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土城受训的情节来自于《越绝书》第八:
    美人宫,周五百九十步,陆门二,水门一,今北坛利里丘土城,句践所习教美女西施、郑旦宫台也。女出於苎萝山,欲献於吴,自谓东垂僻陋,恐女朴鄙,故近大道居。
    以及《吴越春秋·勾践阴谋外传》第九
    十二年,越王谓大夫种曰:‘孤闻吴王淫而好色,惑乱沉湎,不领政事,因此而谋,可乎?’
      种曰:‘可破。夫吴王淫而好色,宰嚭佞以曳心,往献美女,其必受之。惟王选择美女二人而进之。’越王曰:‘善。’
      乃使相者国中得苎萝山鬻薪之女,曰西施、郑旦。饰以罗榖,教以容步,习於土城,临於都巷。三年学服而献於吴。
  •   二、土城受训
      
      范蠡带着自越国各地选来的百余名佳丽,回到了王都。
      勾践自吴国为奴三年,终于得以回国。他接受大夫文种定下复国七计。这就是其中的第四计——美人计:“高飞之鸟,死于美食,深泉之鱼,死于芳饵。”要想复国雪耻,就应投吴王夫差所好,衰其斗志。他亲下密旨,大夫范蠡亲自赴全国各地挑选美貌侍丽,准备进献吴王夫差。
      君夫人站在高台上,看着下面参差不齐站着的百名美女。她曾经美丽的容颜,已经在三年的奴隶生涯中,在痛苦和怨恨的煎熬中变得苍老而憔悴,她的声音变得粗哑,她的身形已经变成一个彻底的农妇。然而她的眼光依然尖锐,她的鉴赏力她的教养,依然是君夫人:“粗、俗、土、笨,范蠡你就拿这些村丫头去献给吴王?”
      范蠡微笑:“三年前吴兵入境,大肆掠夺,城中哪还有美女可寻。这山野村女,虽不曾精雕细琢,却也有丽质天生,只是欠缺一点□□而已。不是吗,君夫人?”
      勾践点头:“然而纵然是丽质天生,但是乡女粗鄙,也难以有大用。还得就这在城外设一土城,待□□训练之后,再看看吧!”
      君臣分工,王勾践卧薪尝胆,大夫范蠡负责练兵,文种管理国家政事,君夫人训练美女准备送去吴国。
      君夫人带着越宫旧妃及诸官之女,来到土城,巡视众美女。从民间选来的众女虽然大多数都是面黄肌瘦,手足粗砺,却是荆钗布衣,不掩美色。
      君夫人一个个细细看过,不由地暗叹范蠡果然眼光极毒,竟能于一大堆灰头土脸的山女村姑中挖出如许潜质美玉来。
      战败之国百废待兴,物产极度缺乏。然而土城这中的百余美女,食物中却有大鱼大肉,便卿大夫也难得有这样的佳肴,且自此不必做粗活,不必行于烈日之下。众女如登天堂,三个月后,皆已经养息得肌肤如雪,面若桃花。
      三月之后,淘汰二十余名无法肌肤改善者、粗手大脚者、呆笨不堪教者,被淘汰者思之从今以后须重回田间劳作,深受日晒雨淋之苦,再无鱼肉可食,无不放声大哭,如丧考妣。
      有幸未被淘汰者,战战兢兢,如临深渊。此时再紧缠帛布使之腰纤,头顶水缶练之颈美,置天足于鞋袜之中,改粗俗之举止,每日练歌习舞,识字读书。这一关最是难过,腰痛头痛足痛不说,且众女习艺若稍有懈怠,必遭荆杖之痛。众女大多来自山村,皆是粗材,习此细致之事,惨过饿饭,苦过劳作,白日咽泪习艺,夜间哭爹叫娘,呜呜咽咽之声长存。
      这期间每次考核,上上者大都是诸卿大夫之女。勾践得报心中嘀咕:“山野之女,固然丽质天生,然而不堪承教,莫非此计失策。”
      范蠡微笑:“大浪淘沙,方见金子。山野之女也并非尽是不堪承教。比如这西施与郑旦二人,每次考核,都并列前茅。”
      勾践点了点头:“这二女容貌如何?”
      君夫人叹道:“西施、郑旦不但学习得快,而且长得最美。她们不但不以为苦,而且像是对于这一方面,有着特别的天赋和兴趣,不得不说,有些女人是天生要做美人的。而且……”她锐利的目光扫过范蠡:“若是范大夫多去几次土城,我相信那些丫头们会学得更快更有兴趣。”
      文种不解:“为什么?”
      君夫人淡淡地笑道:“士为知已者死,女为悦已者容呀!”
      勾践大笑,范蠡微笑不语。
      
      土城受训的人数渐渐减少,百名美女,现在已经只剩一半的人了,而课程更加紧张。
      两个月前,来了三个老嬷嬷开始教她们一种新的语言,那真是一种美女的语言,那语调软软的,糯糯的,说起来又轻快又温柔。但是学起来并不轻松,她们许多人一直是舌头转不过这个弯来。
      那天,她们五十来人排成队,三个老嬷嬷一个个地考核,轮到左大夫的女儿鲧娟时,这个平时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娇小姐,却涨红了脸也说不出来,嬷嬷要她跪下受罚时,鲧娟大声叫了起来:“我就是不会说,又怎么样。为什么要我学这个,这是吴语,这是吴国人的语言,这是屠杀我们的吴国人说的话。我们为什么要学吴语,唱吴歌,学吴国的采莲舞,你们是不是要把我们送到吴国去,送给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吴国人?”
      众美女都被她突出其来的爆发给吓傻了,更被她说出来的真相给吓慌了:“什么,要把我们送到吴国去……”
      “我们学的是吴语……”
      “采莲舞是吴国的歌舞吗……”
      “我不去吴国,那些吴国人会把我们的头给砍了……”
      “那我们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要不要逃呀……”
      “妈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一时间,群雌粥粥,乱成一团。那三个老嬷嬷被冲挤到了一边,连几个教习拿着荆条,都弹压不住这空前混乱的局面。
      一群美女,有哭的、有叫的、有闹的、有跑的、有坐在地下哭得昏了过去的……把平时所教的风度懿范全部抛到了九霄云外了。众教习惊惶失措地看着这一切,也不知该怎么办好,偏偏今日君夫人又不在,若是等君夫人回来,这里只怕会是什么场面也未可知。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传来:“范大夫到——”奇迹似的,混乱的人群立刻静了下来,所有的女人都停下了哭、停下了叫、停下了闹、连躺到地上的都一下子爬了起来。
      只见范蠡迈着轻快的脚步走了进来,笑道:“出了什么事了,惹得各位姑娘这么伤心?”
      郑旦迎了上去,拭泪道:“范大夫,为什么叫我们学吴语,是不是要把我们送到吴国去?”
      范蠡微笑道:“我道是为了什么事弄成这样,原来是为着这。学吴语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越国是吴国的属国,当然要会说吴语了。大王会说吴语,君夫人也会,我也会。要不要我说几句吴语给你们听听。”
      方才的一片愁云惨雾,被他此刻轻描淡写的几句话,顿时化装烟消云散,众美女不由地破涕为笑。
      鲧娟慌了,忙不甘休地问道:“范大夫,你还没说,是不是准备要把我们送到吴国去?”
      范蠡收敛了笑容,道:“你以为吴国是什么地方,你想去还未必去得了呢!吴国是我们的上国,姑苏繁华热闹,远非这里可比。我刚才在走廊上就已经听到了,什么吴国人杀人不眨眼,你们见过几个吴国人了,怎么就传出这样的谣言来?”
      一个少女怯怯地说:“可是,可是我们家乡都是这么说的呀!”
      范蠡淡淡地道:“吴越曾经交战过,战场上本来就有死人的。现在吴越和好为一家,无分彼此。以后你们不要再信这种谣言。”他亲切的微笑,和蔼的话语,有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力。
      在场的少女们,都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关于吴国的风波就这样过去了,鲧娟因为带头闹事挨了三十鞭子,众女看着鲧娟受刑皮开肉绽,听着那惨叫之声,吓得抱成一团,再也没有人敢问什么说什么了。
      此后,教习嬷嬷们便有意无意地说些吴国的事情,姑苏的事情。还有吴王夫差——一个喜怒会影响到越国命运的人;伍子胥——一个坏脾气的老头儿……
      大家的心中,对于吴国的再不觉得是个地狱般的地方,也开始一点点好奇起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