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男配和男主 ...

  •   宋夫人管不得宋似思了,她松开宋似思的手,惊声问那下人倒:“怎么回事?忧忧为什么不回来了?”

      那下人苦着脸向宋夫人解释道:“夫人,实在是大小姐非要去帮城外的农户收庄稼,小的实在是拦不住啊。”

      宋夫人皱紧眉问道:“忧忧为什么要帮她们收庄稼?”

      下人从怀中拿出一封信递给了宋夫人,宋夫人拆开看了以后气的眉毛都要拧成一团了。

      宋似思有些好奇那封信里面写了什么,但是她又看不到,只能站在一旁,但是又想起自己现在是宋思思了,连忙又开口道:“母亲大人,姐姐怎么样了?”

      宋夫人对着宋似思挥了挥手道:“没什么,忧忧明天才回来,大家都散了吧。”

      宋似思知道宋夫人这是准备赶她走了,她也没办法出言反抗,毕竟她一点靠山都没有,所以只能点了点头,一副乖巧的模样道:“是,母亲大人。”

      随后她向着一旁的宋丞相行的一礼以后,又向着宋夫人行了一礼,提着裙摆离开了。

      宋夫人看着宋似思远去的背影,她出声道:“梨花居然这都没教思儿,这是我的过错。”

      宋丞相没说什么,只是笑着摇了摇头道:“怎么会是你的错,我们能让她活到现在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宋夫人没搭话,只是皱着眉看着宋似思离开的背影,轻声道:“思儿不一样了。”

      宋似思自己凭记忆还真的绕回了她的屋子,她一进门以后就将身上的腰带解了下来,整个人趴到了床上瘫着了。

      可是她瘫着时便发现了自己房梁上面正趴着一个黑衣人,她想要惊呼出声时,床上的被子突然动了,整块将她包了起来。

      随后便是一道熟悉的声音说道:“抱歉,宋姑娘,我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望姑娘见谅。”

      随后宋似思感觉自己被隔着被子被抱了起来,宋似思忍不住在自己脑内想入非非时,她被郁清鹤用绳子和被子裹了起来。

      宋似思:……

      可恶,我手上的拳头,它硬了!

      郁清鹤察觉到了宋似思气愤的颜色,他十分不好意思的对着房梁上的人挥了挥手道:“下来吧,宋小姐已经答应不揭穿我们了。”

      宋似思生气的看着郁清鹤道:“我哪有……”

      随即房梁上的那个人跳了下来,宋似思脑中瞬间浮现出了这个人的名字,凌曜。

      宋似思原本在嘴边的话瞬间缩了回去,急转话头道:“我哪有说揭穿你们啊,我们都认识了哈。”

      不为别的,就凌曜头上绑着的那颗金色的珠子她就敢肯定,这个绝对就是凌曜。

      因为原著里面凌曜头上的这颗珠子是皇宫里唯一一颗金珠,被赐给了凌曜,他干什么都带着这颗金珠,后来爱上女主以后把这颗金珠做成凤钗送给了女主,而原著里面的宋思思也是因为那颗金珠才彻底被郁清鹤休妻了的。

      缘由就是因为宋思思偷了宋忧忧的凤钗,然后将凤钗想要送给一个侍卫,伪装宋忧忧和侍卫有私情,谁知道她还没实行就被郁清鹤阻止了,然后郁清鹤再也忍不了,将宋思思休妻了。

      原著宋似思看到宋忧忧这段脑瘫操作时她就忍不住想骂人,和郁清鹤这样的人的都结婚了,感情慢慢培养不好吗,非要作死。

      然后宋似思现在成了一个作死小能手身体的主人,她想到这些就忍不住叹气,她真难。

      在宋似思神游的时间里,郁清鹤也不打扰,只是在一旁站着,倒是凌曜有些忍不住了,出声道:“喂,想什么呢?”

      宋似思回神看向凌曜那一副男主标配的脾气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你的情路会很坎坷,趁现在赶快改改你的臭脾气吧。”

      凌曜觉得这个宋二小姐有些莫名其妙,他出声道:“这些是你现在想让我记住你的新方法吗?”

      宋似思看着凌曜马上要开始拿霸道总裁剧本了,连忙出声道:“离我远点,我对霸总过敏。”

      凌曜疑惑的看着宋似思道:“霸总过敏是什么意思?”

      宋似思对着凌曜笑了笑道:“我不能接触你,不然我会生病,然后病死,这个解释可以理解吗?”

      凌曜面色一僵,看了眼在一旁看着的郁清鹤道:“你怎么认识这个奇怪的女子的?”

      郁清鹤忍着笑意道:“她奇怪吗?我并没有觉得啊,这不挺有意思的吗。”

      凌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对着宋似思道:“你不会觉得郁清鹤这个木头有意思吧?”

      宋似思也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一脸无语的表情道:“拜托,郁清鹤这叫木头?别人这叫温柔体贴善良大方,你才是木头,你全家都是木头。”

      凌曜被宋似思这通话气的忍不住牙痒痒,他对着宋似思道:“我是皇子,你居然敢这么对我说话,你信不信我回去就让我父皇杀了你?”

      宋似思忍不住再翻了个白眼道:“你如果不怕我现在就喊的话,我们可以比一比,谁死的更快些?”

      凌曜心中一跳,他下意识反问道:“你怎么知道外面有人追杀我们?”

      宋似思抿唇笑了笑,不说话,心中忍不住吐槽凌曜,因为我看过原著,你就是因为和郁清鹤追查私盐买卖查到了宋府,然后发现宋府掺和进了私盐买卖之中,随后又发现买卖私盐的是宋丞相夫人的堂弟。

      证据收集到了准备回去的时候打草惊蛇了,然后被宋夫人的堂弟派杀手在宋府里面暗杀。

      当然这些宋似思是完全不能说的,只能在心中吐槽一下,如果她真的说出来,她相信面前这两个现在一副放松和她聊天的两个人马上还提刀直接杀了她的。

      凌曜见宋似思是这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英俊的眉毛皱的更紧了,他再次出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宋似思看了眼窗子,随即道:“他们躲在树上,但是现在树叶在落,有时候挺明显的,你们看不到吗?”

      当然是假的,这些都是宋似思胡诌的,但是架不住凌曜和郁清鹤觉得十分有道理,再加上宋似思一副保证是真的的表情,让他俩觉得更加可信了,不然一个深闺女子怎么会知道他们居然是被人追杀的呢。

      凌曜收敛起防备的神色,又换上了一副招蜂引蝶的表情,语气温柔的对着宋似思说:“那真的是多谢宋小姐提醒了。”

      宋似思想再翻个白眼,但是还是克制住了,毕竟她的改命对象郁清鹤还在这边,起码得留一个好印象的。

      所以宋似思只是假笑一下后对着凌曜道:“大家都认识了,别装了。”

      凌曜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瞬,随即就又恢复回去,继续用磁性好听的声音道:“宋小姐你这说的什么话?像见到你这样的美人,在下这也不叫装,只是散发魅力而已。”

      一旁听着的郁清鹤忍不住笑了出声,他一双猫儿一样的眸子消的弯弯的,宋似思看着心跳忍不住加快的几分。

      宋似思不好意思的收回目光,看到凌曜那个轻佻的眼神,她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

      郁清鹤看到以为宋似思真的要吐,连忙从桌上拿起茶杯递给了宋似思道:“宋姑娘,你没事吧?”

      宋似思接过茶杯,娇羞的喝了一小口以后,对着郁清鹤道:“我没事,就是跟某些人离的有些近,有点想吐了。”

      郁清鹤歪头看向凌曜,凌曜看着抬头看向房梁道:“你家这个房梁承重不错啊,宋丞相这府邸花了不少钱吧?”

      宋似思记得原著里面男主是在暗查宋府才遇到宋忧忧的,所以她顺水推舟的对着凌曜道:“你是没看到前厅,里面满是金玉摆件,看着挺富贵的。”

      凌曜狐疑的看着宋似思道:“你是不是知道我的目的,所以你是宋丞相给我下的套?”

      宋似思有些惊讶的看向凌曜,她感叹道:“你居然能想到这一层?不容易啊,我以为你什么都想不到呢。”

      凌曜感觉到了宋似思的鄙视,他散漫的眼神收敛,认真的看着宋似思道:“你知道什么?”

      宋似思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帮你们。”

      凌曜更加疑惑了:“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宋似思示意凌曜看看四周,随后道:“我房间摆设像个庶女该有的样子吗?”

      凌曜起身在宋似思房内四处走了走,发现很多东西都是新添置上去的,而府内发生了一些大事,宋似思这边也没有任何防守,像是一个被遗忘的院子一样。

      凌曜出声道:“难道你不是宋二小姐?”

      宋似思:“……”

      宋似思强迫自己冷静,不要对凌曜这种男主动手,她现在根本打不过的,等宋似思几番劝慰自己以后,她才勉强让自冷静下来。

      一旁的郁清鹤看着宋似思这个模样,脸都气的鼓鼓的,他有些无奈的伸手拍了凌曜一下道:“正常点,宋姑娘都要被你给蠢死了。”

      凌曜叹口气,看着郁清鹤道:“若不是你,我今日必定要同宋二小姐装上个三四回,不然怎么能愧对宋二小姐对于我的形容呢。”

      宋似思听着凌曜的话,她这才回过味来,凌曜原来现在都是为了报复她才故意气她的。

      她抬头看向凌曜,凌曜对着她露齿一笑,笑出了八颗洁白的牙齿,宋似思瞬间脑内名为理智的那根弦断开了,她拿起手上的空杯就对着凌曜扔了过去。

      “啪嗒。”

      茶杯落在了地上的声音,瞬间就化为碎片,四处迸溅了出去。

      而有一片正好就对准被绑住身体的宋似思这边飞射了过来,宋似思已经不忍心想自己这算不算是自作孽不可活的时候,郁清鹤伸手抱住了她,她的脸贴在了郁清鹤的胸膛处,感受到了郁清鹤身上的一股极其淡的冷松气息。

      宋似思感觉自己都有些晕乎乎了,等她不那么晕乎乎的时候,郁清鹤已经伸手替她把身上的绳索都松绑了,而凌曜却拿起绳子想继续把她绑起来。

      宋似思连忙出声道:“你干嘛?”

      凌曜拿着绳子对郁清鹤道:“你看,吓一吓这不就回神了。”

      郁清鹤看了宋似思以后,十分认可的点了点头道:“的确。”

      宋似思:“……”

      宋似思没管这两人的恐吓行为,对着凌曜道:“要我帮你们吗?”

      凌曜挑眉:“你是宋佑的女儿,我凭什么相信你会背叛你的父亲?你刚刚去前厅的路上宋佑对你亲呢的态度我可没看错。”

      宋似思耸了耸肩道:“逢场作戏谁不会?我那样也是目的的,我想换掉我身边宋夫人的眼线,所以总是要装的父慈女孝的模样啊。”

      凌曜倒是没想想到宋似思能这么直白的说出这样的话,他有些讶异道:“你居然你说出这样直白的话来,你倒真的有些意思,难怪清鹤会说你有趣。”

      宋似思翻了个白眼道:“所以要不要我帮你们?”

      凌曜有些犹豫,倒是一旁的郁清鹤出声道:“你想要什么?”

      宋似思笑着转头看着郁清鹤道:“没想好,不过也快想好了,希望到时候你们不要赖账吧。”

      郁清鹤点了点头道:“赖账不会,但是希望宋姑娘你不要贪多,毕竟贪多嚼不烂的。”

      宋似思点了点头,笑的一脸纯良道:“当然,毕竟郁公子。”

      郁清鹤也笑了笑,不说话了。

      倒是一旁突然沦为背景板的凌曜连忙出声道:“你俩就这么同意了?我怎么办?你们都不考虑我的感受吗?”

      宋似思故作无辜的点了点头道:“哎呀,你居然还在啊,不知道你是谁啊?叫什么名字?”

      郁清鹤也跟着起哄道:“对啊,我现在才发现你,抱歉啊,阿曜。”

      随即郁清鹤想起宋似思曾经以为他就是凌曜,便出声问道:“对了,宋姑娘,你为什么知道阿曜的名字?”

      宋似思笑的神秘道:“有一张纸告诉我会有一个叫凌曜的人会躲进我的房间里,所以我当时便以为你是凌曜了。”

      郁清鹤听到宋似思的话,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即便点了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宋似思看着郁清鹤的表情便知道他是不信的,不过宋似思也不在乎,反正她现在要先想办法引起郁清鹤的主意,然后和郁清鹤他们有一些合作关系,这样她才能有机会改变郁清鹤的命运和自己的命运。

      凌曜听到宋似思的话忍不住皱起了眉,他认真分析道:“所以我和清鹤的行动其实早就已经被发现了?”

      宋似思思考了一下剧情原著剧情以后摇了摇头:“没有,不过的确你们今天是打草惊蛇了。”

      凌曜疑惑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宋似思伸手拿起桌上的另一杯茶轻轻喝了一口,随后道:“因为我是宋思思啊。”

      凌曜:“……?”

      郁清鹤听到宋似思这话倒是挑眉了一下,随即笑着道:“不管你是为什么,不过我们的确需要你的帮助,麻烦你了,宋姑娘。”

      宋似思笑着摆了摆手道:“没事,只要你们付得起代价,什么都好说。”

      郁清鹤被宋似思这话堵的有些哑口无言,只能失笑的点了点头。

      随即郁清鹤又开口道:“那宋姑娘,不知道你知道什么宋家的事情可以告诉我和阿曜的?”

      宋似思被郁清鹤这一问难住了,原著里面的确写了凌曜和郁清鹤来宋府查东西,然后被宋府发现了,随后凌曜被宋忧忧救了,而郁清鹤也成功逃离了宋府,然后作者就压根没写后续了。

      宋似思在心中疯狂吐槽那个无良作者以后,她面上还是不显分毫的,思考一会原著以后想起了原主宋思思疯了以后被关进了一处破园子,和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女子相处,当时作者只是简单写了宋思思的结局,根本就是一笔带过的剧情。

      宋似思想了会发现只有这一条描写写的宋府有问题,于是对着郁清鹤笑着道:“宋府有很多没有卖身契的仆役,不知道郁世子有没有发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