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刚刚踏过门,整个魔殿都被闻渊设下了一层结界,折卿带着的玉镯上面有之前闻渊下的咒决,他现在修为被封,完全形同凡人。
      
      折卿在结界里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眼底逐渐凝起一层浓重的薄雾。
      
      他抬起手,只见白皙的手掌心里忽然腾起一团浓黑的烟云,和白衣仙人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那是魔族人施展法力才会出现的特征!
      
      浓黑的烟云瞬间凝成一道漆黑的利刃,折卿反身用尽全力劈在结界上,结界腾起一阵刺眼的金光,金光过后,上面出现的道道裂痕,然后慢慢破碎直至化成一缕青烟消散。
      
      施过法的修长的手指微微颤抖着,折卿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居然……成功了?!
      
      他的心怦怦直跳,压下强烈的心悸感,折卿抬脚向外走去。
      
      *
      
      折卿现在其实并不太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
      
      闻渊将他带回来那天,是封住了他的五感的,但是即使不封住五感,凭仙魔大战时折卿伤成的那个样子,也跟昏迷差不多。
      
      一想到大战,折卿的肩上的剑伤就隐隐作痛。
      
      赤霄剑是穿透了肩膀的,那天他流的血快赶上他这辈子全部流的了,尽管闻渊的给他的伤药很好,但是想在这么短时间之内恢复也不太可能。
      
      按照常理来讲他现在根本不能动用法力,只是他现在想用也用不了,他修为全被闻渊封住了,刚才万不得已尝试了一下魔族的术法,他现在的剑伤就隐隐作痛。
      
      不过希望……闻渊不会察觉,但愿他只用这一次能不叫闻渊看出来。
      
      仙界的人修习的术法自然与魔界不同,魔族的修为一般来讲只有魔族的人才能使用,折卿一个土生土长的仙君,偏是天生与魔族相斥的,至于他为什么会在自身修为被封之时居然能够使用魔族的术法……
      
      因为折卿身上流着魔血。
      
      准确的说他身上流着闻渊的血。
      
      折卿摸着手腕上的玉镯,那玉镯里鲜红的血丝似在黑夜里发出幽暗的细微光芒,在魔域不见天日的一方天地里诡异又和谐。
      
      细弱的红光微微闪动,好像在回应刚刚折卿的施法。
      
      他差点忘了,这镯子里引的就是闻渊的心头血,所以跟他身体里的魔血相互呼应也能解释的通。
      
      只是……折卿抿了抿嘴唇,这样是不是说明他更在闻渊的掌控之内了。
      
      原本只是镯子而已,结果刚刚才想起来,还有他整个人。
      
      但愿他身体里的魔血不会让闻渊产生感应从而找到他吧……
      
      他看着腕上的玉镯,想把他摘下来,可是刚刚用力,脑海里就忽然回想起了绿萼的话,这玉镯对闻渊来说很重要,是他宝贝了很久才送给自己的。
      
      折卿挣扎了一下,最后放弃了动作叹了口气,算了,戴着吧,也挺好看的。
      
      其实自己活了这么久以来,很少收到什么礼物。
      
      他自有记忆开始,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从有记忆开始,就自己一个人住在自己的宫殿里,也没有朋友,甚至连一个灵宠都没有。
      
      折卿也从不过生日,也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但是后来,他收了一个小徒弟,也是他唯一的弟子。
      
      他很听话,很可爱,就是不怎么爱说话,整天沉默的跟在他后面,师尊去哪就去哪。
      
      印象中,自己收到的那些礼物,几乎都是闻渊送的。
      
      倒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有时候会是山间的一捧野花,有时候会是一壶佳酿,但是折卿每一回都会很开心。
      
      像融入了他心头血的玉镯这般郑重的礼物,还是第一次。
      
      折卿心软,也最会感恩,要是闻渊知道师尊没有好好对待他送的东西,那个小徒弟会不会不开心呢?
      
      可他突然想起来,小徒弟早已长成了大徒弟了。
      
      礼物也不再是纯粹讨他欢心的礼物,而是禁锢他修为的圈套。
      
      曾经的欢喜如今只成了细碎的泡影,只能在回忆中瞥见一瞬曾经的美好。
      
      冷冰冰的魔域,暗无天日的地牢才是现实。
      
      折卿慢慢沿着小路走着,一路上也没有碰到什么人。魔域不分黑白,无论白天黑夜,天空上永远悬着一弯新月,散发着清冷的光芒。
      
      折卿需要仔细的走路,左顾右看才能避免路上的断掉的枝丫和碎石划破他的衣角。
      
      他用不了灵力,无法掐一个咒决就从这里冲出去,而且就算他的灵力还能用,就像闻渊所说,他出的了他的宫殿,也走不出这魔界。
      
      白衣仙人在幽暗的魔界里踽踽独行,像一幅墨色的画卷里空留了一点白色的碎影。
      
      折卿好像走了很久很久又好像一直停留在原地。
      
      直到他有些累了,才停下来随便扶着一棵树喘了口气。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永远都不会走出去。
      
      那天他虽被闻渊封住了五感,但是他还是有一些细微的察觉,闻渊抱着他一路回到魔界,中间似乎通过了门一样的东西,或者说类似于一个什么法阵,然后一瞬间亮起了很强的一束光,尽管那个时候折卿是闭着眼睛的,但是即使是这样也能细微的感应到那束光的存在。
      
      他尽力回忆着,慢慢的朝记忆里的方向走。
      
      忽然,远处传来了阵阵谈笑的声音,折卿一瞬间警惕的顿住了脚步。
      
      他一闪身,隐藏在树后。
      
      谈笑声由远及近,直到走近一看,是魔界的几个境界低微的小喽啰,粗略的数了下,大概有五六个人,不,五六个魔。
      
      为首的那个看起来还稍微厉害一些,声音也最大,一路上高谈阔论的吹嘘着自己在之前的仙魔大战中的战绩。
      
      “你们知道吗,仙界的那群人,我之前还以为他们有多厉害,那天爷爷一去,嘿,你猜怎么着,把他们打的那是屁滚尿流啊!”
      
      身边立马有人附和:“老大真厉害啊,仙界那些道貌岸然的东西这回可栽大了哈哈哈哈……”
      
      折卿皱了皱眉头,看着老大挺着塞满肥肉的肚子,一颠一颠的走着。
      
      “哎,对了,我还看见那个传说中的仙界第一美人折卿仙君了。”
      
      呦,话题突然扯到了自己身上,折卿控制不住的扯了扯嘴角,只是他们肯定不知道,传说近在眼前。
      
      肥肠肚接着道:“哎呀,那人是长的真好看啊,也是真冷,那一副高岭之花的样子真是让人恨的牙痒痒。”
      
      身边的马屁精们立马嗯嗯点头。
      
      “不过再厉害能怎么样,不照样被咱们尊主给制服了,那一剑可是直接把他给刺了个对穿,那血流的呀,哎呦我都心疼美人儿了呢。”
      
      身边的人发出唏嘘声,还有个魔不怀好意的嘿嘿笑了两声,眼里闪烁着邪恶的光芒:“他现在可是咱们魔界的俘虏了,还是什么仙君啊,要不是尊主把他藏起来了,一个受了重伤的美人俘虏估计早就□□遍了哈哈哈哈!”
      
      “你别说,那么个清冷美人要是玷污起来……嘶,想想就爽啊!”
      
      ……
      
      更多不堪入耳的话传进耳朵,折卿的眉紧皱着,此时他要是修为还在的话,定要上去捅这几个不知死活的魔一个对穿。
      
      他脚下不注意踩上一根断枝,“咔吧”一声在空旷的外面显得尤为清晰可闻。
      
      折卿心里一紧,完了。他现在形同凡人,双拳难敌四手,何况对面再不济也是纯种的魔族。
      
      肥肠肚老大顿时脚下一顿,警惕的看着四周道:“什么声音?”
      
      紧接着他眼神忽然瞥见了树后的一抹白色衣角,他厉声喊道:“什么人在那儿,出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