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发难 ...

  •   夏季笑了笑,“现在确实用不了,不过您从几十个甚至几百个投稿中选中我的图稿,可能我也有点自夸的成分,您肯定是觉得我的图稿有吸引您的点,就这样放弃合作恐怕有些可惜,我想问一下,贵公司何时会用图稿。”
      
      夏季知道他的顾虑,她现在无证无资质。
      
      建筑业的甲方,一般都是各行各业的人士,他们有些对建筑很熟悉,有些又不熟悉,那么他们凭什么觉得你的图稿可以用呢?
      
      证和资质,就是他们判断的依据。
      
      况且,无论在哪个世界,证和资质都是国家明文规定的,你敢无证操作?
      
      而做建筑设计这个行业,首先你得考证考资质,要不然就算你的图稿再怎么出色夺人眼球,不能用就是不能用。
      
      所以,用图稿的时间能晚点就好了,那她可以抓紧时间考,万幸的是这个世界考证考资质的要求和原来的世界不一样,要不然仅是工作年限和工作经验就能把她刷下来。
      
      “夏小姐的意思是,你想短时间内去考证和资质?”老总眯起眼,还没等他说出下文,一个声音横插进来。
      
      “哼,小娃娃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那些东西是你想考就能考下来的吗?”倪老爷子走进会客室,毫不留情地打击道。他们这一行的考试,有些人考了一辈子都不见得能考过。
      
      被人质疑,但夏季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而是继续笑道:“有些事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呢?”
      
      “哼。”倪老爷子冷哼一声,不知者无畏,“等你去了考场别哭天抢地就行。”
      
      “好!我记得最近一次考试是一个月后,那我们的工程两个月后动工,如果你能过,我用你的图稿,如果你没过。”老总一摸自己的下巴,思忖着,然后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大声说道,“那你就拜入倪大师门下学习,这样你的图稿就一样能用了。”
      
      “你可别拒绝,我们倪大师可是建筑行业数一数二的设计大师,还是国内建筑协会的副会长,拜这个师,你不亏。”老总笑呵呵地道,说完还摸了一把自己已经秃顶的脑门。
      
      咳,陈经理从干咳一声到剧烈咳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老总您这样先斩后奏的行为真的好么,关键是人家倪大师还坐您旁边呢!
      
      倪老爷子一挑眉,嗯~,看今天老金发给他的图稿确实让他眼前一亮,建筑的外观造型大气又不失优雅。但是收徒他是从来没想过的,况且他也没收过徒弟,唉,不收的话,这份图稿的建筑不能面世又着实可惜。
      
      倪老爷子看了一眼女娃娃,心高气傲的,他估摸着收来大概率能给他气死。但是考试一场说不定能把她的锐气蹉跎一番,现在先别拒绝,等考完了再考虑收不收的问题也不迟,嗯,就这样决定了。
      
      拜师?签个合同还能给整到拜师上?
      
      却见夏季展开笑颜,信誓旦旦地道:“谢谢您,我一定能考过的。”
      
      听听,还是这么高傲的话,倪老爷子吹了吹胡子。
      
      然后她又对着一旁的老爷子一脸歉意地说道,“说来唐突了,刚才因为赶时间我在大门口撞到了倪大师,真是对不住。不过只要倪大师您不嫌弃我,拜师是我的荣幸。”
      
      算了,看她对自己的态度还算诚恳的份儿上,对建筑设计方面又着实有着天赋,收徒也还行,不过得考完试再说,“那你好好备考,我这里资料倒是不少,可以先借你看看,别成绩太差到时候哭鼻子。”
      
      “谢谢倪大师,我一定好好备考。”夏季感激一笑,比起她盲抓,有针对的复习资料确实能提升她的备考效率。
      
      就这样,夏季和地产公司签了合同,图稿也交给了他们,当然,她还有备份的。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倪老爷子借口反正公司现在也用不上,还不如把图稿给他先收着,然后他就把图稿全部拿走了,只剩下站在原地哭唧唧的陈经理:老总,我对不住您。
      
      夏季出了地产公司大门,此时已是华灯初上,不远处有个身影在路灯下拉得老长。
      
      “夏季小姐,您的事办完了?我们现在是回去吗?”冬对夏季行了个礼,脸上挂着微笑。
      
      “不,要去书店,然后吃了饭再回去。”夏季面部表情没变,头也不回地往之前看到的书店走去。
      
      夏季选了很多书,有用的没用的,一股脑儿买了,全让冬一趟一趟地搬回车上,然后又带着人去了一家叫全鱼宴的店。
      
      抬手就点了特辣的烤鱼、剁椒鱼头、水煮鱼、波波鱼,今晚的全鱼宴,登场了。
      
      冬看着凝着血痂的手背,而手的主人正在大吃特吃,他忍不住提醒道:“夏季小姐,您的手背上有伤口,不能吃辣的食物。”
      
      “哦,没事。”夏季吃得头也不抬,这点小伤她完全不在意。说起来,这家的鱼肉鲜香爽口,好吃就是好吃,没道理。
      
      冬干坐着紧皱眉头,迟迟没有动筷,他发现,虽然夏季小姐这几天的脾气变好了,说话也客气了,但是她的某些行为却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
      
      刚开始出门的时候,他确实觉得夏季小姐是过来找闻人少爷,后来发现并不是,夏季小姐真的是有事才过来商业街这边的。
      
      刚才前台跟他说了夏季小姐过来是谈签约的事,跟一个地产公司签约?签什么约?如果说夏季小姐跟娱乐公司签约他还想得通一点,毕竟夏季小姐的容貌还是很出色的。
      
      想不明白,所以冬就坐在地产公司休息室里一直等,直到夜幕降临,他才相信,前台说的是真的,夏季小姐真的是来谈签约的事。
      
      联想之前夏季小姐让他提过的大型纸张,冬的直觉,那是图稿,因为夏季小姐这几天的衣服袖子总是会有很多铅笔灰。
      
      夏季小姐会画图稿?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从夏季小姐来了夏家后他就一直跟着了,不可能是在夏家的时候学的,难道是以前学的?那为什么这项才能现在才被她拿出来?也许闻人少爷知道了这件事,态度会对夏季小姐改观也说不定。
      
      不,他现在已经有点摸不清夏季小姐的意图了,以往的夏季小姐只要见到了闻人少爷就一脸痴迷眼泛星光,今天的夏季小姐见到了闻人少爷态度却格外平淡。
      
      是因为被解除了婚约?还是因为夏季小姐已经放下了?
      
      猜不透,还是以前的夏季小姐好懂一点。
      
      晚饭过后,两人打道回府,此时已经11点过了,夏家的前厅却灯火通明。
      
      夏季面无表情地朝着自己的柠檬园走去,半途却被女佣拦住了去路。
      
      “夏季小姐,老太爷还在等着您呢,您还是先去前厅吧。”女佣眼神一横、白眼一翻,说起话来阴阳怪气。
      
      夏季觉得这种人就应该去演戏,本色出演还无比出彩的那种,保证能让观众一眼记住然后人人喊打。
      
      夏季没吭声,只是脚步却换了个方向,毕竟她还要在这个家里呆一阵子,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的。
      
      一进门,只见夏老爷子一跺手杖,大概是等得久了,所以他的语气完全是盛怒状态,“真是好大的排场,打电话不接,找你说个事儿还得等着!你眼里还有没有夏家,真以为不是夏家的人我就没法管你了,我告诉你,只要你还在夏家一天你就得听我这个主人的!”
      
      她面不改色,夏季知道自己的手机没电了,所以她直接朝着夏老爷子深深鞠了一躬,态度诚恳地道:“抱歉夏爷爷,我也是刚刚才看见手机已经没电了,如果您在这期间联系过我,我没有接到真的非常抱歉,还请您见谅。”
      
      夏季抬起头,目光直视着夏老爷子的眼睛,继续道:“我没有认为自己不是夏家人就无视您,所以,夏爷爷以后找我说事,只需传唤一声便可,今天是个意外,因为手机恰好没电,真是万分抱歉。”
      
      夏季道歉的态度诚恳,让原本想看好戏的夏母笑容僵在了脸上,这夏季今天怎么回事儿,居然乖乖认错没有呛声?往日里挨骂她可是第一时间犟回去的。
      
      同样心中讶异的还有夏语和夏冰,尤其是夏冰,只差没把震惊脱口而出,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个方向,这是那个夏季?该不会是被人换了芯儿吧?
      
      夏老爷子深吸几口气,大概是没想到夏季居然整了这么一出,所以他早已想好的台词居然没办法接了?
      
      夏语看着许久不说话的夏老爷子,小脚一跺,朝着他撒娇道:“爷爷,你忘了正事儿了,你看我的手。”
      
      夏语伸出自己包扎得夸张万分的右手,“医生说我尾指骨折了,我到现在都能感受到一股钻心的疼,爷爷你要为我做主啊。”说完她还抹了一把眼角硬挤出来的眼泪。
      
      夏老爷子耳朵一听,眼神一凛,他严声对着夏季说道:“夏季,你说说,这事儿该怎么办!”
      
      靠着墙面站立的冬内心一紧,夏语小姐果然来发难了,明明夏季小姐当时道一声歉就好了的事。
      
      夏季笑了,“夏爷爷知道事情的原委吗?说起来,我也因为那一摔见了血。”夏季晃了晃自己的手背,“夏爷爷说该怎么办?还是您想听我解释?”
      
      夏老爷子一听还想狡辩,果然还是那个夏季,只是换了方式来忤逆他,“解释什么,你还不快跟小语道歉!道个歉,这个事儿就算过了。”
      
      “爷爷!”夏语急了,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我为什么要道歉,明明错的不是我,我可以解释。”夏季态度强硬,不是她的错她为什么要认?
      
      夏老爷子一听她又开始犟,火气一下子上来了,“你解释什么?!啊?证据呢?拿出来!你要是今晚解释不清楚,以后你就别想踏出柠檬园一步!”
      
      随着夏老爷子的话音落下,冬的内心担忧万分。
      
      夏季小姐,您能不能不要在忤逆老太爷了。
      
      可惜,他的心声夏季听不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