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客厅内,李怀尘周围一片黑暗,整个人笼罩在阴影当中,李老爷子坐在他对面,神色一肃谈起正事:“孩子的身份确认清楚没有?”
      
      李怀尘:“看长相挺像的。”
      
      在老爷子发怒前,他淡淡道:“隔了这么久,小弟那时候又爱胡闹,一天人影都见不到,怎么查?何况……背后未必没有其他推手。”
      
      李相浮的生母一直在撺掇他争家产,小孩的很多手续如果没有旁人经手,单靠他一个人办妥很难。
      
      扯到李相浮的母亲,李老爷子也不免头疼,靠在沙发上沉思起来。
      
      恢复供电是一刻钟后的事情。
      
      李相浮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手,重新扣好几粒扣子,还没走进去便瞧见灯光下一道斜长的影子。
      
      面色微微一变,他径直走到客厅。
      
      看清坐着的两人时,李相浮喉头有些干涩:“爸。”
      
      李老爷子向来严厉的脸柔和了一瞬又迅速绷紧:“我还以为毕业后你会继续在外面鬼混,怎么,舍得回来了?”
      
      李相浮沉默了一下,坐在沙发另外一侧。
      
      李老爷子却在这时起身,显然不想和他多说,上楼时的脚步比平时都沉。
      
      李怀尘看了眼还坐在那里不动的李相浮,叹了口气:“下个月前告诉我你想做什么,如果要进公司,我来安排。”
      
      李相浮完全没有进公司的想法,对人生另有规划,但没有当场道明,点了点头。
      
      第二天的早餐格外丰盛。
      
      张阿姨很细心,菜都是一式两份,小盘的没放辣椒。
      
      李沙沙过于懂事,根本不需要李相浮多说什么,坐好后开始安静吃饭。
      
      李老爷子喝了口茶说:“周六是林家小儿子的订婚宴,提前给孩子做好一套像样的衣服。”
      
      李相浮:“他不需要出席那种场合。”
      
      被顶撞了一下,李老爷子下意识张口就要教训人,话到嘴边突然顿住。昨晚天色太暗没太注意,出去这几年,李相浮的精气神几乎是全方位提升。
      
      李老爷子不是太看得惯男人留长发,为此从前没少骂过他,但也得承认李相浮现在的气质配长发刚刚合适。
      
      “说话前过遍脑子,”李老爷子语气不善:“这次他不去,未来的身份会很尴尬。”
      
      “沙沙是我领养的孩子,”李相浮叹道:“您不信可以去做亲子鉴定。”
      
      一直吃饭没说话的李怀尘忽然道:“头发五万,现拔X1.5;真人现场采血十万?”
      
      “……”
      
      李老爷子眉头拢起:“什么乱七八糟的?”
      
      李怀尘看了李相浮一眼:“某人赚钱的新思路。”
      
      懒得去追究里面有什么猫腻,快吃完时李老爷子问:“和其他人联系没有?”
      
      其他人指的自然是李相浮的姐姐二哥。
      
      他摇头。
      
      赶在老爷子发飙前解释:“打电话不知道说什么,上次走得时候闹得不太愉快。”
      
      到底没揪着往事不放,李老爷子沉声道:“后天别安排事,准时跟我去参加订婚宴。”
      
      气氛好不容易缓和了些,李相浮没有选择硬着干,点了点头。
      
      饭后李相浮带着李沙沙上楼,张阿姨原本要来收拾桌子,李怀尘让稍等一下,她便暂时去忙别的。
      
      “去参加订婚宴,和秦晋碰上的可能很大。”
      
      “不管怎么样,他都得去,”李老爷子:“这是一种表态,证明这小子还没有彻底被家族放弃。”
      
      一旦秦晋想要清算旧账,至少有顾虑。
      
      李怀尘:“我是担心……”
      
      李老爷子耸拉着眼皮:“放心,秦晋再不守规矩,也不会在别人的婚礼场合搞事。”
      
      想到秦晋那阴测测的行事风格,李怀尘眉头轻皱:“但愿吧。”
      
      不知者无畏。
      
      四年前被救回来失去记忆,李相浮根本不清楚和秦晋的恩怨,甚至遗忘了当时还有一个人跟他一同去冒险,至今下落不明。
      
      李沙沙:“我不要成为豪门继承人,从生存学的角度来说,我是来养老的。”
      
      李相浮:“不要有多余的担心。我上头有两个哥哥,还有一个出色的姐姐,怎么轮也轮不到你。”
      
      李沙沙一针见血:“他们都在公司上班?”
      
      李相浮沉吟片刻:“除了我大哥,都在从事不同行业。”
      
      “……”
      
      李相浮:“要下棋么?”
      
      话题转得太过生硬,李沙沙深深看了他一眼。
      
      李相浮:“对了,还要领你去做衣服。”
      
      “下棋。”李沙沙立刻做了抉择。
      
      下棋和做衣服并不冲突,上午被将了几次军,下午李沙沙被领着去了一家口碑不错的品牌店,里面大人孩子的衣服都有,并且接受定制。
      
      冤家路窄,李相浮居然在这里碰上了洛安。
      
      目光撞上的瞬间,洛安微微一怔。
      
      虽然之前已经让人调查过李相浮回来几天的行动轨迹,但照片远不敌真人有冲击力,这容貌身段哪里是出国念书,更像是重新投胎了一回。
      
      和他比,李相浮根本没那么多心思。
      
      他曾经是真把洛安当朋友的,直到老爷子说洛安买通媒体,想要将救援的事情大肆宣扬,从浪费公共资源的角度进行批判。加上李怀尘搜集到过往洛安背着他做得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李相浮当时就把人拉黑了,从此再无联系。
      
      “相浮。”洛安微笑地走过来,仿佛从前那些不愉快没发生过。
      
      李相浮态度冷淡:“借过。”
      
      洛安:“你听我解释,当初的事……”
      
      一声冷笑阻止后面的话,李相浮:“我爸对我意见再大,也不会说谎,更不会冤枉你。”
      
      其实他不知道,李老爷子确实说谎了,洛安实际是想用秦晋弟弟的事情做文章。
      
      “谁年轻时没犯过错误……”
      
      “麻烦离远点,我怕人渣的气息传染给我儿子。”
      
      洛安本来就是个心眼极小的,两次遭遇冷脸,当即没好气道:“我是人渣,你呢?想靠着孩子博欢心,小心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说完不等对方开口,直接离开。
      
      上车后骂了句脏话,洛安把气撒到司机头上:“没给你钱么?空调开大些。”
      
      缓了片刻打电话给部门经理:“上次让你办得事确定没问题?”
      
      “放心。”那边的声音相当谄媚:“老爷子当时就在餐厅说了,他根本不知道孙子这回事,明显不想认。”
      
      洛安闻言火气这才下去一点,过了会儿嘴角缓缓勾起:“很好。”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李相浮沦为丧家之犬的模样。
      
      对于李相浮来说,这一天并不怎么美好,和洛安无关,而是衣服,穿短袖的感觉十分不自在。
      
      李沙沙安慰道:“养成一个习惯仅仅需要二十一天。”
      
      不想半途而废,李相浮轻轻吸了口气,准备继续再坚持试试。
      
      翌日,天未明,昏暗的天空中,月亮还挂在那里。
      
      李沙沙早就洗漱完,过来向李相浮问早安。
      
      李相浮起得比他还早,短袖配长裤,浑身不自在地站在镜子旁,喃喃道:“感觉在漏风。”
      
      李沙沙:“如果你硬要和衬衫比的话,是这样。”  
      
      定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几秒,清澈的眼睛眨了眨:“我还是换回衬衫。”
      
      “……”
      
      一个早上穿衣服的心情就像做过山车一样。
      
      重新恢复日常白衬衫黑长裤的装扮,李相浮抱着新买的古琴走去院子。
      
      他还记得每个人的作息时间,老爷子一般五点四十左右就会起床听会儿广播,李怀尘大约六点,确定不会扰民,这才开始弹奏抒发心中的郁气。
      
      悠悠琴声响起,空灵悦耳,如涓涓细流淌进干涸的土地。
      
      铮!
      
      修长的手指快速拨动琴弦,转音成一首饱含愠意的曲子。古琴的韵律似乎天生是柔和,却被李相浮弹得很有节奏感,散发着一股劲道。
      
      楼上,床紧贴着窗户,夏天窗户又是大开,李怀尘仿佛感受到震动,猛地从床上坐起,定定保持这个姿势三秒,确定不是幻听。
      
      探出脑袋,乍一看庭院里似乎坐着一人。凝视半晌,确定是李相浮。
      
      琴音不知为何又转为悲苦,不得不说弹的很好,连他这种对音乐没有多少了解的人都能从中听出怨妇的感觉。
      
      大清早听闻此曲,像是看了一场恐怖电影。
      
      曲终,余音袅袅。
      
      李沙沙击掌赞叹:“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妙哉,妙哉!”
      
      李相浮轻叹道:“可惜,有一个音没收住。”
      
      “抚琴讲究心境,爸爸,你的心……不静。”
      
      李相浮手指抚摸着古琴,惆怅于换装失败:“静和动并不绝对,对于浩瀚宇宙来说,你我在时光流逝中或许只是一粒静止的尘埃。”
      
      李沙沙:“帕斯卡尔曾经说过,人生的本质在于运动,安谧宁静就是死亡,我们应该活在当下,而不是一味的仰望星空。”
      
      “……”
      
      旁观的李怀尘关上窗户,走到最里面的房间,敲响房门。
      
      门开后,李老爷子不等他说话,先开口道:“我听到了。”
      
      语毕按了按眉心。
      
      聪明是一回事,但一个六岁的孩子,面无表情探讨人生哲理,还能引经据典,已经不是诡异两个字所能轻易形容。
      
      

  • 作者有话要说:  李沙沙:反派还在等着看你好戏。
    李相浮:影响我弹琴么?
    李沙沙:不影响。
    李相浮:哦,那随他去吧。
    ·
    我专门去搜索了这些年比较知名的天才儿童,有的在这个年纪不但识字,还能背诵上千首诗,逻辑强大……所以我们李沙沙只是平凡的神童2333
    ·
    PS:亲身经历,楼不高,这个距离站在窗边是可以听到楼下说话的。
    夜间伤神,过两天会改成白天更新——感谢在2021-01-21 00:03:57~2021-01-22 00:03: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归 3个;赞比波比麻麻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Sonic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日常划水的九某人 3个;炽热的心一一流、苜樎9 2个;归来、桦雾玉、清殊、未及此方、轻寒、月光下的查、苗苗、塞上飘雪、淡淡的烦恼、我爱苏尔、猫桃桃nekomaru、兑兑酱、神怜、燕绥之、不知者、卖花花的小姑娘、全年无休的咸鱼非、瓷燃、yy小仙女、梅友不是没有、齊小玖、白狐落叶、洛丽塔、简笙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ww 179瓶;初七小天使啾~ 125瓶;朝闻 70瓶;heizel 62瓶;岁岁、郑思、爹、东隅已逝 60瓶;枫酱 57瓶;请你吃小饼干 56瓶;轻寒 55瓶;已脱单的阿芮 50瓶;11、45450411 40瓶;心有千千结 36瓶;无中生友本友 33瓶;水中鱼、清殊、snarry、醒醒、橘橘小猪、QAQ、莲殇 30瓶;写实派法师、添盛一对 29瓶;暮光帕秋莉、止渴、墨染君颜、羽上奈奈、圆又圆、曲水流觞墨墨墨、上官久华、于嗟鸠兮、如愿、熹木 20瓶;哇呀、岁杪初十、小七爱芒果 19瓶;一叶粥 14瓶;大橙子、神怜、不要续订、乙青、有点笨拙的少女心、辛明夷、南风知我意、戒尼、月季绅士赶海记、以此祭奠、池崽、一世长安、世界时王马、木堇儿、玛卡巴卡、卉卉、是你十三呀、zamzam、梦回过去、契约书、兑兑酱、Euphoria、土豆、绎ゝ、波普泡泡、九久、雨季蔚蓝、向荣、胡萝北京烤鸭梨山大无、37781051、東日流笛、凉风、肖战糊了吗?、瑶津、锦落、木落萧萧、南、长弓 10瓶;爱上饲料的猪 9瓶;不吃早餐 7瓶;燕凌晨、我不配 6瓶;瓷燃、李阳羽、风过留痕、落羽、蛊鸥、思君不见、河豚瓜、江南浮客 5瓶;宅啊宅、沾衣欲湿杏花雨 4瓶;嘢芒生长 3瓶;鱼水之欢、云石坠落、47348923、芒弹 2瓶;慕月、晚晚、粉红豹爱小粉红、幽影逢灯、花开富贵、一枝花、爱吃橘子的喵、简图、河边有只猫、献鱼、阳白、流云不驻、塞上飘雪、岛岛、吾吾是谢允老婆嘛!、林零柒、橙橙桃桃酸甜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