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拜师 ...

  •   “掌门,各位长老,这便是今年资质上佳的几位弟子!”常长老将几人带进大殿,拱手说道。
      “弟子拜见掌门,各位长老!”
      看着身边的人恭敬的跪在地上,嘴里喊着,简御虽然秉持着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但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跟着一起做。
      小心翼翼的抬头眼神中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大殿里面很宽敞,比那些古代皇宫上朝站数百人的地方还宽。
      这里面共有十几个人,首位上坐着一个黑色宽袖大袍、头上戴着玉冠的青年男子,应该就是掌门。
      往一旁看去,还有一个身穿一袭白色长裙、长相清冷,可谓是沉鱼落雁着、闭月羞花来形容,虽然闫璐长得也很美,但是却不及他现在看到的。
      果然修仙的人都没有丑的。
      移开目光,往一旁看去,蓦然撞进一双深邃的眸子里,那双眼中闪光一道嗜血的红光盯着他,虽然只是短短一瞬,但是简御却很清晰的看到了,吓得他冷汗冒出赶紧低头。
      卧槽,那是什么眼神,吓死人了,这哥们儿好像和他有仇似的。
      简御感觉有一道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不带有间断,好像自己被剥光一样。
      难道他看出自己是穿越过来的,所以想除掉自己?
      简御越想越害怕,指尖被握得泛白,眼神也不敢到处乱飘,只希望是他想多了。
      “诸位弟子请起,从今日开始,你们便是我五行门的传真弟子,可以拜在在坐长老门下。”雷丰涯很满意的说着,这届新弟子资质水平都不错,五行门有望恢复以往啊。
      “听说这次有一个特等变异冰灵根的弟子,不知是哪位啊!”君尘收回打量简御的神识,意有所指的问。
      “没错,这次出了个叫简御的特等变异冰灵根的弟子。”常长老带着笑意的回答。
      “特等,还是变异冰灵根?”
      这消息有些劲爆,其他不知道这个消息的人脸上带着惊色,好奇的看向下方的十几位新弟子,不知道这位特等变异冰灵根天骄是谁。
      听到这句话,简御冷汗再次冒出来,腿有些软,险些站不稳。
      死就死吧!
      颤颤巍巍的硬着头皮开口:“回回长老,正正是弟子!”
      简御虽然低着头,到很清晰的感受到,在他刚出声那会儿,所有人都想看猴儿似的打量着他。
      此刻他可谓是鹤立鸡群,数十双眼睛盯着,感觉自己现在跟被扒光没啥区别。
      这好比上课老师叫回答问题,全班除了你,没有一个人答对,所有人都用那种你看不懂的眼神看着你的那种感觉。
      简御想如果此时可以上网,他一定要问度娘,该怎么办啊,在线等急!
      “哦~”君尘好笑的看着下方的人,再次确定上辈子从来没有出现过,在心里做了个决定,看向雷丰涯,“师兄,我想收这名弟子为徒。”
      “什么?君长老要收徒弟!”万药峰峰主大惊。
      “君长老年纪虽轻,不过百岁,但修为与我们齐步并进,相差不大,贵为一峰峰主兼五行门长老,再加资质同是特等,的确有这个资格!”锻器峰峰主抚摸着黑色长胡,分析道。
      “我也赞成,小师弟好不容易想脱离孤家寡人,说什么我们也不能抢!”牧屿挑眉,看向其他长老威胁道。
      其他人虽然眼红特等资质,不过人少权限小,掌门都带头同意了,他们那好说说什么,只能皮笑肉不笑的举双手赞同。
      简御在下面听着他们的对话,低头翻白眼差点喷血。你们有问过当事人的意愿吗?搞得他好像拍卖品一样,谁有钱谁有势就归谁的。
      但是目前现状的确就是这样的。
      余光看着其他小伙伴投向他羡慕的眼神和吸气的声音,有些不明,难道不是拜在掌门才是最厉害的吗?虽然听到刚才的对话,这人的确挺厉害的,那还不是得受掌门的管制。
      君尘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味不明的说:“简御,你可愿拜我为师!”
      你们这么厉害都决定好了我的归属,还来问的意见,有个狗屁用!
      简御翻了个白眼,虽是这么想,但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的。老老实实的跪地,低头满脸的不情愿,语气恭敬的说:“徒儿简御拜见师尊!”
      君尘听到这句话有些好笑,他的神识全身覆盖,简御的小动作他看得一清二楚,包括他翻的那个白眼和脸上的不情愿,他这个徒弟好像看起来挺老实的,但是事实好像不是这样的。
      简御没听到回话,也不敢乱动,保持着跪拜的姿势。心里不停的吐槽,再不让他起来,膝盖骨快不是他的了。
      忽然眼前出现一双素白修长的手,如果他是手控,早就控制不住抓住这双手开始亲了。
      微微抬眸,一个身穿黑色长袍、袖变金丝花纹的俊美青年半弯着腰只手伸向他,俊脸带着笑意的看向他。
      没有哪深不见底的眼睛,整个人变得高不可攀,脸上虽带着笑意,但骨子里却透着冰冷。
      “徒儿,不必行此大礼,请起!”带有磁性性感温和的声音很有穿透力的响彻大脑。
      简御有一瞬的呆住,脑海里不停的放烟花,刚刚他怎么没有觉得这声音该死的好听。突然觉得有个师尊也不错,也许是他刚刚眼神错乱了,那么深邃猩红的眼神怎么会是眼前这温文儒雅的人所有,是他庸人自扰了。
      简御存着侥幸心理的想,如果真看出他的对劲,哪里还会收徒,肯定直接送他归西。
      “多谢师尊!”简御扬起一抹傻笑,维持着脸上不会出现什么奇怪的情绪,压下心里的激动,就着君尘的手,站起来。
      君尘看了简御一眼,微微点头,将人带到一旁。
      剩下的韩熙火灵根拜入神剑峰,韩灿木灵根才去万药峰门下,闫璐直接阮轻柔拜为师,掌门和其他长老也收了几个徒弟。
      他们倒想拜入君尘门下,不过还没有开口,就被君尘以无暇顾及和不收弟子的理由直接拒绝了。
      结束后,告别掌门和其他长老,君尘带着简御回到逍遥峰,因为修为的问题,简御只能站在君尘的御剑上。
      五行门所占面积很大,长生殿所处位置为主峰,还有其他五个修行峰,顾名思义便是五座山峰,每座都相隔甚远。
      当君尘负手而立,剑身慢慢的升到半空,直触云层时。简御颤抖着双腿,脸刷的惨白惨白的。低头看着脚下重峦叠嶂的山峰,一阵欲哭无泪,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己有恐高症。
      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闭着眼睛,双手直接死死地抓住君尘的衣服,生怕自己掉下去。
      “何事?”君尘转身,不知道这新收的弟子为何这么大胆子抓住自己,他可还记得在长生殿时他的怂样。
      “我,我,我害怕!”简御觉得自己又羞又憋屈,但是又不敢放手,怕自己真的掉下去摔死。
      君尘听到简御的回答很似无语,修仙之人竟然还怕御剑,这人怕是个傻的吧!可是感觉到身后那双手颤抖着,倒是不作为。
      一时无言,简御便认为他这个便宜师尊不说话就是默许他这样抓他。于是两人便保持着这个动作一直到逍遥峰。
      看着眼前的房舍,君尘落地正准备将凝霜收起来。这时简御还现在剑抢,因为手失去了支撑点,没有任何征兆的直接一头从凝霜上栽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
      穿透耳膜的惨叫声传来,简御只觉得自己浑身没力气,本来就饿得前胸贴后背,加上在飞剑上的担惊受怕,脑袋嗡嗡的像一群蚊子在里面叫。耳边啸风在耳边“呼呼呼”的吹过,此时更是雪上加霜,现在连轻功也使不出来。
      简御闭紧眼睛默哀,真是造孽啊,刚穿了没几天就要面临落地成盒了。
      君尘被刺得直皱眉头,追赶上去,一个呼吸不到,长臂一伸直接圈住简御的腰,一手拿着凝霜轻身落地。
      低头看着被自己圈住的简御,整张脸泛白,眉睫轻颤,额头上还有许多被汗水打湿的碎发,还有那双紧紧揪住自己衣领的手。
      这人真是练气十层?
      君尘对此很是疑问,他能感受到简御身上的灵气很浓郁,一点也不像是用丹药堆积起来的,但是为什么连这点高度也怕,修行最简单的御剑也怕?就好像这一方面一窍不通。
      不过这样也好,他收简御为徒,并不是单纯的收徒,而是想弄清楚这人上辈子没出现过,为什么这辈子会出现在新弟子选拔试炼中。如果有危险,他轻手除掉也没有任何负担,因为怜悯之心的错一次就够了。
      简御感觉自己已经飞了很久,应该落地成盒了,但是没有任何痛觉。难道是太高了,在空中就嗝屁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慢腾腾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如同死鱼般的被人用手夹着,自己的手还死死的抓着别人的衣服。
      “诶!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活着?”简御很似惊讶的说。
      “有为师在,还死不了?”不咸不淡带着浅浅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声音!
      “师、师尊?”简御傻眼了,连忙使出最大的力气挣脱,夭寿了,这才第一天在师尊面前如此丢脸。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