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险 ...

  •   夏季看着那个站在杂乱无章环境里的人,虽然他的脸很陌生,但能和她同时出现在这里的人她却想不出第二个。
      
      一个人换了三张脸,关键是还看不出任何的破绽,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易容?
      
      还有,这里的情况看着像是刚经历了一番打斗,她是通过户籍部门查到这里的线索,他又是怎么找过来的?晏家真的这么强大又为什么这个时间点才来这里找人?
      
      对于夏季探究的眼神,宴冬也只是摇了摇头。
      
      夏季叹了一口气,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又对着宴冬道:“你的身上的伤没事了吧?”
      
      看着与常人无异的宴冬,明明那么重的伤才几天不见就已经可以长途跋涉,她该惊叹他是个牛人还是该感慨他惊人的痊愈速度?
      
      “已经没事了,只是这里的人似乎被带走了。”宴冬脸色有些不好看的道。
      
      “你知道是谁带走了人吗?”夏季扶正了倒在自己脚边的罐子,问道。
      
      “应该是宴诚功。”一说到这个名字,宴冬的眉头又开始紧皱。
      
      “雇主,我觉得这里的人应该没有被带走,而是自己逃走了。”一进到小别院就消失不见的肖方从室内走了出来,听到二人下的错误结论,他觉得有必要要更正一下。
      
      “你知道?”夏季挑眉看向他。
      
      “这间房子的主人我认识,越姨的武力值很高,刚刚我把房子里面和外面都巡视了一遍,发现这里并没有打斗痕迹。”肖方回道,刚开始他得知雇主要找的人是越姨的时候他很是惊讶,等看到院子像是被人洗劫过一样他又开始担忧,直到他没有在室内找到打斗痕迹他才放心下来,还好越姨是逃走了。
      
      “你认识她?那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儿吗?”没等夏季说话,一旁的宴冬有些急切地问道。
      
      肖方被他的态度整得一愣,而后他摇了摇头道:“认识是认识,不过不是很熟,而且我也才回到兴海城,自然是不知道越姨现在在哪儿。”
      
      “这个越姨和你有什么关系?”夏季看着情绪有些不对劲的宴冬,问道,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越姨和晏冬的关系匪浅,要不然他现在也不会一脸忧心的模样。
      
      只见宴冬心情有些沉重地道:“她是我的母亲。”
      
      夏季一副了然的神色,怪不得。
      
      可是这样一想夏季又觉得不对,晏家和万俟家是死对头,宴冬的父亲杀了原主的父亲,而宴冬的母亲又为什么会给原主催眠帮她藏起凤凰印?
      
      疑惑,现在的夏季相当的疑惑,只是疑惑也没用,现在人也不见了,想要知道真相恐怕还得找到人当面问才行,于是她朝着宴冬建议道,“既然人不见了我们就走吧,回去想想下一步应该怎么……”
      
      “碰!”
      
      一旁的听着两人谈话的肖方刚想开口,结果他和夏季同时被这个声音打断。
      
      只见小别院的大门突然被人重重地关上,与此同时三人的周围突然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而这些衣服夏季见过一次,农场夜市,这些人是晏家的死侍!
      
      夏季的脸色突然间变得难看起来,她立即将视线转到一旁的晏冬身上,但在看到同样紧皱眉头的晏冬时,夏季的心中已经有了底,这些人不是和晏冬一起的。
      
      “雇主小心。”肖方在这些人出现的时候就将夏季拦在了身后,并做出一个防御的姿态。
      
      “人太多了,一会儿我来拖住他们,你们两个找机会跑。”三人被迫后退到一起,而背对着夏季二人的宴冬语气严厉地叮嘱道,这是他们目前最好的脱身方式。
      
      就在晏冬话音刚落下之际,这群将三人死死围住的黑衣人动手了,没有多余的动作,除了夏季,另外两个人他们直接下死手。
      
      宴冬身上本来就有伤还未痊愈,不一会儿他的身上就挂了几道血痕,相较于他,肖方这里即使护着夏季也显得游刃有余。
      
      肖方摸清了对方的攻击路数后,在夏季惊讶的眼光下他开始了反击,并且还有吊打趋势。
      
      即使是在慌忙逃窜的夏季也不得不佩服肖方的身手,看来之前他说的能打还是过于谦虚了。
      
      这群黑衣人眼见着情况不对,原本是重点对付宴冬的他们立马把矛头转向了肖方和夏季这里。
      
      这边人一多起来肖方难免有些顾不上夏季,要不是她自己也是会一点拳脚功夫,估计这会她早就被打趴下了。
      
      小别院内打斗的声音很大,这引得周围的邻居纷纷紧闭大门,完全没有好事之人来查看情况,倒是有人拨通了治安队的电话,不过等他们来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双方就这样你来我往,一群黑衣人愣是没有将三个人拿下,而且越打他们的心中越惊,看着那个被车轮战都丝毫不见疲态的永动机,踏马这是机器人吧!
      
      最后,三人凭借肖方变态的武力值,这群黑衣人全□□趴下了,手臂传来的剧痛也挡不住夏季吃惊的心,吃惊过后的她决定回去就给肖方加工资!
      
      “雇主你没事吧?”肖方跑到夏季身边问道。
      
      “没事。”夏季顶着有些惨白的脸色道,只见她的右手紧紧地捂着左手臂,鲜血从她的指缝肆意流下。
      
      神经紧绷的肖方推断伤口肯定不浅,而后他的脸色瞬间耷拉了下来,原本眼中神采奕奕的光也不见了踪迹,枉他之前还夸下海口说自己能行,没想到他还是让自己的雇主受了伤,完了,这回雇主肯定要和他解除雇佣关系了。
      
      “你会包扎吗?能不能先帮我止个血先?”夏季看着他变来变去的脸色有些莫名其妙,痛的是她,他难过个什么劲儿。
      
      “好的好的。”一听夏季说话,肖方忙不迭地从室内找了几块干净的布料来给夏季简单包扎了一下,而他的脸上写满了歉意,“抱歉雇主。”肖方说道。
      
      “没事,就先这样吧。”看着已经止住血的手臂,夏季站起了身,也是这会儿她才注意到脸色有些阴沉站在原地的宴冬。
      
      他身上的伤比她严重多了,脸上青紫交错,手臂、身体、腿上全都是被刀具划出来的伤痕,都这幅惨样了他也只是脸色阴沉而已,仿佛他根本没有痛觉似的。
      
      “你还好吧?要不要去医院?”夏季问道。
      
      “没事。”宴冬语气淡淡地回了一句,他的视线还停留在手机界面。
      
      ‘R:宴老太爷已死,你被嫁祸通缉。’
      
      “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吧,天色也晚了。”夏季看了看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空,不知不觉这会儿居然已经到了晚上了。
      
      对于夏季的提议宴冬没有同意而是拒绝了,“我要先回柠檬城。”原本他还想留在兴海城把自己的母亲找到再说,结果他没想到宴诚功居然敢把爷爷杀了还嫁祸到他的头上,现在出了这种变故,他必须回去稳定局势。
      
      看着宴冬很是难看的脸色,夏季估计是晏家那边可能出事了,“也行,你回去吧,这边找人我来就可以了。”
      
      晏冬神色复杂地看了夏季一眼,朝她道了声谢,“谢了。”
      
      “不用。”
      
      二人道别后,晏冬伴着夜色离开了,甚至连他身上的伤口都没有时间处理。
      
      “雇主,我们走吧,此地不宜久留。”肖方催促道,这里待久了他怕这帮人会卷土重来。
      
      “走吧。”夏季一边走一边认真思考,在兴海城这边似乎也不太安全,那她要找个什么样的地方才能住得心安一些?普通酒店好像不可行啊。
      
      “雇主你手臂上的伤还需要再处理一下,要是你担心外面不安全的话,来我家吧,我家里很安全。”将车子发动后,肖方适时地建议道。
      
      “不行。”夏季直接拒绝,去肖方家里是不可能的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这群人也找了过去怎么办,到时候害得他家里人受了伤她就成了罪人一个。
      
      “雇主你担心会给我家惹上麻烦吗?这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宗门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肖方一脸骄傲地道。
      
      “宗门?”夏季的语气显得十分震惊,曾经她偶然在网上浏览到一些这个世界关于宗门的信息,那感觉就像现世武侠小说里的门派那种。
      
      她是真的没想到肖方居然是宗门出来的人,夏季再一次刷新了对肖方的看法,而后她有些艰难地开口道:“那就打扰了。”
      
      车外又是一片黑暗,突然发觉自己这一阵子好像一直在走夜路,夏季收回视线,她看了一眼驾驶座方向肖方的后脑勺,闲聊地开口道:“你和你口中的越姨认识很长时间了吗?”
      
      肖方回想了一下,这才缓缓开口道:“那时候太小,只知道越姨和我母亲是好朋友,她经常过来兴海城找我母亲玩,而越姨的武术也是拜在我爷爷的门下学的,那时候越姨也只是偶尔会来兴海城小住一阵,后来这几年我出门了就不知道了。”
      
      “那还真是巧了,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你的母亲越姨在哪儿?相信我,我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找她,并没有存任何不好的心思。”夏季保证道,毕竟人家是朋友,她一个陌生人突然去打探消息的话总归不太好?换成肖方去的话成功率应该会大一些。
      
      而听了这一番话的肖方却笑了,“雇主是个好人我知道,我不会怀疑你的,等回去了我帮你问问吧。”
      
      夏季没再说话而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突然被人这么信任她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
      
      肖方带着夏季来到一个有些古色古香的大门前,房子的外观隐在夜色里有些不真切但夏季依旧从朦胧的轮廓里判断出了是圆型,而且整个房子都是那种全木质结构,隆重又彰显着气派与恢宏。
      
      肖方先是去敲响了大门,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从门内探了个头出来,少年刚想开口询问门外的两人找谁,结果他的视线在接触到肖方的脸后只剩惊喜的声音,“肖哥,你回来啦!”
      
      少年欢喜地一跃出来熊抱住了肖方,肖方此时的脸上也挂满了温和的笑,只听他语气轻缓地道:“嗯,我回来了,我不再的这些日子小天有没有乖乖的?”
      
      少年特有的声线高声地道,“我当然很乖!不过这位是?”小天少年疑惑的视线在夏季身上晃了几圈。
      
      肖方揉了一把小天的头发,笑着解释道:“这是我的雇主,这几天会在我们宗门住下,你快去通知人把房间收拾出来。”
      
      “雇主?”小天少年眼前一亮,他知道雇主是什么意思,就是超级有钱的那种人,于是他乖巧的答应着,“好的,我这就去通知人收拾房间。”
      
      “这是被家里人送来我们这里学武的孩子。”怕夏季疑惑,所以肖方解释道。
      
      夏季了然的点了点头,而后她被带进了传说中的宗门内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