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2、愧疚(补更一章) ...

  •   陈思思微微调息,再次攻击上来,一时间擂台上不同颜色的剑光交错,两人的速度都是极快,让人眼花缭乱根本看不清,如果不是擂台周围有阵法护着,台下的弟子百分之百的遭殃。
      等到两人停下身影时,让人大为吃惊。
      在他们看来两人旗鼓相当,势均力敌,再怎么说也应该是个平手。
      陈思思身上的长裙差不多被剑光割破,虽不至于走光,但剑剑见血,严重的地方甚至在不断往外渗血,看起来狼狈不堪。
      相比起狼狈的陈思思,李明轩除了有些地方被割破之外,到未曾见血,和上擂台是时比起来,没有多大的不同。
      李明轩此时,也不乘胜追击,剑身在一旁悬空而立,只听他冷冰冰的说:“陈师妹,可认输?”
      这话有些自大,不像是一个选择,倒像是个宣判。
      陈思思看着那张冷冰冰的脸,握剑的手紧了又紧,她知道她和李明轩的差距,两人如果再次交手,她绝对惨败。
      她不再犹豫拱手道:“我自愧不如,多谢李师兄师手下留情!”
      李明轩颔首,不客气的拱手:“陈师妹过誉了,承让!”
      陈思思不再多留,化作一道残影消失于擂台。
      台下掀起一阵喧闹和激动。
      “李师兄好帅!”
      “李师兄好厉害!”
      “李师兄威武!”
      “虽然陈师姐输了,但她的实力可不弱,和李师兄势均力敌,如果不是对上李师兄,她定不会输!”一名喜欢陈思思的男弟子不甘落后的说!
      这话刚落,就引来一阵嘲讽:“呵呵!!说话的这位师弟没脑子吧,明眼人都能看出李师兄比她厉害不知强多少,交手没多久她就落于下风,谁给你自信觉得两人势均力敌的!”
      “没错,谁给你自信,陈思思差李师兄不知差了多少倍,出手不如李师兄干净利落,真元没有李师兄浓厚,速度方面也比不上,你还真有勇气!”
      “师弟,眼神不好,干脆就别用了,去修炼神识吧!”
      被嘲讽的那位弟子脸红筋涨,不服气反驳道:“陈师姐不厉害,那你们有本事和她打啊,有本事你们同她一般进去前十啊,李师兄是厉害,但那只是李师兄,又不是你们,你们这么激动作甚。”
      “这位师弟说的,没错,你们激动个什么劲!”
      “我们激动干你们什么事?怕是你们所期待的人输了,才会恼羞成怒吧!”
      “就是,整个五行门谁不知道,陈思思倒贴李师兄,但幸好李师兄修炼无情道,没让她得手!”
      “你说谁倒贴呢?”一个弟子狠狠地看着说那话的人,握紧拳头。
      “说谁你心里没数吗?”那人也不在意,挑眉反问,有些弟子一听,脸上露出心知肚明的笑容。
      “你个杂碎!”
      其中一个弟子握紧拳头就要朝这些正在发笑的砸去。
      一旁的弟子见势不对,连忙拉住他:“师兄莫要生气,各个长老正在此处,这里发生什么都被他们尽收眼底,到时候不免被执法堂惩罚!”
      听他这么一说,那名弟子才冷静下来,冷哼一声转头不再看。
      喜欢李明轩的那些人见此,无视那人的态度,无趣的转头看着擂台。
      距离不远的简御以修士强大的视力将这戏剧性的一幕收入眼中,被雷个不行,第一次见识到两边粉丝的大型撕逼现场,作为一个老老实实的吃瓜群众,不由得想看来追星不只是现世,连修仙界也不可避免,不由得感叹强大的文化流传性啊!
      在李明轩出了擂台后,一长老走向前说道:“李明轩获胜!”紧接宣布:“二号周渊对七号刘镇西。”
      “感觉这对比上对更有意思,一个三级阵法师对阵一个剑修!”
      阵法师?
      简御好奇的看向擂台上的两人,来这里这么久,除了上次安生村那里见过阵法之外,就没再见过。
      只见一个身量很高穿着浅蓝色束身长衣的英俊男子手持一把带着幻蛇纹路的长剑,在太阳下闪着刺眼的寒光。另一个身着紫白色宽大长袍面容略微阴柔的男子静默的站着,手持一面暗红色带着复杂花纹的旗帜。
      “那是?”简御的全部注意力落到那面旗帜上,面露疑惑。
      并没有注意到身边突然安静下来,也没有注意有人慢慢的向自己走来。
      直到一个深入内心的声音传入耳中,给他解释了:“那是阵法师用来布阵的旗帜,通过对旗帜的控制来掌握整个阵法变化!旗帜的材料越好等级越高,对阵法的作用就越高!”
      简御才回过神来抬头看去,就见一身黑衣的君尘垂眸嘴角上扬的看着他,他惊讶的说道:“师尊,您怎么来了!”
      “见你在此处!”君尘颔首,淡笑道。
      简御看了四周一眼,发现他们不是全神贯注的注视着擂台就是自己做自己的是,丝毫没有注意到君尘突然到来。按照君尘的关注度,不可能出现这样事!
      许是简御脸上的疑惑过于明显,君尘温和笑着解释道:“一个小术法而已!”
      不知想到什么,简御就这样看着君尘,突然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
      君尘问:“怎么?”
      简御并未回答,只是神秘的一笑,指着擂台上说:“看到擂台上的师兄没?”
      君尘看去,并无发现任何特别之处,顿时疑惑更甚:“嗯?”
      “师尊同那位师兄都为剑修,但是师尊比那师兄更帅,感觉师尊使用剑时更为浑然天成,好像人剑一体。”简御小迷弟般的夸着,用那双清澈的大眼睛注视君尘,好像说:你看我有眼光吧!
      君尘听到他这奇葩的回答,顿时失笑,无奈的抬头放到他那头白发上揉了揉,嗯,虽然头发颜色变了,但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软。
      “这位弟子手中的剑不过是普通的三阶上等灵剑,于我这七阶极品且已经开了灵智的灵剑做不的比较!况且我现今乃是元婴修为,对于剑修一途比他了解更甚,这更不可比较。”
      “师尊这件开灵智了?”简御看着他手中的剑,好奇的问!!
      “这乃是我的佩剑,名为凝霜!”
      凝霜出鞘,简御看去,差点被剑身的反光刺得睁不开眼,只见凝霜人性化没人操控的围着简御转圈,还亲昵的碰了碰简御的脸。
      但是奇怪的是,凝霜的剑身很锋利,轻轻碰着百分百见红,可是简御并没有受伤,感觉有点冰凉冰凉的,挺舒服的。
      “凝霜有灵智认主,你我既已结为师徒,身上就有解不开的因果,因此凝霜同你亲近时,便会包裹剑身的锋芒,不会伤你!”
      “哇!好神奇!”简御伸手碰了碰剑身,果然毫发无损,顿时更加的惊奇:“是真的!”
      君尘将这些毫无保留的告诉他,连随身携带的佩剑也对他表示亲昵,是不是代表君尘已经彻底的相信他?对他的来及没有了任何的猜疑?也接受了这样一个经常说谎来历不明身上全是秘密的徒弟?
      想到这些,简御感觉心里沉甸甸的,很不好受,很想抽自己两巴掌!君尘对他掏心掏肺的,自己连最基本的信任都给不了,突然觉得自己根本不配得到君尘的信任。
      “怎么了?”
      君尘收回凝霜,看着简御从满眼的笑意突然变得苦涩,没有放过他脸上所有的变化,他知道简御肯定对自己这番话有所感悟,心里肯定会愧疚。
      听到君尘的问话,简御连忙回过神来,掩下那突然涌起的情绪,勉强的笑着:“啊,没,没事,只是没想到师尊竟然如此信任我,有些激动!”
      本以为君尘会再问什么,没想到君尘只是说:“没事了,先别想太多,看上面使用阵法的弟子,我记你在这块的造诣定比他高,但使用起来毫无章法,不如趁此机会学习学习,比试起来也多了一张底牌。”
      听到他这样说,简御心里更加的愧疚,差点就把所有的事情全部抖出来。
      还好最后他憋住了,心烦意乱的看上擂台上已经开始比试两人,强行的将那些事压下,竟慢慢的看得入神。
      君尘将他变化尽收眼底,也不在意,他要慢慢的计划着,他在等,等到简御心甘情愿的将那些他想要知道的全部一丝不留的托盘而出。
      不知为何,只要想到那天的到来,他竟有些迫不及待。如果简御不再用那双清澈满满都是信任的眼睛注视着他,想到这里不由得有些心烦意乱,眼睛一瞬间泛红。
      君尘皱眉,觉得自己很不对劲,连忙压那股情绪,他不理解那股突然泛起的陌生的情绪,只能归结于掌控欲和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心魔,自从这世简御成了他的心魔,他发觉无法接受简御有一丝可能会脱离他的掌控。
      擂台上两人打得不可开交,对于两人来说是这样,到对于下方不动阵法的人来说,只见周渊端坐在擂台一旁手中操控,而另一边的刘镇西不知何缘故,像失了神智迷失一般的四处乱刺,明明没多大的话擂台,愣是被表现得无边无际!

  • 作者有话要说:  黑化倒计时!
    再此说声对不起,我感觉自己好不严谨,没发出来之前我检查多次,并没错字,但是后面竟然出现了错字少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很抱歉!
    还有本文无存稿,无大纲,所有的剧情线路在大脑 中,除了我本人,没人知道后续,没人知道结局,还有保证不会烂尾不会弃文不会卡文,只是不能每天更新!
    特地的说一下,我写过大纲,但发现最后都写不出来,还经常卡文,有前头就没后续,所以就像一头脱缰的野马,放飞自我,还请不要怪罪!
    本人小白一枚,文笔稚嫩,错处不用挑自己也清楚,正在不断的打磨中,希望看过的人都喜欢!
    谢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