
      乓的一声,我关上了门。
      
      太尴尬了,我不想现在就见到大爷,让我冷静一下理好了感情再见面啊。
      
      太难了,作为一个队伍的我注定是不可能实现这个愿望的。
      
      当我们这个小团队被招待吃饭的时候,一旁昨天给我沐浴的小姐姐还笑着对我眨眨眼。
      
      昨天是不是过的很开心。
      
      如果这个眼神是一个汉子做的,我会一甩筷子,告诉他不好,但是我面前的是一位可爱小姐姐,颜/狗如我,不会甩脸色。
      
      还可以吧,我只能传达这种眼神,然后看着小姐姐乐呵呵,身后带着粉色小花花出去了。
      
      我心里不知道是个啥滋味。
      
      这个城镇的人啊,过于热情洋溢,就像我前面提过的,缺失了某种负面情绪。
      
      世界是平衡的,有因就有果,有善就有恶,永远这样幸福活下去,对于这个城镇里的人来说是最好的归宿。
      
      但是,“我们出不去了。”
      
      里梅带着黑眼圈,在小姐姐们都离开,桔梗布下了某种结界后,这么对我们说道。
      
      “我探查过周围,只有城镇周围的树林算是存在的,越往外走,就是越来越厚的雾,我感觉雾里的东西很不好,又不能使用咒力,所以就先回来了。”
      
      里梅虽然总是被我调侃的像个孩子,但是在实力上,我一点都不会认为里梅是个三流水平,能在宿傩大爷身边混的,谁还没个一技之长。
      
      能让里梅都退却的东西,只怕是很难办。
      
      桔梗思考了一会,作为专业对妖怪特攻的桔梗,提出了一个思路。
      
      “会不会是这里的大山孕育出的生灵造就的雾气,为了保护这里的人?”
      
      宿傩大爷这次没有轻易地开口否定桔梗,作为这个时代的咒力天花板,大爷也提供了一个思路。
      
      “诅咒一般都会在人多的地方产生,这个地方没有诅咒,很大的可能性就在于人的负面情绪被某种东西吸收了,说是这里有个净化用的物品或者更强大的诅咒也不是不可以。”
      
      可能天下的超越常人者都可以跨频聊天吧,即使桔梗和宿傩大爷总是两两对望不爽,在一起就是大写的气场不和。
      
      但作为两个领域的天花板,这两人还是可以就对方的实力,就事论事,得出对方确实不简单的结论。
      
      感谢当年看过的漫,让我可以比较快的接受这些新的知识,不会跟个傻子一样只会点头尬笑。
      
      等到这两人交涉得差不多。
      
      “你觉得怎么样,纱织。”
      
      桔梗明显的被激起了灵力学探讨的激情,我根据这两人刚刚讨论的话,给出了一个折中的普通想法。
      
      “我们先搜集情报,应该能找到有用的信息。”
      
      我想了想一般走剧情的要素。
      
      “还有,我觉得特别的大型事件就很值得关注,毕竟历史悠久,或许有什么必须得举办的理由。”
      
      如果要故事写的下去,我们这个小队伍就应该要遇上一些反常的事才可以。
      
      桔梗同意了我的想法,就连宿傩大爷都是保持赞同的态度。
      
      “纱织,你能有这么好的想法真是太棒了。”
      
      桔梗面露微笑,为我的聪明才智点赞,还将她面前的炖南瓜推给我。
      
      看看,这就是差距,比起粗枝大叶的汉子,我会喜欢温柔体贴又夸人的小姐姐有什么错。
      
      宿傩大爷和里梅看我这感动的样子,露出了真是的无语、不解、至于吗的三重意思表情。
      
      我懒得和他们掰扯,男人,就是不懂得女人纤细敏/感的内心。
      
      “那我们就分头行动?”
      
      提出这话的是里梅,我看着里梅眼底的黑眼圈,顿觉怀念,曾经,我也有这么厚重的时候。
      
      里梅的话刚落音,桔梗就直接抓住了我的手,“纱织,我们两个女人更容易探听消息,我们一组吧。”
      
      我看着宿傩大爷,想到了昨晚,往事不堪回首。
      
      我猛的握住了桔梗的手,“没问题!”
      
      我现在正需要这个,和宿傩大爷分开冷静的机会,在这么相处下去,我这个没得恋爱经验的少女很有可能走上歧途。
      
      大家也不想看到我心动了结果宿傩大爷完全只把我当小弟看的悲催戏码吧,那是什么狗/血连续剧,我又不是虐/文女主。
      
      宿傩大爷对我的回答没有反对,只是很有那啥的看了我一眼,似乎他赢了一样。
      
      切,我就是没胆子,不像大爷你这么敢玩。
      
      玩感情可是会引火烧身的!
      
      作为新世纪的现代女性,我的观念无疑是诸多前辈经验的总和,和宿傩大爷谈感情,我怕伤关系。
      
      我和桔梗吃完,就道别宿傩大爷和里梅,不知道为什么,我经过里梅身边时,他别有忧愁的看了我好几眼,连黑眼圈都带着几分委屈,似乎是我把他害成这样的。
      
      额,如果昨天宿傩大爷睡在房里的话,确实,只有你一个是可以剥/削的对象呢,但为什么不来找我呢,里梅,总不能是宿傩大爷不让你来吧。
      
      我因为里梅的眼神停下,拍了拍他的肩膀。
      
      晚上来我这儿吧,姐姐爱你。
      
      我发射的信号被里梅无情的反弹了。
      
      不,我可以让别人给我安排房间。
      
      里梅的眼神黯淡无光,但仍旧传达了信息,看来确实是昨晚受到了迫/害,探查一定很累吧,辛苦了。
      
      我理解的自我点头,感觉自己是个贴心到极致的女人,拉着桔梗高高兴兴的走了。
      
      没看到身后里梅一脸复杂的表情。
      
      想让我看到就应该直接面对我表现出来,偷偷在暗地里做谁会知道,我又不是背后长了眼睛。
      
      这座城镇我介绍过远景,介绍过人,但还没有介绍过近景。
      
      城镇的格局很大,主干道路分为丰字形,小道四通八达、纵横交错,分开的地区从事着不同领域的事,但会有特定的人流动到别的地区进行商品交流合作。
      
      街道也十分的整洁,没有外面地方随处可见的脏东西,绿化也做得很好,在这个季节成谜的城镇里,每一条主干道都种上了樱花树,淡粉色的花苞点缀在枝头,看起来很快就要盛开。
      
      我的话太过粗陋,一定要说,这里的管理方式可谓是相当的前卫有想法,完全没有古代管理方式的低效和不负责任。
      
      我和桔梗走在路上的时候,得到的也是陌生人善意的眼光和亲切的问候。
      
      “哎呀,是刚来的吗?下次来我店里坐坐吧,我给你们做我们这里的特色小吃。”
      
      诸如此类的话语不必过多的赘述,这里给人的感觉确实特别的温暖,但又像梦一样脆弱和不真实,大家一定也有过这种心情吧,仿佛过于美好到不真实。
      
      “纱织,这里可真是奇妙,我这一路上见到了很多因为战争而受苦受难的人,但像这么安稳富饶的地方,却还是第一次见。”
      
      桔梗看着在街上闹着玩的孩子,这个年纪的孩子大多贪玩,三五成群的结队,在一起打闹、疯玩,在现代这种情况常见的很,家里的大人都会觉得孩子活泼的头痛,但在古代,这种情况果然还是非常罕见。
      
      孩子们竹制的球滚到了桔梗身边,桔梗弯腰将球捡起,丢给了往这边挥手示意帮忙捡球的孩子,神色轻松,没有再路上面对妖怪时的冷淡。
      
      “果然,桔梗非常喜欢小孩子吧。”
      
      桔梗被我突然问这种话题,美人歪头,“是吧,虽然我没有过孩子,但看到新生命的时候总会觉得生命是奇妙而伟大的。”
      
      “话说,纱织喜欢孩子吗?”
      
      桔梗礼尚往来,也把问题抛回给我,我作为新时代的女性,对于生孩子这件事,咳咳,实不相瞒,我怕疼。
      
      这也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怪事吧,孕育生命确实伟大,但我害怕又有什么错。
      
      “我也不是很清楚到底喜不喜欢,但如果是我愿意喜欢的孩子,我会一辈子对他好。”
      
      我扭扭捏捏,蹭了半天也只能憋出这么干巴巴的话。
      
      哎,总觉得自己的人生跟上了高速一样,昨天还在为了宿傩大爷的事夜不能寐,今天就在为了孩子的事情而思考,这是为什么呢,我明明就是个单身人,连男人的手都没牵过的我,居然已经想的这么长远了,很是不科学啊。
      
      桔梗听了我的回答,若有所思,“所以,纱织是想有孩子的吗?”
      
      大龄单身女青年纱织这辈子可能找不到男朋友我:…………
      
      “……大概,也许,可能。”
      
      我觉得话题可能揪不回来了,索性顺从本性的回答了。
      
      桔梗点点头,“那纱织就加油吧。”
      
      ???
      
      加什么油,往哪里加,我怎么加?
      
      我的疑问很真实,我的表情很诚恳,我的思绪转到了某个岌岌可危的地方。
      
      “桔梗姐姐,你该不会以为我和那个谁……那个了………吧。”
      
      天地良心,我到底是怎么走到这步的,我的名声彻底毁了。
      
      桔梗看我震惊的就差来一个原地爆炸的神情,安慰我,“不用不好意思,我都听招待所里的姑娘们说了,纱织,虽然我是以除妖为己任的巫女,但是说到底,我现在已经不是活在世上的人,你不用担心我会反对你和两面宿傩的关系的。”
      
      我被桔梗真诚的话打洞了,我没想错字,我现在真的想打个地洞钻进去,永远不在出来,连桔梗这么不爱八卦的人都知道了,可想而知,整个招待所以及周边范围估计都知道了。
      
      我悲中生乐,反而笑出了凄凉,捂住自己的头,在桔梗没想到的目光直接哐到了旁边店铺的杆子上,感觉到额头传来的痛感和眩晕感,我才有了几分活着的真实。
      
      这座城镇应该叫红娘,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可能是个潜在的神助攻,就按他们的传播消息的速度,我和宿傩大爷算是火出了圈吧。
      
      他们到底是多闲,才会连这种事都会津津有味的传播开来。
      
      桔梗一脸紧张的把我拉到她的身边,给我揉了揉头,“纱织,你也不用这么不好意思的,我不说就是了。”
      
      我感受到桔梗冰凉凉的手在我的额头轻柔,明明应该是很舒服的事,但不知为何,我只想再给自己来一次。
      
      我和宿傩大爷真的是清白的,来个人相信我一下,就算是在梦境没多少人认识我,我也不想被人有这种奇怪的误解。
      
      

  • 作者有话要说:  下周二入V,文笔小白,节奏过慢,但希望喜欢的大家多多支持,由于是考试期间码字,所以评论没有回复大家,请见谅哦,为了万字更新,作者奋斗。感谢在2020-12-18 23:35:35~2020-12-20 08:42: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啾啾、魔王雨、叶梦团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玊君 20瓶;内八字大小姐 10瓶;叶瑜笙梵 9瓶;裕弥、麦啾 5瓶;柠檬精(ovo) 3瓶;文鵷、归零守一、諍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