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0、第57章 ...

  •   瑟西莉亚老神在在。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格雷特觉得瑟西莉亚活脱脱地像一个调戏良家妇男的老流氓,一本正经地说着不正经的话。
      
      “回答——我的问题。”瑟西莉亚上前一步。
      
      格雷特别过脸。
      
      害羞个什么劲啊,这有什么好害羞的?
      
      瑟西莉亚叹气,“格雷特同志,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你不必为此感到羞耻。”
      
      “你不说话的,我就当你默认了哦。”瑟西莉亚道。
      
      格雷特张了张嘴,含羞带怯地看了瑟西莉亚一眼,就开始装木雕。
      
      瑟西莉亚:……
      
      “这大概能说明,即使不是纯种的人类,也能拥有人类的生理现象。”瑟西莉亚相当认真,“那我呢?怎么光吃光喝不排泄……”
      
      格雷特飞快地把头转了回来,“怎么……怎么快就转开话题了?”
      
      瑟西莉亚了然地点点头,叉腰道,“哦?你想和我深入讨论?”
      
      纯情小处男·在遇到瑟西莉亚之前就没碰到过同龄的女生·格雷特:!!!
      
      “想得倒美啊你。”瑟西莉亚道。
      
      “我可是很认真地在思考这个问题——我是谁的问题,”瑟西莉亚笑道,“而你呢,格雷特同志,满脑子黄色废料。”
      
      黄色废料……是什么?
      
      瑟西莉亚对上格雷特疑惑的眼睛,笑道,“就是你刚刚为之脸红的东西哦。”
      
      格雷特:!!!
      
      瑟西莉亚老觉得下一刻格雷特就会羞愤致死。
      
      格雷特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
      
      他反复地做了深呼吸,随后道,“我可以把这个看作是你信任我的表现吗?”
      
      瑟西莉亚点点头。
      
      “这是当然。”她道,“可……”她暧昧地道,“可不止我是不是人这一件事哦。”
      
      格雷特脑中刚拧紧的弦又被瑟西莉亚的话刺激到了,啪地一声崩掉。
      
      “你知不知道你说这些话很……很危险?”格雷特道。
      
      “所以呢?”瑟西莉亚巧笑嫣兮,她轻轻地说,“所以格雷特要对瑟西莉亚做什么事情呢?”
      
      格雷特重复,“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话?”
      
      瑟西莉亚道,“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话啦。”
      
      格雷特靠近了瑟西莉亚。
      
      瑟西莉亚踮起脚伸出手,从格雷特的脸一路往下抚去。
      
      脸庞上的绒毛,混动着的喉结,裸露在寒冷夜晚中的锁骨,再到他的手臂。
      
      瑟西莉亚狞笑一声,
      
      “——酸痛攻击!”
      
      她温柔地捏了捏格雷特烤烤串的手臂。
      
      格雷特疼得一蹦三尺高,眼泪都飚出来了。
      
      瑟西莉亚相当清醒,她道,“你脑子里果然装的都是黄色废料!想什么呢你!变态!我才多大?!”
      
      格雷特:……!!!
      
      “明明是你先开的头……”格雷特委屈道。
      
      “我一直都很严肃诶,是你先想歪的!”瑟西莉亚道,“而且不是让你揉一下手臂吗?你想明天起来之后发现手抬不起来了吗?”
      
      “我知道了……”蔫了吧唧的格雷特点了点头,语气有些低沉。
      
      瑟西莉亚道,“手伸过来!我帮你捏一捏!”
      
      格雷特疯狂摇头,“不要!”
      
      瑟西莉亚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格雷特:……
      
      格雷特:妈妈!!!
      
      最终格雷特还是屈服于瑟西莉亚的淫/威之下,他短短的两步距离硬是走了好几分钟。
      
      瑟西莉亚实在看不过去,一把拉过了磨磨唧唧的格雷特,帮他按起了手臂。
      
      “别!……疼!……斯……”格雷特疼得眼睛都闭上了,嘴里不知道在胡乱地叫些什么。
      
      瑟西莉亚:……
      
      “你再这么叫下去,别人都会以为我们在阳台上干什么坏事儿的。”瑟西莉亚叹气。
      
      格雷特便咬了牙哼唧。
      
      瑟西莉亚:……还不如叫出来呢。
      
      瑟西莉亚嘿嘿地笑。
      
      “……我觉得你现在更像变态。”疼得满头是汗的格雷特道。
      
      “谢谢夸奖~”瑟西莉亚心情相当好。
      
      ——
      
      第二天……准确来说当天下午,所有人都醒来之后。
      
      安妮投向瑟西莉亚的视线老是带着探究和不好意思。
      
      “看我干嘛?”瑟西莉亚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东床上坐了起来。
      
      “您昨天晚上……”安妮的脸红彤彤的。
      
      ……都怪格雷特,叫的声音那么大干什么?
      
      “哦。”瑟西莉亚没想解释,这种事情就是越解释越乱的啦,不如当做无事发生,或者平常的事情糊弄过来,过了几天就没人讨论了。
      
      “哦……哦?”安妮眨眨眼睛。
      
      瑟西莉亚郑重地点头,“哦!”
      
      狄安娜正在收拾东西,听到她俩的对话便笑道,“你们打什么哑谜呢。”
      
      “是安妮先开的头。”瑟西莉亚告状。
      
      “——公主殿下!”安妮道。
      
      接下来一周都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无非就是痛苦并快乐地卖着烤串和豆腐煲。
      
      瑟西莉亚也算是被锻炼了一番,至少在劳累一天之后胳膊也不会酸疼了。
      
      甚至还又能在干四五个小时的尽头。
      
      倒是格雷特看她的眼神老是怪怪的。
      
      瑟西莉亚继续着她的一贯作风——撩完就跑,格雷特也是痛苦并快乐地享受着。
      
      很快就到了雪花节的开幕仪式。
      
      瑟西莉亚特意给自己换了个新发型,以往都是随意的扎在脑后,不然就是披着,今天她可是花了好一番功夫扎了两个啾啾,非常的优雅,非常的可爱。
      
      当然,这是她自己的评价。
      
      瑟西莉亚还换上了新裙子,一条带着斗篷和兜帽的新裙子。兜帽边还用蹦蹦兽的皮毛镶了边,雪白雪白的,手感好极了。
      
      瑟西莉亚戴上了兜帽,也把手踹在了手炉里,兴奋地在雪花节入口张望。
      
      雪花一片片地飘下来,落在她的的鼻子上,冰凉凉的,宣告着冬日的彻底来临。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雪呢。
      
      格雷特也换了新衣服,不过没像瑟西莉亚那样裹成一头熊,他只是穿着一件大衣,里头的衣服看上去也不太厚。
      
      格雷特走到瑟西莉亚身边,“一起去看看吗?雪花节开幕式。”
      
      瑟西莉亚点点头,口中呼出的白雾随着她的动作时不时地改变方向,“当然要去了!”
      
      格雷特笑道,“我还以为你要继续卖烤串呢。”
      
      “怎么可能?要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勤劳。”瑟西莉亚道,“其实我本质上是一个懒鬼,只想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哦,最好连床都不用下。”
      
      瑟西莉亚自然地挽上了格雷特的手臂,“走吧,带路!”
      
      格雷特早就为了这一天做足了准备。他看了一下眼瑟西莉亚挂在他手臂上的手,有些紧张地拿开,
      
      “嗯?——”瑟西莉亚先是有些不解。
      
      格雷特从裤兜里掏出自己捂得热热乎乎的手,和瑟西莉亚的手十指相扣。
      
      “我带你去。”格雷特道。
      
      “诶,”瑟西莉亚抬起脸来对格雷特笑,“好。”
      
      瑟西莉亚总觉得现在这个场景有点眼熟,就像是曾经经历过差不多的事情一样。
      
      不过她怎么什么都记不得了呢。
      
      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正站在雪花节的舞台上宣告雪花节的开幕。
      
      他说了好多好多的话,瑟西莉亚一点都没听进去,全注意四周去了。
      
      “格雷特!”瑟西莉亚神神秘秘地说,“你发现没?”
      
      认真地听着台上人讲话的格雷特,“发现什么?”
      
      “发现就我们头发的颜色最普通!”瑟西莉亚用空着的手指了指自己的头,“你看,我们都是黑头发的,但其他的人——”
      
      就像一个调色盘。
      
      “果然是异世界啊。”瑟西莉亚道。
      
      “之前你生活的世界不是这样的吗?”格雷特道。
      
      瑟西莉亚点点头,“当然,那个世界的人,头发只有黑色,金色,红色……反正没这么多。不过大家倒是可以把头发染成其他的颜色。”
      
      “——在宣告雪花节开幕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宣布。”马克思在舞台上朗声道,“我找到了我的儿子!”
      
      瑟西莉亚吐槽,“谁在乎他找没找到儿子啊!”
      
      格雷特配合地点头。
      
      “他是一个相当优秀的年轻人!”马克思道,“他也会参加这次的雪花节庆典,参加比武!”
      
      瑟西莉亚道,“这是关系户。”
      
      格雷特继续点头。
      
      “我也就腆着我的老脸把他推出来让大家看看!”马克思道,“他的名字是——”
      
      “罗密欧·路克斯。”马克思道,“我骄傲的儿子!”
      
      “……这名相当耳熟啊,”瑟西莉亚介绍道,“我哥就叫罗密欧,不过他是罗密欧·皮洛克·威斯科尔……名字是不是好长一串?”
      
      格雷特还在点头。
      
      罗密欧·路克斯走上了舞台,瑟西莉亚好奇地踮起脚张望。
      
      然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罗密欧?!”瑟西莉亚失声尖叫。
      
      他怎么就成了这中年男人的儿?!
      
      英俊高大的罗密欧站在了舞台的中央,迎接了围观群众的掌声。
      
      朱丽叶正在评委席上打瞌睡,突然被大起来的声音吵醒。她不满地看向舞台——
      
      朱丽叶瞪大了眼睛。
      
      罗密欧对着朱丽叶无声地张嘴。
      
      朱丽叶能明白罗密欧对自己说了什么。
      
      那是……
      
      “亲爱的,朱丽叶。”
      
      她捂住自己的胸膛,心脏酸涩得厉害。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三兄妹的名字是这样的
    罗密欧·皮洛克·威斯科尔
    remeo·peacock·whisker
    朱丽叶·克劳·威斯科尔
    juliet·cancel·whisker
    瑟西莉亚·伍德第·威斯科尔
    cerceslia·woad·whisker
    peacock blue 孔雀蓝
    cancel blue 浅湖蓝
    woad 菘蓝
    (卵用没有的细节增加了)
    whisker的意思是胡子
    瑟西莉亚的名字,cercelia是我瞎拼的 =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