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8、又出发 ...

  •   “雇主。”肖方站在户籍部门大门口,在看到夏季出来后他打了声招呼。
      
      “一阵子不见我怎么感觉你好像黑了?”想想自己走后肖方应该被倪老爷子压榨不少,夏季顿时倍感歉意,“这一阵子辛苦你了,这两天我把账给你结清一下吧。”
      
      “是我做得不好吗?”肖方疑惑地问道,如果不是他做得不好,那为什么雇主要和他解除雇佣关系?
      
      想想也对,明明他和雇主才是雇佣关系,然而这一阵子他好长时间都没有在雇主身边,可能是雇主对他不满了,于是他满脸歉意地道:“抱歉,雇主。”
      
      夏季看到他这副模样倍感头疼,他这是道的哪门子歉,“不是你做的不好,是我的原因,要说抱歉的应该是我。”如果不是她这一阵子无缘无故地失踪,也轮不到他会怀疑自己业务能力有问题。
      
      只是肖方的眼睛突然亮了,“雇主我是不是还可以?”他就说嘛,他可是同期机构培训生的NO. 1,怎么可能会被雇主炒鱿鱼!
      
      什么可以不可以?夏季有点摸不着头脑,但她还是说道:“你的能力没有问题,所以你不用怀疑自己(行不行的问题),谁当你的下一任雇主是他的福气好吧。”
      
      雇主还是要和他解除雇佣关系,肖方刚才还高兴的脸瞬间哭丧起来,他很难过地说道:“雇主你不要安慰我了,说到底还是我不行。”他要回炉重造了。
      
      夏季懵了,“我记得我刚才说了你的业务能力很强,做事能力也很强,我并没有说你不行啊。”他这是从哪句话听出她说他不行?
      
      肖方继续伤心地道:“如果不是我做得不好雇主你就不会和我解除雇佣关系了,别说了,我要回去重新培训。”
      
      夏季…,终于找到问题所在了,她只得无奈解释,“我想和你解除雇佣关系是因为在我身边太危险了。”
      
      “危险有什么问题?难道雇主你觉得我不能打?雇主我可以打!我很能打!”肖方拍着胸脯保证着,说罢他还皱眉道,“如果上一次不是雇主出门的时候没有带上我,你也不会被人给绑了,以后雇主你去哪里都带上我,我一定不会再让你给别人绑了!雇佣关系解不解除的问题,能不能等下次再说?”
      
      当时肖方知道雇主被人绑架的第一反应就是想去营救,即使那是军方又怎么样,又不是干不赢,要不是倪大师说的这只会让雇主陷入更危险的境地,他老早就动手了。
      
      那段时间因为雇主一直没有回来他总是坐立难安,还是倪大师最后看不下去了给他找事情做才暂时缓解了他的焦虑,后来他得到消息说雇主回了柠檬城,他也第一时间赶回来了。
      
      夏季看着报以希冀目光望着她的肖方,她无奈了,“行吧,不过晚上我又要出门了,在这段时间里你好好修整一下吧。”
      
      看着终于答应再给他一次机会的雇主,肖方顿时高兴了,“没问题,行李什么的我一定会安排得妥妥当当!”
      
      国主办公室内。
      
      “国主,有消息来报,晏冬回来了。”韩谋事将手中的卷纸条递到宴诚功的面前,上面只写了三个字:晏冬归。
      
      “他现在在哪儿?”宴诚功放下自己手中的文件,他脸色阴沉地问道。
      
      韩谋事垂着眼帘,毕恭毕敬地道:“回国主的话,晏冬此时正在晏家老太爷那里。”
      
      “回去。”宴诚功嚯地站起身,而后大步流星地跨步出了办公室大门。
      
      晏家祖宅,宴冬此刻正等候在老太爷的屋外,没有老太爷的允许他就只能在外面干等着,直到半个小时后,里面的佣人才出来传召。
      
      宴冬来到书房门外敲了敲,在得到里面的人同意后他方才进入。
      
      宴老太爷满是褶皱的脸上挂着肃穆,在看见宴冬进屋后,他混浊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锋芒,等宴冬行了礼,宴老太爷的声音苍老但浑厚地在室内响起,“这么多年没有音信还以为你死在外头了,回来了就好好在晏家待着,我会吩咐人给你安排住处。”
      
      “是。”宴冬低垂着眼睑,语气恭敬地回道。
      
      “人也见到了,如果没事就退下吧。”宴老太爷罢罢手,示意站在一旁的老管家送客。
      
      只是没等到老管家有进一步的动作,宴冬就先行开了口,他语气尊敬地对着宴老太爷道:“爷爷,我想知道我母亲现在在哪里。”
      
      宴冬会这样问并不是没有缘由的,他的母亲在那次事件过后就神秘失踪,无论他怎么找也找不到任何线索。
      
      还有宴诚功,自他上任以来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当初给夏季催眠的那个人,如果不是没找到人,夏季也不可能会活到今天。
      
      以宴诚功当今国主的身份他都没有找到人,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宴老太爷不想让他找到,毕竟晏家最高执掌权还握在老太爷的手里,他想要藏一个人可谓是易如反掌。
      
      “这么多年没娘还不是一样过了,怎么,现在是越活越回去了?”宴老太爷语气里带了点讽刺,只见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还是说,你想要干什么。”
      
      “爷爷多虑了,我只是想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过得好还是不好。”不管老太爷用何种态度对待自己,宴冬还是那副恭敬的姿态。
      
      但宴老太爷可不管他的态度如何,“管家,送客。”只听他丢下这四个字后就把宴冬请出了门外。
      
      等宴冬走后,老管家这才扶着宴老太爷往寝卧的方向走去,路刚走到一半,只听老管家担忧道:“宴冬小少爷是不是从哪里知道了些什么?”要不然宴冬小少爷也不会一回来就问自己的母亲在哪里。
      
      宴老太爷本就不快的步伐一顿,他的眼里闪过一丝锋芒,“即使知道了又如何?”
      
      只见老管家面上一愣,是啊,即使知道了又如何,“抱歉老太爷,是我担忧过度了。”
      
      宴冬这次虽然在宴老太爷这里没有得到好脸色,但是晏家其他人有的东西他一份不少,甚至在宴冬回来的第二天他就被叫去家族的公司上班。
      
      宴诚功在得到这个消息时心中的戾气又重了三分。
      
      “宴老太爷这是什么意思?虽然宴冬是死去长子的孩子,可这一回来就接手家族重要企业未免也太过了点,不说他失踪了这么多年,这么大的公司岂是他一个毛头小子能够管理的?”一个晏家旁支瘦脸男小声嘀咕着。
      
      “老太爷的心思你就别再揣测了,小心祸从口出,惹祸上身。”男人身旁的同伴捅了捅他的手臂。
      
      对于同伴的警告瘦脸男完全无视,“本来就是,老太爷这样做也太不把晏家的其他人放在眼里了。”转念一想老太爷也确实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于是他话锋一转,“即使不把我们当回事,那宴国主呢?他……”
      
      刚说到兴头上的瘦脸男却突然被同伴捂住了嘴,他刚想用力挣扎开,只是他的视线在接触到宴诚功后猛然噤了声。
      
      本该走过去的宴诚功突然停了下来,两人同时惊恐脸,只听宴诚功语气满含杀气地道:“舌根嚼多了,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等宴诚功带着一身杀气走远了以后,两人才又像是活了过来。
      
      “艹!神气什么,等这次选举过后还不是什么都不是了。”瘦脸男一脸愤愤地道。
      
      而他同伴直接给了他脸上一拳,“叫你别乱说别乱说,这是在晏家!你以为还是你的温柔窟吗!况且赫连家上任你就开心了?!你TM傻不傻!赫连家上任就意味着我们要被打压你知不知道,你个蠢货!”同伴说完不解气还气愤地踹了他一脚,真TM是个不带脑子的。
      
      瘦脸男被打得不乐意了,他直接还手,“说话就说话,你动手打人算什么本事!”
      
      于是两人就这么打了起来,引得晏家的仆从佣人纷纷绕道走。
      
      “国主,这老太爷究竟是打的什么算盘?”韩谋事状似一脸疑惑地道。
      
      只听宴诚功冷哼一声,“还能有什么打算,无非就是看不上我的身份。”
      
      当初将宴冬送走的人是他,派人暗中盯梢保护的人是他,如果不是小兔崽子自己先行找回来了,宴冬被老太爷接回家也是迟早的事。
      
      而宴老太爷会做这一切又把长子发妻藏起来的原因,无非就是想等小兔崽子成年然后换掉他宴诚功,宴老太爷算盘是真的打的好,不过。
      
      宴诚功的嘴角挂上一抹讽刺的笑,老太爷自认为他的计划天衣无缝,但是宴冬的父亲可是家族的罪人啊,更何况他又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凌晨,夏季正在收拾自己的衣物。
      
      “又要走了?慢走不送。”张煜宸连客套话都懒得说了。
      
      这么不讲情面?夏季半是打趣地道,“再怎么说我们都是互利关系,你就真的不怕我死在外头然后你的系统崩了没人管?就冲这一点难道你不应该给我多找几个保镖跟着保护我吗?”
      
      张煜宸双手环在胸前,脸上是漫不经心,“你提供的系统他们已经摸得八九不离十了,所以你死在外头了也没事,保镖的话我可请不起,不过我还是友情建议你不要雇得太多以免目标过大。”
      
      “我还真是谢谢你的提醒了。”两人说话的功夫,夏季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她走到房间门口,出去的时候顺道拍了一下张煜宸的肩膀,“这几天谢了啊。”要不是他这几天的收留,她估计自己连觉都睡不踏实。
      
      夏季突如其来地正经道谢,张煜宸也欣然接受,一路送她出去,在夏季踏出户籍部门的那一刻,他叮嘱道:“路上小心。”
      
      而回复他的只有一个挥手的动作。
      
      “雇主。”肖方站在一辆低调的车前,夏季点头打了声招呼后上车。
      
      不一会儿,原地只留下一车子的尾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