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书 ...

  •   夏季是华国出了名的建筑设计大师,她每设计出一座建筑物都被奉为经典。
      
      标志性、商业性、便民性,只要你出得了钱,甭管多不合理,她都能给你设计出来,并且能让你眼前一亮、拍手称快。
      
      但最近夏季遇到了瓶颈,为了突破自我,她决定闭关。
      
      于是乎她的工作室总是被各行各业人士围得水泄不通,他们等得急不可待,甚至有商业大佬不惜砸下重金请她出山设计,但却被工作室助理告知,夏大师目前还在闭关当中,归期不定。
      
      蓝天公寓里,连续看了一个月古建筑物资料的夏季揉了揉眼,眼花的症状没有得到缓解,察觉自己眼睛使用频率已经超出了负荷,夏季决定先休息两个小时再继续。
      
      夏季走出自己的书房,有些眼花的她看见走廊发水了?嗯?大概是用脑过度,此时的夏季身体惯性动作比脑子反应快些,然后她一脚踩到了水里。
      
      强烈的电流穿透身体。
      
      真相了,这是水。
      
      完蛋了,在漏电。
      
      我靠!
      
      “夏季,你在干什么!这是你妹妹的生日宴,要发疯回柠檬园发去,在这里疯闹成何体统!”一个中年男人爆喝着出现在刚刚清醒脑子还很混沌的夏季眼前。
      
      夏季有些懵地站起身,脚步也有些虚晃,什么情况?男人一脸盛怒地看着她是怎么回事?
      
      夏季是叫的她没错,但是妹妹?她是独身女,哪儿来的妹妹?她闹?她闹什么?
      
      一个披风被挂在了夏季的肩上,耳边一道柔和的男音响起:“夏季小姐,披风您先披上,免得受了凉。”
      
      随着话音落下,夏季感受到了一阵冷意,低头发现自己不知为何全身湿透,再抬眼看向站在她身边的男人。
      
      男人的身高大概有一米九,他的身上穿着剪裁得体但同样湿透的燕尾服,容貌在夏季眼中实属上等,脸上还挂着干净而又疏离恭敬的笑容。
      
      恭敬?对她?虽说自己在建筑行业是个人物,但是不见得出名到一个陌生人能对她毕恭毕敬的地步。
      
      察觉不对劲儿的夏季往四周扫视了一眼,周围穿着雍容华贵、打扮光鲜亮丽的人以她为中心围了一个圈,他们的脸上或是轻蔑,或是嘲笑。
      
      离她近点的两个年轻男女,男的一脸鄙夷,女的无辜的脸上又藏着几分得意,再然后是盛怒的中年男人,还有她身边的男生。她的脚边是泳池,从现状推断,她穿着晚礼服落了水。
      
      “冬,你把夏季送回柠檬园,晚会结束以前不要让她出来!”中年男人朝着冬发完火后,转身冲周围的人陪笑着,他一边招呼一边把所有人都请进室内。
      
      夏季杵在原地当起了电线杆子。
      
      “夏季小姐,我们回去吧,您的衣服湿了,如果不及时换下会生病的。”冬朝夏季鞠了个躬但没有起身,他在等待她的回答。
      
      “好,你带路。”夏季从容不迫地开口,即便她还没有摸清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但她应对突发状况的能力还是有的。
      
      在夏季扫了一眼周围的建筑物后,她猛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剧烈的疼痛感传入大脑,好诡异的感觉。
      
      低着头的冬脸上划过一丝讶异,原本他以为,夏季小姐又要为她父亲吼了她、还禁她足的事发脾气,结果没想到今天的夏季小姐如此配合,没有对他破口大骂,也没有对他拳脚相踢。
      
      冬的脸上挂上专职微笑,“好的,夏季小姐请您跟上我。”
      
      二楼的闻人森看着楼下前后脚离开的一男一女,他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鄙夷。
      
      “那就是你的未婚妻夏季,我的天,你不会真的要跟她结婚吧?”闻人森的好友薛见铭一脸惊讶地道。
      
      刚才发生的事他们两个尽收眼底,明明夏语和夏季前一秒还在好好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夏季突然怒了,结果推人不成自己摔进了泳池。
      
      夏季的英雄事迹薛见铭还是有所耳闻的,不,应该不只是他,几乎是这个圈子的人都知道了夏季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娶这种只会嫉妒发疯的人做老婆?薛见铭打了个寒颤。
      
      “不会。”闻人森面露嘲讽,“夏季不是夏家的孩子,所以我们的婚约到她身份揭晓的那一刻就会终止。”
      
      薛见铭瞪大眼,据他所知,夏季两年前才被夏天松从农场主那边认领回来,现在又说夏季不是夏家的孩子?
      
      看来有好戏看了,因为以夏季这种性格,如果身份被戳穿的话必定会大闹一场,那么结局十有八九她会被赶出夏家。
      
      夏季跟着冬回到住处,一回到房间她就关上了房门。她冲到梳妆镜前,一张久违的脸出现在镜中,白皙而又吹弹可破的肌肤,满含胶原蛋白的一张脸,这是年轻时的自己?
      
      夏季开始四处翻找可疑物品,原本她以为,刚才发生的事可能是两个女助理安排来玩笑的。
      
      终于,夏季找到了一个笔记本,上面记录着一个女孩的青春幻想。
      
      女孩的名字也叫夏季,今年19岁,两年前被夏父找到,说她是夏家遗漏在外的孩子。
      
      女孩原本被农场主夫妇在孤儿院领养,但是因为农场主的地位比夏家这个暴发户低下,加上原身虚荣心作祟,认为农场主女儿的身份配不上自己,所以在夏天松找上她的时候,女孩直接跟他回了夏家。
      
      这一举动引得农场主勃然大怒,并且放话,只要原身踏出农场一步,那就永远也别回去。
      
      结果女孩头也不回的走了。
      
      女孩来了夏家,原以为等待她的是父母的嘘寒问暖,弟弟妹妹的亲密无间,爷爷奶奶的关心爱护,但这都是她的幻想。
      
      夏家的所有人都嫌弃在农场长大的她,因为只要和农场沾边的人一直被这个国家的人视为没有教养、野蛮、粗俗。
      
      农场的人被城市的人视为低等人。
      
      久而久之,女孩在夏家直接被冷暴力了。
      
      夏季从笔记本推断,女孩是个脾气火爆的,她当然不愿意自己在家里受到排挤,然后开始一系列的迷之操作,本以为会得到夏家人的关注,但她没想到自己所做的一系列事反而引得了夏家人更大的嫌弃与厌恶。
      
      没眼看,夏季直接跳过。
      
      对了,刚才那一对年轻男女应该就是原身的弟弟夏冰和妹妹夏语了,只是这一家子的名字好像有点耳熟?
      
      猛然想起这几个名字是女助理在休息时间闲聊时提到过的,夏季没有看小说的习惯,但因为女配名字和她相同,夏季还上网搜了搜。
      
      内容大概讲的是女主夏语天生丽质,拥有无数追求者的她独独看上了男主,并且和男主在一起了的故事。
      
      男女主在一起的道路有些坎坷,因为中间穿插了无数作妖的男配女配,而奇葩姐姐‘夏季’就是其中一个。
      
      你别告诉她她穿书了,而她现在成了奇葩女配,夏季心中瞬间十亿个草泥马奔腾而过。
      
      她记得书中‘夏季’的结局,在夏家的户籍上除了名然后被赶出夏家。户籍在这个国家真的非常重要,没有户籍就意味着你不被这个国家所认可,下场往往都非常惨烈。
      
      ‘夏季’离开了夏家,又回不了原来的农场,最终因为是黑户被抓去戍守国家边防。
      
      这个国家的边防地域,守卫森严,亡命之徒居多,只要进去了,没人可以活着出来。
      
      她穿书了,而且还是结局很惨的那种。
      
      夏季看着眼前的笔记本,最后一页最后一句话写着:我想让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弟弟妹妹都能够接受我,然后森哥哥能和我结婚。
      
      她撇了撇嘴,你心心念念的森哥哥不喜欢你你造吗!白月光什么的换个人它不香吗?你因为想要得到他们的认可最后自己给自己作没了你造吗!
      
      得到认可的方法千千万,你为什么要唯独选中作这一条!
      
      夏季走进浴室,脱下湿漉漉的衣服,她的脑海中思考着,现在的夏季是她,同样的结局肯定不可能在她身上上演。
      
      她记得生日宴落水过后,等会儿她就会被叫去对簿公堂,然后被未婚夫揭穿自己假千金的身份。
      
      没错,原主不是夏家的孩子,但事情真相后所有人都把错归结到原主身上未免也太过不近人情,虽然原身爱慕虚荣,但如果不是夏父跑去认领原主,原主会和夏家扯上关系?
      
      虽说夏季最后还是留在了夏家,但是和软禁也没什么区别,不能出夏家的大门,更无法去上学,所以才有了原主会跑去闹的一系列后续。
      
      ‘扣扣~’
      
      没人应,冬又再次敲了敲眼前的房门,“夏小姐?”
      
      房门被打开,“有什么事?”夏季语气淡淡地道,刚洗完澡的她头发还没来得及吹干,水珠正咕噜噜地顺着发尖往下滴着。
      
      察觉不妥的冬下意识地低头,道,“老爷叫您到前厅去一趟,说是有事要说。”
      
      “知道了,你等一会儿。”夏季说完就关上了房门。
      
      房间外的冬静静矗立在一旁,即使已经十几分钟过去他也没有催促,他尽职尽责地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
      
      “走吧。”夏季换了一身黑色裙装,她不喜欢穿裙子,但是没有办法,原主房间里只有裙子。
      
      等夏季施施然来到前厅,已经半个多小时过去,她人一站定,夏冰就开始呛声:“夏季你怎么回事儿?你怎么好意思让我们等这么久,真把自己当成夏家人了!”
      
      “夏冰你别这样说,夏季姐姐她……”夏语声线柔柔但欲言又止。
      
      “怎么不能说了,夏季和我们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识相的就赶紧滚出夏家,免得浪费我们家的粮食。”夏冰继续阴阳怪气地道。
      
      “够了,夏冰你闭嘴。”夏天松爆喝道。
      
      不止夏冰和夏语吓了一跳,连夏母都被吓得不轻,夏母用手在夏天松胸口替他顺着气:“好了好了,别气了,咱们跟夏季说清楚了,该怎么着怎么着。”
      
      夏天松深吸几口气,斟酌道:“夏季,你不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早在失踪的时侯就已经死了。”说完的他一脸悲痛,估计是为了那个死去的孩童。
      
      夏季环视着四周,8个人,他们全都或是嘲笑或是轻蔑或是得意或是看戏地看着自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